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剑之极

第二十五章 魔道大败

    第二十五章魔道大败

    当然,魔修大军虽然反应过来,并迅速作出调整,却依然损失数万魔修,仅仅只是一个冲锋,一个出其不意的打击而已,就令魔修大军损失如此巨大,人数已经不能跟正道修士比肩了,战局,正在一点一滴的倾斜向正道这边。

    乐云大开杀戒,在这里面,他的修为虽然不算高,但他度过的雷劫特异,战斗力却是这里面最高的,一柄拂尘,挥舞之间,冲上来的魔修无一不惨死手下,那风轻云淡的模样,倒是令人侧目。

    正当乐云一心一意的杀戮时,但觉眼前一道人影闪过,待他定睛看去,却是原天魔门掌教站在他对面,眉心有一道魔纹,不带丝毫感情,双眼呆滞,一看就是被控制住了,但其周身涌动的力量,却令乐云皱起了眉头。

    “天魔掌教?”他试探性的发问,天魔掌教却不予回答,只是冷冷的与乐云对峙,半晌,他嘴角露出一丝邪异的笑容,声音逐渐变得响亮起来,听得人心里发毛,乐云紧皱眉头,一言不发,那笑声中似乎有种影响人心神的作用。

    乐云只感头脑发昏,急忙稳定心神,待心神稳定后,天魔掌教的攻击却近在眼前了,其手持一柄魔刀,距离乐云脑袋也只有半寸距离,眼看乐云就要被魔刀砍到,间不容发之际,乐云身形猛地加快,险险的躲开这一刀。

    背后汗毛乍起,方才,若是他慢上一点,必定是身死的下场,他可以感受到,那天魔掌教的力量,比原来更加强大,与他在伯仲之间,想想,一个实力与自己相仿的高手,若被全力打在自己身上,那后果,他都不敢想。

    直到这时,乐云方才正视起天魔掌教,对方虽然看上去呆滞,但却不影响其战力的发挥,甚至,因为自己心中忽视的缘故,天魔掌教的危险系数可以说是直线上升,若自己再抱着轻视的心,必定会惨死在对方的魔刀之下。

    风扬手握宝剑,一剑一名魔修,端是威风,杀戮之间,尽显正气,剑气如虹,如神来之笔,往往在不可能的角度击杀对手,眼前那一名名带着惊讶目光的魔修缓缓倒地,他却没有丝毫动容,在他眼里,这些魔修,死不足惜。

    照常一剑刺出,风扬欲转身击杀别人,背后却一阵劲风扑来,打得他后背生疼,他没有回头,反手一剑,整个身体先是一震,而后,则倒射而出,待他稳定住心神,却发现,对面不知何时,站着一名魔修。

    此魔,他倒是有些映像,这可是血河宗掌教,依旧是一身血袍,似乎从未改变过,但其面容却有些许改变,眉心一道魔纹,双目呆滞,但其周身涌动的力量却不可小视,那股力量,绝对比风扬要强上一些。

    他眼神渐渐变得凝重起来,手掌不由紧了紧手中长剑,双目微眯,对于这么一名强者,却是风扬最想要的,一直以来,他这个掌门从未出手过,即便出手,也只是动用九转剑阵的时候,但那,毕竟不是他自己的力量。

    一直以来,御剑门弟子虽然对他无比尊敬,但,他自己心里清楚,那是因为他是掌教的缘故,可他自己心里,却极为渴望一场酣畅淋漓,舍生忘死的战斗,甚至,有时候,他非常羡慕方羽辰,因为,不管怎么说,对方一直都在连天大战。

    即便风扬头脑再冷静,再智慧,决定再英明,但前提,他是一名剑修,身为剑修,他骨子里就有好斗的因素,但自从当上掌教,他便很少出手,连切磋都不能,只是不断的修炼掌教一脉的独有剑诀,却从未用过。

    长剑直指血河掌教,周身的气势攀升到极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今日,便是他风扬迎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之日,虽然他心中清楚,也许,这一次,是他这一生最后的一战,不过,他依然会战斗下去,即便死,他也要死的舒畅。

    张清与风扬不同,他所修习的剑诀,可以说,与任何一人都不相同,他的剑诀,主在轻灵,飘忽不定,令敌人捉摸不到自己的去向,在飘忽之中暗藏杀机,这种剑诀,唯有他这种心性的人方可修炼。

    虽然身形飘忽,看似威力不大,但张清的覆盖面却是极广,一剑击出,往往便有数十上百魔修死于非命,如果说,这里,谁最适合群战,那无疑是张清了,他可是当之无愧的,剑气森森,他的速度却从未慢过半拍。

    某一刻,当习惯了这种杀戮的张清碰到一股绝强的力量,令他不得不停下来,抬头看向前方,那里,一名魔修,身着黑色斗篷,充满了无尽的神秘,其周身,魔气森森,一看便是一名高手。

    当然是高手了,这位,可是剩下的四大圣使之一,圣使,在魔宗当中,是一个非常神秘且神圣的职位,只有八人可以担当,每一人的修为必定是绝强的,且有各自的特色,不然,何以代表戮天行使职权?

    剑杀,这个人,充满了传奇色彩,一介散修,却能与大门派的弟子齐名,后拜入御剑门,其心中的杀性,除了现在的方羽辰,谁也比不上,他下手,往往不留情面,一剑击出,那一个个魔修皆魂飞魄散,根本不给他们轮回的机会。

    此刻,剑杀盯着眼前的那名圣使,除了冷酷,再无其他多余表情,事实上,剑杀本就是这个性格,一直都是保持酷酷的姿态,从未有过改变,也许,这与他少年时的经历有关,也许,很多也许,也只有剑杀自己心里才清楚。

    没有过多言语,剑杀仗剑攻击,他一向如此,双方对战,他一贯的风格便是主动出击,然后,攻击,攻击,不断的攻击,他崇尚以攻为守,剑法凌厉精妙,但有时,剑杀的风格会稍微变动一下,令人出其不意。

    穆清雪神色冰冷,每一个近身的魔修皆被冻成冰块,然后,砰然碎裂,魂魄全无,可以说,剑杀之后,便是穆清雪,这女子下手丝毫不比剑杀软,那些魔修是她最痛恨的,自然,也不会有过多留情。

    她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子,明知方羽辰实力强大,却依然敢于挑战,看不过眼,她根本就不会让步,那不是她的风格,手中寒冰之剑挥舞,被冻成冰块的魔修一个接一个,最后,那些魔修都不敢上前。

    正在那些魔修踌躇不已时,一名圣使缓步走了出来,其身着黑色斗篷,看不清面貌,穆清雪的神色,也就是在此时,变得更加冰冷了,周身喷射出一股股寒气,对她而言,没有什么可对峙的,直接出手就是。

    一个个魔修倒下,凌清池绝美的面容一片冷意,如机械一般,不断的斩杀上前的魔修,似乎都有些麻木了,当然,今天她身上的白裙,亦被魔修鲜血染红,她却丝毫未觉,也未做过多理会。

    看着面前那名圣使,凌清池心中升腾起一抹战意,对方身上的气息表示,这是一个比她要强上许多的敌手,现在,只能一往无前的战斗,不能退后,也不可以退,即便自己身死,即便自己魂飞魄散,也不能够有丝毫退缩之意。

    妙语,这个清纯可爱,活泼伶俐的小姑娘,从未出手过,实战经验可以说差到极点,到现在为止,她杀过的人,也只能算三分之一个,因为,古月,是穆清雪,凌清池和她一起杀的,这个小姑娘,心地很善良。

    虽然实力很高,但却因为实战经验差的缘故,被一些低阶魔修逼得手忙脚乱,不断挥舞手中法宝,以自己绝强的修为硬撼对手,可魔修不是傻子,当然会躲避,所以,到现在为止,大战也有几个时辰了,死在她手上的魔修依旧屈指可数。

    她与凌清池的距离最近,那是因为凌清池清楚妙语,所以,不敢让她离得过远,这样一来也能很好的保护她,可现在凌清池自己被圣使缠住,且艰难作战,可以说,打得很辛苦,渐渐的,身上也受到了不少伤势。

    妙语怯怯的看着对面的魔修,那是嗜魂宗掌教,当然,她可不认识,只是,她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对方的实力,那力量,比自己要强上一层,若正常情况,或许还有一拼,可她实战经验差,一来二去,却毫无生还的希望。

    当然,这,是他们现在碰到的情况,每一个高手都被钉死,但魔修的大败是不可避免的,没有了他们,正道大军依然占据上风,尤其是那百头护山灵兽,个个强大无比,且聚集在一起,一招使出,便是一大片魔修倒下。

    如魔修收割机一般,天黑又天亮,这场大战,直持续了十天十夜,星辰山上,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惨烈无比,正道大军虽然占据绝对的上风,但损失却不小,虽然胜利了,但,近三十万人,却只剩十几万存活,且个个重伤。

    而风扬等人,却依然和对手大战,尤其是妙语,她只能防守,却不曾进攻,也找不到机会进攻,一次次险死还生,但她毕竟是聪慧无双的,几天几夜下来,从最开始的一味防守躲避,到现在,她已经是有攻有守了,可谓,人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释放的潜能是最可怕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