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二)晴陆漫漫(49):我只对你好【重点推荐】

    陆离野霸道的托高她的脸颊,肆意的将心里所有的思念,所有的担忧,以及所有的悲痛,全数化作这一记浓情的吻,弥漫进向晴的檀口间……

    含含糊糊的,能听到他贴在她的唇边,喘着粗气说着,“我没事,我很好!很好……”

    两个人,不知吻了有多久。

    这一记炙热焚心的吻,几乎是要将对方融进身体里,血液内……

    终于,陆离野不舍的放开了向晴。

    向晴脸颊一片绯红,说起话来,还有些带喘的,“你哪儿受伤了?”

    “我没事,就后背一点皮外伤。”

    陆离野摸了摸她的脸颊,目光落进她的水眸中,黯然了些分,沉声道,“让我看看你腰间的烧伤。”

    “我没事!”

    向晴拉了拉病服的衣摆,不让他看。

    “听话。”

    陆离野坚持。

    目光深沉了些分。

    “都被纱布包扎了,没什么可看的。”

    向晴想了想,还是乖乖的松了拉着衣摆的手。

    陆离野轻轻的掀起她的衣摆,低声道,“弄疼了你,就告诉我。”

    向晴乖乖的点头。

    陆离野手里的动作,极为小心,似唯恐自己会弄疼了她的伤口。

    衣摆缓缓提起,露出一大~片染着血色的纱布来。

    陆离野湛黑的眸色,愈发沉了些分,暗潮在眸底涌动着,薄唇崩得紧紧地。

    向晴见他表情有些难看,忙扯谎道,“这红色的是药水……”

    “你当我是白~痴?!”

    陆离野又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衣摆放了下来,一双剑眉凛成了个川字。

    替她轻轻的拉上薄被,“这些天好好休息,什么都别想。”

    “嗯……”

    向晴乖乖点头,脑袋在高枕上蹭了蹭,小~嘴瘪了瘪,问他,“你说我腰上会不会留下伤疤?到时候很难看怎么办?”

    “难看就难看点,我不介意!”

    “……”

    向晴眼底里露出几许娇羞来。

    这家伙!

    谁有问他介意不介意啊?!

    “对了,莫里尔呢?他没什么事吧?!”

    倒是意外的,她住院的这些天里,莫里尔亦没来看望过她。

    提到莫里尔,陆离野的脸色凉下来了些分,只疏冷道,“他没事!得到了你平安的消息后,就飞英国了。”

    “哦,那就好……”

    “你很关系他?”

    陆大少爷似乎又有些吃醋了。

    “当然了,他也算我的救命恩人,对不对?”

    向晴颇为感慨,“在我危难的时候,看着你们俩守在我身边,陪我共赴生死的时候,我当时的心理……真的很难形容!很感动,很幸福,也觉得自己很幸运,更多的是……何德何能!”

    “对,景向晴,你何德何能让两个男人同时为了你共赴生死!”

    陆离野捞住向晴的后脑勺,目光灼灼的锁定她,认真道,“所以以后,有本少爷一个人陪着你就好!”

    向晴闻言他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况,永远都是这副狂狷霸道的口气。

    可是,偏偏,她就是喜欢这个男人身上的这股嚣张劲儿!

    “陆离野,谢谢你!谢谢你那天愿意舍命救我!”

    “行了,别跟我煽情了,咱们之间不太合适!”

    “……”

    太没风情了吧!!

    “弄点实际的,陪我睡一晚吧!”

    “靠!”

    向晴要能动,一定狠狠地一脚踹飞他。

    可结果,她还真的就这么被他赖了一晚。

    陆离野让云璟去陪护房休息了,他就陪着向晴在她的病*~上睡着。

    她的伤口在左侧,他躺在她的右侧,很小心的睡着,睡得很浅,就是以防自己触到她的伤口,又或是,她有需要照顾的时候,自己却不知道。

    夜深——

    向晴又一个轻微的动作,把陆离野惊醒了过来。

    “怎么还没睡着?”

    他侧了侧身,眯着有些惺忪的凤眸,问向晴。

    向晴眨着疲倦的水眸,与他慵懒而迷人的双眸对望着。

    “回自己的病房去睡吧!你这样睡不好的,我会经常扰到你。”

    向晴看见了他眼底的血丝,有些心疼。

    “我要回房去了才真睡不好。”

    陆离野轻轻的托起她的小脑袋,让自己的胳膊枕在她的脑后,问她,“是不是伤口疼得睡不着?”

    “有点……”

    向晴如实点头。

    “既然睡不着,那就聊聊天吧!”

    向晴眨眨眼,“你不困吗?”

    “困啊……”

    他说着,还夸张的打了个哈欠,“不过,看着你这样子,再困本少爷也没心思睡啊!”

    向晴含情脉脉的凝着他,“陆离野,你真好……”

    “好吗?”

    陆离野充满血丝的眼睛里,泛起了浅浅的笑意。

    “好!从我第一次认识你开始,就觉得你是个好人……”

    “哈哈……第一次被人夸好,还真他妈有些不太习惯。”

    陆离野说着,流氓似的往向晴的怀里蹭了蹭。

    他的动作,逗得向晴直乐。

    “景向晴,本少爷可从没被人夸过是好人!”

    “为什么?”

    向晴疑惑的问他。

    “因为本少爷对其他女人,不这么好……”

    这句话,陆离野看着向晴,说得格外认真。

    以至于,惹得向晴一颗心,“扑腾扑腾”的在心房里,胡蹦乱跳着。

    心窝里,也暖暖的。

    “陆离野,你真是个……泡妞高手……”

    如果不是,怎么会就连这样一句话,都能让她乱了心绪,红了脸颊去呢?

    陆离野只看着她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泡妞高手?!

    他陆离野活了二十多年,还真没主动泡过一个妞呢!

    当然,除了她景向晴!

    “你什么时候可以不当卧底了啊?”

    向晴忽而问陆离野。

    陆离野顿了顿,思忖了几秒后,摇头,“未知数。”

    “这样啊……”

    向晴的眼底,闪过几许明显的黯然。

    她失望的情绪,自然是逃不过精明的陆离野。

    他攫起她的下巴,迫使着向晴的目光正对上自己的视线,“你好像不太喜欢我的工作?”

    “说实话啊?”

    向晴小心的看了他一眼。

    “嗯。”

    “应该没有谁会喜欢你这份工作吧?”

    “……嗯。”陆离野点头,“我也很讨厌。”

    “我主要是担心你!”

    向晴叹了口气,“这次的事情,谁能保证以后就没有了呢?!这次咱们还活着也算是运气好,以后呢?谁又敢保证我们以后我们还会这么好运?”

    “没有我们!只有我!!”

    陆离野认真的纠正向晴的话,“这次的事情,不会再有以后了!!我陆离野绝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再踏入这样的虎穴!”

    “可是我也不希望你再踏入这样的龙潭虎穴!”

    向晴说到这里,目光黯然了些分,目光垂垂,又说道,“但我知道,这是你的工作!你也左右不了的。”

    “嗯。”

    陆离野点头,拉过她的手,置于自己的手心里,“我向你保证,我会尽快结束这份工作!”

    “好……”

    向晴安心的把头靠近他的怀里,浅浅的睡了去。

    这夜,向晴被伤口的疼痛折磨得够呛,即使有陆离野作陪,却也没睡得怎么好。

    陆离野自是也没睡多少,向晴一动,他就醒了。

    看她伤口疼起来,他比谁都着急,却偏偏,他拿着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躺在她旁边,不停地跟她聊天,讲点实在不擅长的冷笑话,转移向晴的注意力。

    六点时分,云璟从陪护房里出来,两个人居然还躺在*~上在讲冷笑话。

    “这一天,乌龟和兔子又在赛跑,兔子很快就跑到了前面去,乌龟爬啊爬,突然就看到一只蜗牛,爬得很慢很慢很慢,于是乌龟就好心的对蜗牛说,‘你上来吧,我背着你!’于是,蜗牛就爬上了乌龟的壳。乌龟又爬了一会儿,就又遇上了一只蚂蚁,于是,好心的乌龟又对蚂蚁说,‘你也上来吧!我背你!’于是蚂蚁也上来了。蚂蚁上来以后,看到上面的蜗牛,对他说了句,‘你好’。然后,你猜蜗牛回了他一句什么?”

    “什么?”

    向晴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眨着眼兴奋的问他。

    “蜗牛说,‘你抓紧点,这乌龟好快……’”

    “哈哈哈哈……”

    向晴忍不住大笑出声来,“陆离野,你讲笑话的样子,比笑话更逗……”

    陆离野看着向晴的笑颜,也忍不住跟着她笑了。

    云璟倚在门沿边上,看着*~上笑得前仰后合的两个人,唇角不自觉浮出一抹会心的笑。

    忽而,她就有些羡慕他们俩了……

    “三儿……”

    向晴发现了倚在门口的云璟,“这么早就醒了?是不是我们俩吵到你了啊?”

    云璟走过来,在*沿边上坐了下来,“我还担心吵到你们俩了呢!”

    陆离野翻身从*~上坐了起来,抓了抓有些凌~乱的短发,“几点了?我是不是该走了?伯父伯母也该过来了吧?”

    “你赶紧回病房去休息吧!”

    看着他满眼疲倦的血丝,向晴心疼他,“记得再睡会。”

    “嗯。”

    陆离野点头,掀开被子,下*,同云璟叮咛道,“她疼了一整晚没怎么睡,实在不成,待会让护~士给她开点止痛片,让她睡一会。”

    “好,我知道了。”

    云璟点头,“看你一整晚也没怎么睡,赶紧去休息吧!”

    陆离野应了句,“那我先走了,帮我看好她,晚点我再过来……”

    “去吧!”

    最后陆离野不放心的叮咛了向晴数句之后,方才不舍的离开了她的病房。

    “啧啧……”

    看着他离开,云璟忍不住感叹出声来,“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我还真不敢相信这还是我当年认识的那个陆离野!”

    “怎么?”

    向晴眼眸里缀着化不开去的笑意,问云璟。

    “我可从没见他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过!向晴,他陆离野是真对你认了真啊!”

    “……”

    “聊什么呢?什么认了真啊?”

    两个女孩儿话还没聊完,向南就提着新煲的鸡汤过来了。

    “妈!”

    “妈……”

    两个女孩儿不约而同的喊了一声。

    “怎么起这么早啊!”

    向晴有些心疼自己的老妈。

    向南忙把汤搁好,“你们俩都趁热赶紧喝点。三儿,昨儿晚上累了一晚没怎么睡吧?待会你赶紧回去休息,补补眠。”

    “妈,我睡了,睡得挺好的!我不用再补觉了,就在这陪着你和向晴吧!”

    云璟说着,别有深意的看了向晴一眼。

    “这孩子……”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向晴的病房外,几名警官严肃的守在那里。

    向南和云璟一干人等都被遣出了病房,留了向晴一个人在房间里,由他们的老大佟警官给向晴做笔录。

    当然,说是做笔录而已,实则是佟警官找向晴‘谈心’。

    “向晴啊,佟叔也不跟你废话,有什么就说什么了,有些话要说得太直,你也别往心里去。”

    佟警官这么一说,倒让向晴心里多少有些慌了。

    她料不准他想跟自己说什么,但她猜得到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这预防针都已经下了,能会有什么好事呢?

    向晴没露痕迹,淡淡的笑了笑,“佟叔,你只管说就好。”

    “……嗯。”佟老大点点头,半晌,沉声道,“向晴啊,离野现在是什么身份,你也很清楚!以他的工作性质来说,也确实不太适合谈恋爱!且不说会分心,就拿这回绑票的事情来说……你景向晴就是他陆离野的死穴!而你,对那些黑道里虎视眈眈的坏人来说,就是一个活靶子!你们俩如果真执意要在一起,只会害了自己,也害了对方!!倒把对手给便宜了!”

    向晴闻言,面色煞白,贝齿紧~咬着下唇,直愣愣的看着对面的佟警官,久久的都没吭声。

    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

    病房里,安静得只听得到墙上的石英钟“滴滴答答”走动的声音。

    许久——

    “佟叔,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他分手?”

    向晴问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居然还有些打斗。

    她吸了口气,忽而就想到了陆离野趴在自己身边跟她讲冷笑话的样子,眼眶竟不觉一湿,“如果我不乐意呢?”

    佟警官叹了口气,“佟叔知道让你们俩年轻人为难了,可现在是特殊时期!你们俩要谈恋爱,没关系!等卧底工作结束了,到时候想在一起,谁都不拦着你们!可现在……你们这样子,只会把对方往火坑里推!”

    佟警官看了*~上眼眶通红的向晴一眼,“就这么说吧,今儿这次你被绑的事情,上头知道后,发了很大一顿脾气,已经下了死命令,不允许他陆离野再在工作期间谈恋爱了!”

    “佟叔,谈恋爱也是犯法的吗?”

    向晴咬着下唇,死紧死紧。

    “不犯法,可他陆离野是个军人!!是军人就必须得无条件服从上头的命令!!”

    “是他让你来跟我说的这番话?”

    向晴忍着眼眶里打转的泪水,问佟警官。

    “不是。”

    佟警官叹了口气,“我要能劝动他,也不需要再来游说你了!”

    “那如果我也不愿意呢?”

    向晴红着眼,看定佟警官。

    佟警官缄默了数十秒。

    半晌,才沉声道,“如果你们俩实在都不愿意,那我也没办法,说真的,棒打鸳鸯这种事情,我佟叔也不乐意做,只是上头下的令,我也没办法!

    到时候上头责令下来,那他陆离野也得受着,会不会影响到他的前途我是不知,但我知道,你们俩再这么一意孤行下去,迟早有天,你们都要被对方害死!

    现在离野在的地方,是龙潭虎穴,每天都是把脑袋别在腰间的,随时都有可能跟他们的人犯冲,一个厉威就是个典型的例子,那下一个呢?下一个是谁?谁又敢保证下一次你们俩还会这么幸运?!

    下次如果照例拿你景向晴当诱饵,怎么办?!

    只要你在,永远都会是他陆离野的死穴,弱点!!就永远给敌人一个制胜的机会!!而他,就更多了一分送命的危险!!”

    佟警官的话,字字珠玑,让向晴本就没有多少血色的面庞,愈发煞白了些分。

    俩手,搁在身前,缠得很紧很紧,目光垂落着,唇~瓣紧抿,不说一句话。

    “向晴,话说到这里,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佟叔,我有点累了……”

    她是真累了。

    向晴说着,缓缓地掀了被子,背着佟叔躺下,闭上眼,掩了眼眶里那片晦涩的通红和一圈圈的泪水,低声轻喃,“我就不送了……”

    佟叔看着她纤瘦的背影,叹了口气,“希望你能理解佟叔!好好养伤,再见——”

    说完,佟警官迈步,出了病房去。

    很快,领着警队离开。

    向南和云璟忧心的回了病房来,关切的问向晴,“晴子,佟警官都问了你些什么啊?”

    “……”

    向晴没做回应。

    云璟偏头过去看了一眼,冲向南做了个口型,“妈,她好像睡了……”

    “那就让她睡吧!”

    两个人的声音,变得更轻了些分,唯恐会扰到了休息中的向晴。

    向晴是闭着眼的,眼泪却还是止不住的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

    一滴一滴,渗透在白色的枕巾上,染成了一朵朵透明的蔷薇花。

    她是真的不太轻易掉眼泪的,可是,一想到陆离野小心翼翼给她查探伤口的样子,还有躺在她身边给她不厌其烦的讲冷笑话的样子,她就抑制不住的想掉眼泪……

    虽然她真的讨厌佟叔跟她说的这番话,可是……

    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那些话……每一句,都到了她的心坎里!

    陆离野为了她,同生共死,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这样的他,自己真的就舍得成为他的累赘,他的负担吗?

    不,严重一点,或许未来的某一天,自己就是杀死他的那把匕首!

    想到这里,向晴就觉此时此刻,正有一把锋利的匕首刺穿着她的心脏,那种锥心刺骨的疼痛,折磨着她,让她完全透不过气来。

    她艰难的顺了口气,低声央着自己的母亲,“妈,我想出院了……”

    向南以为自己的女儿睡着了,忽听得她出声,还愣了一下,转而才意识到她的哭腔,“怎么了?晴子?好好儿的,怎么要出院呢?”

    向南连忙在自己女儿的*沿边上坐了下来,云璟也关切的守在一边。

    向晴轻微的翻了个身,睁开眼来,眼眶里,一片通红。

    “怎么哭啦?”

    向南忙心疼的给自己女儿抹眼泪,看着她哭,自个心里更不好受。

    她女儿可是不爱哭的人,这一哭,简直把她的心都哭化了,“告诉妈,受什么委屈了?刚刚佟叔跟你说了什么?”

    云璟连忙给向晴递纸巾。

    “妈,我没受什么委屈……”

    向晴摇头,接过云璟手里的纸巾,眼底里水雾却更重了些,“我就想出院了,在这呆着腻,我想回家……”

    “好好好,你别哭,你想出院,我让你爸给你安排,好不好?”

    “……嗯。”

    …………………………………………………………

    向晴说要出院,谁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就给办了出院手续,回家休养去了。

    毕竟家里医生多,回家养着也不是不行,家住条件也自然比医院好,家里人也都还省心省力。

    在医院里收拾东西的时候,陆离野远远的看见了。

    他随手拉了一名护~士问她,“护~士,怎么回事?46房的怎么就出院了?”

    护~士是认识陆离野的,毕竟他是整个住院部里最帅的一位病患,她笑靥如花的回答陆离野,“景医生的二千金呀!不肯住了,非闹着回家不可!你说你们俩是不是都商量好的呀,一个闹着要回家,一个闹着不肯回家……”

    陆离野皱眉。

    这丫头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就不肯住院了?这又唱的是哪出戏啊?“她出院手续办了吗?”

    陆离野问护~士。

    “嗯,上午已经办完了。”

    “行,那待会也给我的办了!”

    “你真愿意出院了?”

    护~士不知该是喜多一点,还是悲多一点。

    按理说,他的身体早就痊愈,该出院了,可哪知人家人民币一挥,怎的都赖着不肯出院。

    这回可终于舍得出院了,护~士们又不开心了,毕竟,这一大帅哥走了,以后靠什么来养眼啊!

    向晴坐在*~上,远远的就见到了长廊上正拉着护~士说话的陆离野。

    水眸偏了偏,心口还痛得有些厉害。

    “妈,我去医生办公室一趟……”

    向晴说着,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下*。

    向南见状,吓了一跳,“你这是干什么啊?非把伤口给扯疼了不可,坐下坐下,去办公室干什么?妈替你去!”

    “不用了,妈……”

    向晴的声音,晦涩了些,“我没事!我自己去。”

    云璟一眼就瞧出了端倪来,连忙挽过向晴的手,扶住她,冲向南道,“妈,我搀着向晴去,你别担心了,我陪她去。”

    “那好吧!你们俩可得小心点!好好儿的,去什么医生办公室啊!”

    向南还在唠叨着,云璟就已经搀着向晴出了病房来。

    一出来,陆离野就见到了向晴。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秀眉轻轻敛着,显然是因为走路扯痛到了伤口的缘故,连呼吸也变得不太平顺起来。

    额上,已经冒起了层层细密的冷汗。

    “怎么回事?就这个样子,为什么还闹着要出院?”

    陆离野顺手从云璟的怀里,把她扶过来。

    一见她这副弱不经风的模样儿,刚还硬着的声喉一下子软了些分,“来,趴我怀里来,身子别使力,让我抱着你走,要去哪?”

    “先去你的病房吧,我有话要跟你说。”

    “……好。”

    陆离野和云璟一路搀着向晴往他的vvip病房走去。

    病房里,空无一人。

    陆离野就是为了方便佟警官的探视,所以没留下任何人来陪护。

    两个人搀着向晴在他的病*~上躺好。

    向晴这才感觉舒适了些分,额上却依旧冷汗涔~涔的,陆离野见状,扯了纸巾替她把额上的汗水拭去,低声怒斥道,“又跟谁在闹脾气呢?就这副样子,还闹着出院?!”

    “我有话想跟你说……”

    “说,我听着!”

    陆离野深沉的目光,落定*~上的她。

    云璟闻言,忙道,“你们先聊着,我去外面等吧。”

    说着,就出了病房去。

    云璟走了,向晴却依旧只是愣愣的看着身前的陆离野,唇~瓣微微张了张,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是不想说,不愿说,而更多的也是,舍不得说。

    “费了这么大的劲出来,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陆离野见她不说话,又问了一句。

    向晴目光黯然了下来,睫毛微微垂落,不去看陆离野,只低声道,“我们分手吧……”

    “?”

    陆离野几乎要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他勾手,攫住向晴的下巴,抬起来,强迫着她迎上自己锐利如刀的视线,“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们分手……”

    向晴对上他的深眸,微红着眼眶,再重复了一遍。

    “再说一遍!!”

    陆离野的牙关,咬得紧紧地。

    “我们,分手……”

    向晴的呼吸,变得有些不顺畅起来。

    不知是心里难过,还是因为身体的疼痛……

    “话我已经说完了,我累了,你让云璟进来扶我回去吧……”

    向晴说着,掀了被子,要下*,却被陆离野按住了肩膀。

    他的力道不重,但足以桎梏住她。

    陆离野俯身,靠近向晴,重重的喘~息了口气,湛黑的眸仁浑浊了些分,他问,“佟叔跟你说了些什么?”

    向晴也没打算瞒着他,“就跟我分析了一下我们现在的境况……”

    “景向晴,我不介意你当我陆离野唯一的死穴!!”

    他的声音,不由拔高了几个分贝。

    “可我介意!我怕!”

    向晴显然是没太多的气力同他说话,目光淡淡的看着他俊美的面庞,轻声道,“你不怕死,我怕……现在就这么一个简单的烧伤,就已经把我折磨得够呛了!我不能下*走动,没办法高声说话,连大笑都会扯痛到伤口……陆离野,这感觉,真的不太好受……”

    陆离野从*沿边上起了身来,坐到了一旁的木椅上。

    从*头上抽了支烟出来,垂着头,点上,重重的抽了几口,没回应向晴的话。

    袅袅的青烟,徐徐而上,朦胧了他俊美的容颜,浑浊了他那双湛黑而迷人的深眸。

    “景向晴,你想清楚……”

    他的声音,沙哑着。

    喉咙仿佛是被刀片划破了一般。

    他又深深的吸了口手里的烟,吐出一口烟圈,“你要守在我身边,我自会舍命护你!你要不愿意……我尊重你!”

    毕竟,性命攸关,他不强求!

    向晴心下一痛,眉心颤动了一下,眼泪差点就从眼角滑落,但她还是强逼着自己吞了回去,点点头,“谢谢,我已经决定了。”

    “好!”

    一个字,铿锵有力!

    丝毫不拖泥带水。

    “云小怪——”

    回头,喊了门口的云璟一声。

    云璟应声进来,“聊完了?”

    一看*~上的向晴脸色不对,又忙关切的问了一句,“怎么回事?吵架了?”

    “没……”

    较于向晴起伏的情绪,陆离野就显得平顺多了,宛若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似得,只有一口没一口的抽搭着手里的烟。

    “云小怪,你去跟她爸妈说一声,她不出院了!”

    向晴抬头,不解的看他。

    云璟也眨着眼儿,疑惑的看着他。

    陆离野闷着头,抽了口手里的烟,“就你这副林黛玉的样子,还出什么院啊?我的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你别瞎折腾了!”

    向晴闻言,脸上的表情,微微变了变。

    陆离野知道,她出院是因为不想再遇见他的缘故……

    心头,蓦地一痛……

    那里,宛若被什么重物给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云璟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听闻陆离野的话,回了向晴的病房,去通知她公婆去了。

    陆离野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低着头,不吭声。

    向晴也不说话。

    两个人就这么静默的坐着。

    终于,陆离野按捺不住了,才说道,“景向晴,其实你没必要在我面前说这些废话!你是什么人,心里在想些什么,我陆离野清楚得很!但既然你已经做好了决定,那我尊重你!”

    虽然知道她是为了自己才放弃的这段感情,但正如佟叔说的那样,没有自己,她就不用承受这些不必要的伤痛。

    既然,她已经做好了决定,他自然不能再强求。

    哪怕,心里再难过,再憋闷!

    他是男人,他就得受着!

    他是男人,又有什么伤痛是承受不住的?!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那日之后,似乎一切都又回到了原点。

    却又觉得……一切都回不过去了。

    所谓和平分手,大概,就像他们这样的。

    没有吵,没有闹,甚至连眼泪都没有,就这么平静的,毫无波澜的说了再见。

    微信里,lo一直在,名字从未变更过。

    ve也在,名字依旧是他取的那个‘ve’。

    个性签名,也未变更,依旧是他的那句‘ve是lo没说完的love!’

    这句话,是向晴在他们分手的第二天才发现的。

    那日,她抱着手机,把自己哭得不像样子。

    她从前甚至设想过千百种陆离野说爱的方式,却从不想,只一次,就让她,如此痛彻心扉。

    后来,她又在医院里养了大半个月的伤。

    出院后的第二个星期,她回了报社上班。

    回单位上班的第一天,她就把自己忙得不可开交。

    临近下班的时候,康示扬朝她的办公桌走了过来,“忙完了吗?”

    “快了快了,你准备下班了吗?”

    向晴抬头冲他笑笑,又低了头去继续忙。

    “身体才刚修养好,别只关顾着忙了。”

    康示扬对她依旧很关切,“走吧,先吃饭。”

    “我正打算叫外卖呢!”

    “我请你,当庆祝你身体康复。”

    “这怎么好意思……”

    向晴还在同他客气着。

    “走吧!顺便庆贺我上个月高升!”

    “你升职了?”

    向晴很是替他高兴。

    “你不在的时候升的,所有的同事都请过了,就差你了!”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自己再不去,好像就实在有些不讲情面了。

    “那你等等我,我把包收拾一下。”

    “好,那我先去把车开出来,门口等你。”

    康示扬笑着出了办公室去。

    向晴正收拾着自己的办公桌,把一些不必要的文件搁进抽屉里。

    抽开抽屉,里面还躺着一包上个月没用完的卫生棉。

    向晴忽而才意识到,自己这个月的月事好像又推迟了。

    不过她也没往心里去,对她而言,月事延迟一个星期似乎都不是事,反正她也没太准时过。

    阖上抽屉,拿起手提包,出了公司去。

    康示杨已经在车里候着了,见向晴出来,连忙下车给她礼貌的打开车门。

    “谢谢。”

    向晴道谢,弯身坐进去,系好安全带,康示杨这才绕过车身,回了驾驶座上。

    偏头,问向晴,“想吃什么?”

    向晴摇摇头,没有主意,“你决定吧!”

    “好,那就带你去吃个口味不错的店。”

    康示杨说完,启动车身,就带着向晴往目的地而去。

    向晴是怎么都没想到,康示杨会带着自己来这家火锅城。

    曾经,她和陆离野一起来过的地方!

    还没踏进火锅店,向晴脑海中倒影的胶片机就已掷地有声的响了起来,记忆的片花,不停地倒流……

    他汗流浃背的性感模样,犹在眼前。

    他嬉皮笑脸的调戏她,‘待会回去帮我把衬衫洗了,连芮裤一起。’

    拿到洗净的衬衫的时候,他一本正经的质问她,‘没穿着睡过吧?’

    太多太多的回忆,一瞬间同时朝向晴涌了过来,登时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向晴,你没事吧?”

    康示杨察觉出了向晴的不对劲来,连忙关切的问了一句。

    “不喜欢吃火锅吗?不喜欢我们就换一家吧!”

    “不!”

    向晴拉住了康示杨,“我很喜欢,而且,很喜欢这里!”

    康示杨笑了,“那就好,看你脸色不好,还以为你不太喜欢呢!”

    两个人肩并肩,走进了火锅城。

    今天的人,比那次她和陆离野来的时候,还多。

    已经没有包房了,所以只能做大厅。

    俩人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飞快的点了单后,服务员就端了各色的食材上来。

    康示杨的心情似乎不错,一直同向晴热络的聊着,“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火锅,反正我觉得冬天吃起来,挺爽的!特别大快人心。”

    其实向晴没听到康示杨说了些什么,坐在餐桌上,就一直在走神,满脑子的都是自己和陆离野曾经的那些美好回忆。

    想得太入神,以至于,窗前闪过一抹熟悉的黑色身影,她都没有察觉。

    直到,那抹颀长的身影,在他们桌前,坐了下来。

    眼前,忽而出现的邪魅面庞,与自己脑海中那张回忆的容颜重叠在一起时,向晴一瞬间才猛地回了神过来。

    陆离野轻车熟络的给自己倒了杯水。

    阿祖和一票黑衣手下,恭敬地在他身后候着。

    陆离野淡淡的问向晴,“男朋友?介绍一下。”

    语气毫无波澜,面色平静,没有半分涟漪。

    康示杨似乎被突然出现的陆离野给震住了。

    愣了好半晌,才回神过来,看一眼他身后一群黑衣保镖,又扫了他一眼,忙递了自己的一张名片过去,微微一笑,自我介绍:“康示杨。”

    陆离野没接,锐利的目光停留在向晴的脸上,一瞬不瞬。

    康示杨有些尴尬,最后,还是向晴替他圆的场,将他手里的名片取了过去,低声介绍,“黎野。”

    她的目光,始终没太敢去看对面的男人。

    即使不看,却依旧能感觉到他那束锐利而灼热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陆离野淡然无痕的收了视线,低头,抿了口杯中的茶水,重复的又问了向晴一句,“男朋友?”

    向晴拾起眼来看他。

    目光扫过他身后的那群手下,许久,垂了眉目,紧抿着红唇,没吭声。

    那心虚的样子,就等于,默认了!

    陆离野俊朗的面庞掠过一抹阴沉,漠然的深眸里迅速布上一层寒霜,教人单单只是看着,就觉不寒而栗。

    视线,投射在向晴的身上,宛若是要生生将她刺穿刺透一般。

    旁边,阿祖看得冷汗直流。

    向晴心虚得只一个劲儿的喝水,倒水。

    手心里,早已是涔~涔薄汗。

    康示杨坐在身侧殷切的给向晴不断的添水,整一桌子人,就属他心情不错了。

    “名片呢?给我。”

    陆离野把手朝向晴探了出去。

    向晴防备的看着他,“干嘛?”

    “干嘛?怕本少爷吃了他啊?”

    “……”

    向晴将手边上康示杨的名片递了出去。

    陆离野接过,随意的扫了两眼,没再多说什么,起身,领着一干手下出了火锅城去。

    从火锅城里出来后,陆离野的脸色就一直阴沉着,没有过半分的缓和。

    阿祖在一旁候着,完全不敢吭气,甚至于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他黎大少爷。

    惹怒了事小,怒后事大!

    分分钟被流放的节奏啊!

    “把他的资料调出来!”

    陆离野将手中的名片递给阿祖,“越详细越好!”

    “是!”

    阿祖领命,分毫不敢怠慢。

    火锅城内——

    向晴舒了口气,发现胸口还压抑得有些难受。

    刚刚自己为什么不否认呢?

    还不是为了告诉太子酒店的这群人,自己和那个男人,已经再无瓜葛了。

    “向晴,你没事吧?”

    见向晴脸上的血气不佳,康示杨担忧的问了一句。

    “没,我没事。”

    向晴摇头,同康示杨道歉,“对不起,刚刚我应该第一时间否认的。”

    “没事!我倒希望你第一时间承认呢!”

    康示杨半开玩笑的说着,又好奇的问向晴,“刚刚那个人,谁啊?男朋友吗?”

    他假装无所谓的询问着,低头又喝了喝杯中的温茶。

    “不是。”

    向晴摇摇头,眼底漫过几许晦涩,掀了掀红唇,“不知算不算得上前男友……”

    “……这样啊!”

    “算了,算了,不说他了,我们吃饭吧!”

    “嗯,好!多吃点,你待会还得回去加班吧!”

    康示杨殷切的给向晴的碗里添了些菜。

    …………………………………………………………

    太子酒店,别墅区内——

    夕阳垂暮。

    陆离野散漫的倚在阳台上,正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手里的烟。

    殷虹的夕阳,筛落进他那双迷人深邃的凤眸里,多添了几许教人参不透的复杂情绪。

    似伤愁,似无奈,似闲漫,又似漠然。

    “野哥!”

    阿祖拿着一堆资料朝他走了过来,“关于康示杨的资料,全齐了。”

    陆离野没有回头看阿祖,扬了扬手,“说说情况。”

    “家世不错,父亲是做皮具生意的,这些年里也是小有成绩,康示杨本人也是海归回来的博士,工作上的表现堪称优异。”

    阿祖说着,额上已经渗出细密的汗水来。

    夸太多,唯恐自己会落下一个流放的下场。

    陆离野许久,都没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抽烟。

    阿祖以为他不会再说话了,却听得他又沉声问了一句,“花边新闻多不对?适不适合做人男朋友?”

    “……”

    阿祖这会来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过来,原来,他们家黎大少爷是不放心向晴小姐找的这位新男友,所以才特意让他私底下调查调查的。

    阿祖忽而就觉得心里涩涩的,他还真有些心疼起他们老大了。

    “没有花边新闻,看着好像挺~实在的一个人。”

    阿祖如实回答。

    陆离野皱了皱眉,有些烦了,“行了,把资料放着,下去吧!”

    “是……”

    阿祖走了。

    陆离野闷在阳台上抽烟。

    圆几上的资料,他也没心思去翻,主要一见到‘康示杨’那三个大字,心里就烦不胜烦。

    他承认,她景向晴找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做男朋友,要比找他陆离野做男人确实强上千百倍,至少不用担心生命安危,不是吗?

    可他陆离野心里确实是实实在在的不爽!

    特别不爽!!

    可不爽又能怎样?

    他陆离野说过,要尊重她的!!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向晴的工作,一下子变得越来越忙。

    她几乎是恨不能把报社里所有的工作全部揽在了自己身上做完才好,这样她就没有任何喘气的机会了,没有喘气的机会她才不会胡思乱想。

    这天,她又接了个访问。

    是访问一家成功的电商老总胡彦。

    这名老总工作似乎特别繁忙,直到晚上十点才敲定了访问地点。

    秘书来电给向晴,让她到乐城俱乐部里找他。

    向晴没有乐城俱乐部的vvip卡,但人老总似乎已经猜到了,所以早早就让秘书在门口给候着了,给了她一张副卡。

    向晴顺利刷卡进了俱乐部。

    俱乐部里,一切奢靡的景象,都是她平日里所没见过的。

    一座座的独立别墅,租给富豪们吃喝玩乐。

    向晴坐在俱乐部的代步车上,被胡~总的秘书领着,往他所在的别墅而去。

    他的秘书小心的同向晴交代着,“胡~总正在陪几位大人物玩牌,待会你先在一旁候着,等闲了的时候胡~总自会来找你,当然,至于访问稿,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一向由我来代劳。”

    向晴皱了皱眉,“抱歉,我们报社要访问的人是胡~总。”

    秘书讽刺的笑了笑,没再多言说什么,向晴也不再说话。

    代步车,在一座红色琉璃砖瓦的别墅楼前停了下来。

    向晴紧跟着胡~总的秘书下了代步车,往别墅楼里走了去。

    门,才推开,就见一群人正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慵懒的品着红酒,旁边一桌麻将正在奋力厮杀着。

    只是……

    让向晴意外的是……

    第一眼,她见到的并非她的受访人,而是……

    陆离野!!

    人群中央,他穿着一席经典款的白色衬衫,衣衫领口随意的散开三颗纽扣,衣袖懒懒的挽至手肘之上,露出半截精壮的手臂来。

    挺拔的身躯,慵懒的倚在皮质沙发上,站姿很是随性,不经意间渗透出一股不羁的风雅之气。

    他眉目微垂,目光潋滟,高~挺的鼻梁下,性~感的薄唇~间半许玩味的笑,正低头与沙发里一名娇艳的女子耳鬓厮~磨的聊着些什么,惹得那女孩儿时不时*的嗔笑出声来。

    镜子的新文终于出小黑屋子拉!!!<a8162'【直接复制就能打开了哦!期待大家的支持,么么哒!别忘记先收!!占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