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谁是凶手,看一眼(还有两更)

    381谁是凶手,看一眼(还有两更)

    祁烨连声音都在颤抖。

    “不要……不能,不能给你!不能!我不能这么做!”

    人不能这么自私!

    “你快走!这件事本来就和你没关系!”口吻坚定,顾千梦不断对祁烨摇头。

    “什么叫做和我没关系?死掉的人是我爸爸!你告诉我,什么才叫有关系?你说啊!”冷笑几分,祁烨总算看明白顾千梦的意思,她想将他赶走。

    然后她呢?

    她一个人,一个女人,要如何面对这个被杀害的尸体!

    “祁烨……你不懂!”

    因为祁赫是被祁城藏起来的!

    所以,这一切都和祁烨没关系!

    虽然顾千梦自己也局促不安,但最后的理智在告诉顾千梦,祁烨是想保护她。

    但她不想害他。

    她真的不能害他啊!

    不然,顾千梦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加注在祁烨身上的痛苦。

    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她不该出现在地下室里,那么祁烨也不会跟踪而来。

    更加不会被卷入到这起杀人案里。

    几乎在眨眼瞬间,就有警察冲了进来,将整个房间围住。

    看见警察,顾千梦和祁烨都愣住了!

    警察都冲进来,“都听好!不准动!”

    “都老实点!不准动!”顾千梦和祁烨,根本没办法动,便衣警察将他们按住!

    就像在对待残忍至极的犯人那般!

    让人感到一股羞辱!

    “放开我!我不是犯人!”祁烨咬牙!

    “你们放开我!”顾千梦也受不了被冷酷地对待!

    慕季宇刚走进来,就闻一室浓重的血腥,他先是一愣,然后看着身侧的祁烨,再望着顾千梦浑身是血,更是诧异,他的视线继续往下,便找到了那把刀。

    伤人案和杀人案,最重要的地方就在于,必须找到凶器。

    从目前的安防现场来看,除了那把弹簧刀之外,没有任何物体足以充当凶器!

    赵俊生则是微微蹲下,从裤袋里取出塑料薄膜,再细细地带上手套,捡起那把沾着微微血迹的刀口,有些微愣……

    总有点欠缺的感觉……

    因为从刀口上的血迹来看,有些古怪,他先将弹簧刀收好。

    “人已经死了。”等赵俊生验尸完后,他就冰冷地望着顾千梦,“你跟我们走一趟。”

    “祁烨少爷,也麻烦你,和我们做个笔录。”这下,赵俊生的口吻,带着几分缓和。

    祁烨和顾千梦的性质是不一样的,顾千梦浑身是血,并且接触过尸体,算得上是嫌疑人。

    顾千梦突然后悔,偏偏这次带着弹簧刀,被警察误认为是凶器。

    顾千梦有点执着地看紧慕季宇,恳求得到他的信任,她不想接受周围异常的目光,更加崩溃地只求解释关于凶器的事,“那把刀不是凶器!”

    绝对不是凶器!

    刀是在她身上没错,但绝对不是杀害祁赫大的那把!

    慕季宇先看了看顾千梦,看到她坚决的眼神,暂时不言语。

    蹲下身子,慕季宇再俯身,去打量尸体。

    接着,慕季宇微微地眯着眼,发现尸体的指甲里,有些尘土血,他就抠出一点放在指尖上揉搓……

    发现在那些尘土,还带着血丝……

    皱眉,慕季宇再望着尸体下方的位置,想找寻什么线索……

    但明显,现场好似被人破坏过,要么就是死者的挣扎,不然,死者指甲里的尘土,甚至带着血丝,根本无法解释。

    同时一无法对顾千梦做任何宣誓和保证,毕竟没有凶手会承认自己杀人。

    慕季宇便平静地对顾千梦说,“事实到底是怎样,我们会继续调查,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凶手!也绝对不希望搞错犯人!”

    这下,赵俊生有些不悦地按住顾千梦的肩胛,“嘴巴还真是硬!现在不用说话,也请不要妨碍我们办公,先跟我们上车。到了局子里,我们自然有问题要问你!”

    “但是你们警察真的有用吗?”心里在害怕,顾千梦却失笑,只有笑,才是伪装坚强的武器……

    现场,甚至在尸体上,到处都是她的指纹……

    就连唯一被指定的凶器上,也有她的指纹!

    她将会成为唯一的凶手……

    顾千梦的那道笑,算得上轻蔑,简直在侮辱警察!

    顿时,慕季宇和赵俊生愤怒地对视几眼!

    这个女人,真是猖狂!

    只有祁烨知道,顾千梦为何这么恨这么怕……

    因为她的爸爸。

    “我告诉你,最好把先前的话收回去!”赵俊生实在火大愤怒!

    慕季宇也陡时暗了眼神,然后大步走到顾千梦面前,竖起手指,指着顾千梦,一字一字说得坚决!

    “顾小姐,请你端正你的态度!如果心里没有鬼,那么就不要多嘴!”

    摇头,顾千梦只感受到,自己被卷进一个莫名其妙的漩涡当中。

    “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警察真的有用!这个世界就不会缺少这么多的公平!”

    她从小就这么想,警察是没用的,爸爸才会被关起来。

    这时,祁烨望着顾千梦,抿着唇,心里压抑着情愫,再握住她的手,“放心,不会有事的。”

    祁烨在安慰顾千梦。

    更在用眼神告诉顾千梦……顾千梦,你不会有事,除非你真是凶手。

    如果你真是凶手……那么我也保不了你!

    但顾千梦没有杀害祁赫的动机!

    祁烨这么想,心里总算能好受些。

    “放心,会没事的。”祁烨再次安慰她。

    顿时,顾千梦不在言语,垂下视线,安安静静地被带走。

    却没想到在警局的途中,和祁城相遇!

    当时,顾千梦的脸色,是恍然的,脸色也无比惨白,端坐在警车里,她一句也不说,更加无法想象,等到了警局之后,要接受怎样的问责。

    迎面射来一道冰冻的光束,顾千梦眯着眼,抬头,透过车窗,看见一辆车,突然笔直地横在警车前!

    车窗降下后,顾千梦看到祁城的脸!

    转过那张冷峻的脸,祁城冷魅地扯唇,问道,“慕警官,这么晚了来祁宅,莫不是在祁宅发生什么案子?”

    慕季宇点头,“祁赫死了。”

    说着,慕季宇一边审视着祁城的面部表情,一边接着说,“当时我们在现场找到嫌疑人,正在正准备带去警局审问……除此之外,我们还在现场看到祁烨少爷,因为案件流程的缘故,我们必须带祁烨少爷去录口供……”

    祁城就扬起头,“嫌疑犯?”

    “是啊,我们已经初步找到嫌疑犯!应该是她没错!”赵俊生别扭地望着祁城,特别是见祁城那冷漠的样子,就从心底里产生一种不适应。

    试想,谁会没事对一块冰山嘻嘻哈哈?

    特别是在这种审案子的严肃时刻!

    “至于祁烨少爷……我们也是没办法,必须带他走一趟!这些都是必须要走的流程!所以祁城少爷!如果没有任何质疑的话,请先绕开路!”赵俊生一边说,一边抬手示意,“因为祁城少爷,你的车停在这里!我们统统都没法行驶!”

    因为祁烨只需录口供,并且为了口供的精准性,特别将嫌疑人顾千梦,和祁烨分开两辆车!

    祁城……

    顾千梦隔着窗户,望着祁城……

    “祁城……我是他的妻子!我要和他说说话!”顿时,顾千梦对身侧的警察吩咐!

    那警察别扭地望着顾千梦,这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有着让人说不出的怪异,于是警察摇头,“这种时候,还说什么呢?到时候让他来警局看你不就好!”

    “我只是想跟他说一句话!”心狠狠地沉下来,顾千梦无法说服警察,更加无法按下车窗,也就只好伸手去拍打。

    “祁城!祁城!”

    顾千梦不清楚,祁城会不会听见自己的声音。

    手指不停地砸在车窗上,顾千梦崩溃地叫,“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

    那警察冷冷地劝说,“呵,凶手都不会承认自己杀人!与其在这里挣扎啊,不如先省省力气吧,等去警局,就有你受的!”

    也许是因为,顾千梦先前公开鄙视警察,于是他没给她什么好脸色。

    再者说,警察都不会对嫌疑犯有任何同情心。

    于是拒绝了顾千梦的所有要求!

    只恨不得马上审问她,弄清楚去案件的脉络,好定她的罪。

    车外,祁城定定地望着那炫黑色的车窗……

    赵俊生狐疑地望着祁城,“祁城少爷!您的车!请让让!不然,我们就只好公事公办!”

    这时,慕季宇也多看祁城两眼……

    祁烨听见门外的动静,顿时也要下车,但身边的警察不让!

    “我想看看……”祁城眯着眼说。“我想看看,那名嫌疑犯是谁……”

    顿时,慕季宇和赵俊生,都是一愣。

    赵俊生质问祁城,“祁城少爷,您这是要做什么?”祁城的做法,已经越界了。甚至有妨碍公安的嫌疑!

    顿了几分,祁城倒是不紧不慢地说,“因为我爸死了……真是让人无法接受的消息……所以,我要看看那个凶手的样子!”

    虽然在言辞上,仿佛是带着悲痛的,但从祁城口吻里,却听不出半点悲恸。

    “那好吧……不过我只能给你看看,先不要有任何想法!因为暂时,一切都还没审问清楚!”赵俊生也理解死者家属的心情,于是按下车窗。

    款慢地,伴随车窗降下,顾千梦那张惊恐的,挂着泪水的脸,便猛地摄入到祁城的眼底深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