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二)晴陆漫漫(53):我要结婚,新娘一定是你!

    向晴正埋首在认真工作,忽而外头传来一阵骚※动声,就见办公室的女孩儿们,纷纷将头探出窗外,在好奇的张望着什么。

    “哇!我的天啊,好大的阵势……”

    “谁啊!这简直就跟皇帝出行似地!太夸张了吧?哪个明星?”

    明星?谁啊?

    向晴闻言,也不由好奇的张起脑袋,往窗外的楼下瞧了瞧。

    啧啧……果然,好强大的阵容!!

    十几台数百万的黑色宾利,有序的排成一条直线朝他们的报社驶了过来。

    车,在报社的正门口前,稳稳停下。

    为首的宾利,副驾驶座打开,飞快的,一抹黑色身影走了出来,绕过车身,弯身,恭敬地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而后,一抹颀长的高大身影从里面优雅的迈了出来。

    男人身着欧华质地的浅灰色正装西服,合身的剪裁裹着他匀称的健躯,将他修长的身形映衬得愈发挺拔,西裤包裹下的两条长※腿,更是性感笔直,分毫不逊色于任何国际舞台上的魅力男模。

    浅薄的阳光下,棕褐色的淡眸,如若剔透的宝石,惹人注目,教人看着,便挪不开视线去。

    这人,好眼熟……

    “天!!好像是咱们报社前段时间访问过的莫总!!”

    “真的是——天啊!本人比照片更帅啊!”

    “好有气质啊!!”

    “向晴,向晴!!你男朋友——”

    “天啊!你男朋友出行的排场也未免太大了点吧……”

    一下子,整个办公室里炸开了锅。

    向晴登时一个头两个大。

    倏尔,一束锐利如刀子般的目光就朝向晴剜了过来。

    她几乎不用去看就知道这人是谁了!

    除了秦沥沥,还能有谁呢?!

    “水性杨花!!”

    就听得她骂了一句。

    不等向晴回口,她抱着一叠资料,转身就出了办公室去。

    “……”

    向晴无语了。

    心里默默地骂了句三字经。

    很快,就见单位的领导出门接待了莫里尔。

    向晴提起的心,也稍稍落定了些分。

    他来,大概是有公事在身吧!

    向晴回到了自己座位上,低头继续工作。

    正当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来,主编李雯走了进来,“向晴,赶紧出来一下,莫总找你!”

    “……”

    不是吧?

    向晴坐在办公桌前,没起来,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雯雯姐,他找我什么事啊?”

    “这我哪知道呀!反正是领导让我来通知你的!你赶紧去接待室吧!”

    “这……是工作上的事情吗?”

    工作的时间里,要谈私事的话,容易被同事落下话柄的!

    “咱们领导都开了口,能不是公事吗?你别婆婆妈妈了,赶紧的过去啊!让人等急了,怪罪下来,我可担不起!”

    “……好呢!”

    话都说这份上了,向晴要还扭捏着,似乎都有点说不过去了。

    在众人复杂的视线中,向晴硬着头皮,纠结着出了办公室,往一楼的接待室走去。

    一楼接待室的门口——

    一排排训练有序的黑衣人分左右两排笔挺的候着,门边,吴与生挺直着腰杆守在那里。

    一见向晴过来,他忙迎了上去,“景小姐,莫少正在里头等着呢……”

    “吴助理,好久不见!”

    向晴是真好久没到他了。

    “多日不见,人好像清瘦了不少,也黑了点!”

    “呵呵……托景小姐的福,莫总派我去叙利雅(国家名不让写)免费游玩了一圈。”

    不知是不是向晴的错觉,吴与生将‘游玩’二字,咬得极重。

    去叙利雅游玩……

    莫里尔的手段还真……有够阴狠的!

    向晴笑笑,“吴助理受苦了,这乱世求生的日子不好过吧……”

    “……”

    吴与生为什么觉得这话听起来,怎么就有种幸灾乐祸的意思呢?!

    向晴推门,进了接待室去。

    接待室里,就见莫里尔叠着修长的双※腿,闲散的坐在沙发里……

    玩……游戏!!

    “……”

    可以想像一下这个画面:一名长相俊美,体魄修长的男人,穿着一套优雅别致的正装,手里捧着一个迷你平板,却低头,正专注的打着游戏,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迅速飞舞着。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都不协调!

    他玩得许是太过专注的缘故,以至于向晴的出现,都没能惊扰到他。

    向晴忍不住微倾身,探着脑袋往他的屏幕上看了一眼……

    这回换游戏了!

    不再是从前那个‘笨鸟先飞’,换成了弱智的塔方游戏。

    说真的,这种游戏,向晴还挺不屑的。

    “坐——”

    原来,莫大少爷早就注意到了进门来的向晴。

    他终于愿意腾出一只手来,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目光,却始终定格在他的屏幕上,没有抬起头来看向晴一眼。

    向晴无语。

    他对游戏未免太痴迷了些。

    她倒没拒绝,在他身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莫先生,找我来应该不是让我来观摩你玩游戏的吧?”

    观摩一次可就够了,她可不想再看第二回。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有没有想过我?”

    他头亦没抬的问向晴,语气还问得理所当然。

    “……”

    向晴自以为自己把话说得够清楚了呢!

    她才张口想作答,却又被莫里尔抢白了去,“算了,你想不想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你了!”

    他说着,搁下了手里的平板电脑。

    探手,*溺般的拍了拍她的后脑勺,而后,抓起她的小手,起身就要往外走,“今天好好陪我!”

    向晴对他真真无语了。

    “不行——”

    她拒绝。

    去挣他的手,“我正上班呢!”

    “我花了六个数字,向你领导买了你一天时间!”

    “……”

    向晴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莫里尔,现在是我的上班时间,我必须得先上班!你这样莫名其妙的把我带走了,哪怕我领导批了,你让我同事怎么想?我可不想烙下话柄给人家。”

    她只能晓之以理了。

    莫里尔皱了皱眉,显然有些不认同向晴的话。

    “这样吧,中午我请你吃午饭,感谢你上次舍命救我。”

    这件事,向晴一直铭记于心。

    跟前这个男人,已经好些回救自己于水火了,她是该好好感谢他才是。

    莫里尔定定的凝着向晴那张娇俏的脸蛋,面上并无多余的表情,好半晌,才淡声应了一句,“……好。”

    “那你在这等我,我去找领导把你那六个数字的钱拿回来。”

    向晴一拍大※腿,起了身来,就出去直接找领导要钱去了。

    这种可怕的奢靡之风可千万不能助长!

    要钱的过程吧,还算顺利,向晴的理由倒很简单,自个不请假了,自然这钱就得退回来。

    领导虽是百般不乐意,可向晴这人嘴巴儿就跟抹了蜜似的,到最后钱拿回来了,人也给她哄得开开心心的。

    她把钱交给了接待室门口的吴与生,“中午请你和莫总吃饭!我先上楼工作了!”

    请他吃饭,就当陪个不是了!

    完了,一切处理妥当之后,向晴心无旁骛的回二楼工作去了。

    却哪知,半个小时之后,莫大少爷的身影却再次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挺拔如松的身影立在她办公桌前时,才一瞬,就成功的吸引住了全办公室所有女性的目光。

    他简直就像颗通体会发光的钻石一般,走哪,闪到哪!

    而且是那种,相当高调的!!

    让女孩儿见着,就想拥有的那种!!

    向晴头皮有些发麻,压低声音问他道,“你怎么到这来了?”

    他没回向晴的话,大手朝身后候着的吴与生一扬,“出去。”

    “是!”

    吴与生赶忙遁了。

    “你也跟着他一起出去啊……”

    向晴眉心突跳着,能够感觉到有一束目光剜在她的身上,几乎是要将她千疮百孔了!

    除了秦沥沥又还有谁呢!

    “我就在这等你!”

    莫里尔一屁※股就在向晴身旁的木椅上坐了下来,“你赶紧忙工作!”

    “……”

    登时,办公室里,所有的同事,开始议论芸芸起来。

    向晴根本没心思听她们说些什么,只觉得脑袋都快炸了。

    看一眼认真候在旁边的莫里尔,向晴想说什么,顿时又觉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来了。

    她能说什么呢?

    人家可是日理万机的莫总,都愿意把宝贵的时间耗在等她这件无聊的事情上了,她哪里还好意思再去抱怨什么。

    何况,这个人可是她的救命恩人!

    就算对他没有那种意思,但感恩之心还是有的。

    向晴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那你就坐在这等我,不过先说好了,不许随便在办公室里走动,玩游戏不许开声音。”

    莫里尔抬眼不屑的瞟了向晴一眼,“你当我莫里尔是白※痴?”

    “……”

    她可没这么说过!

    向晴不再理他,埋首认真工作。

    而莫里尔呢?

    当真低头,专注的刷着手里的塔防游戏。

    对于周遭无数朝他投射过来的爱慕视线,权当,看不见,感受不到!

    忽而,他问向晴,声音不高,“对面那女人很讨厌你?”

    他亦没抬头。

    向晴闻言一愣,抬头,看一眼他嘴里那所谓的对面的女人。

    秦沥沥。

    “还好吧!工作上我难为过她一回,关系自然不会太好!”

    向晴就随口说了一句,也没往心上去。

    莫里尔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便也没再多问。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这似乎还是头一回陪莫里尔吃饭。

    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了这种吃饭的阵仗。

    超五星级饭店里,他们才一在vip包厢里坐定,飞快的,就有数名服务员迎了上来,以最快的速度的将桌上所有的餐具撤离,在向晴还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就见一批新的服务员恭敬地端着一套精致的全银餐具从外面走了进来,同样以最快的速度铺设好之后,方才恭敬地退离出了包厢。

    向晴望着眼前晶莹剔透的餐厅,惊讶得合不拢嘴来。

    错愕的看着身旁的男人,“为什么还得换一套餐具啊?”

    莫里尔不理会她的问题,将菜单往她身前一搁,“想吃什么,自己看看。”

    向晴打开菜单看了一眼,才发现菜单是女士专用,不带任何价格的。

    “你每次吃饭都有专属餐具?”

    向晴又把问题转到了餐具上。

    莫里尔点点头,理所当然,“干净。”

    “……”

    那敢情他们从前是有多不干净了?

    向晴忽而觉得自己离这个男人的世界还蛮遥远的。

    她笑笑,将菜单阖上,“我吃什么都没所谓,你点吧!今儿我请你!”

    “sure?”

    “of,course!”

    向晴非常肯定的点头。

    “ok!”

    莫里尔点点头,没推脱。

    向晴忽而发现,他的英语倒是说得挺纯正的。

    用他那种独特的浑厚嗓音说出来,还别有一番特殊的味道。

    说直白一点就是,非常迷人!

    “莫里尔,上次你救过我之后,一直想找机会谢过你来着,不过听说你回英国去了,所以才一直耽搁了……”

    “我母亲帮我在英国找了个未婚妻。”

    “啊?”

    这消息,可来得真够突然的!

    “那你岂不是很快就要结婚了?”

    莫里尔偏头看她,忽而问了一句,“你希望我结婚吗?”

    “我?”

    这个问题,向晴其实真的没有想过。

    因为,他婚与不婚,跟她,本没有多大的关系,不是吗?

    向晴摇头,如实道,“我没有想法,这得看你自己!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你喜欢就结婚,不喜欢当然不能随便把自己的一辈子就这么给折里面了!”

    莫里尔目光淡淡的定格在向晴的脸上。

    倏尔,伸手,摸了摸她嫩白的脸颊,似一声叹息,“我会结婚!但新娘,必须是你!”

    “……”

    向晴一怔。

    脑子里,有片刻的恍惚,半晌,回神过来,“可是……”

    “点单!”

    莫里尔截断了向晴要说的话,“好好陪我吃顿饭。”

    “……好。”

    向晴不知道莫里尔的母亲是怎样的人,可是,她却明显的从他的眼底察觉出了几许无奈的神情来。

    是她的错觉吗?

    ………………………………………………………………………………………………………

    饭后,莫里尔的车队,送了向晴回单位。

    才一进办公室,就见秦沥沥正在哭哭啼啼的收拾着东西,旁边围满了同事,都在劝慰着她。

    “沥沥,别哭了,以后会早到更好的工作的。”

    “嗯嗯!你这才刚毕业呢!还怕出去以后没更好的机会?”

    “就是,就是……”

    结果,哪知秦沥沥一下子哭得更厉害了。

    怎么回事?

    向晴皱了皱眉。

    想了想,最后还是朝秦沥沥走了过去,凉声问了她一句,“出什么事了?”

    秦沥沥听到向晴的声音,猛地拾起头来看她。

    目光凶狠,似仇敌。

    那视线,敌意太明显,让向晴倍感不舒服。

    她稍稍拔高了些音调,“到底怎么回事?”

    “沥沥无缘无故就被领导给开了……”

    终于有人开了口。

    向晴蹙眉,问秦沥沥,“你犯事儿?”

    秦沥沥狠狠地瞪着向晴,冷笑,“景向晴,别再装什么好人了!怎么?还怕同事知道你的卑鄙行为吗?”

    她一句话说出来,登时,所有的同事都用一种质疑的眼神瞅着她。

    向晴登时有些恼了,“你给我把话说清楚点!!”

    “有同事亲眼看着莫里尔的助理进了领导的办公室,再出来我秦沥沥就被革职了!你敢说这事儿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秦沥沥说着,吸了口气,眼底含泪,楚楚可怜的模样,还真叫人心生几分怜意,“景向晴,你这种女人,真够下作的!!在两个男人身边周※旋的感觉,很爽吗?!我咒诅你,诅咒你有一天,为你这种恶心人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诅咒你这辈子都得不到真爱!这辈子都没办法跟自己相爱的人厮守!!”

    听着秦沥沥一句又一句诅咒的话,向晴的心,就像被什么重物猛烈地撞击着一般。

    明明知道她说的这些统统都不作数,可偏偏,脑子却在不听使唤的想着,如果自己这辈子真的没办法与陆离野厮守……

    向晴不敢再往下去细想。

    胸口闷得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重重的吸了口气,忽略掉秦沥沥嘴里的那些诅咒,冲她道,“这事儿要真是莫里尔所为,我自会还你个公道!!”

    她说着,踩着高跟鞋就往领导办公室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