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云开雾散(三)

    “可恶!这恶毒的女人!”秦风愤慨不已。

    “唉。”紫桐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可怜吕璐温柔善良,哪里懂得反抗。更何况骆斌的自由受到限制,又不能常去骆母那边,在那段时间里,蒋月琳从不间歇,几乎每天都去找吕璐的麻烦。蒋月琳越发肆无忌惮,除了折磨吕璐,她甚至对骆斌都大打出手。据他们邻居透漏,骆斌曾有一段时间休假在家,足不出户。偶然有人和他瞥然一见,发现他的胳膊都缠着绷带。”

    “这女人是疯牛附体么?能把一个大男人打成重伤?”秦风捶了桌子一拳,恨恨地道。

    “不是他打不过蒋月琳,而是他顾虑太多,不能和蒋月琳闹得太僵。更何况——作为一个男人,纵然妻子万般不是,但凡他稍有风度,就不会动手打女人啊,这是一个男人的起码原则不是么。”紫桐解释道。

    “可是这蒋月琳实在可恶!该死的应当是她!”秦风对这个女人厌恶万分,毫无半丝好感。

    “这还不算最严重呢。”紫桐接着说道:“蒋月琳手中握着骆斌的把柄,她很清楚骆斌除了忍气吞声没有别的选择。毕竟,自己已经和他结婚,吕璐的出现,无疑成为骆斌在她手中的另一个杀手锏。更何况,她心里很清楚,吕璐和骆母两人都是骆斌的软肋,就算为了这两个女人,骆斌也会一直忍下去。”

    “正因如此,蒋月琳越来越骄纵跋扈。她索性断绝了骆斌同母亲的所有联系,将他‘软禁’在家,并替骆斌请了长假,连学生们的雕塑课都不去上了。”

    “蒋月琳这个样子,蒋校长不知道么?他就能容忍女儿将家里搞得乌烟瘴气不说,还把学校秩序全然打乱?”

    “你们有所不知。当年蒋校长的妻子生蒋月琳的时候难产,撒手而去。在离世之前,她千叮万嘱,让丈夫好好抚养女儿。蒋校长爱妻情深,多年来都没有再娶,和独生女蒋月琳相依为命,所以蒋月琳就是他的一切。因此,从小到大,蒋月琳都是娇生惯养,因缺少父母妥帖的教育,她越发任性妄为,刁蛮无理。你想,蒋校长怎么会维护骆斌那个穷小子呢?”

    “原来罪魁祸首,始作俑者在这。这父亲当得,实在是......”秦风已经深感无语。

    而皓琪一直都只是专注地听着紫桐的叙述,并不发表任何言论。

    “是啊。”紫桐赞同道:“这父女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人。为了限制骆斌的行动,蒋月琳特意花高价雇了两个身手不凡的家伙,专门监禁骆斌。而她则每日都去骆母住处,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吕璐。”

    “等等,就算骆斌足不出户,也不至于完全和母亲还有吕璐失去联系啊,不是还可以通话么?难道吕璐不会将自己的状况通过电话告知骆斌?”秦风插嘴问道。

    “蒋月琳不可能让她们知道骆斌的电话号码。”一直没有说话的皓琪补充道:“更何况蒋月琳还安排了专门的人在骆斌身边,他们不可能允许骆斌私底下对外通话的。”

    “叮咚。皓琪说的全中。”紫桐道:“蒋月琳有的是钱,有的是关系,有的是能耐。不然骆斌三人也不会全都受制于她了。”

    “这女人下地狱都便宜了。”秦风道:“应该先把她浸猪笼!”

    “浸狗笼都没用。”紫桐道:“要是她早点得到报应,吕璐和骆斌或许都不会死了,血咒也就不会产生,现今就不会有人遇害了。追本溯源,还是这个恶毒的女人惹下来的灾祸。”

    “她对吕璐的非人折磨将吕璐折磨得生不如死。”紫桐深深呼了口气,觉得胸口都有些疼了。

    “普通的打骂根本就是家常便饭。为了疏泄她心底那变态的妒意和憎恨,她想出一个又一个惨绝人寰的方法对付吕璐。她甚至变态到借用古代后宫的私刑,将吕璐整的奄奄一息,甚至都站不起来。而骆斌母亲看在眼里,心疼得要死,她甚至都给儿媳妇下跪,哀求她放过吕璐,谁料蒋月琳见婆婆也对吕璐疼惜有加,非但没有停止对吕璐的折磨,反而继续变本加厉。骆母一次次护着吕璐,蒋月琳一气之下甚至连婆婆都不放过,一并拳打脚踢......直至她打累了为止才会离去,并留下几个人守在门口,监视骆母和吕璐的动向。”

    说到这里,紫桐的眼睛已经通红,就连声音都有些哽咽。

    她原本无比痛恨“血咒”一案中惨绝人寰的两只厉鬼,当得知它们生前遭遇的时候,她这才明白,它们的残忍和凶恶其实都源于生前所遭遇的种种磨难——万事都有因果,经受这样的遭遇,它们怎么可能没有怨念?

    “吕璐和骆母遍体鳞伤,互相抱着靠在墙角,对生存已经绝望......”

    “那后来呢?吕璐是活生生被蒋月琳折磨死的?骆母去了哪里?还有骆斌,他又是怎么死的?”秦风只觉得心里一阵憋屈,忍不住问道。

    “不。吕璐不是蒋月琳害死的。”紫桐再次娓娓道来。

    “骆斌已经被软禁在家里,早已经不成人样,心灰意冷的他只是徒留一口呼吸而已。直到有一天,他趁看管自己的两个人不备,跳窗逃出了家里,甚至因此导致了严重骨折。顾不得手臂的疼痛,他发疯般地奔赴母亲住宅。而他所看到的一幕情景,让他这一辈子都烙印在心。”

    “他看到了什么?”

    “他冲开门外两名看管的阻拦,直奔屋内——结果他发现,母亲遍体鳞伤,气息奄奄,正靠在墙角搂着吕璐冰凉的尸体......”

    “吕璐死了?”

    “嗯。吕璐的尸体惨不忍睹,她满脸都是血迹,全身衣服早已褴褛,身上到处都是被鞭条抽打过的痕迹,浑身上下几乎找不到一处完整的皮肤。她......她的头发被一截一截硬生生揪了下去,露出白惨惨的头皮,整张脸浮肿不堪,原本清秀的面容肿得像鼓起来的气球......在她的手中还握着一把水果刀,她就是用那把刀结束了自己最后的生命。”

    紫桐哽咽着道:“她实在受不了蒋月琳的折磨了,便了结了自己的生命。临死前她留给骆母最后一句话,她说她不恨骆斌,让骆斌好好活着。”

    “碰!”得一声,秦风狠狠地砸在桌子上,引来不少客人的侧目。

    “嘘。”紫桐将食指比在唇前,道:“小点声,这是在酒吧呢。”

    秦风四处环顾了一圈,这才皱着眉,压低声音道:“蒋月琳完全没有人性!比起那两只鬼,她更可怕!”

    “她的行为让所有人发指。”紫桐说道:“可是后来她不知所踪,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什么?那骆斌呢?你还没说完啊,骆斌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紫桐摇摇头,道:“穆阳千辛万苦,找到了了以前骆斌和蒋月琳的旧居,并走访过他们以前的邻居,这才东拼西凑串联起一个这样的故事。只知道骆斌看到吕璐的尸体之后发了狂,一连杀死了两个被蒋月琳安置在骆母住所外的眼线,然后和骆母不知所踪,杳无音信,就连吕璐的尸体也一并不见了。”

    “发生这么大的命案,难道当年就没人管?”

    “当然不会没人管。可是当事人全都不知所踪,这案子没办法继续查下去了。警方盘问过蒋月琳的父亲,就连他也不知道女儿去了哪里,更不用说骆斌母子的下落了。”

    “照此看来,骆斌和母亲离开之后没过多久就死了,而且应该他杀,否则不会有这么强的恨意和怨念。”秦风猜测道:“可是......他的母亲去了哪里?难道也过世了,但是没有怨念,所以安心投胎了?”

    “不可能。”皓琪说道:“骆斌的死应该不是他杀,而是自杀。”

    “自杀?你认为他后来为璐璐殉情了?”秦风问。

    “应该没这么简单。”皓琪紧锁眉头,沉思了一会,道:“我想我们应该从骆斌母亲这条线索下手。”

    “可是她当年随着骆斌一并失踪了啊!后来骆斌死了,至于他母亲,在骆斌找到她时就已经奄奄一息,伤痕累累,更何况她还有重病在身,我想......她应该也......”紫桐猜测道。

    “不会。”皓琪摆摆手,“直觉告诉我,骆斌的强大灵力和她母亲有着必然的联系。不然无法解释一个死去不到五年的魂魄会有着百年老鬼才有的强大灵力。就算他死的时候怨念深重,也不可能灵力强大到这种程度。”

    “你是说,有某种特殊的东西在推波助澜?”秦风一拍手掌,问道。

    皓琪点点头。

    “没错。而且这种物质的直接干预者应该就是他的母亲。”

    “为什么一定是他的母亲?”紫桐问道。

    “很简单。一来,在q市,除了骆母,骆斌已经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二来......这和我的推测密不可分。”

    “什么推测?”

    “养尸之地。”皓琪冷冷地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