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屌丝宝宝变公主

    464**丝宝宝变公主

    另一边!停车场!

    剪掉那一头长发,沫沫俨然成了个帅气的假小子,从小受到优质高等的教育,让她随意站在那里,都显出几分优雅来。

    按照那臭小子的话,沫沫打算在这里等所谓的怪叔叔,如果怪叔叔找不到翔翔,很有可能返回停车场附近。

    沫沫站得很直,笔直得好似松柏树,直到小小的身子被祁城一把抱住!

    再转过孩子的脸,祁城心里忽而一松,他差点被这小家伙闹心死!

    “叔叔?”沫沫第一眼看过去,觉得祁城帅!特别特别帅!难道他就是臭小子口中的怪叔叔?

    本来要发火,但一看这孩子天真无邪又淡淡迷惑的眼眸,祁城心里一软,他抱着沫沫,还以为她是翔翔!

    “小鬼,你再这么调皮,叔叔可要揍你屁屁了。”单手抱住沫沫,祁城俯身,警告她!

    沫沫可是女孩子,听说要揍屁股,她又带点早熟,于是一下子窘迫起来,小声地嘀咕,“叔叔,你好色哦……”

    “翔翔?”先是一愣,祁城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那臭小子有这么乖嘛?同时也没这么害羞闷骚啊?

    怀里的,还是他儿子嘛?

    祁城看看她的脸,没错啊,就是他儿子。

    祁城突然问,“告诉叔叔,你刚刚去哪儿了?”

    难道这孩子,刚刚被人欺负了,因为受了委屈,才变得这么乖巧?

    以翔翔喜洋洋的性格,这种解释完全符合。

    沫沫舔了舔唇,她不敢多说话,怕说错,于是摇了摇头,“没,没有去哪儿啊,就随意逛了几下。”

    看来孩子真被欺负了,祁城就拍拍孩子的后脑,小心呵护道,“下次别再走丢好吗?叔叔……和你妈咪,都会担心你的,知道吗?”

    “妈咪……”顿时眼睛一亮,沫沫盘算着和翔翔调换,就是为了见翔翔的妈咪一眼。

    她就拉扯祁城的衣角,认真地说,“叔叔,我想妈咪了,现在就想见她。”

    “不是说好,白天都陪着我?”握住白白嫩嫩的小手,祁城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孩子嫌弃,来之前不还是好端端的?

    翻了翻白眼,沫沫和祁城严肃地说,“那我现在反悔了,我要妈咪!”

    一听这话,祁城只能先哄着孩子,“翔翔,听话,叔叔带你玩去。”

    “为什么?”沫沫不懂,她为什么要跟着他,有点不高兴地手,“哪怕偷偷看一眼也好……真的好想妈咪,今天连一眼都没见过……”

    祁城听孩子说今天没看到妈咪,以为小家伙只是今天没看到妈咪,才会这么伤心难过。

    “好……叔叔带你去见妈咪。”秋城笑着抱住她,不等沫沫高兴地拍手,忽而察觉到不对,他便认真地捏住她的鼻尖,“你这个小鬼,身上抹了香水?”

    “是头发上。”先是一愣,沫沫认真地摇头,再指着脑门,“我用了香香的洗发水。”

    “你啊,这么屁大点就爱臭美。”哈一声笑出来,祁城越来越喜欢和孩子相处,再又想,如果她生下一个女宝宝,长大以后会和她一样漂亮可爱。

    “不是臭美……我只是爱干净。”沫沫才不是臭美,臭美的女孩子,会剪掉长长又飘逸的头发嘛?

    一路上,就这样,沫沫和祁城有说有笑。

    拍摄场地。

    祁城抱住孩子,站在玻璃房外,手指着顾千梦,“她在那。”

    “哇,妈咪真好看,最好看!”高兴地鼓掌,沫沫才不要继续做淑女。

    “是啊。好看。”祁城也顺着视线望去,薄唇淡淡地勾着。

    “叔叔……你和妈咪,关系怎么样?”沫沫突然好奇地问。

    “这个吧……”眨眼,祁城魅笑地说,“有点复杂。”

    “叔叔……你喜欢妈咪?”沫沫问。

    “为什么?”祁城郁闷地反问,这屁孩,之前撮合顾千梦和秋梓墨,这笔账他还没给他算。

    “没什么。”沫沫摇头,“我看妈咪身边的那个大哥哥,好帅。”

    大哥哥……

    和叔叔想比,大哥哥可是个相当年轻的词。

    祁城抬头,再望着拍摄现场,视线明确地留在顾千梦身上。

    “导演说之前的表情没问题,毕竟是刚开拍,第一个走位显得生硬,肢体也有点僵硬……”顾千梦一边帮炎雅扭开牛奶瓶,一边将导演的吩咐转告给炎雅。

    “不行,压力太大了……”这是炎雅第一次接电影,之前的电视剧,步调也没这么快。

    顾千梦提醒她,“别着急,你先慢慢来。”

    “你别站在这里,碍事,你先走开!”炎雅心里一团烦乱,将顾千梦推开后,她再深呼吸,渐渐平静下来。

    看到顾千梦被推开,沫沫不高兴了,她先暗了眼神,有点气呼呼的,然后挥了挥小手,“妈咪……”

    刚扭头,顾千梦意外地看到沫沫,本来没什么,当再看到沫沫身旁的祁城,她那意外的目光顿时变得很惊吓!然后背过身,走开!

    沫沫好遗憾地说,“妈咪怎么不理我?我好想让她抱抱我。”

    “她在工作,没办法出来,我们去后台。”祁城眼神一暗,自然清楚顾千梦的动作,在公众场合,偷偷带着叫她妈咪的孩子出现,不就等于昭告所有人,他和顾千梦的关系了?

    但顾千梦不想让人知道。

    后台。

    顾千梦终于能抱着沫沫。

    表情很感伤,沫沫将脸蛋整个往顾千梦的怀里贴靠过去,声音细微地说,“妈咪,我好想你,没想到,现在终于见到你,然后让你抱着我了……你知道不知道?我真的很想你啊……”

    顿时,顾千梦石化,这孩子……平常虽然爱撒娇,但也么这么矫情和煽情啊?

    顾千梦轻轻拍打沫沫的后背,哄着她问,“宝贝,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被老师罚站,又和同学打架了?妈咪这次不怪你,麻烦你给我正常点好吗?”

    抬头,沫沫仔仔细细地看着顾千梦,看到她紧张兮兮的模样,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暖意。

    她就是‘翔翔’的妈咪?

    可是,什么罚站?什么打架?

    她一个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然后,眼睛一闭……

    “呀,翔翔,翔翔……”

    沫沫昏倒在顾千梦的里。

    好吧,她没有逃避。

    她只是昏了……

    坐了一个上午的长途,晚上又没睡好,能不晕吗?

    不过……

    在晕过去之后,沫沫勾着唇。

    原来,妈妈的怀抱是这样的。

    这样的温暖啊。

    祁城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心底也是一阵动容。

    房间里。

    一大二小,三人围坐在一张小饭桌旁,其乐融融。

    顾千梦不断给安安和沫沫加菜吃。

    安安时不时看看沫沫,然后继续吃,总觉得‘翔翔’今天好奇怪的,不和她吵架,还这么优雅绅士。

    沫沫基本上,还是维持着她一如既往的高贵优雅姿势,端端正正地坐在饭桌前,安安静静地小口的吃着饭,你几乎听不见她吃饭的声音。

    “翔翔,你不是这样吃饭的……”安安忍不住拍了拍沫沫的肩头。“小男子汉,别像个姑娘好吗?”

    “啊?”沫沫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翔翔,来,再尝尝妈咪做的鱼香肉丝,你最喜欢吃了!”

    顾千梦一个劲儿地往沫沫碗里添菜。

    沫沫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细嚼慢咽,那眸子里还划过一丝腼腆。

    当沫沫进入那个叫‘翔翔’的屋子,看到‘翔翔’的照片。

    之后,聪明的沫沫基本就弄清了这中间的来龙去脉。

    很显然,她们都把他当成照片里那个笑得一脸喜洋洋的男孩了。.

    翔翔?

    就将错就错吧。

    反正她觉得,留在这里还不错。

    她只是暂时离开爷爷。

    夜色深沉。

    秋家大宅。

    灯火通明!

    秋省长即便是步入五十多的年纪,看上去仍是威风禀禀。

    “……对、对不起……是我没用……”秘书长在这一天之中,早已吓得昏过去无数次,听到孩子已经找到,她立马赶来秋家请罪。

    她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腿都吓麻了。

    秋省长瞥了管家一眼,“沫沫睡下了?”

    “是的,老爷,小公主这次看来吓得真是不轻,我们刚找到她那会,她硬说他遇到了人贩子!”

    管家回忆当时的情景,仍免不了惊出一声冷汗,“当时,我们找到希小公主的时候,她穿的是男孩子的衣服,我看小公主很有可能遇到人贩子,不然怎么会将小公主打扮成男孩子,就是企图蒙骗别人.,再卖个好价钱。幸好老天保佑小公主最终平安无事。唉,小公主一定是吓坏了!”

    “人贩子……?”立马,秋省长脸色沉凝,“难怪她回来一看到我就愣愣傻傻的,还说不认识我,唉……真是为难那孩子了,差点被卖掉。””

    “我差点铸成大错,还让小公主受了惊吓……”唇角发白,啪嗒一声,秘书长双膝跪地。

    秋省长姿态优雅地揉了揉发疼的额角。

    看了一眼跪地上的秘书长,,秋省长冷冷哼了一声,“你就跪在这吧!”

    即便跪着,秘书长小姐还感激涕零地答,“是……”

    次日早晨!

    金色大的阳光撒进落地大窗,在房内洒下一片光辉。

    翔翔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正睡得香喷喷的时候……

    感觉到一只暖暖的手,温柔地拂过他的脑门。

    好舒服呀。

    好柔软呀。

    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好梦,翔翔呵呵地傻笑,他闭着眼睛,下意识地咕哝了一句,“妈咪,把手拿开,人家还要睡嘛……”

    坐在床沿的秋省长一听,手不禁一抖,“沫沫想妈咪了?”

    充满慈爱的嗓音轻轻划过翔翔的耳朵……

    沫沫这两个字,猛然让翔翔惊醒!

    对哦,他怎么忘了,自从昨天被那些人带回这里,自己就变成他们口中的沫沫小公主了!

    不管他怎么解释,都无法恢复男儿生,再想起那帮制服大哥严肃冷静的摸样,翔翔的牙齿都在打架。

    他不敢轻易说出事实。

    但他是男孩子也,要怎么装女孩子?

    毕竟和那个死丫头再换回头!

    秋省长不禁在心里叹气,这孩子真吓到了,眼睛都是傻愣傻愣的,他小心翼翼地问道,“爷爷下楼,让人送食物上来……沫沫想吃什么啊?”

    “随便……我不挑食……”再傻傻愣愣地倒在床上,翔翔绝望地闭上小眼,他现在终于知道,那个臭丫头干嘛把她打扮成女孩子。

    “那好,爷爷这就吩咐他们做饭。”秋省长再叹气,而后关上门离开。

    翔翔眨巴眨巴眼睛,他无法接受现实。

    环视周围一圈,翔翔真的很崩溃,“救命啊……!我要回家!”

    扭头,翔翔忽而看到眼前横着一只座机!

    反复默念家里的电话号码,翔翔用那小胖手,拨打了家里的电话!

    给读者的话:

    希望这本书,也能给你们温暖的感觉。多次留言被吞,我已经不相信自己的人品了。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