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她想知道,他写下的字

    )1她想知道,他写下的字

    说着,顾千梦看紧沈青的脸色。

    看来,沈青也没办法抵抗祁城。

    这应该是理所当然的。

    在帝国里,在圈子里,祁城才是最厉害的那张王牌。

    这样的人,如果愿意捧自己,她是不是应该恩赐般地感到幸运?

    “沈青大师,再见了。至于剧本,我会自己看着办的,不用麻烦你了!”

    眼中带着讽刺,顾千梦转身要走。

    肩胛却被沈青用力按住。

    “什么意思?”眸子里划过诧异,顾千梦猛地抬头,看紧沈青。

    “静茵,你出去。”冷然的言辞落下,沈青落在她身上的长指,再款慢地往下,一把按住她的腰肢,就后退几步。

    静茵低着头,看紧沈青和顾千梦,一时间不知所措,眨动着眼睫,下意识地后退出去。

    可关门的瞬间,竟望见沈青摁住顾千梦的手臂,将她压在墙壁上。

    门,瞬间阖上。

    “沈青!你最好放开我!”手臂挣扎,顾千梦用余光看紧沈青的长指,再恨得咬牙。

    他只冷然地笑着,问,“没去见到那个人,后悔没放弃你自己的梦想,恨不得时间能回过去……是吧?”

    沈青听出来,顾千梦那句又下雨,是这个意思。

    眯眼,顾千梦咬牙,眼眶里的晶莹早已四分五裂,哽咽又坚决地说,“是!我是很后悔!以后,我再也没脸,出现在那个男人的面前!”

    从办公室里直奔出来,静茵生怕办公室里发生什么不该的事,于是掉头,马上冲进电梯,直往总裁办去。

    正好看见悠然,静茵单手拍了拍心口,然后大步走去,“悠然!祁总裁在么?我刚刚,看见顾编剧在大师办公室,他们两个人吵起来了!你也知道,沈青的那个脾气,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什么?”

    瞪大眼珠,悠然紧了紧手中的文件,先是一愣,再对静茵点头,“我刚刚看见总裁了……总裁,应该在公司的。我正好马上去送文件,你放心,我会和总裁谈这件事,祁城少爷不会放着这件事不管的!”

    先不论顾千梦和沈青怎么吵起来,但只要祁城出面,沈青就不会不给顾千梦面子!

    至少在帝国,在这个圈子里,最有发言权的人,便是祁城!

    祁城,是就连沈青,也要必须忌惮的存在!

    “好吧,悠然,就靠你了,我是怕,怕我们沈青大师脾气不好,刚刚你是没看见,顾编剧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和沈青直接吵起来了!”静茵心里头很着急。

    “放心吧。”说着,悠然便抱着文件,推开办公室的门。

    本一脸期待,却没料到,祁城根本不在!

    直接将文件放在办公室里,悠然左右找找,却还是不见祁城!

    于是这才认定,祁城不在!

    想了想,悠然给祁城打了电话过去!

    但电话通了,却是在办公室里响的!

    祁城没有将手机带走!

    意识到这点,悠然急得险些要哭出来,着急再取出手机,给蓝衣电话。

    “看见老大没有?”

    “没看见啊!”蓝衣站在走廊里,渐渐地加快步调,“怎么回事?你找老大?”

    “不是我,是这样的!沈青大师和顾编剧,在办公室里吵起来了,具体怎么样,我也不清楚,但是刚刚静茵小姐来找过我,她还说,沈青发了很大的脾气,现在不知道怎么解决,除了让祁城少爷出面,让沈青冷静下来。”

    单手按住手机,悠然一连串说出口,再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蓝衣,你到底听到没有?”

    “怎么会突然吵起来?”

    满眼意外,蓝衣说着,一抬头,正好看见静茵,于是他匆忙走过去。

    顺带也按掉电话。

    单手拦下静茵,蓝衣诧异地质问,“怎么回事?听说沈青大师和顾编剧吵起来了?”

    “是啊!那么你找到祁城少爷没有?”

    静茵急得六神无主,但不敢将沈青将顾千梦压在墙上的事说出来,沈青,该不会想……

    应该不会吧!

    沈青怎么会对顾千梦做什么?

    曾经,顾千梦可是沈青的徒弟!

    “我还没有!”蓝衣摇头,再单手抓住静茵,“我们一起找吧!”

    先是一愣,静茵意外地抬起手背,看紧蓝衣抓住自己的那只手,感到有点怪异,但见蓝衣一脸真城和着急,又想不通,蓝衣对她有什么怪异,于是点头,很真诚地说。“好!”

    正大步走来,悠然单手握紧手机,却看见蓝衣拉着静茵,从眼前经过,她眼中猛地暗淡。

    然后有点恍然地转过身,继续派人找祁城。

    办公室内!

    顾千梦眯眼,看紧沈青,细白的脖颈,高高地扬起!

    “沈青。我告诉你!最好不要碰我!不然,祁城不会放过你!”

    口吻中,带着十足的肯定,顾千梦深呼吸,吞了口气,愤怒地睨着沈青!

    浅笑着,沈青单手捏住顾千梦的下颚,“我有什么不敢的?顾千梦,是你在挑战我!”

    他以为,祁烨那件事,已经不会再对顾千梦有所影响。

    但先前,顾千梦拒绝修改,不是因为她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梦想,而是因为祁烨。

    她以为,现在拒绝,就能让那天的一切,都完全挽回么?

    下雨……

    沈青看紧窗外,再单手一划,撕开了她的衣服。

    “我告诉你,那天祁烨走了,走得很彻底,他为了他的前途……而你,也没有当时就追回去,你这么做,是为了你的未来,你的梦想,因为不能追出去,不能在别人眼中,成为勾引了已婚男人的那种编剧……就算你喜欢祁烨,你也不够勇敢!”

    瞪大眼珠,顾千梦颤抖地护住自己的胸前,再抬头,愤怒地望着沈青。

    沈青,竟然什么都知道。简答的言辞,就戳中她心底最后那根防线。

    “沈青!你到底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

    眼中一暗,沈青将唇角,挨靠在她的耳边,轻笑说,“不要试图知道我。”

    “除此之外,剧本,给我好好修改,一个字一个字!”

    咬牙,顾千梦拒绝地笑着,“沈青,你不想让我知道你是谁,却又想帮我,本身就是矛盾的。你为什么对祁烨,那么感兴趣啊?在我身边,对祁烨感兴趣的男人,只有一个……”

    单手,猛地扼住顾千梦的脖子,沈青眯着眼,“说,我是谁?”

    “你是……”

    紧了紧喉,顾千梦变化着眼神,那点试探的审视,好似要将他整个人都看穿。

    闭上眼,顾千梦深深地呼吸,“我不知道……”

    即便顾千梦怀疑沈青是祁城,却没有证据。

    “呵……”

    唇角,划过她的身子,沈青眼中一热,“剧本,拿回去修改。直到我满意。”

    顾千梦心中,满是屈辱,单手系上纽扣,手指颤抖地按住剧本,狼狈地转身离开。

    “如果让别人都知道,沈青大师竟然轻薄他的女学生,你觉得,别人会怎么看待你?也许,你会因此而蒙羞吧,沈青,这两字,将会成为,一个笑话而已。你要放弃你的名声,犯错么?”

    听着,沈青抬头,只看紧那抹身影。

    顾千梦用力将门带上。

    雨丝,淅淅沥沥地下着。

    顾千梦取到剧本之后,没在帝国多留,而是快速直奔电梯,离开。

    悠然和蓝衣都看见顾千梦离开,他们对视,悠然先一步转身离开,跟上顾千梦。

    蓝衣有点郁闷,着急跟上,“悠然,你怎么了?不等等我?”

    “不用了,老大让我保护顾编剧,又没有吩咐你,你应该还有其他任务吧?还是不要跟过来了。”悠然一步一步,走得坚决。

    “你怎么回事啊?你吃了炸药么?”蓝衣就叹了口气。“况且老大也不在公司,我留下也没什么任务啊。”

    “但是你给我滚,我现在不想看见你。”悠然翻了翻白眼,再单手按下电梯,硬是将蓝衣阻隔在门外。

    悠然紧紧地看着蓝衣。

    下一秒,只见静茵兴奋地走来,单手拍打蓝衣的肩胛说,“蓝衣,我刚看见顾编剧出来,那么应该没事了。”

    闭上眼,悠然心里有点闷。

    打了计程车,顾千梦去祁宅。

    满身都是雨丝,但顾千梦并不在意,只小心收好剧本。

    愣然的望着窗外,顾千梦黯然神伤。

    没看见一辆豪车,跟在后面一会,却又急速超过。

    司机先生不悦地咒骂了一声。

    顾千梦也没在意。

    车身,很快在祁宅附近停下。

    顾千梦付了钱后,赶紧下车。

    等到了祁宅,顾千梦小心翼翼地走进客厅……

    客厅没人。

    顾千梦便着急上楼。

    只是,顾千梦想起祁烨说,“我们的愿望,会淋湿的……”

    今天,又下雨了。

    顾千梦口鼻酸涩,上楼,直往房间,将剧本放在房间里,却没看见那个颀长的身影站在窗前,就即刻再下楼。

    双手挡在头脑上,顾千梦迎着冰冷的雨丝,来到那个许愿的地方。

    好似到现在,她的耳边,还有祁烨期待的声音。

    吞了口气,顾千梦找到原地,单手将湿哒哒的泥巴扒开。

    抿着唇,顾千梦只顾不停地扒着手中的泥土,也许因为着急,几次抓到木刺和石头,手指满是伤口。

    但她也不在意。

    她突然想知道,祁烨当时,许了什么愿望。

    没看见祁城,也浑身暴露在雨中,正看着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