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三):情窦初开(16):我就喜欢你!

    文汐笑着介绍着自己和身边的向忆,“我叫文汐,她叫景向沛,是我男朋友!向沛和窦然是铁哥们,是很好很好的铁哥们,就是铁到那种能在公共场所接吻的好哥们!!”“咳咳咳……”

    本在埋头忙着扒饭的向忆,差点被文汐霹雳的话给呛到。

    她抬起头来正欲说什么,目光却正巧对上窦然那双深沉的黑眸,她咬了咬筷头,却很快的低下了头去,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周缇娜却笑了,歪着脑袋看着窦然,“怎么回事啊?我们窦然看起来可不像这种人啊……”

    我们窦然……

    瞧瞧她的称呼。

    多亲昵!!

    向忆低着脑袋,拼命扒饭,喉咙被米饭卡了也分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就在那一直吃一直吃……

    “向沛,你慢点吃,小心被卡住了!”

    文汐实在看不下去了,好心的提醒她。

    向忆倏尔起了身来,嘴巴里还含*着一大口米饭,扬了扬自己空空如也的饭碗,“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

    说完,头亦不回的走了,看也没看一眼对面窦然。

    桌上,所有的人,都鄂住了。

    文汐第一个回了神过来,连忙端起自己的饭碗就追上了向沛,“你们慢慢吃吧,我也走了!”

    “怎么回事?”

    阿棋还有些弄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儿,看着他们俩相继离开的背影,阿棋忍不住叹了一句,“向沛这小子可真是好福气啊!瞧瞧人文汐对他多好!嗨,窦然,我说当年文汐这样的好姑娘追你,你怎么就瞧不上人家啊!”

    周缇娜撑着下巴笑了,“我堂*哥在等他的爱人开窍……”

    “堂*哥??”

    阿棋震惊的看着对面的周缇娜,又看了一眼窦然,又歪头问周缇娜,“你不是说你们俩是情侣吗?”

    周缇娜妩媚的笑了起来,“我逗你玩的,谁让你第一眼瞅着我就对我不停地流口水……”

    “……”

    被周缇娜这么一说,阿棋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不过你刚刚说窦然的爱人……”

    阿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窦然夹了一块肥肉塞进了他的大嘴巴里去,警告他,“吃饭!”

    这顿饭吃得向忆很是郁闷,还连累文汐吃得也不怎么样。

    俩人垂着脑袋,情绪低落的往宿舍里去了。

    向忆一回宿舍,就啥也不做,开了电脑,就在那稀里糊涂的玩游戏。

    一上线,无数条私信就向她砸了过来,“你老公呢?!”

    “怎么都不见他上线啊?”

    “干什么去了?光顾着谈恋爱了?!”

    就‘谈恋爱’三个字,真真儿把向忆给刺激了。

    她手指一抬,冷冷的敲了两个字过去,“死了!”

    “……”

    然后,私信栏里静默了好一会儿。

    好半晌,一条短信又冲了进来:“这样诅咒自己的老公,真的好吗?”

    问这句话的人,居然是……

    窦然!!

    向忆有好长时间的恍惚。

    他什么时候回来了?还上游戏了!难道没去跟那个叫什么缇娜的约会吗?

    向忆下意识的往门口看了一眼,当然,除了一张紧闭的门,她什么也瞧不见。

    很快,她“啪啪”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我堂堂一男人,要什么老公!再说了,你也堂堂一男人,还是有老婆的男人,别在我这瞎对号入座!!想死也不是这种死法吧?”

    “老婆,去把客厅里的姜茶喝了!”

    “……”

    向忆有时候吧,真的挺佩服窦然的厚脸皮的。

    自己都把话说这份上来了,他居然还能若无其事的说他自个的。

    关键是那声老婆,怎么就说得那么顺口呢?

    不,不对,是敲得那么顺手!

    “不喝!”

    向忆闹脾气了。

    “乖,别惹我生气。”

    “……”

    向忆郁闷了,她的功力于他好像还差太远了!

    “我不喜欢喝!”

    向忆只好找借口拒绝。

    完了,就抱着衣服出门去找阿棋,准备上他那洗澡去了。

    才一经过长廊,游经他房门时,倏尔,门被拉开来,窦然就出现在了她身前。

    向忆吓了一跳。

    避开他,预备要走,却蓦地被他扯住了手臂,“干什么去?”

    他面无表情的问她。

    目光落在她手里的睡衣上。

    “洗澡。”

    向忆的手臂,在他的大手里挣扎了几下,却怎么都挣不开来。

    “进来!”

    他命令她。

    “不用了!”

    向忆一口拒绝,“以后我也打算去阿棋那洗!”

    窦然眯了眯深眸,“干什么?跟我闹脾气?”

    他说着,一把圈住向忆的小*腰*肢,拽着她就带进了自己的卧室里来。

    “谁闹脾气了!!我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闹脾气?!”

    向忆竭尽全力的为自己辩解,“你先放开我!”

    “没闹脾气,你不喝茶,也不在我这洗澡了?”

    鬼扯!!

    窦然圈紧她,不让她有半分的动弹。

    向忆拗不过他,只能任由着他抱着自己,头低着,躲避着他撩人的气息,“我心情不好!”

    “为什么不好?”

    他追问。

    “心情不好就心情不好,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向忆彻底郁闷了。

    窦然却没来由的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火气倒还不小。”

    “所以,你别惹我!”

    向忆不爽的挥开他的手,“一个大男人跟另外一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的,算什么意思!”

    “那你说算什么意思?”

    窦然俊美的面庞倏尔凑近她,问了一句。

    “……”

    向忆一窘,脸颊瞬间烧红,手下意识的去推他,“窦然,你离我远点!!”

    哪知窦然不仅不放手,反而把她圈得更紧了。

    双臂一把揽过她纤细的后背,把她压进自己怀里,一声兴叹,“你真是笨得让人生气!”

    向忆滚烫的脸颊,贴在他的怀里,能清晰的听到他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整个心脏也跟着他的节奏“咚咚咚”的突跳着。

    忽然一下子,她窝在他的怀里居然就不想再出来了,直到……忆起他的女朋友。

    “窦然,你别这样……”

    向忆挣扎着,“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对我的态度总是这么*!你不是有自己喜欢的人吗?你再这么跟我搂搂抱抱,我真的会怀疑你喜欢男人!!”

    窦然深眸紧缩了几圈,目光看定向忆,“对!我就喜欢男人!!喜欢你这种娘娘腔的男人!!”

    “……你。”

    向忆震惊的瞪着他。

    怎么都没料到他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不可思议的话来。

    可,可这……这算……某种间接性的表白吗?

    为什么她却总感觉有些地方怪怪的呢?!

    却不等向忆缓过神来,她手里干净的睡衣已经被窦然霸道的扔至了他的大**上,而她,也顺势被窦然压覆在了身后的水**上。

    向忆吓坏了,“窦然……”

    水波流转,羞涩和窘迫的情绪在眼潭底里迅速漫开……

    她的呼吸,有些发紧。

    小手下意识的揪紧窦然的衬衫领口。

    窦然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手指坏坏的捏住她的下巴,沉声问她,“你好像还没给我答案……”

    他的声音,太温柔,太好听了!!

    而看着她的目光,也更如同一弯急水流中的漩涡,似要将她生生的席卷而去。

    向忆的思绪,早已完全不受控制……

    目光怔怔的看着他,好久好久……都没来得及从这诡异的表白中缓回神来。

    “答……答案?”

    她微微启唇,水眸里全是震惊和可爱的懵然。

    窦然最喜欢看她一脸天真懵懂的样子,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惹得他,忍不住微微弯了弯嘴角,“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

    一句话,让本就晕眩的向忆,顿时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窦……窦然……”

    “嗯。”

    窦然耐着心思应她。

    “你……我……你先让我……缓一缓,好不好?”

    这个消息,实在太劲爆了,她完全消化*。

    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窦然的黑眸深邃了些分,揉了揉她的脑袋,起了身来,“先去把姜汤喝了,再回来洗澡。”

    身上忽然一轻,向忆明明该松口气的,却偏偏心里居然会觉有些遗憾。

    她唯恐他会发现自己这些别扭的小心思,连忙从他的**上站起了身来,慌里慌张的去抱自己的衣衫,却倏尔才忆起什么,红着小*脸回头看他,“你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

    “所以你就为了这事跟我闹脾气?”

    窦然幽眸紧锁住她。

    “啊?不,当然不是!”

    向忆赶忙摇头,但还是继续说,“可你有女朋友了,为什么你还……难道你想男女通吃??”

    这家伙也忒厉害了吧!!

    窦然看着向忆那副震惊的小模样儿,忍不住弯着嘴角笑了,“她是我堂*妹!”

    “堂……堂*妹?!!”

    向忆无语了。

    “怎么?”

    “没……没怎么……呵呵……”

    不说还不觉得,一说,好像还真是……

    他们俩,长得还真有点像!

    都那么漂亮!!

    一下子,向忆就觉心情美了不少!

    不过……

    “不对呀!!你姓窦,她姓周,你们俩怎么会是堂兄妹啊?”

    向忆这回总算聪明了。

    “她跟母姓。”

    窦然一五一十的回答她。

    看着她的眼睛里,一直含*着浅淡的笑意,“还有什么问题想问吗?”

    “那她知道你是同性恋吗?”

    向忆弱弱的问他。

    “……”

    窦然无语了,“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窦然,你家人知道你是同性恋吗?”

    “……”

    “你同性恋多长时间了?”

    没有得到他的答案,向忆又继续追问。

    眨了一双好看的水眸,复杂的看着他。

    说真的,被窦然表白,向忆的心里别提多开心了,那颗揣在怀里的心脏,简直都像是要飞起来了。

    可是……

    他是同性恋,而自己……

    自己可是真真实实的女人啊!!

    如果他喜欢的其实是男人,那她……

    向忆此时此刻,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了。

    “去把姜汤喝了。”

    窦然完全忽略掉了她的问题,把她手里的衣服,搁置在一旁,拉着她的手,就往厅里走去。

    出来大厅,阿棋正在打游戏。

    向忆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从窦然手里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却偏偏,窦然握着,死活不肯松。

    牵着她,绕过阿棋,去了开放式厨房里,把那杯红糖茶水递到了向忆的嘴边。

    阿棋惊呆的看着他们俩,“喂!我说你们俩个大老爷们手牵着手,不觉得恶心啊?”

    向忆的脸红彤彤的,抿了口杯中的红糖水,另一只手在他的手心里挣扎了一下,低声道,“窦然,你先放开我的手……”

    窦然皱了皱眉,却还是放开了向忆的手去。

    阿棋丢了手柄凑了上来,“向沛,你喝什么?给我喝喝!”

    向忆正想把茶递给他,却哪知,窦然一把就给阿棋拽走了,“走,我陪你打会游戏!”

    “不要!!跟你玩就只有被虐的份!!你给向沛喝什么了?为什么只有他有,我怎么没有?窦然,你这厮该不会真的是喜欢向沛吧?!”

    “……”

    向忆喝着手里的茶水,忽而就觉心里甜甜的,一股暖流就从心窝里涌了出来,让她周身都暖意绵绵的,很是舒服。

    在阿棋的百般抗议之下,还是让窦然狠狠地虐了他一把。

    继续第二把的时候,窦然冲向忆招了招手,“过来。”

    向忆把杯中的红糖水喝尽,朝他走了过去,顺着他的意思,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阿棋看着他们俩,忍不住打趣道,“喂!你们俩怎么这么像一对情侣啊?干什么?真谈恋爱呢!”

    “少废话!!开局了!!”

    “该死!!”

    才短短三秒钟,阿棋就被窦然杀了个出其不意。

    向忆在一旁看着,脑子里却恍恍惚惚的,还在因为阿棋那句‘谈恋爱’而回不过神来。

    窦然似乎发现了向忆的走神,虐阿棋的过程中,还不忘拿手敲了敲向忆的脑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出神。”

    “啊,没……没事……”

    向忆的脸颊上漫起几分羞赧来。

    “去,先去洗澡!”

    “啊……哦!好!”

    向忆点点头,要走,阿棋乐呵的笑起来,“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像个小娘们!!”

    “……”

    向忆转身,恶狠狠地瞪了阿棋一眼。

    按照她从前的习惯来说,她一定会骂他一句,‘你才小娘们,你全家都小娘们!’

    可今儿……她居然没有!!

    为什么?!

    因为,这话骂起来实在太粗*鲁了,而窦然还在一旁看着呢!她情不自禁的就收敛了起来。

    连她自己都没发觉。

    哪知窦然把手柄往阿棋怀里一扔,回敬了他一句,“你才小娘们呢!你全家都小娘们!!”

    说完,他拉着向忆的手,就进了自己房间里。

    留下阿棋一个人愣在厅里,半晌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俩人回了窦然的房间,向忆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刚刚骂人的那样子好搞笑!”

    “有什么好笑的,你平日里骂我的时候,不挺嚣张的吗?刚刚怎么突然一下子就那么文静了?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

    “那是因为你讨骂!”

    向忆刚想用手指他的,却发现自己的手,还被他紧紧地握着。

    向忆挣扎了一下,想要从他的大手里把自己的小手抽回来,“窦然,以后……你别在公共场合跟我拉拉扯扯,搂搂抱抱的……”

    窦然皱了皱眉。

    “同学们会议论我们是同性恋的!”

    “你怕?”

    “我不喜欢。”

    更不喜欢他把自己当男人喜欢!!

    也不喜欢别人用另类的眼神看他们。

    “……好!”

    窦然听她的,“但也仅限于公共场合不许这样不许那样!”

    “……”

    所以,在房间里就能够肆意妄为了吗?

    向忆羞得脸颊绯红,抱过**上的衣服,就溜进了浴*室中去,“我去洗澡。”

    温水,哗啦啦的冲刷着向忆的身体……

    她看着镜子中自己的女儿身躯,忽而就有一种冲动,想要把这样的自己摊开在窦然的眼前,想要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

    可偏偏……

    她又不敢!!

    一下子,向忆挫败的垂了肩头。

    她怕窦然没办法接受她的女儿身!

    就像文汐没办法接受她的身份一样!!

    她和文汐是,性别相同,怎么恋爱?!

    可跟窦然就是,性别不同,怎么恋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