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不知道该哭还是该

    “额……”小混混似乎混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遇到沈初六这样的人,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打道回府了。

    沈初六和水立宝自然是乖乖的回去休息。院子里面只留下水老太太和水立秋两个人。

    好在水老太太还能看出来沈初六的用意,她越是这么说,那些人越是不会动牛大壮,越是交了银子,恐怕这个春茶阁以后都不复存在了……

    水老太太有的时候是很佩服沈初六的机警,但是对于水立宝来说,这样的一个女人在身边实在是太可怕了。

    漆黑的巷子,小罗罗们跪在一个人的脚边。

    “兔爷,小的办事不利,没有完成您交代的事情……”小罗罗似乎觉得很是委屈,长这么大,没让女人给挤兑成这个样子。

    平时要说了那些话,欠债的人基本上都已经吓的没有人形了。不是着急筹钱,就是扑在自己的腿边各种哭,各种求饶,至少也要哭一哭意思意思。

    可是沈初六到好,完全没有那种表示,更令人发指的居然还要提供刀钱,把牛大壮切成三百六十五块,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怎么这么凶残?

    而兔爷听了那个小罗罗说了事情完整的经过,反倒是笑了,“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想起来之前经营红楼的时候,他早就已经算好了,那个地方可以赚不少的银子。、

    毕竟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东西,可是这个沈初六只是出了一个点子,就能够让青楼起死回生,并且让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了她的茶庄,兔爷就知道沈初六是个不简单的女人。

    这一次的事情更是让兔爷大开眼界,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哈哈哈的笑出了声来。

    小罗罗们还以为兔爷是气的有些过了,于是急忙一个个的上前表态。

    “兔爷,您放心,下次我一定去搞定那个娘们,一定……”小罗罗还没有说完,兔爷就蹲下神来,一只手搭在了小罗罗的肩膀上说道“这次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兔爷的左唇角上翘,很是玩味的说道“去,把牛大壮放了,但是一定要警告他,让他去筹银子。要不然就要他把水家的女人抵债,否则就要了他的小命。”

    他倒要看看这一次,沈初六又会想什么办法,这次只要牛大壮出去了,她肯定又该头痛了吧?想到这里,兔爷的唇角就忍不住翘了起来,看戏什么的永远最有爱了……

    对于能够回家,牛大壮是想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尤其是完整的回去,但是现在他整个人就在水家了,但是被警告的声音还在耳边挥之不去。

    “相公,你回来了!”水立秋见着牛大壮回来,就忍不住眼泪汪汪的扑了上去。“人家真是担心死你了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和宝宝要怎么办?”水立秋一面说,一面哭……

    “宝宝?”牛大壮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水立秋居然怀孕了?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