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落入法网

    想到此处,一种被人利用的反感充斥着我的心头,我此时再看周童时,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此时我手里拿着的木棍,也不禁颤抖了起来,而周童则是不时的往我的脸上望去,他这个人很会揣摩人的心思,此时他看着我,相信他已经能看透了我心里在想什么。

    现在天色已经越来越黑了,周童站在那里一语皆,而师父的肩膀上也受了伤,此时他也紧盯着周童,看得出来师父很担心周童会突然跑掉。不过现在我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周童这时想逃跑的话,我是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的,这不仅仅是这个家伙骗了我,而是因为他杀了自己的师父,他的师父当然也就是我的师爷了,这一点是不可饶恕的,师父他老人家也肯定不会放周童走的。

    想到此处我没有再沉默,抡起手中的木棍就冲向了周童,我二话没说,手中的木棍就砸向了周童的脑袋,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周童简直就是师门里的败类,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存活在世上,我现在也顾不得杀人偿命了,这段时间以来我方寸大乱,生死也自然看得淡了。

    但是周童怎么肯束手待毙,这家伙的身手很是强悍,此时他见我一棍砸来想要他的命,他的眼睛里顿时露出了寒光,那精光四射的双眼,跟他那斯文的外表简直就格格不入,任谁也法想象,有着这样一副斯文外表的人,眼神居然这么凶狠。

    我砸向他的木棍已经到了他的头上,这时周童突然把手掌伸出,一下就接住了木棍,我这奋力一砸之下,力道何等之大,可是周童却是轻描淡写的就把木棍给接住了,真让我难以想象。当他把我砸向他的木棍接住以后,顺势就往他的怀里一带,此时他的力气极大,我只感觉到一阵极强的力道,把这根木棍夺了过去,但是我此时却仍然紧紧的抓着木棍,这股强大的力道竟然把我整个人都给拉了过去。

    这可真让我措手不及了,眼看着我整个人都向周童那里扑去,我心说不好,赶紧扎稳了马步,用双手紧握着木棍,跟周童僵持了起来。

    但是周童别看外表那么斯文,他的手劲却是极大的,跟我只僵持了几秒钟,我手中的木棍就被他给夺了过去,我见再不松手的话,肯定就会被他拖着到了他的近前了,这家伙那么阴险,说不定还会使出什么毒辣的手段来,想到此处我只好松开了手,木棍也就此被周童夺去。

    周童看了看手中夺过的木棍,鼻孔里冷哼了一声,顺手就把木棍扔到了一边,冷笑着对我说道:“四狗,你莫不是不相信我手掌中显示的画面么?”

    “我信你还不如信鬼……”[

    我这时早气得不行,哪有闲心跟这家伙废话,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让我心里很不爽,自己的画壁为门奇术,居然帮着这个家伙越狱出来了,我现在真恨不得把周童一下弄死。

    再加上他连自己的师父都杀,这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禽兽啊,我怎么可以容他活在世上。除掉了周童,也算是给师爷报仇了,想到此处我直扑向周童,心想这家伙就算是道法高强些,贴身肉搏的能耐应该也是一般吧?我再怎么说也比他年轻力壮,而且这一年多来,我没少了经历危险,再凶险的情况我都遇到过,跟眼前这个家伙动手,还不至于落败。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周童这个家伙简直太过嚣张了,他见我冲过来,脸上的表情居然还是那么的淡定,直到我冲到了他的近前,他这才伸出了双掌,对着我的前胸就拍了过来。

    我早就有所准备,见他此时双掌拍出,这时我想到了刚才从他手掌中挥出的那团黑烟,那可是能使人产生幻觉的粉末,我生怕周童再次使出这样的手段来,本能的把口鼻子给捂住了。

    但是周童这次却是没有使出那黑色的迷幻粉末,双掌直接就拍到了我的胸前。我见状放心不少,也没有躲闪,任凭周童的双掌拍在了我的胸前。

    “呯呯”的两声,周童的双掌这时已经拍到了我的胸口之上,还别说,这家伙的手劲还真不小,这一下我虽然没有受什么严重的内伤,但是却也被他拍得胸口生疼,身体也很自然的向后退了两步。

    在这一霎那,我也抡起拳头对着周童的脸上就打,周童这时双掌还在我的胸口之上,他也没有想到我居然连躲都没有躲,再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周童只好把头往旁边闪开,拼命的想躲开我这一拳。

    但是他已经来不及了,虽然他极力的躲闪,但是我这一拳来势太快,直接就打在了他的下巴之上。

    只听一声沉闷的响声,周童的下巴之上已经被我一拳击中了,周童发出了一声闷哼,赶紧用手捂着下巴,从他的嘴角流出了血来,看来我这一拳把他打得不轻。

    这一拳可惹怒了周童,他那双本来就充满着凶光的眼睛里,凶光更盛了,只见他一声暴喝,双掌收回就又向我的脸上拍来。

    我这时咬了咬牙,此时不下狠手是不行了,这周童倒是有两下子的,这时候心慈手软的话,肯定要吃大亏。想到此处我把头往旁边一偏,抬起脚对着周童的裆部,就狠狠的踢出了一脚。

    男人最要命的部位,就是这里。此时周童暴怒之下,竟只顾着一掌将我拍中了,没留神我突然向他裆部踢来了一脚。这一脚正好踢中了周童的裆部,只听到周童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嚎声,顿时弓起了腰,用手捂着裆部在地上连跳了好几下,最后疼得竟然倒在了地上。

    看着疼得满地打滚的周童,我的心里这才出了一口气,我这时回过头看了看师父,此时他正站在那里,脸色严峻的望着周童,许久,师父这才对他说道:“周童,你杀了师父,今天我就要为师父报仇血恨,别怪我这个做师兄的手下情了!”

    师父说到这里,浑身上下都透着股强大的杀气,我虽然距离师父有好几米远,也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这股杀气。这时师父正一步步的向周童走了过来,而师父这时手中,竟然多了半块砖头,也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从地上捡起来的。

    我知道师父这是要杀了周童,这真让我有些预想不到,以师父这样道行高深之人,都有了杀人的念头,可见这个周童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该死。[

    周童这时痛得说不出话,只顾着倒在地上惨嚎折腾着。但是师父刚才说的话,他都听在了耳朵里,见师父拿着半块砖头向他走来,他紧抿着嘴唇,两只眼睛向野兽般盯着师父。

    正当师父走到了周童的近前,把手中的砖头高高举起准备砸向周童的头部时,在漆黑的夜色中突然传出了几声大喊:“都不许动,手抱头蹲在地上!”

    这几声喊喝,把我们顿时弄懵了,随着这几声喊喝过后,从漆黑的夜色中突然闯出来十几名特警,全都荷枪实,满身的装备。这些特警冲上来后就把我们三个人围在了当中,黑乎乎的枪口中指向了我们三人。

    此时我的心一下变得冰凉,心想完蛋了,这次是插翅难逃了。

    早就知道越狱后不会有好下场,却没有想到警方追上来这么快,用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我们。此时十几支枪指着我们,再想逃跑已经是不可能。

    周童这时还在地上折腾着,他的脸色铁青着,看着这些特警的到来,他竟然阴侧侧的苦笑了起来,这也难怪他,如果这些特警再晚来一步,师父就一砖头砸碎周童的头了。

    我们三人很快就被这些特警擒获,这次不光是我和周童被抓捕了,就连师父也吃了官司,把师父都给连累了,他也被这些特警一起带了回去。

    远处早有一辆押解车在等着我们,此时我们三个被特警带上了车,往郊北监狱开去。路上,师父轻叹了一声,对我说道:“四狗,这次进去后好好服刑,再也别想着越狱出来了,出来后你还能好好做人。”

    我听了师父的话后,眼中含泪点了点头,我上次投案自首,何尝不想好好在狱中服刑,可是心里牵挂着小莲,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越狱的。此刻被警方抓捕了,回监狱里服刑甚至加刑期,这些都不算什么,只是,如果那周童掌心中显示的画面是真的,那小莲可就惨了,我再次进了监狱,肯定会被重点看管的,那小莲该怎么办?

    想到此处我心如刀绞,颓然的低头不语,任凭眼泪打湿了我的脸颊。师父这时看出了我的心事,只见师父很严肃的对我说道:“安心在里面服刑吧,那副小莲在地狱受苦的画面,都是我这个师弟虚构出来的,为的就是让你心有牵挂,帮他越狱出来。”

    我听完师父的话后猛的抬起了头,望着师父道:“师父,您真的确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