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总裁的女人

    )0总裁的女人

    不等顾千梦反应,祁城突然玩味地动作,拉着顾千梦直奔出门。

    刚开始,顾千梦完全跟不上祁城的节奏,直到最后,耳边是叫嚣,眼前是美丽的夜色,顾千梦却笑了出来。

    真心地笑出来。

    “神经病啊!”

    身后还有老板娘骂骂咧咧的咒骂声。

    祁城一直拉着她。

    两人不知跑了多久,都气喘吁吁,来到高架桥下。

    “肚子疼么?”祁城突然紧张起来,单手按住她的腹部。

    “我没事。”下意识避开祁城的动作,顾千梦转身,迎面是森冷的寒风,吹开她的发丝。

    祁城只看紧她的背影。

    这时顾千梦的手机,炸弹般响起来。

    顾千梦吓了一跳。

    倒霉了。

    他们一定来找她吃饭。

    顾千梦回眸望着祁城。

    也看她一眼,祁城一把先握住她,再说,“对面有餐厅。可以刷卡。”

    “最好可以刷卡,总之我不想再跑路一次。没力气了。”撇撇嘴,顾千梦跟在祁城身后,一直走进优雅的餐厅内。

    听着,祁城只淡淡地勾着唇。

    “祁城少爷。”

    两边都是恭敬有礼的侍者,朝祁城俯身。

    觉到不寻常的气息,顾千梦挑眉,“不要告诉我,这是你们祁家的产业?”

    “不是。”祁城说,“我妈妈的。”

    “你妈?”顾千梦难以理解,“祁太太真厉害。”

    “不是她!”

    对此,祁城不想多言,只带她去包间,“走吧。”

    很快,颜媚儿,悠然,孙京雅,婧茵他们都来了。

    除了蓝衣和祁城,都是女人。

    精致的菜肴,很快上齐。

    孙京雅先朝四周看了看,再好奇尴尬地望着祁城,“法拉利哥,你的女性朋友,好像多了一点啊?那我们家千梦,一定会吃醋!”

    气氛有点尴尬。

    顾千梦更加尴尬,难道吃饭,都塞不住这个女人的嘴巴么?

    悠然和颜媚儿,还有静茵他们相互对看几眼。

    “京雅,你吃嘛!不要说话!”

    瞪大眼珠,顾千梦用足以杀人的目光看紧孙京雅!

    “干嘛?我就不信你心里不吃味!”很理所当然的样子,孙京雅恨铁不成钢地按住顾千梦的手指。

    “我和他不是……不是你想像中那种关系。”顾千梦开始解释。

    但却越描越黑。

    所有人看紧她。

    好吧,不说话,吃饭。

    于是顾千梦开始埋头苦吃。

    “小心点,没人跟你抢。”

    弯唇,祁城扬起手,款慢拍打她的后背,眼中,透露出那点玩味的笑。

    剧烈咳嗽出声,顾千梦差点咬下筷子。

    “法拉利哥,比那个什么祁烨少爷,好太多,至少温柔!”孙京雅笑着说。

    顿时,所有人动作猛地僵住。

    孙京雅却还接着说,“不过,你说你也姓祁?难道你和祁烨少爷是亲戚,然后,你还撬了他的墙角?”

    “他是,我的大哥。”

    抬头,眼中一片清明,祁城简短地答。

    “哦。”孙京雅也显得有点尴尬,终于住嘴。

    这时颜媚儿提起酒杯,看见对面的祁成,“祁城……我们喝一杯吧?毕竟,我曾经,还是你的前妻呢。”

    顾千梦弯唇,看着祁城,她就是想让祁城难堪,才叫来颜媚儿。

    孙京雅诧异,祁城竟然离过婚!

    于此同时,悠然,蓝衣,静茵,也看紧祁城。

    “不要再后退,我的人生,一直在往前。”

    也提起酒杯,祁城淡然地望着颜媚儿,“没错,你是我的前妻。既然离婚了,那么好聚好散。”

    眼神一冷,颜媚儿又开始往常的话题,“股份呢?还是不肯吐出来?亏我跟了你那么久。”

    “多久?三天,三个月,三年?”祁城放下酒杯,优雅地笑,“我们之间,如果真有什么……”

    “祁城!你最好不要太过分!祁烨他不会伤害你,所以,不管我们走到哪一步,我也希望,你不要继续伤害祁烨。”

    说着,颜媚儿起身站直,深刻地望着祁城,“不要因为我,再对祁烨下手!”

    “我想,你想错了。”

    后仰着,那双俊颜,露出太多的邪魅,祁城冷笑,“我和祁烨之间,不会因为你……颜媚儿,你对我,还没那么重要。”

    “但是!那个晚上,是你说,你!你喜欢过我!”

    难堪,讽刺,颜媚儿从来没有过的自嘲,她只以为,祁城和祁烨的争锋相对,至少有她的成分在,但祁城却一口否认。

    “我喜欢过的人太多了……”

    手握住顾千梦,祁城邪魅地笑。

    顾千梦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和唱戏的花旦那般。

    “吃饱了么?”

    这时祁城望着顾千梦的侧脸。

    点了点头,顾千梦没想到,颜媚儿会当场和祁城要股份。

    “我带你走。”

    勾唇,祁城单手握住顾千梦,直往外走,“失陪了。”

    祁城用蓝衣的车,和顾千梦一起离开,不过,他没回祁宅,而是去了海边。

    海风,带着一丝丝咸咸的味道,迎面吹来。

    顾千梦眼中一暗,“今晚,不回去么?”

    “不回去。”祁城的声音很生硬。

    眯眼,顾千梦叹了口气,“你的刀呢?放在哪里了?”

    “扔了。”祁城扭头望着她,“看海。”

    没看见祁城眼中那抹寂寞,顾千梦冷笑,“怕我杀你么?”

    “那算了,我不闹,睡觉了,随便你做夜猫子。”歪过脑袋,顾千梦闭上眼。

    祁城升起车窗,下意识将她搂在怀里。

    睁开眼角,顾千梦眼神缭乱,却累得不出声。

    这时手机响起。

    祁城看见号码,先是一愣,顿了顿,他睨着怀中的女人,轻声说,“没有,我一个人……”

    “是,还在公司……”

    “嗯……我现在就过去……”

    隐隐约约,顾千梦听见祁城在通话,却刻意不听内容。

    等醒来时,身上覆着一件男士黑色西装。

    顾千梦坐立起来,显得脖颈很酸麻,她动动筋骨。

    扭头只见蓝衣还在睡。

    但昨晚,带她来海边的人,难道不是祁城么?

    蓝衣是被自己吓醒的。

    “贱人!看招!”

    摆出经典防御姿势,蓝衣清醒之后,只见顾千梦一脸你很白痴地望着自己。

    擦擦嘴角,蓝衣呵呵笑,“顾编剧,老大刚有事离开,我现在送你去帝国上班。”

    其实,顾千梦不在意蓝衣的解释。

    祁城刚走?

    顾千梦眯眼,再扯开身前的外套。

    车身抵达帝国。

    顾千梦先一步下车。

    她很快接到祁城的电话。

    “我刚到公司。”祁城说,“昨晚,睡得好么?”

    “嗯。”顾千梦点头,从电梯走出来后,遇上静茵。

    静茵着急拉紧顾千梦,“沈青先生找你哦,让他等这么久,你心里该解气了吧?”

    “沈青?”先是一愣,顾千梦再笑着说。“好吧,我今天去会会大师。”

    说着,顾千梦再对听筒说,“祁城少爷……早安。我去工作了。”

    祁城勾唇,按掉电话。

    走廊里,响起清晰的高跟鞋声。

    一步一步走着,顾千梦端正衣襟,在一道门前站定,深呼吸几下,这才推开门。

    果然看见那颀长的身影,正站在窗前。

    那个抬头的角度,正好是明媚的九十度忧伤。

    顾千梦撇撇唇,单手扣住门板,“沈青大师,我是顾千梦。”

    沈青转过身,手指着桌边上的剧本,口吻很轻地说,“按照要求,改掉吧。”

    先是一愣,顾千梦走近,挨靠着桌边后,提起剧本,扬在眼前端详。

    然而下一秒,顾千梦的眼神却变了。

    剧本的每一张,都用红色笔勾划出来。

    “这是夸赞我的地方?”从前,沈青就是这样的,划出她出色的地方。

    “红笔画圈的地方,改掉。”沈青说,“你的剧本,没有任何商业价值,就算拍出来,也只是垃圾。”

    顾千梦浑身发热,咬牙,瞪着沈青,“大师,我不会改的!”

    俯身,顾千梦说,“多谢你看了剧本……但是,我不会改的。”

    手摁在剧本上,顾千梦正要转身。

    顿了几下,沈青猛地抬头,望着她,“拿别人的错,发泄在我身上,你凭什么?”

    “不凭什么……不过,你们都是同一种人。”眼神优雅地变化,顾千梦看紧窗外,“为什么,又下雨了。昨天的那场雨,把我的爱情都淋湿。”

    说着,顾千梦旋转脚跟,单手按在门板上。

    “顾千梦!我可以捧你上天,也能让你下地狱!”眼神发紧,沈青愤怒地说!

    吞了口气,顾千梦开始自嘲地冷笑,“但,我的梦想,不该是这样的……写想写的东西,注入我的感情,却不是一味求着你,等着你,来捧红我。”

    哈一声冷笑出来,沈青眼眶一热,看紧她的背影!“我,不就是你想要的捷径么?”

    “是,曾经是……因为你的名字叫沈青!虽然只是一个名字,简单的两个字,却是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的高度!每个人都有偶像,曾经你就是我的偶像!但观众,粉丝,都是特别花心的,发现不合适,掉头就会崇拜别人。”

    “沈青……我现在,已经不崇拜你了。”顾千梦轻声说。

    门外的静茵,听着沉默,吓得着急走进来,一把抓住顾千梦的手背,“顾编剧,不管怎样,你先认个错吧……至于要不要改剧本,你再考虑考虑?”

    顾千梦隐忍地看着静茵,“你怕我因为触怒沈青,然后被封杀,被雪藏么?”

    静茵着急咬牙,“道个歉吧!”

    “我没有错。”顾千梦再抬头,看紧沈青,“胜者为王,败者暖床……这是规矩。不过,就算我要暖床,那个也不会是沈青。我没必要,一直放弃我的自尊!”

    沈青扬起脸,冷笑地望着顾千梦!

    静茵真觉得顾千梦是疯了。

    兴许,祁烨那天出现又淋雨,最后还离开,给顾千梦带来太多的震撼。

    看了看沈青,心中一阵发慌,静茵拦下顾千梦,“你在说什么?沈青大师,从来不潜规则的啊……”

    “那么更好,衣冠禽兽。”顾千梦笑着说,正要离开,手背却被一双大手抓住。

    “你以为,我不敢对你做什么?”

    沈青冷笑地望着她。

    “沈青,是你,一次一次撕掉我的自尊。我没有做错什么,当你侮辱别人的作品是垃圾的时候,你这个人更加垃圾。”

    扯开唇,顾千梦冷静地望着他,她想起祁城,再吞掉被掌控的苦涩,微微笑着说,“我是,祁城的人,我是,总裁的女人……你能做什么?”

    “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