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如果我们喜欢同一个人,我让给你

    450如果我们喜欢同一个人,我让给你

    “秋梓墨!”眼神一跃,祁城突地抬手,硬是打断秋梓墨接下的话,虽然祁城也想知道,秋梓墨忽而叫顾千梦的名字,是为什么。

    松松有些压抑的领带,祁城再痞笑了两下说,“你说对了,我还是喜欢红酒,我现在要开一瓶。”

    这顿饭做东的是秋梓墨,秋梓墨听祁城的要求,自然不拒绝区区一瓶红酒,于是叫来酒店服务员。

    “先生,请问您要哪种红酒?我们这里有多种推荐供您选择,菜单首页是我们店长推荐,红酒也是这瓶反应最好。”很快,服务员毕恭毕敬地拿来菜单,让祁城挑。

    “就这个吧。”眼睛眨也不眨,祁城粗略地随手一指,就动作潇洒地合上菜单,他根本没打算喝酒,只是扯开话题而已。

    然后,祁城再抬头看一眼,只见顾千梦还在为炎雅剥虾……

    看上去,炎雅还挺享受这个过程。

    祁城接着没说话。

    没多久,有人上酒。

    服务员走到祁城身边,开始帮祁城服务,“先生,这是您要的红酒,现在打开醒酒吗?”

    “不用,我这里有人手,你先出去。”单手晃了晃,祁城先想了想,而后抬头,望着对面的顾千梦,“顾经纪,来帮我拿着这瓶酒,给我小心点,不准打掉,一瓶就是你好几个月的工资。”

    “总裁……”先是一愣,顾千梦实在没想到,祁城会有如此要求,她现在满手都是虾肉的汤汁,擦也不是,不擦干净也不是,她看祁城一眼,然后扭头,望着炎雅……

    这时,炎雅双手抱臂,有点尴尬和不甘,她定定地看着祁城,语调缓慢地说,“祁城少爷,她现在是我的人,你这么为难她,好似有点不对了吧?她,是我的经纪人……”

    “很好,你的话倒是提醒我了,顾经纪是我旗下的员工。自然是我的人手。”立马,祁城对炎雅点头说,“我喜欢先醒酒再喝,不过这醒酒的过程比较繁琐,要先用体温把酒捂热,让酒酿充满生命,尝起来口感更好……要不今天,大家在这里试一试?”

    祁城这本是毫无根据的言辞,他却偏偏摆出一副很懂的样子,他眼睛不眨一下,可见他心理素质极高,因此让众人听得一头雾水。

    云蔷虽然觉得有什么对方不对,但她没多言,甚至弄不懂祁城的想法。

    秋梓墨沉下眼眸,稍稍想着什么,然后转头,望着有点不知所措的顾千梦。

    明面上,祁城让顾千梦充当服务员的角色,却不过是帮顾千梦解围。

    祁城不想看顾千梦当着他的面,低三下四地帮炎雅剥虾肉。

    他说过,这很碍眼!

    炎雅心里虽然不舒服,但不会在祁城面前发作,她本来就是想在秋梓墨面前损损顾千梦的脸,现在却只能对顾千梦笑着说,“顾经纪,你去总裁那吧,记住了,小心点,酒可不能拿掉了。”

    “是。”顾千梦点点头,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中,往祁城身旁走去。

    紧了紧心,顾千梦小声对祁城沟通,“总裁,我不懂红酒。”

    “没关系。”祁城想也不想,就从口袋里,取出手帕,再强拉住顾千梦的手,仔仔细细地帮她擦干净!

    “总裁……我可以自己来!”刚开始,顾千梦皱眉,显得尴尬又强硬地要甩手,差点要叫出祁城的名字!

    因为,她忽而想起来,多年之前的晚上,祁城也帮她擦手,他还说,以后都帮她擦。

    “别动。你这么挣扎,给我增加工作难度,我不希望你的手,浪费一瓶好酒。”祁城硬握住她,不等顾千梦挣扎,再不满地教训道,“听说女人的手,就是第二张脸,身为帝国的员工,往后可要爱护你的脸,保护你的形象,这点可以做到吗?”

    “好。”至少听祁城这番说辞,顾千梦有点被说服,于是她点点头。

    饭桌上,众人诧异地望着祁城。

    秋梓墨定定地看着祁城正握住顾千梦的手……

    “你的手很好看。”祁城不留痕迹地摸了两把,然后简单笑了笑,就提着红酒瓶子,往顾千梦的手里塞,轻声吩咐道,“你拿稳了,我现在就要松手了。”

    双手抱住红酒瓶,顾千梦不敢有分毫的松懈,“总裁,现在你松手吧。”

    明明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但在顾千梦眼中,却是一份重要的工作,她把自己当成员工,而祁城是雇主和老板。

    “顾经纪……拿稳了,现在站在我身后!”忽而,祁城沉下眼眸,用余光扫视顾千梦几眼。

    点点头,顾千梦接住酒瓶,然后一步一步,走在祁城身后的位置。

    弯唇,祁城这才心情大好地吃菜。

    这下,炎雅和云蔷对视几眼。

    炎雅眼中带着轻笑,仔细看还有点轻蔑的成分在,偏偏云蔷没看出来,她试着帮炎雅问,“梓墨哥,你和炎雅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看快了吧,反正订婚戒指都买了,离结婚还远吗?”哈哈两声,祁城出奇地热络,然后盯着秋梓墨说,“别犹豫了,这种漂亮又有名气的老婆,娶回家绝对没错。什么时候办喜事啊,到时候通知我一声,绝对给你把一切办得妥妥。”

    “你怎么比梓墨哥还激动?”云蔷捏了捏祁城的手背,她的脸挨靠在祁城的肩胛边,沉下清丽的眼角,好奇地说,“我看你不正常。”

    “当然不正常啊,炎雅是多少男人的目标,要不是被秋梓墨捷足先登,估计我也要插上一脚,哈,光想想都挺热闹。”半开玩笑地笑了笑,祁城一副好人摸样。

    “祁城少爷真会开玩笑。”炎雅笑着看秋梓墨的侧脸,她只想快点结婚。

    “看吧看吧,我就知道你花心,老实说,你到底潜过多少女明星?”一脸鄙视,云蔷一副抓到祁城把柄的摸样,忽而又问他,“听说你之前结过婚又离了,果然,你真心不靠谱,要不怎么会离婚?估计是被老婆抓到偷腥吧?”

    祁城摇头,要跳楼的摸样,“冤枉,我这么专情的男人,天底下真太少了。不信你把我这颗心挖出来,里面保证只写了两个字……”

    “就会说好听的,但是谁信啊?”别过脸,云蔷单手捶打祁城的胸口,娇笑着说,“死样,你们男人嘴上喜欢挖心,其实谁知道,你心里印着的是什么。”

    “那你过来听听……”笑了笑,祁城一把握住云蔷的手,往自己胸口覆上去,在她耳边上轻笑,“知道那两个字是什么?听见没有?”

    “别说,我可不想听。”撇撇嘴,云蔷捣蒜般摇头,想要从祁城手中拿开手背。

    “真的不要听?要不我亲口告诉你……”但祁城力道很大,可不是一个女人能挣开的,哪怕是从小在军区长大的云蔷,也抵不住。

    况且在某些时候,女人的挣扎也只是做做样子,云蔷很快就一动不动地依偎在祁城身旁,好奇地问,“那你之前,到底为什么离婚?”

    一个质问,让祁城神色顿住,也让顾千梦差点摔掉红酒瓶,甚至发出轻微的啊一声。

    一瓶酒,本来就不轻,还是装饰繁琐的那种,顾千梦双手抱着,没多久手心就出汗,听云蔷问祁城离婚的事,她只觉得,瓶子在做重力加速度运动,幸好最后她稳住了。

    虽然,顾千梦的动静很细微,却让前面的祁城听见。

    “被气的。”祁城淡淡说,“离婚是因为,被气的。”

    “那你还喜欢她?”云蔷问,“你还爱着你的前妻?”

    祁城笑着答,“我不知道。”

    这时,本在沉默中的秋梓墨忽而说,“祁城,如果哪一天,我们喜欢上同一个女人……你不要客气,也别让给我。”

    听后,炎雅倒是着急起来,“梓墨,你在说什么胡话?感情这东西怎么能让呢?难道你的意思是,我可以被你随便让吗?”咬牙,炎雅不是沉不住气,而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听男人这么说,都会火大。

    “生气了?”简单地笑了笑,秋梓墨捉住炎雅的手背,“别急,我想听他怎么说。”

    眯着眼,祁城淡淡看秋梓墨一眼,而后只轻笑着答,“没关系,如果真遇到这种事,我让给你,我绝对不跟你抢……”

    秋梓墨眯着眼瞳,好笑地问他,“你确定?”

    “我肯定。”祁城点头,几乎想也没想。

    玩味地勾唇,秋梓墨笑着再问,“是吗?”

    秋梓墨放下筷子,再抬起脸,不经意就看到顾千梦一动不动地站着,他有点好奇。

    平静的眼神撞到秋梓墨审视的目光,顾千梦抿着干涩的唇,一句话不说,却又不懂,秋梓墨的眼神到底意味着什么。

    挑眉,祁城这才不得不打量秋梓墨两眼,忽而拉着云蔷的手臂,举起她白嫩的手在桌面上晃了晃,“秋梓墨,难不成,你真想打她的主意?”

    直到顾千梦手中的红酒瓶不小心碰到祁城的后背,祁城忽而转身,一把抓住顾千梦的手背,

    “你在紧张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