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二)晴陆漫漫(76):非你不可!

    栗芜和阿祖到陆离野的别墅的时候,向晴已经系好了围裙,在厨房里忙开了。

    “我去帮忙。”

    栗芜才一进门,换了鞋,就要进厨房,却被陆离野给拦住了,“我来。”

    “你?”

    栗芜和阿祖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野哥,今儿这顿晚饭,你确定咱们能吃吗?”

    陆离野撩好衣袖,点了点栗芜的脑袋,“待会不管多难吃,都得想办法给我吃两口,大不了晚上请你们吃宵夜,不许扫了你嫂子的兴!”

    “哟!”栗芜笑起来,撞了撞阿祖的胳膊,“你瞧瞧,学学野哥,多疼咱们嫂子,你也不疼着我点?”

    “行了,我不跟你们侃了,你们随便坐,自己倒水喝。”

    陆离野说着,就进了厨房帮向晴打下手去了。

    栗芜就站在门外看着,“向晴姐,真不用我来帮你呀?”

    “不用不用,你们看会电视吧,很快就好!”

    “那好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叫我就成!”

    栗芜只得乖乖的回了厅里去,放任着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在厨房里一通乱忙。

    紧跟着,就听得里面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像打战似地响了起来,栗芜和阿祖有种非常*的预感。

    “向晴,我觉得你还是老老实实去报个厨师班吧!再这么下去,厨房被你砸了是小事儿,老公被你饿死,那才是大事儿!”

    “……”

    没这么打击人的吧?

    向晴试了试锅里的菜,淡了,又加了一把盐,结果又咸了,没办法,又干脆添了些水进去,刚刚好,只是,味道差劲得很。

    向晴有些挫败,“离野,要不咱们今晚还是出去吃吧!”

    “为什么?”

    “忒难吃。”

    陆离野试了一口之后,发现还真的挺难吃的!!

    “放着,我来吧!”

    陆离野说着,去解她身上的围裙。

    “你来??”

    向晴错愕的看着他,“真的假的?你会做饭吗?”

    陆离野顺势将向晴身上的围裙解了下来,递到她手上,“帮我穿好。”

    “哦,哦……”

    向晴讷讷的接过,手绕到他的跟前,环住他精壮的腰肢,替他系着围裙,趴在他的后背问他,“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呀?我能不能相信你啊?”

    “以本少爷的智商来说,一定比你强!”

    虽然这真真是他陆大少爷第一次下厨。

    陆离野挑逗般的捏了捏向晴的下巴,笑道,“给本少爷好好在一旁看着。”

    “好!”

    向晴乖乖受教,点头。

    陆离野点了点自己性感的薄唇。

    “干嘛?”

    向晴装傻。

    陆离野眯了眯眼,“爱的鼓励。”

    向晴羞赧一笑,一踮脚,还是轻轻的在他的薄唇上啄了一个吻。

    蜻蜓点水似地,却足以让陆离野心花怒放。

    陆离野开始有板有眼的做饭。

    向晴就像个小花痴似的,撑在台面上,拖着自己的小下巴,痴痴然的看着专心下厨的陆离野。

    说真的,在这之前,她从来没有设想过,这个男人进厨房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

    如今亲眼所见,向晴的脑海中只蹦出一个形容词来:美不胜收!

    认真的男人,最帅!

    而在厨房里认真的男人,堪称极品!!

    挺拔如松的身影,笔直的站在那里。

    尊贵的气质与厨房有些格格不入,而他却偏又拥有着一种魔力,能让每一个翻炒的动作都变得极其优雅。

    向晴真有一种冲动,想要飞扑上去,一把将他吃干抹净。

    幻想着在厨房里,火苗窜窜,而她迫不及待的撕扯着他的衬衫……

    纽扣散乱成一地……

    然后,两个人就在这橱台上……擦枪走火……

    “景向晴,你再不收收,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梦??!”<梦?!”

    向晴猛地回神过来,摸了自己的唇边一把,还好,没口水。

    羞赧的瞪他一眼,硬着头皮不肯承认,“陆离野,你可真是个自恋狂!!不理你了,你自己做吧!”

    向晴说着,就要走,却被陆离野伸手,一把将她了过去。

    “乖乖呆在这陪着我,哪儿也不许去!”

    他将娇小的她,塞进怀里来,从身后抱紧她的小细腰,站在厨灶前,翻炒着锅里的菜。

    向晴动情的靠在他的胸口上,隔着薄薄的衣衫,感受着他胸口传来的温热,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向晴忽而觉得连做饭都变得异常美妙起来。

    她歪在他怀里,同他保证,“以后我会好好的学做饭的,不过这东西也太讲究天赋了……”

    陆离野不理会她的保证,笑着从锅铲里捏了一根青菜出来,塞到她的嘴边,“试试味道。”

    向晴张嘴,任由着他用手喂自己,她也不嫌弃。

    “怎么样?”

    陆离野期待的问她。

    向晴认真的咀嚼了几口,点头,有些赞不绝口,“好吃,真的!!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听到向晴的认可,陆离野是有些得意的,“论智商而言,你做出来的东西是跟本少爷没办法比拟的。”

    “臭屁!”

    向晴又学着他的样子,伸手就在锅里捏了一根青菜,仰头塞他嘴里。

    陆离野夸张得直皱眉,“你洗手了没?脏——”

    “我都没嫌你脏呢!你还嫌我!!”

    陆离野嘴上虽是这么说着,但还是乖乖的张了嘴把向晴捏过来的菜就着她的手指含入了嘴里去。

    “我的手都要被你吃了!!”

    向晴抗议,却哪知陆离野直接把肉麻当有趣,含着她的小手指就不肯松口了,一个劲儿的吸吮,舔舐着,酥酥麻麻的,还透着些温热的触感,舌尖曲卷着向晴的小手指,惹得她忍不住叫出声来,羞窘的把自己手指从他的嘴里拿了出来,斥他,“你不害臊!!”

    陆离野不疾不徐的将菜从锅里铲起来,装进碟子里,心不跳脸不红的把责任归根到向晴身上,“谁让有些人一个劲的用眼神勾yin本少爷?”

    “不跟你玩了!我出去陪陪栗芜和阿祖,你自己慢慢做吧!”

    向晴从陆离野的怀里挣开来,红着脸儿出了厨房去。

    本来说好是她亲自下厨做饭的,结果,厨子却成了他陆大少爷!

    陆离野觉得往后真不能在家里做饭了!

    再这么下去,他有可能会被她景向晴直接培养成一名十好煮夫男!

    ………………………………………………………………………………………………………

    晚饭后,阿祖和栗芜两个人识趣的早早就走了,留了独立空间给好不容易相聚在一起的恋人。

    两个人一人一杯红酒,在落地窗前相偎而坐。

    窗外,花园里,霓虹灯下,雪白的鹅毛雪如棉絮般飘落着,银装素裹的,让萧条的世界突然之间焕然一新。

    陆离野拿了条毛毯过来,把怀里的向晴裹得紧紧地。

    向晴歪在他的怀里,享受着这个异常放松的夜晚。

    她不知道自己经历过多少个不眠之夜了,也不知道多少次是带着对这个男人无尽的想念熬完一天又一天的……

    向晴仰头,看他深刻的下巴,“我觉得现在的一切感觉就像在做梦一般……”

    “为什么?”

    陆离野低眉看她。

    眸光旖旎,含情脉脉。

    向晴的目光陷在他的深眸里,有些痴醉。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爱一个人是这种感觉……”

    “什么感觉?”

    陆离野笑起来。

    唇角漾开,眉眼微弯,魅惑的模样,真教人有些难以把持。

    向晴美目轻眨,认真的回答了他四个字,“非你不可。”

    陆离野眸仁一紧,眉眼间掠过几许惊喜,下一瞬,攫住她的小下巴,倾身,低头,以反方向的,封住了她的红唇。

    温热的唇舌,迅速将她的红唇侵占。

    吮过她的下巴,鼻头,脸颊,甚至是……敏感的耳垂。

    最后,一把将向晴压覆在自己身下,不由分说的,就将她吃干抹净了。

    好几个来回后,向晴彻底被他榨得没了半分力气,只能瘫睡在他怀里,一个劲儿的喘着气。

    迷离的目光攫住他胸口那个显目的‘晴’字,她歪了歪脑袋,“你什么时候带我去把我的纹身给补上吧?”

    陆离野的手指,不经意的轻抚上她的胸口……

    那里,那朵‘陆’字的格桑花已经不在了,但还残留着淡淡的纹路。

    陆离野深沉的眸仁暗了些分,“不纹了。”

    “为什么呢?”

    陆离野目光紧迫的锁住身下的向晴,“经过了这些多的事情之后,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嗯?”

    “一段感情,情深情浅,并非外在这些虚无的东西可以证明的,而是……这里!!”

    他指了指向晴的心脏位置,而后,抱紧了向晴,“虽然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弄丢了我送你的东西,但我知道,其实你早早的就把我刻进了你的心底!!只要这里没丢,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向晴笑了起来,翻了个身,一把将他压在了自己的身下,弯着眉眼,讨问他,“那你呢?你的这里,有刻上我的名字吗?”

    陆离野抱紧她的小细腰,真诚的柔声应了她一句,“里里外外,全是!”

    向晴心一动……

    水眸里掠过一抹旖旎的涟漪……

    下一瞬,低头,主动地吻上了他性感的薄唇……

    两个人,由她主动的,又在厅里反反复复纠缠了近一个小时……

    情深之处,陆离野问她,“什么时候带我回家?”

    “很快……”

    向晴喘着气儿,敷衍他,而后肆意的用一个热吻将他的问题淹没了去。

    “很快到底是什么时候?”

    陆离野相当坚持。

    即使,有些无法把持,但他认为,这个问题,与运动一样重要!!

    他双手捧住她的脸蛋儿,让她直面他刚刚提出来的问题,“先回答我,到底什么时候正式带我去见咱爸妈!”

    “你真迫不及待啦?”

    “对!”

    “那好吧!”

    向晴点点头,“等我签完协议就带你去,不过,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心理准备?”

    陆离野还像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也不是头一回见着她爸妈了,看着一副好相处的模样,应该不需要再特别注意什么了吧?!

    “我哥啊……”

    “……”

    陆离野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完了!!

    他挫败的坐起身来,看一眼向晴,有些懊恼。

    向晴趴跪在他跟前,还有些不明所以,“你跟我哥是不是从前结过什么梁子啊?为什么我哥总会一副不太放心你的样子啊?不会是因为你从前跟他抢过三儿的原因吧?”

    “不是。”

    绝对不是!

    “那是什么呀?”

    向晴实在搞不懂了。

    陆离野想了想,本预备同向晴说实话的,可最后到底没说。

    “都过去的事儿了,不提也罢!你哥的话,别担心,我会想办法搞定他的。”

    他不说,是不想让向晴心里膈应。

    虽然是过去的事情,可到底是发生过的事情,他担心她多少会有些介意的。

    “好,那我尽早安排。”

    “嗯……”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与秦沥沥的官司,陆离野根本没有出席,而是一手交给了他的律师。

    结果判下来,服刑一年,处罚不算重,但对于一个还未结婚的女人而言,这无疑已经堪称世界末日了。

    其实向晴觉得这个刑法对于秦沥沥而言,有些重了。

    毕竟重大的过错她没犯过,不过只是爱错了人罢了!

    说白了,就是爱情惹下的祸根。

    而莫里尔呢?

    向晴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是签离婚协议的那次。

    他还是他,依旧是生人勿近的冷沉架势,身后永远跟随着数名黑衣保镖,吴与生伺候其左右。

    见到向晴的时候,棕褐色的深眸里掠过一抹明显的暗芒,却飞快的敛了去,取而代之的,是漠然。

    向晴自始自终的,都没看明白这个男人过。

    读不懂他的心思,看不明白他对自己的感情。

    如果真是爱,那又怎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将她占有呢?

    可如果不是爱,他又怎么会如此煞费苦心的,将她占有呢?!

    当然,他对于自己到底是爱非爱,其实这些都与她没关系了!

    向晴唯一想的,就是过了今日,从此就要彻底摆脱他了,一如摆脱了噩梦……

    签下字的那一刻,向晴长舒了口气……

    身上,宛若卸下了千斤重的担架。

    莫里尔朝她走近了过来,向晴见势就要逃,然才一转身,就被他的猿臂一把费力给扣住了。

    向晴转过身来看他。

    目光淡漠,充满防备和敌意。

    莫里尔的眸光却柔和了些分,“我今晚飞英国。”

    他忽而说。

    向晴一愣,蹙了蹙眉,“这个,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以后不会再踏入中国这片土地了。”

    他的声音,沉哑了些分。

    目光,殷切的看着向晴,仿佛在期盼着她的挽留。

    只要她的一句话……

    他就愿意,义无反顾的为她留下来。

    然而……

    “嗯,好!那再见,哦,不,应该是拜拜,咱们以后应该再也不会见面了吧!”

    向晴的态度,格外的平静。

    又或者说是,疏离。

    又或者说是……她殷切的期盼着他离开,然后从此以后再也不见!!

    莫里尔的眸色深重了些分,忽而,一伸手,将她紧紧地纳入了自己怀里来,猿臂圈住她的细腰,很用力,仿佛是要把她生生的勒断了一般,让向晴完全透不过气来。

    “景向晴,你怎么会这么绝情呢?”

    他轻轻的抚了抚向晴的后脑勺,一声叹息,“你这样会让我记一辈子的……”

    话落,放开了向晴。

    而后,转身,不再多看她一眼,领着吴与生径自离开。

    向晴怔怔然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半晌,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走了,就这么走了……

    也好!!

    避免了往后再相见的尴尬了。

    何况,向晴真的一点一点都不想再见到他了……

    不单单是因为恨……

    而是因为,痛!!

    见到他,就总会不期然的想起她逝去的可怜孩子……

    那将会是她心底永远最深的疼!!

    所以,注定,她景向晴这辈子是无法原谅他莫里尔的!!!

    向晴顺着阳光,含笑,迈步,往外走……

    从此以后,她又恢复了单身!!

    今日阳光甚好,一如,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

    由于镜子今儿身体不适,所以更新晚了点,望见谅,明天争取早点更新吧!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