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异计

    “养尸之地?”秦风和紫桐同时惊呼道。

    “这是什么意思?”紫桐问。

    “听字面意思,就是专门用来养尸体的地方。”秦风插嘴。

    皓琪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这只是我的猜测,一切还不能确定。接下来我们分工。”

    “刚回来就要行动,我还没喘口气呢。”秦风嘟囔。

    “从你进门到现在已经喘了无数口气了,少喘一口不会死人的。”皓琪继续说道:“蒋校长那边就我去。”

    “蒋校长?”紫桐歪头道:“蒋校长会知道什么呢?他不是也一直在找他的女儿蒋月琳么?”

    “他不可能不知道蒋月琳的行踪。”皓琪面无表情地说:“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消息,骆斌和吕璐死后似乎并没有杀死蒋月琳,否则q市的卷宗上肯定会记录下蒋月琳的死亡档案。从五年前吕璐死后,蒋月琳就杳无音信,照此不难推断,蒋月琳深知吕璐的死是由自己间接造成,事情已经扩大,为了逃避法律,她极有可能藏了起来。并且在她潜藏起来的这段时间里,骆斌和吕璐都没有找到她。”

    “可是她会逃到哪里呢?”

    “这件事恐怕只有蒋月琳唯一的亲人,蒋校长知道。”说到这,皓琪眯起眼睛,一脸冷峻。

    “估计当年警方也是这么推理的。”秦风道:“他们肯定也会先从蒋校长下手寻找蒋月琳,可是连警方都撬不开蒋校长的嘴巴,你能有办法么?”

    “呵呵。”皓琪冷笑两声,道:“警方拿他没办法,我可以。”

    虽然皓琪一直都冷冰冰的,不苟言笑,可是紫桐和秦风都很少看到皓琪冷笑。皓琪冷笑起来会让人没来由地觉得一阵阴寒,他那似笑非笑的神情让人根本揣摩不了他的内心。

    紫桐突然觉得一阵忐忑。

    林皓琪,这个谜一样的男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紫桐。”皓琪轻声呼喊拉回了紫桐的思绪。

    “嗯?嗯。”

    “你先帮帮我查一点资料。”皓琪说道:“我需要蒋校长的现住址。”

    “嗯,这个不难,我马上就可以搞定。”紫桐从包包里取出手机,道:“我给小沫去个电话。”随后,便站起身子,走向角落。

    “秦风,这次你和我一组。”皓琪的眼睛目送着紫桐离开,对秦风说道:“小麻雀自己一组。”

    “什么!!”秦风诧异道:“我们两个大老爷们一组,把人家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撇了出去,这太不合理了?”秦风转头望了望紫桐的方向,又说道:“而且她自己一个人,遇到危险怎么办?”

    “紫桐的任务是查找信息,不会有危险。”皓琪道:“但是这信息很重要,倘若可以通过紫桐的调查证实我的猜想,那么我就能确定那两只鬼的行踪了。”

    皓琪这么一说,秦风才放下心来。

    “你让小麻雀查什么?”

    “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皓琪说道:“秦风,给你个美差。”

    “你还能给我美差?”秦风嗤之以鼻,道:“你不坑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谁让你钱多。”

    “大哥!你可是‘林氏集团’现任总裁,你竟然跟我哭穷呢!”秦风朝皓琪翻了翻白眼,道。

    “好了,不和你贫了。”皓琪恢复严肃,道:“我也要做点准备。秦风,你等会先带紫桐去吃饭,不用等我。如果紫桐查到蒋校长的地址,我们今晚十二点就准时行动。”

    “那你不介意我顺便带小麻雀去散散步,逛个街,牵个手什么的?”

    皓琪立马扔给他一对白眼球。

    “那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皓琪一边转身走向二楼,一边道:“但是今晚十二点前你务必要完成任务。还有,紫桐查到蒋校长的地址之后短信发给我。”

    “哎,冰块脸!哎,你就这么走了!”秦风在后面呼唤着,无奈皓琪已经上了楼,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兄弟。”

    秦风嘟囔着坐了下来,刚好,紫桐已经打完电话,回到了座位上。

    “皓琪呢?”

    “他怕给咱俩当电灯泡,自己识趣地离开了。”秦风咧着嘴笑道:“对了,查到了蒋校长的地址了吗?”

    紫桐也随秦风笑了笑,然后点点头,从包包里掏出一个小笔记本,翻开后递给秦风。

    “这就是。”紫桐指着笔记本上的一行字迹道:“查这些并不麻烦。”

    秦风点点头,将那张纸撕下,放进外套口袋,然后笑道:“小麻雀,好久不见了,你都不知道我多想你。走走,我请你吃饭。”

    “我请你。”紫桐托着腮,笑着说:“就当给你接风啦,这次你不许和我争。”

    ....................

    吃完饭,秦风将紫桐送回了家,便毫不懈怠地去完他的任务。

    时间比较仓促,好在秦风甩上了不少钱,这才终于在十一点半完工。

    “弄好了?”皓琪正站在酒内口,望着进来的秦风,问道。

    “有我出马,当然没问题。老板看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所以......”

    “好了。我们出发。”皓琪索性不去理会秦风的自恋,径自出了酒,坐在秦风路虎的副驾驶上。

    秦风朝皓琪翻了几个白眼,讪讪地回到驾驶室,一边开车一边道:“你不准备详细说说今晚的计划?”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皓琪将头靠在车座上,微眯着眼睛说道。

    “故作神秘。”秦风道:“说你神棍一点都不委屈你。”

    “紫桐回家了?”皓琪对秦风的讽刺向来能够自动屏蔽。

    “嗯。”

    “让她好好休息,明天还有的忙。”皓琪说完后,便歪过头看向窗外的黑夜。

    “每次都选这个时间点行动,真怀疑你是不是属猫头鹰的。”秦风自言自语嘟囔着,小心地绕过几条窄小的街道,行驶在漆黑如墨的夜色之中。

    车窗阻隔开了窗外的清冷。窗外无数落叶在秋风中打着旋,肆意地飞舞。

    秦风按照紫桐查到的地址一路驶来,却发现越走越远,越走越偏。

    “小麻雀查到的信息不会有问题?蒋校长家财万贯,怎么会住到这么偏远的地方?”秦风一边皱眉看着前面凹凸不平的土路,一边问道。

    “就是这样才更证明他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皓琪冷冷地道。

    “我一直不理解,我们找到蒋月琳有什么用?她和血咒一案又没有关系。”

    “要知道,吕璐的死是由她间接造成,后来骆斌的离奇死亡必然也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这两只厉鬼怨念不散的真正原因就是没有找到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蒋月琳。”

    “可是它们实施‘血咒’似乎和蒋月琳无关啊。”

    “怎么会无关?吕璐想借‘血咒’还魂,而蒋月琳正是导致她死亡的罪魁祸首,并且,她至今还在逍遥法外。”

    “那我们找到蒋月琳又能怎样?难道杀了她以泄那两只鬼的怨恨?”

    “我们这一趟不光为了找蒋月琳。”皓琪转脸看着秦风,道:“毕竟我们不清楚吕璐死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这一行,希望能多挖掘出一些消息来。蒋月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骆斌现今究竟栖身在什么地方,你可不要略了骆斌和蒋校长之间的联系。q市这么大,骆斌的灵力又足够强大,我根本感受不到它的丝毫气息。趁着它们现在灵力没有恢复我们必须将它们收了,否则它们一旦恢复灵力,想要再次降服它们可就不是易事了。”

    “你这神棍心思还真是够细。”秦风笑了笑,转了个弯,将车子停在一个窄小的胡同口。

    “到了。”秦风道:“七拐八拐,东绕西绕的,要不是事先详细打听过,我还真没办法找到这里。”

    “下车。拿好东西。”皓琪说着,拉开了车门。

    “为什么我们不直接用你那个什么‘空间转移术’到达某地呢?”秦风抱着一个黑色的超大号塑料袋子,边走边说:“那样可以省事,省油,也省心。”

    胡同深处一片黑暗,连个路灯都没有,秦风压根看不清皓琪的面容,但是他感觉得到皓琪停下了步子。

    “我必须确认目的地的具体方位才能使用‘空间转移术’到达。”

    黑暗里,皓琪放低声音说道:“就像上次去冤鬼路,要不是因为我不清楚冤鬼路的具体方位,早就找到紫桐了。”皓琪只是简单地解释,却并没有把自己耗损极大的灵力一次次试验着寻找具体方位,最后还因此让那厉鬼钻了空子,使得自己受了重伤的事告诉秦风。

    “哦!是不是还需要准确的经纬度呢?”秦风再次脑补,道:“原来法术和各门学科都息息相关啊。”

    “别说了,到了,把东西拿出来。”皓琪停下脚步,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符咒和一个小瓷瓶。

    “又有好戏看了!”秦风压抑着心里的激动,道:“你确定能让那老头开口吗?”

    “我不做不确定的事。”皓琪道:“绕到屋后,见机行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