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天命难违

    两只厉鬼元气大伤,七星剑和紫幽之箭的力量之大,几乎让它们一并魂飞魄散,因此,q市迎来了短暂的宁静。

    尽管警方极力封锁消息,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无血女尸案”还是在整个q市越传越广,最后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全市都人心惶惶,尤其是那些符合死者条件的女性,更是“安分”了不少,除了公司就是家里,很少在娱乐场所抛头露面——而且,据说夫妻感情不合的家庭也在这段时间内缓和了许多——毕竟,没人愿意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成为第五个“无血女尸”,所以,她们只得摒弃前嫌,踏踏实实地跟丈夫过日子。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那两只厉鬼的行径也不是十恶不赦的——起码,有不少家庭因为这个案子的压力而恢复了以往的和睦。

    紫桐近些日子很少去“星期八”酒吧。她始终释怀不了皓琪对自己的委婉拒绝,解不开心里的疙瘩。

    同没认识皓琪前一样,她依旧过着简单的日子,按时上下班,拼命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偶尔带着皮皮出去散散步......可是她骗不了自己。就算一切步骤都能回到从前,她的心也回不到从前了。

    因为她无法抹去那个人留在自己心里的痕迹。

    所以,她自欺欺人的以为逃避就可以解决一切,就可以缓冲心里的酸涩,然而事实告诉她,感情的冲击可以摧毁所有的心理防线......

    秦风应艺术学院的邀请,带领几个学生去了乡下采风,为即将迎来的油画展做准备工作,时间为十天。

    他千思万想,总是放心不下紫桐,原本打算推掉系主任的邀请,却被紫桐阻止了。无奈之下,他对紫桐千叮咛万嘱咐,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q市。

    而皓琪近期也很少呆在酒吧。他向来行踪飘忽不定,没人知道他究竟在忙些什么。事实上,尽管“血咒”一案暂时休止,但是这看似风平浪静的日子里却时刻存在着危机。皓琪也猜不准它们究竟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为了以防它们再次为祸人界,他唯一可做的便是在它们行动之前挖出它们的老巢,彻底收了这两只厉鬼。

    为此,皓琪每一天都在四处奔波。

    那只男鬼的死亡时间并不长,算不上一只老鬼,但是它的力量和它的修为却根本不成比例!它的强大超乎了皓琪的想象,相比之下,“鬼画”事件中的双生鬼姐妹加起来都不足以和它比拟!

    它的灵力在短时间内提升必然是有什么原因促成的!所以皓琪东奔西走,四处查访,为的就是寻找这条线索!

    紫桐已经托穆阳调查骆斌和璐璐的档案了,暂时还没什么消息。不过,多方面着手案件,总好过在一个环节上止步不前。

    另一方面,皓琪煞费心机施法布阵,正在加大力度搜索那个潜伏在暗中窥视着自己的“道友”。不过此人是敌是友,还有待考证。起码照目前形势看来,是敌非友的可能性比较大。皓琪大胆地猜测——难道......他和那个拥有另外半块玉阙的人有关?或者——他就是那另外半块玉阙的主人?

    想到此处,皓琪心头登时一紧。

    天命难违,生死难测——二十八岁那年便是皓琪人生中的一道坎。难道......这暗藏在暗处的幕后之人正是自己“二八之难”的对手?

    皓琪眉头深锁,锁不住一心愁绪。直觉告诉他此人并非另外半块玉阙的主人,并且他很强烈地感觉到,拥有另外半块玉阙的那个人将是和自己息息相关的人......

    明年八月十五,便将迎来“二八之难”,现今已经快要立冬了,时间紧迫,而且皓琪心里多了一些牵挂——以前对于爷爷提及的“二八之难”他尚且可以付之一笑,可如今竟然多了一些忐忑......

    是的,他心里放不下的那些感情,太沉重了。

    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感受到除爷爷之外的另一种温情,让他一时间留恋于其中,无法自拔。

    在皓琪的记忆里,只有爷爷在的时段,他曾有过短暂的快乐。爷爷离开的同时也迎来了他孤苦的局面。他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活在没有爱,没有恨的世界里,不曾被关怀,不曾被理解,不曾被温暖......然而紫桐和秦风,却像一把热火,熊熊燃烧,逐渐融化了将他冰封地密密实实的坚冰。两股反向而行的力量,势如水火,一边冻得他刺骨,一边暖的他火热——两股力量交织在一起,折磨得他无比痛楚!

    他想爱,可是却没有爱的资格,这是他生命里最悲哀的事情!

    他曾一度热衷于修习道术,天生异能的他似乎原本就是为了降妖伏魔,为了人间正道而生;曾几何时,他又无比痛恨过自己的先天良能,因为......正是这所谓的“天命”致使他失去了所有温暖。

    往事历历在目,母亲的亡故,那个人的冷漠,爷爷的离去......这一切的一切,究根结底,都是自己这“天生异能”所造就的后果......

    他冷漠傲然,事实上是怕给别人带来灾难——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秦风和紫桐,这两个原本毫无交集的人还是悄无声息走进了他的心底,他的世界,而他根本都无法阻止!

    当这世间唯一的一道曙光冲破雾霾而投射在他的身上时,他却不得不退避三舍,让自己远离这份温度——他必须亲手扼杀自己的感情,亲手扼杀他们的感情,亲手葬送了他这来之不易的温暖!

    皓琪苦笑。他突然想到,紫桐接二连三地遭遇厉鬼缠身,莫不是因为自己?

    在认识自己之前,她原本只过着与世无争的简单生活,而今,却像卷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出命运的枷锁......难道这就是爷爷所谓的“天数”?

    他不能容忍她被自己连累。想到她在“鬼画”中惨遭“嗜梦术”的折磨,多次被冤魂纠缠,几经生死;在“血咒”事件中,她一而再再而三身陷险境,“冤鬼路”一趟,她差一点回不了人界,命丧于那里!

    只怕究其一切的根源,最终还是要归咎到自己身上。

    并非她的出现扰乱了自己静如止水的生活——反之,是自己的出现扰乱了她原本安然的世界!

    一阵苦涩的味道在皓琪的心脏深处不断翻涌。

    她是第一个问他疼不疼的人。

    她为救江韵,险些丧命,却在半昏迷状态下有气无力地提醒他“小心”。

    她是第一个关心他是不是温暖,会不会着凉的人。

    她是第一个那么需要他保护,那么需要他守候的人。每往她在心底强烈地呼唤他时,他才可以脱离行尸走肉的状态,为她焦急,为她心痛,并为了她,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

    他一度以为,自己是被亲人抛弃,被上天遗弃,被命运诅咒的“孤儿”。直到遇到她......

    她是第一个说,“我会等你回家”的人。

    她是第一个为他心疼到掉眼泪的人。

    她是第一个抱着七星剑,坚定地对他说,“我要保护你”的人。

    她是第一个对他承诺,“在法律和你面前,我宁愿选择你”的人。

    她是第一个莽莽撞撞,阴差阳错地闯进他心里的人!

    紫桐,永远都是皓琪那被冻得结结实实的心脏中最柔软的一处角落......

    可是,纵然他可以一次次救她于水火,一次次保护她不会冤魂厉鬼伤害——可一旦她的灾难真是由自己而起,这将何时是个终点?

    她不比秦风,阳火旺,胆气正。原本就八字纯阴的她倘若一度被这些东西纠缠下去,整个人会越发虚弱,轻则常年疾病不断,重则会有生命危险!

    他想过远离她,于是,在“鬼画”事件结束后,趁着她在医院修养,他悄然无息地离去。

    原本以为此生不会和她再有瓜葛,谁料命运捉弄,再一次将她捆绑在自己的世界。她和自己以及秦风之间,仿佛被一根无形的锁链牢牢牵住,难解难分。

    就算没有“二八之难”,他也不可以和她在一起。

    他不想她受到牵连,牵扯上无休无止的灾难......

    爷爷,我到底该怎么办?

    向来果断决绝的皓琪,第一次面临着无法抉择的局面。进退两难,对她而言都是一种伤害,他该拿什么去对抗这所谓的“天命”?

    ....................

    皓琪接起电话,另一端传来了那个他想念,牵挂,却不敢想,不敢盼的声音。

    “皓琪。”

    紫桐的声音通过电话传来,恍若隔世。

    他已经很多天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听到她的声音了。

    “嗯。”他依旧克制着对她的思念,简单地答道。

    “......我托穆阳查的信息有进展了......”沉默半晌,她直入主题。

    “哦?”他依旧单字往外蹦。

    “......电话里说不清......我还是......我还是当面和你说吧。”紫桐犹豫着说道:“今晚下班我过去一趟,你别出门,等我。”

    不等他回应,电话已经传来了“嘟嘟”声。

    他知道,他给了她太多伤害,而这一切,她根本放不下。不过这么多天来,他四处奔波却没查到丝毫线索,而今紫桐带来的消息,无疑是个巨大的收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