466算第几个

    466算第几个

    柔顺的短发因为那一阵凉丝丝的风而飘动,翔翔霎时有点冷,但偏偏也不只是冷而已,脑袋上却又有一层冷汗!

    这下,翔翔真傻了眼,不可置信地望着地上的假发,表情呆愣呆愣的!

    翔翔本只想躲开秋梓墨,但假发不争气,偏要自己掉下来!

    虽然翔翔很厌恶假装女孩子,也不想留在这陌生的地方,但绝对不希望被人戳破真实男儿身。

    这下该如何收场?

    不光是翔翔,整体球场的众人,包过秋省长在内的管家,还有秋梓墨,都诧异地盯着地上那团黑乎乎的假发。

    管家爷爷惊呼!再看翔翔那平寸头,直接有晕倒的冲动,“哎哟我的小公主,这到底怎么回事哦!你的头发呢?”

    “是啊沫沫……快告诉爷爷,你的头发怎么回事?”秋省长差点没反应过来!一口气噎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即刻捂住脸,翔翔知道自己已经被怀疑,生怕被活生生赶出去,于是支支吾吾哭哭啼啼地说,“人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嘛……就那天吧,去了奇怪的一个店,然后头发就变成这样了……”

    皱眉,秋省长和秋梓墨对看了几眼!

    “啊?”管家爷爷顿时按住心脏,大呼,“天啊,看来小公主先前真受到了不小的刺激,连头发都被人贩子剃了,现在,就连性别都没办法分清楚,真是可怜啊……”

    边说,管家爷爷边潸然泪下。

    “沫沫……”听着,心里最动容的莫过于秋省长,这些年,他一直守护在孩子身边,和孩子有特殊的感情,至于当年的过错,他希望就这么随风而逝,当年他让祁城离开,是为了给自己留一个后……

    后来,有了孙女,再加上得到了权利,他只想安稳。

    抱住翔翔,秋省长还不知道,翔翔和沫沫是双胞胎,他不断安慰地拍打翔翔的后背,语调缓和地说,“没关系,沫沫不要哭,头发还能再长对吧,乖啊,你先别哭了。”

    “呜呜……”耳边都是求省长的安慰,翔翔本来是吓怕,现在觉得没事,就哭得更卖力,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万一说错话呢!

    再不断将脸埋在秋省长的怀里,翔翔半点不敢看秋梓墨。

    “爷爷,我想先休息……”咬唇,翔翔抹着眼泪豆子说。

    “好,爷爷现在抱你去休息。”秋省长急忙点头,心疼无比!

    皱眉,秋梓墨左看右看,总觉得孩子的眼睛闪烁着他熟悉的那道光,于是走过去,手按在翔翔的头脑上,轻轻地拍了拍,“翔翔?我是秋叔叔……你不记得了?”

    哇咧,翔翔吓坏,根本不敢抬头,然后闷声说,“叔叔,我叫沫沫,不叫什么翔翔,翔翔是哪个臭小子啊?”

    “不是!不是……你是翔翔。”摇了摇头,秋梓墨能确定自己没看错,从看孩子的第一眼起,他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应该不是巧合。

    听秋梓墨的口吻,翔翔吓住,他除了哭只有哭,“呜呜……人家不是……我是女孩子……”

    “好了梓墨,别吓到孩子,才出过事。”秋省长见状,着急对秋梓墨摆手,然后抱着孩子往客厅里走。

    皱眉,秋梓墨站在原地,郁闷之极!

    也许,本来秋梓墨还有点不确定,但见翔翔的假发掉了,他确定是没看错!

    为了证实这点,秋梓墨第二天去了帝国娱乐,找顾千梦,想问清楚,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推开休息室大门,秋梓墨优雅地站在门外!

    “梓墨?”皱眉,炎雅狐疑地叫住他!

    “对了,你昨晚是怎么回事?”连忙从座位上站起,炎雅好奇地问!

    “不是……我不是来找你的炎雅。”顿了一顿,秋梓墨笔直地望着顾千梦,“顾经纪,麻烦你出来一下,我们好好谈谈吧!”

    “什么?:顾千梦很意外,她听见精致的香水瓶被人扔在地上,便扭头,正好对上炎雅可笑的双目。

    “是,顾经纪,你没听错,我现在让你出来一下!”因为心里满是疑惑,秋梓墨只想弄出清楚这一切,而没有在意炎雅的感受,他几乎是强硬地冲进来,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将顾千梦拉走。

    顾千梦平静地阻止他,“秋少爷!”

    秋梓墨握住顾千梦的手背,掉头就走,“别动,亦或者,你想让别人听见关于孩子的事?”

    一听和孩子有关,顾千梦即刻不敢乱动,随着秋梓墨走进电梯!

    侧过身,秋梓墨按下楼层,电梯门很快合上!

    “孩子,怎么了?”顾千梦质问他!

    秋梓墨沉思了会,昨晚他没睡好,一直都在翔翔的事,孩子和他相像,现在住在秋家,那这个孩子,就是秋家的孩子。

    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孩子是他的。

    但他之前也证实过,和顾千梦之前没有见过,那么这个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松了松领带,秋梓墨言简意赅地质问她,“孩子的父亲,是谁?那个人,我认识,对吧?”

    顾千梦突地抬头,诧异地望着秋梓墨!

    顾千梦不开口,秋梓墨就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孩子的父亲,也许他认识,也许就是他。

    “抱歉,我不想说。”顾千梦摇头,她和祁城之间的关系,没必要告诉秋梓墨。

    “你还爱着他么?”眯着眼,秋梓墨仰头,桀骜的目光落在她眼瞳之中,“对于你们女人来说,当不想说一个男人,一般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还爱,不愿碰,二是没有感觉,忘记了。”

    顿了一顿,秋梓墨缓和下声音,每一个字犹如猫捉老鼠般细致,问她,“你是哪一种?”

    “忘记了。”想也不想,顾千梦回答!

    “是吗?忘记了?”上前走了一步,在本就有限的空间里,秋梓墨的靠近,带来一阵压迫力,他在顾千梦的身前站定脚跟后,微微托住她的下颚,抬高,看到她整张脸,和眼中的平静,他突然笑了笑,“那天,我说过我会考虑一件事,现在想听听我的答案吗?”

    “秋少爷……”从秋梓墨的眼中,顾千梦看到了一点点光晕,她屏住呼吸……

    秋梓墨抿着唇,继续说,“顾经纪……你真的,让我感到很好奇……你懂,一个女人给男人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吗?”

    猛地,顾千梦瞪圆眼珠,下意识不想听下面的答案。

    叮一声,电梯展开!

    “不用说了……”顾千梦摇头。

    秋梓墨说着,单手握住顾千梦的手,再近一步,将她压在墙壁上。

    瞪大眼珠,顾千梦试着挣扎!

    但伴随她的挣扎,秋梓墨却更好掌控,他笑着说,“说明那是一种……诱惑力……”

    就在这时,炎雅气喘吁吁地跑开,傻傻地站在门外,看到秋梓墨和顾千梦的亲密。

    “你太过分了!”炎雅这下算是疯了!

    二话不说,她着急冲进去,先拉开秋梓墨的手臂,接着,美目凝重地看着他,“请你不要再敷衍我了,昨晚我就觉得你不对劲,突然离开,之后一点消息都没有,晚上也不给我打电话,短信更是没有……本来,我早上心情就不好,以为你会跟我解释,但解释没等到,等来的却是你的‘意外惊喜’,秋梓墨,你还可以再渣一点!”

    咬牙,炎雅愤怒地大吼!

    在这安静的楼层里,吸引着众人的围观!

    “炎雅,你先放手。”秋梓墨没想到炎雅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她这么一闹,怕是众人要议论,毕竟他在a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放手?”冷笑着,炎雅也许是太愤怒,于是真的点头说好,“好,我放手……放手……”

    稍稍测过身,炎雅再对顾千梦冷笑道,“还记得我那次说过什么……”

    “炎雅,你先出去等我,我们的事再说。”秋梓墨拉开炎雅,这事是他不对,是他拉走顾千梦,他知道炎雅的脾气。

    “好,你居然护着她!”点点头,炎雅觉得自尊和骄傲,已经完全被踩碎,她失望透顶,转身就走!

    看炎雅要走,围观的人都让开一条路!

    秋梓墨烦躁起来,他回头看顾千梦一眼,“刚才的事抱歉……我会找时间和你聊清楚。”

    接着,秋梓墨大步离开,追上炎雅的脚步。

    “炎雅!”

    和悠然秘书走到入口,祁城看到炎雅大步走在前面,秋梓墨一直在身后追,于是眯着眼,再勾着唇。

    倚靠在电梯里,顾千梦刚走出来,手指被却被祁城狠狠地按住。

    抬头,一见是祁城,顾千梦先松口气,然后平静地解释,“抱歉……总裁,我现在没空。”

    眯着眼,祁城不说话,看顾千梦还是要走,他就生气起来,一把将她推进去,再用身子抵在门口。

    “有时候觉得你是胆小鬼,有时候你又什么人都敢招惹……顾千梦,嫌命太长,所以招惹秋梓墨?”

    上前一步,祁城强抱顾千梦的身子,薄唇挨靠在她的肩头上,“你的心蛮大的嘛,原来不止一个祁烨……我算第几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