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6已经是孩子的妈妈

    436已经是孩子的妈妈

    站直身子后,祁城又百无聊赖地端坐下,好似那个不经意又帅气矜贵的起身,只是在和顾千梦打招呼。

    三年不见,这个男人,倒是显得那么事故。

    从来没想到,再和祁城见面,打招呼的方式是这样。

    彼此起身,然后点个头。

    真是太搞笑了吧?

    这下,顾千梦只感到好笑,无比的好笑。

    但顾千梦到底也没笑出来,她只是轻轻地勾了勾那娇红的唇,甚至没对祁城回一个笑脸。

    在人情场里走了这么多圈,顾千梦也实在知道,这种时候,不给祁城回个笑脸,就是不给他脸色。

    哪怕回个你好也行啊。

    但顾千梦还能怎么做?

    她可不想让别人认为,她和祁城很熟一样。

    从三年前,从三年前的那个清晨,噩梦般的清晨,他走后的清晨,那一天开始,她就告诉过自己,再见到,就是陌生人!

    曾经,她还恨过祁城,但后来,伴随时间的溜走,好似就连那点恨意都没有了。

    于是,顾千梦必须要演戏,她可不认识祁城!

    “是吗?”一脸好奇,顾千梦傻傻看了祁城好几眼,最后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这位少爷,认识吗?倒是没怎么注意到。”

    顿了一顿,顾千梦忽而看向秋梓墨,然后有点诧异地笑,“最近,总有人说我和谁像。”

    也许时间改变了顾千梦不少,让她演技也增进了很多。

    从前祁烨总说她,演戏太水,幸好她不是演员而是编剧。

    但现在,如果祁烨看到她这样,或许就要拍手叫好。

    这时她的表情很诧异,但也不过分,只是带着女人该有的那份傻傻的意外和天真。

    一旦女人露出这样的表情来,男人都不会再追问下去,不然显得刻意了些。

    但祁城却偏要继续问,“难道,不是吗?”

    不等顾千梦开口,秋梓墨先一步说,“祁城,你一定认错了。她和那些女人不一样,别乱泡。”

    说着,秋梓墨也松了手,让顾千梦适时地拿走身份证。

    其实,秋梓墨忽而后悔让她来了,这里都是男人。

    “哦,我懂了。”这下,祁城点点头,而后笑得风华绝代,女人看了,怕是都要丢心的。

    人群中的他,还正慵懒的半倚在皮质沙发上,他只有半边屁股搭在窗外上,那姿态很是随性,然气质却依旧器宇不凡。

    一席欧式的深黑色西装穿在身上,衬得他那高大的身躯越发挺拔,露出那种上流社会的风雅和桀骜。

    这时,祁城俊脸微侧,深邃的眸色泛着半许玩味,挺拔的鼻染之下,两片薄唇间,有一弯似有似无的淡笑。

    他看顾千梦一眼后,就低目,专注地和沙发上那个娇艳如花的女子聊着些什么好玩的事情,惹得云蔷竟时不时捂嘴娇笑出声。

    在顾千梦的记忆中,那个叫祁城的男人,绝对不是一个擅长讲笑话的人。

    但那个叫云蔷的女人,却笑得花枝乱颤,还一下一下捶打祁城的胸口,扯着他西装里的白衬衫,动作暧昧至极,声音柔软甜美地说,“祁城,你的话也太搞笑了,我就知道你拿女孩子有的是办法。这么会逗人笑!”

    “小姐,你别冤枉我,我可是很专情的。”抬起头,祁城先眯着眼,再一把握住云蔷的手臂,“这么好笑?平常也没见你这么笑。”

    “那我平常,也没见你这么幽默啊。”眨眨眼,云蔷见自己的手背,被祁城握住,于是试着活动几下,“放手啊,这么多人在呢。”这话,有点娇羞之意。

    “好吧。”祁城耸耸肩,有点不乐意般。

    “那现在,不打扰了。”语气客气有礼,顾千梦准备离开,她不习惯这的环境,一看就是几个官家子弟,聚在一起玩乐。

    就说这麻将吧,反正顾千梦看每个人身前都没有筹码,也不知道起步价是多少。

    平常人,真该是玩不起的,也许一输,就是一座大宅子。

    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于是顾千梦更加不想多留,发现自己来了另外一个世界,不能多留。

    “这位小姐说,她是来找秋梓墨的。”不知道是谁多言了一句,“拿了证,难道就这么走?好歹我们秋少爷,帮你保管了一个早上,就留下陪我们几个玩玩呗。突然发现桌子上都是男人,玩着也没什么意思。”明显是挽留,也许是一下子看到有女人在,觉得心旷神怡。

    也的确,几个男人聚在一起单单玩牌,是挺闷的,要是有几个美女该多好呀。

    首先,对于云蔷,这几个是没那个胆子泡的。

    索性不让顾千梦简单地走。

    其实有秋梓墨在,也不会有人乱来,顶多只是嘴上调戏几句,若是炎雅在,她那么会交际,这点事也不算什么,她也不觉得留下玩不好,反正都是秋梓墨的朋友。

    但顾千梦不一样,她对这里,基本都不熟。

    看顾千梦为难,秋梓墨自然不想为难她,“你坐着,我给你指牌,输了算我的。”

    “这敢情好。”众人已经开始哄笑。

    “可是我不会玩。”这话,绝对是瞎说,顾千梦只是不想留下。

    “没事,就玩几牌,等会我也好抽身。”秋梓墨按住顾千梦的手臂,让开座位,刚让她坐下来。

    左边的男人对顾千梦笑,“姑娘,你别太认真了,让秋梓墨多输点。平常就他最狐狸,让人左右也扣不出半个子儿来。”

    这话一说,这气氛总算重新和谐起来。

    “我保证,就三牌。”看时机成熟,秋梓墨搬了板凳,就坐在顾千梦身后,小声对她说,“其实我也想走了,你帮着玩三牌,正好一块走。然后我们找个地方,说说孩子的事。”

    这话,戳中顾千梦的想法,她今天难得闲,正好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和秋梓墨解决孩子的事。

    于是顾千梦没再拒绝,点点头。

    却没想到,一直坐着和云蔷**的祁城,会痞笑痞笑地走过来,摆出很不得了的气势,用手指了指顾千梦的位置说,“怎么办?我也想玩儿。”

    众人有点意外,谁不知道,祁城这大爷,最讨厌玩麻将。

    宁可炸金花,也不玩这玩意。

    但今天,这少爷是不是有点脑缺?

    也太反常了。

    “好说好说!顾小姐是秋少带来的,大家也多少都得给点面子,是吧,祁少?”立马,有反应快的人出头,开始唱着好人脸,先默默让出一个位置后,再朝祁城问了一句。

    “我只给美女面子,可她是吗?”正儿八经地端坐下,祁城轻哼了声以作应答,忽而抬头,视线就落在顾千梦身上,那审视的目光,宛若能将她灼出一个洞来。

    顾千梦知道,祁城是没事找事,于是她很平静,一句话不说,在摸不准祁城心思之前,多说多错。

    看看祁城这态度,真心有点冲!

    秋梓墨总觉得气氛不对,于是笑着往祁城那扔牌,“都说了别这样,我老实说,她已经是孩子她妈了。”意思是让祁城别再乱说话。

    “不像啊!”众人诧异,然后频频夸顾千梦皮肤好,有气质。

    因为平常不抹化妆品,顾千梦只是比三年前多了安静和妩媚,这是岁月给她带来的诱惑。

    在大家都诧异顾千梦外貌的时候,祁城摸着牌,忽而冷笑地质问顾千梦,“那孩子呢?”

    简单的三个字,在祁城说来,口气却有点差。

    就连他也不知道,这口气干嘛这么差。

    差得有点莫名其妙。

    还好,顾千梦也不跟他一般见识,和大家一起洗了牌,就开始摸牌,接着只平淡地答,“在家。”

    眯着眼,祁城又笑,再意味深长地说,“哦,把孩子放家里,出来和男人见面。现在女人好像都喜欢这样,隐藏自己妇女的身份,然后再出来,是不是这样能方便点?”这话的言下之意,就太广泛了。

    众人顿时用异常的目光看着顾千梦,好似一切都和祁城说的一样,她隐藏了自己妇女的身份,再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哈一声,顾千梦这下真的要笑了,但她只是很冷静地打牌,“一条。”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秋梓墨开始解释,“她没隐藏,我和她在学校认识的。”

    鼻息里发出冷笑,祁城重重地打牌,“一条!”

    顾千梦听出祁城的火药味,说实话,顾千梦真的很不屑和祁城说起孩子的事,但不用猜,祁城一定知道翔翔。

    生怕祁城有理由把孩子抢回去,她左想右想半响,终于淡淡回答一声,“作为新时代女性,也要出门工作养家吧?”

    “不错,很不错啊。新时代女性。”啧一声,祁城摸到一张牌,立马推倒,“糊了。”

    祁城专赢顾千梦这一家。

    不管怎么样难度,祁城都要把顾千梦吃得死死的。

    几次下来都是这样,顾千梦虽然牌技不精,但也是看出来了,祁城跟她过不去。

    其余众人,也傻了眼,真不知道秋梓墨带来的女人,在什么地方得罪过祁城!

    大家都觉得顾千梦挺惨的。

    就连云蔷也这么觉得。

    “哎呀,你们都会玩,欺负我不会的,不玩儿了。”于是,顾千梦干脆娇笑,也把牌一推,桌面上几个都是男人,对漂亮的女人,也挺会怜香惜玉的,就对顾千梦讨好地笑。

    祁城的脸色立马黑了,这女人,那是在抛媚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