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三):情窦初开(45)

    正当这会,安检已经轮到窦然,广播里已经开始催促登机,他不能再耽搁了。

    “赶紧去吧!”

    向忆放开了他,催他一声。

    窦然一声无奈叹息,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我不在的日子,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放心,你也是!窦然……”

    向忆说着,声音不期然的哽咽,敞开双臂,抱紧他,“你在国外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我会的!”

    窦然搂紧她,手臂间的力道宛若是要生生将她纳入骨血中去一般,“为了你,我也会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你是我的软肋,却也是我窦然的铠甲啊……”

    窦然一声感叹,声音嘶哑,喉咙艰涩,有些哽咽。

    再多的不舍,却总要有分别的时刻。

    安检人员一再催促,俩人不得不依依惜别,直到窦然从安检通道走了进去,向忆还依旧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看着他一步两回头的背影,向忆情不自禁的红了眼眶。

    文汐连忙上前来安抚她,“向忆,别哭!你再哭,窦然可真要误机了。”

    向忆点头,微笑。

    坚强的,在肯在他眼前掉一滴眼泪,不愿他再多伤心自己半点!

    窦然的身影最后到底还是消失了……

    当他挺拔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的那一刻,向忆到底没能忍住,捂着嘴,蹲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失声痛哭。

    文汐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话。

    在她跟前蹲下,把无助的她抱进自己怀里,安抚她,“没事,又不是不回来了!窦然学长不是都说了吗?一个月会回来看你一次的!咱别哭了,一个月很快的……”

    一想到‘一个月’这个时长,向忆又没能忍住,哭得更厉害了。

    一个月,短的还有二十八天,长的有三十一天呢!!这么久,向忆简直没法去细想。

    这才分开不到两分钟,她就已经思念得要命了!!

    ……………………………………

    窦然在飞机上的这一天,向忆就已经不乖了。

    没有按时吃饭,没有按时喝水,一整天就躺在*+上,动也不动,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魂不守舍的模样,像是八魂丢了七魂,模样儿看起来挺惹人心疼的。

    文汐在外头端了碗热腾腾的螺丝粉进来,搁在*头,拉了拉她的被子,“向忆,起来吃点东西,要把你饿瘦了,回来窦然学长不会放过我的!”

    “我吃不下……”

    向忆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声线里还带着明显的哭腔。

    其实文汐不问就知道了,肯定是她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又偷偷抹眼泪了。

    她也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无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陪着她了。

    “吃不下也得吃!你要不吃饭,待会窦然学长一下飞机我就打电话给他告状,你看他会不会训你!”

    这招果然是有用的,向忆从被子里探出个小脑袋来,瘪瘪嘴,“你什么时候跟窦然一边了!”

    “赶紧的,下*来,把粉吃了!”

    文汐又把粉端到桌上去。

    向忆不敢再推脱,连忙下*,洗漱,一边问文汐,“现在几点了?”

    “离窦然下飞机还有六个小时呢!现在凌晨十二点,你吃完再睡一觉,醒来窦然就到了!电话也就通了……”

    文汐果然是了解向忆的。

    才问一句她时间,就已经清楚的剖析到了她的内心深处的想法。

    向忆不再说话,乖乖的坐到桌前来吃那份热气腾腾的粉,“都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弄的这个啊?”

    “外面夜宵店多了去了!”

    “谢谢你啊!”

    “跟我,就别客气了!我现在啊受许多人的委托,让我好生把你照顾着。”

    文汐拾了把椅子在向忆的身旁坐了下来。

    所谓‘许多人’其实指的是窦然和景向沛。

    “许多人?”

    向忆错愕的看着她,“哪些?”

    文汐笑,“还能有哪些?当然是窦然和你哥了!”

    “我哥!”

    向忆似乎是这才想起了重要事儿来一般,“对了,你跟我哥怎么样了?”最近她只一心埋在关于窦然要走的事儿上了,根本没其他心思再管哥哥和文汐的事儿,直到今儿才猛然想了起来。

    “什么怎么样了啊?”

    文汐装傻,“别瞎操心,我跟你哥一直都是好朋友的关系!你先别说我了,我看还是说说你跟窦然比较靠谱,昨儿晚上你上哪鬼混了,一整晚不回宿舍,想担心死我啊?”

    提到昨儿晚上的事情,向忆又是羞窘又是紧张,“文汐,昨儿我*不归的事情,你没告诉我哥吧?!”

    “我哪敢!”

    文汐自然是不敢说,“这事儿要让你哥知道,他非得从美国连夜飞回来不可!”

    向忆咬了咬下唇,有些胆怯,“你可千万别给他说啊……”

    “喂!干什么?你这表情……可真证明昨儿晚上,你们俩真有戏啊……”

    文汐*的撞了撞向忆的小+腰+肢。

    “什么真有戏啊,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向忆心虚的装傻。

    “行了吧!你早把昨儿晚上的事情都写脸上来了,瞧瞧,脸都要红成猴子屁+股了!”

    “啊?真那么明显啊!”

    向忆捂了捂自己的脸蛋儿。

    “明显!!赶紧老实交代!昨儿晚上你跟窦然是不是真……”

    “……”

    向忆重重的咬了咬下唇。

    文汐惊得眼珠子都要从眼眶中掉出来了,“你真听了周娇的话,把自己送给了人家啊?”

    “……”

    向忆心虚的点了点头脑袋。

    “……”

    文汐倒吸了口凉气,想了想,问她,“后悔吗?”

    “当然不后悔!”

    向忆不假思索的回答。

    文汐又想了想,想了很久很久,向忆都以为文汐不会再多问了,却又听得文汐好奇的问她,“什么感觉?”

    “……这……”向忆仔细的想了想,摇头,叹了口气,“除了痛,好像还真没别的什么感觉了!”

    而且是,痛得要命!!

    “那……不会怀+孕吧?”

    “啊?!应……应该不会吧?”

    这一问题,一下子把向忆给问紧张了。

    “有没有戴那个啊……”

    “戴了戴了!”

    向忆赶忙点头。

    想来,早上退房间的时候,还多出了两百来块钱呢!

    那玩意儿还挺贵的,一盒5个,居然要两百块。

    五个,浪费了两个,仅有两个派上了用场,然后还剩下一个,窦然拽兜里了。

    “戴了就没关系,不会出问题的。”

    文汐对于这事儿,显然是蛮好奇的,可是她又不好意思多问,这种事情,问多了还是挺不矜持的吧!

    “文汐,你可千万别把这事儿跟我哥说,不然我可真是要小命不保啊!”

    文汐嗤笑,“我看保不住小命的估计是窦然吧!”

    “那也差不多!”

    他要丢了命,自己也不想独活了!

    “行了,放心吧!这事儿我保证不跟你哥说!倒是你,你待会再好好休息一会吧,昨儿晚上到底是操劳了……”

    “喂!!你还取笑我!!”

    向忆涨红了小+脸儿。

    文汐也跟着她笑了,“向忆,有时候我真特别羡慕你和窦然,我真希望你们能够一辈子在一块儿!换句话说,就是你们让我坚信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最美好的爱情!要将来你们俩真结婚了,我一定得做你的伴娘!!”

    “哇……聊好远!”

    向忆抿着嘴偷偷地笑。

    脑子里开始情不自禁的勾勒着自己与窦然婚礼的小蓝图……

    那画面,好像真的挺美好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