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云开雾散(一)

    “秦风!?”紫桐和皓琪异口同声。

    “嘿嘿,是不是特别惊喜?”秦风脱下风衣外套,将厚重的行李箱拉到墙边,然后一边坐下,一边道:“瞧,由于太想念你们了,我下了飞机就直奔这里,还没回家报道。我就知道你俩这个时间点一定在这里呆着。怎么样,够惊喜吧?”

    “惊是有点,喜就算了。我对你这个话篓子没什么好感。”皓琪一如既往给秦风当头浇上一盆冷水。

    “嘿嘿,别人不了解你,我还能不懂你?我从你的语气中感受到了‘开心’这两个字。”秦风坏笑着靠近皓琪,道:“你就别装酷了。”

    “离我远点,恶心。”皓琪白了秦风一眼,随即站起身子向吧台走去。不用说,他必然是亲自给秦风调酒去了。可是这冰块脸明明内心火热地要命,却总爱冷着一张脸戳秦风。

    “你黑了呢。”紫桐锤了秦风两拳,道:“嗯,不错,身体还算结实,这几天应该有照顾好自己。”

    “麻雀,你可不知道,人家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和你这是十日不见,如隔三十秋啊!!这么长的时间,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就你嘴贫。”紫桐问道:“怎么没有提前说你今天回来呢,我和皓琪好去接你。”

    “大男人一个,何必磨磨唧唧,接来接去做什么。我又不是大姑娘,还怕走夜路遇到色狼。再说了,我这不是想给你和那个冰块脸一个惊喜吗?”

    紫桐笑了笑,道:“你来得正是时候,我来找皓琪,是因为案子有进展了。”

    “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秦风一听这件事,顿时两眼放光,他急切地催促道:“快说说,什么进展?”

    “真是特殊癖好,变态。”皓琪说着,端着一杯鸡尾酒走了过来,并递给秦风,道:“画还不够你画么?你这是闲得?整天就爱搀和这种灵异事件。”

    “画画和查案并不矛盾啊。”秦风再一次催促道:“快,小麻雀,赶紧讲讲。”

    紫桐看了看皓琪,然后开始进入主题。

    “我上次不是把那具女尸的照片给了穆阳,请他帮忙调查那具尸体的具体身份么?穆阳从不同渠道下手,查了好久,今天才给我回信。”

    “恩,继续。”

    “穆阳一直都查不到那具女尸的身份,其原因在于,那具女尸并不是本市的人。也就是说,她没有本市户籍,所以根本查不到她的档案。”

    “这一点我们都知道,她和骆斌生前的故居不是那个乡下的小村子么......话说,叫什么名字来着?”秦风歪头沉思。

    “绮罗村。”紫桐继续说道:“但是我总不能把这些信息都告诉穆阳啊,越描越黑,我说的越多,我们和这件事的干系也越大,毕竟他们都已经死了,虽然是悬案,但是要是真的查起来,我们这不是正好暴露了我们和这两起命案有关么。我才不会做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

    “嘿嘿,就因为你是个小滑头,所以穆阳那边的调查才那么费劲。”

    “那也只能辛苦学长了,大不了事后我请他喝咖啡就是了,这些都不是问题。”

    “说重点吧。”皓琪提醒。

    “哦。”紫桐再次望了皓琪一眼,然后移开眼神,继续道:“穆阳一路调查下去,同时也多少动用了一下其他城市公安局的关系,终于查到了女尸的真正籍贯,而且因此也牵连出了本案最重要的角色——骆斌。”紫桐顿了顿,神秘兮兮地道:“而斌的户籍正好在q市。”

    “看来骆斌后来确实离开了绮罗村,到了q市,并在此定居。但是,他并没有兑现给吕璐的承诺,所以吕璐还没获得q市户籍。”

    “可是你们知道为什么骆斌没有兑现承诺么?”紫桐瞥了一眼对面坐着的两个男人,补充道:“为什么他可以在q市扎根,却无法为吕璐迁过户籍来?”

    “因为他的户籍是随着他架势庞大的妻子而迁了过来。”一直沉默着的皓琪突然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之前没听你提起过啊!”紫桐惊讶地反问道。

    “因为在吕璐的生前记忆里面,我看到的刚好是她入住q市后的这一部分,不过因为记忆太不完整,所以只能做出大致的推理。之前没有想到,经你一提户籍的问题,我才有所察觉。”

    紫桐点了点头。

    “不错,是这样的。骆斌带着母亲先来到了q市,临行前许诺给吕璐,时机成熟后,会将她接到城里。可是尽管他有着高等学历,但是在这个以金钱物质作为衡量一个人的基准的社会,就算他是一匹千里马,没有伯乐,也照样要淹没在这个城市里。”紫桐的语气明显带着对社会现状的不满。

    “高等学历算什么?这样的人比比皆是。可是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没有过硬的关系,一切都不过是空话。这就是现实。”秦风很不屑地讽刺道。

    “嗯。所以说,刚进城的骆斌几乎是步履维艰,处处碰壁。他带着母亲租了一套相当简陋的公寓,起初的阶段,他连房租都付不起。没人知道他吃了多少苦,受过多少讽刺。”

    “可这并不是他抛弃吕璐,另寻新欢的借口。”秦风愤愤道:“我原以为他活着的时候是个堂堂正正的人,实在没想到他会抛弃吕璐,并和别人结婚,但是却和吕璐继续纠缠不清。”

    “事情比我们想的要复杂一些。”紫桐道。

    “还能复杂到哪去?我想,吕璐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一真相,受不了打击才自杀的吧?然后骆斌心生愧疚,无法苟且偷生,于是随着璐璐也去了。因为就算是死都弥补不了他对人家的亏欠,所以才费尽心机操作血咒,希望能够让璐璐活过来。”秦风再次发挥了他强大的脑补功能。

    “事实不是这样。”紫桐说道。

    “我想骆斌对璐璐确实是真心的。只不过......唉,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他无从抉择......毕竟他的母亲操劳半生,为了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具体到底怎么回事?你还是一口气说完吧。他的妻子又是从何而来?”秦风性子急,索性不去推理,直接催促紫桐说完整个故事了。

    “来到q市半年,骆斌依旧没有找到一份可以养家糊口,并能支付得起母亲昂贵的医药费的工作。那一阵子他相当窘迫,落寞,但是一度没有告诉母亲真相。他总以为自己是个大男人,必然能够挑起养家的重任,不该再让母亲担心这些。但是这个世界上哪有孩子的心事可以瞒过母亲?孩子原本就是母亲身上的血肉,母子连心,骆斌母亲又怎么会察觉不到他的状况?于是,为了不拖累骆斌,他的母亲自杀过三次。”

    说到这,紫桐叹了口气,眼角都有些泛红了。

    秦风聚精会神地听着,同样感慨万千。而皓琪,脑中则一直回荡着紫桐刚才的那句话:孩子原本就是母亲的血肉......

    可就是因为自己,母亲才会去世!这是他心头的一块大石,久久地压得皓琪喘不过气......

    ....................

    “死怪物!大家都别理他!他是个怪物!”

    “没错!他一出生就害死了他妈妈,他爸爸从不敢接近他,所以从来都不爱他......”

    “就是就是!就连他的家长会都是他爷爷去开!可是后来他爷爷也突然失踪了!说不定就是让他给害死了!”

    “怪物,扫把星,野孩子......”

    ...................

    “皓琪,你没事吧?”紫桐的声音远远传来,将皓琪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没,没事。”皓琪语气平和地道:“我在听,你继续讲。”

    他坐在角落的座位上,灯火阑珊,并不能清晰地映照着他的整张脸。他侧脸的阴影重叠在黑暗里,没人知道,他的眼角已经泛红。

    唯有紫桐,再次捕捉到了他的异常。

    因为她并不是用眼睛看他,而是用心。

    “我们比骆斌幸福多了呢,你看,我们三个还有彼此呀。”紫桐笨拙地安慰着皓琪,然后便继续讲了下去。她知道皓琪必然是被某些情人所触动,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转移话题。

    “骆斌的母亲自杀三次都没有成功,都在关键时刻被骆斌救了下来。”

    “这样......只怕对他的打击更大吧?”秦风完全投入到了剧情里面,顺便插嘴道。

    “是的。原本想为儿子分忧,谁料却更深地刺中了他的痛处,伤害了他的自尊。不能照顾自己心爱的女子,负担不起母亲昂贵的医药费,甚至还让母亲绝望到自杀......这一切,无疑都深深地中伤了一个男人的尊严。”

    “我明白了。”秦风叹息道:“这种情况下,他一定生不如死。”

    紫桐点点头。

    “所以,我们也能够理解他为什么娶了别人了。他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在一次大型招聘会上,骆斌偶然结识了一个知名艺术学院的教授。那位姓蒋的教授不光只是担任讲师,同时也是这所大学学院的校长。由于雕塑专业一直以来都比较冷门,所以自打上一任雕塑老师调职以后,这个职位便一直空缺。而骆斌的出现,无疑让蒋校长看到了学院雕塑专业的希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