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二)晴陆漫漫(50):30秒的吻

    人群中央,他穿着一席经典款的白色衬衫,衣衫领口随意的散开三颗纽扣,衣袖懒懒的挽至手肘之上,露出半截精壮的手臂来。

    挺拔的身躯,慵懒的倚在皮质沙发上,站姿很是随性,不经意间渗透出一股不羁的风雅之气。

    眉目微垂,目光潋滟,高+挺的鼻梁下,性+感的薄唇+间半许玩味的笑,正低头与沙发里一名娇艳的女子耳鬓厮+磨的聊着些什么,惹得那女孩儿时不时*的嗔笑出声来。

    “哎呀!黎少,你好坏啊!”

    女孩媚眼儿含羞,作势嗔怪的推了陆离野一把。

    陆离野嘴角的笑意,更坏,更迷人。

    他们在聊什么,才会让那女孩露出那样娇羞的媚+态来呢?

    *的黄腔?

    *的私话?

    这些,不都是他陆离野最擅长的吗?!

    向晴登时就觉胸口像被什么猛烈的撞击了一下,脑子里更是如同被千万只蜜蜂同时灌了进来一般,耳畔间只剩下那一阵扰人的“嗡嗡”声,逼得她头脑一片空白。

    明明这种时候,她该避嫌离开的,可是……

    双脚定在原地,就像生了根发了芽似的,僵在门口,一动不能动。

    “胡+总,临城报社的记者到了!”

    秘书站在门口恭敬地汇报了一声。

    陆离野适才抬眸,往门口扫了一眼。

    清淡的目光扫过向晴那张略显苍白的脸蛋,却没做分毫的停留,哪怕多余的一秒都没有,便飞快的别回了头去,深邃的眸底没有半许的怔愣,亦掀不起一丝涟漪,继续旁若无人的与身旁的女孩调笑嬉闹着。

    门口的向晴,于他,就似从不相干的陌生人一般。

    向晴站在门口,身体僵如化石。

    就见陆离野,勾着迷人的坏笑,拿着手中那杯冰红酒,*的蹭了蹭女孩儿白+皙的大+腿,惹得女孩儿羞涩的娇笑起来,推搡着嗔怨他,“别闹!有人看着呢……”

    所谓这‘人’,自然是……杵在门口的向晴!

    看着陆离野那张颠倒众生的侧颜,以及嘴角那抹迷人的坏笑,一瞬间……

    向晴觉得,他忽而离自己的世界好远好远……

    恍惚间,她似听到了自己心脏龟裂破碎的声音。

    眼眶,有些湿热。

    却听得有人喊她,“景小姐,景小姐……”

    “……嗯?”

    向晴这才注意到身边喊她的秘书。

    “胡+总让你先进去!”

    秘书的态度,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

    向晴淡淡的点了点头,进了别墅里去。

    比起胡彦的秘书,胡彦居然还算比较好相处的,一见向晴过来,他连忙从牌桌上起了身来,“景小姐,你好。”

    “您好,胡+总!谢谢您百忙之中抽空给我们报社做专访。”

    两人礼貌的握手。

    向晴已将刚刚的情绪,适时的收敛好,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商业化的微笑。

    “言重了!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朋友。”

    胡彦领着向晴,出于客气,将牌桌上的几位老总轮番介绍了一遍,转而是沙发上品酒调笑的几名富家公子。

    而陆离野,就在其中。

    “这位,黎少,太子酒店的大股东。身旁这位,黎少的女朋友,格亚小姐。”

    女朋友……

    三个字,就像三根细针,深深的刺入了向晴的心尖儿里。

    陆离野性+感的唇角依旧是那抹淡淡然的坏笑,对于胡彦的介绍,他并没有给予反驳。

    不反驳,就等于默认了。

    格亚娇笑着,往陆离野怀里一歪,手指挑逗般的在陆离野结实的胸膛口上画了数个圈,娇嗔的怨了一句,“景小姐好像看我家黎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呢!该不会才一眼,就想跟人家抢男朋友吧?”

    被格亚忽而这么一说,向晴适才回神过来,连忙将落在陆离野脸上的视线抽了回来,淡淡一笑,“格亚小姐多虑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好吧!她承认,最后那句话,她就是故意说给陆离野听的。

    目光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对面的他,还在试图从他的脸上,寻些蛛丝马迹出来。

    然而,除了他的深潭愈发凛冽疏离了些分,便再无其他多余的情绪。

    向晴忽而觉得自己像极了那演着独角戏的小丑一般,有些悲凉,有些可笑。

    “这位是阿祖。”

    胡彦又继续给她介绍着。

    向晴适才注意到,候在陆离野身后的阿祖。

    比起向晴脸上的表情,阿祖的表情更加好看不到哪里去。

    额上,细密的汗水,早已一层又一层。

    “向晴姐……”

    他主动同向晴打招呼。

    比有些假装不认识她的男人,强多了!

    “阿祖。”

    向晴笑笑,表情淡淡。

    胡彦狐疑的看着他们,“你们认识?”

    “嗯。”

    向晴点点头,主动结束了这场介绍会,笑问胡彦,“胡+总,我们什么时候能够进行访问呢?”

    “景小姐,你专程来扫咱们兴的吧?”

    格亚窝在陆离野的怀里,故意难为她道,“咱们这是出来玩的,又不是出来工作的。你这样上来就跟咱们胡+总谈工作,不诚心膈应我们吗?”

    向晴偏头看她,嘴角微扬,一脸无害的回击道,“格亚小姐心可真小,这样也能把你给膈应到。”

    心小,还不变相讽她心眼儿小?!

    “你……”格亚气结,脸色微微变了变。

    陆离野漆黑的深潭,淡凉了些分。

    胡彦见两个女孩一副要吵起来的架势,连忙过来圆场,“景小姐,访问也不急在这一时,来,先坐下跟大伙熟络熟络。”

    毕竟格亚是他黎大少爷的人,胡彦自然不敢轻易得罪,当然也没有得罪的必要!

    向晴不想难为了胡彦,听了他的话,在陆离野对面的一角落里,默默地坐了下来。

    即使向晴不去抬眼看,却也依旧能清楚的感受到,正有一束锐利的目光,从对面的方向,朝她直直的剜了过来。

    向晴假装察觉不出,安然的坐在那,微垂眉目,闲淡的品着跟前的果汁酒。

    任由对面那束目光把她穿透成筛子,她也完完全全,视而不见。

    虽不去看,但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那颗龟裂的心脏,早已被陆离野的一举一动,一个目光,一句言语,挠得又痒又疼……

    此时的淡漠,不过只是她假装坚强的外衣而已!

    剥去外衣,里面早已千疮百孔,悲伤逆流成河……

    ………………

    也不知道是哪个没觉悟的人提出来,要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的无知游戏。

    向晴觉得幼稚极了!

    胡彦来邀请她的时候,她根本不屑参加。

    当然,她没让自己表现出来,依旧是那抹淡淡的笑,“胡+总,你们玩吧!我坐在这等着就好。”

    “景小姐,该不会是不敢玩吧?”

    格亚窝在陆离野怀里挑衅她。

    向晴真真儿讨厌这女人。

    比秦沥沥还让人厌烦!

    尤其是窝在陆离野怀里的那股劲儿……

    是蛇,还是苍蝇啊,以为自己是无骨的软体动物不成?

    向晴站起身来,冲格亚勾了勾嘴角,“还没有我景向晴玩不开的游戏!”

    格亚转头问自己身旁的陆离野,巧笑倩兮,声音都柔了好几个分贝,“黎少,你玩吗?”

    陆离野摊摊手,薄唇掀动了一下,“ok。”

    应下来的时候,目光深深的盯了向晴一眼。

    登时让她浑身有些不自在起来。

    游戏游了好几轮,也没游到向晴这。

    向晴倒乐得悠哉,时不时的有人向她敬酒,她倒也不推脱,来者不拒,全数一饮而尽。

    她酒量很低,本不该喝酒的,可看着对面耳鬓厮+磨,不停地咬着耳朵的一对‘狗男女’,她心情就好不到哪里去。

    心情不好,自然就想借酒浇愁。

    好吧!‘狗男女’,她承认,自己用词过分了些!但那也是她心里最真实的感受!

    一杯才一下肚,结果,魔王牌就游到了她手里来。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

    有人迫不及待的问她。

    “大冒险!”

    需要想吗?

    真心话……

    狗屁!如果别人问她喜欢的人是谁时,怎么办?

    难不成她真指着对面那正忙着跟别的女人恩爱的男人,大喊我爱他?!

    命能丢,人不能丢!

    虽然喝了点小酒,但也不至于醉糊涂了!

    “好,大冒险,挑在场的一位男性,舌吻三十秒!!记住,是舌吻!!”

    shit!!

    向晴觉得自己头皮一阵发麻。

    刚刚她就不该答应玩这破游戏的!结果,还是把自己给坑进来了!

    这话一出来,一瞬间厅里就炸开了锅,怂恿的怂恿,欢呼的欢呼,鼓掌的鼓掌……

    陆离野慵懒的倚在沙发里,双臂随意的展开,搭在沙发靠背上,湛黑的凤眸紧眯着,锐利如鹰隼,幽冷的注视着向晴。

    向晴飞快的扫了一眼在场所有的男士,心一横,喊道,“阿祖!!你来——”

    “什么?”

    阿祖正在喝酒,闻言向晴的话,嘴里一口酒都来不及咽下去,直接毫无形象的喷了出来。

    “向晴姐,你可别说笑啊……”

    阿祖脸上陪着笑,却时不时的用余光去瞄他左侧不远处的黎大少爷。

    果然……

    一阵阴风扫过,阿祖背脊陡的一寒,整个身体左侧瞬间就被冻得没了知觉。

    额上,冷汗涔+涔……

    连唇+瓣,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打抖,“向晴姐,你别那我开涮了……”

    阿祖真的快要哭了!

    向晴姐,求求您了,还留小的一条活路走吧!咱真不想被流放到非洲去啊!!

    面对阿祖的央求,向晴盈盈一笑,“我可说真的,不逗你玩!这种游戏,咱们玩得起!”

    对面,陆离野一张冷峻的面庞,愈发阴沉了些分。

    幽深的黑眸里,冰霜遍布,寒潮涌动。

    阴翳的气场,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阿祖一个激灵,哭丧着脸,低声央求她,“向晴姐,求你了……”

    结果,旁人开始看不下去,瞎起哄了,“阿祖,不就一舌吻吗?你看看人家向晴多玩得开,你作为一男人,怎的还躲躲闪闪的,难不成还亏了你?!”

    “不,不,绝对不是……”

    天啊!!

    阿祖觉得自己一定是最近拜少了张飞大老爷,惹他老人家生气了,才让自己沦落到如此苦逼的境地来。

    你说好好的,小俩口吵架,怎的最后拿他来开刀呢?!

    他又没做错什么事儿!

    “磨磨蹭蹭的,是不是个男人了!”

    这话,是向晴说的。

    她站起身来,似女汉子般的一把抓过对面的阿祖,就要吻下去。

    乖乖!!喝了酒的女人,还真真儿如狼似虎啊!!

    那一勾人的红唇印下来,没勾到阿祖的心,却差点把他脆弱的小心脏给吓了出来。

    就在双+唇仅离半寸远的距离时,却忽而,阿祖只觉后颈一紧,整个人就被提着往后摔了去,而后,向晴的下巴,就被一只冰冷的手掌给紧紧地扣住。

    向晴瞠目,惊愕的瞪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陆离野。

    就见他阴沉的勾了勾嘴角,蓦地,朝阿祖一声低吼道,“计时——”

    话音一落……

    薄唇一张,根本不待向晴抗议,他便已狂狷的封住了向晴那双愕然的小+嘴。

    一时间,在场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格亚红着眼瞪着眼前的这一幕,气得七窍生烟,却偏又不敢上前去阻止。

    “30……”

    阿祖开始慢吞吞的给俩人倒计时。

    “唔唔唔————”

    向晴适才反应过来,挣扎着要逃出陆离野的禁锢。

    然,她一挣扎,陆离野那掐着她下巴的手掌愈发用力了些分,如铁钳般钳住她的下颚,不许她动弹分毫。

    “)……”

    shit!

    明明十秒都过了!

    “你……干什么!我选的人,又……又不是你……”

    向晴喘着气儿,推拒着,“你……你这算犯规……”

    “……闭嘴!!”

    陆离野一声粗吼,“老子就是规矩!”

    “……”

    这话一出,谁还敢有任何异议?

    显然,这头深林野豹发怒了,而且,怒不可遏。

    谁敢再惹,那就是……找死!!

    就连一贯胆儿肥的向晴,都不敢再惹他了!

    也能任由着他在自己唇上肆意捻转,似吻非吻,似咬非咬……

    折磨得她,心肝儿一阵乱颤。

    “(……”

    “……”

    靠!

    一分钟都过了!!

    “'……”

    “……”

    “…”

    “10……”

    向晴已经被他折磨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了。

    “9……”

    “8……”

    “……”

    “…”

    “3……”

    “2!”

    “1!!!”

    阿祖最后一个‘1’字落下来,陆离野及时推开了向晴。

    那感觉,仿佛是多亲她一秒都不乐意似地!

    呵!!

    十多分钟都过了呢!!

    向晴就不相信这家伙不知道!!

    道貌岸然!!

    向晴一边喘着气儿,一边在心里不停地腹诽着他。

    后来,游戏又轮了数圈,向晴一直玩得心不在焉的,受了惊吓的阿祖干脆直接退出了游戏,默默地坐到一旁诚心给自己的未来祈福去了。

    之后,格亚一直玩得不太开心,变着法儿的想让陆离野也亲她一次,结果,不知是他陆大少爷实在太不解风情还是怎的,总把这种好机会给推了出去。

    哪怕她被人吻了,也完全一副旁观者的姿态,丝毫没有要为她挺身而出的意思。

    格亚气得够呛,却偏偏不敢发作,只恶狠狠地瞪着对面的向晴。

    向晴才懒得搭理这种妒妇。

    没劲儿!

    她就窝在那儿,旁若无人的喝着酒儿。

    酒精浸在她红肿的唇+瓣上,那儿仿佛还透着独属于陆离野的狂狷之气,让她不自觉的还有些神游飘远……

    结果,采访没访到,向晴倒把自己给生生灌醉了。

    真够失败的!!

    “胡+总,访问稿我已经交给您的秘书了,改天您有时间了,再约。今天已经不太适合再谈工作了……”

    向晴昏昏沉沉的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来,“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

    她说着,跌跌撞撞的,就要往外走。

    “景小姐,你喝高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吧!”

    胡彦确实算个贴心的好男人。

    “不用了!”

    向晴忙摆手,“不用送,我清醒得很!谢谢。”

    清醒个屁!

    向晴知道自己走路都已经摇摇摆摆了,但看着陆离野坐在那,只顾着跟人美女调情,完全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向晴心里就像呕着一口气,拧着死活不肯让人送。

    她就是这么一个执拗的人!

    总因为别人跟自己过不去!

    向晴特不喜欢自己这一毛病,但偏偏,脑子发热的时候,什么就顾不上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