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二)晴陆漫漫(31):谈谈情,说说爱【求月票】

    吴与生作为这对‘情侣’的旁观者,一瞬间恍然大悟。

    原来,这居然是一场,襄王有意神女无心的悲剧啊!!

    可是,看着他们家莫大少爷眼神里那份单纯的爱慕,好像……根本还没理解人家女孩儿的心思!!

    还正误以为人家女孩儿也把她爱得死去活来呢!

    这就是盲目自信遭来的惨痛后果啊!!

    “莫先生,我到了,谢谢你送我。”

    向晴说着,挣开了莫里尔的手,推门要下车。

    却反被莫里尔给扣住了肩膀,他的力道不重,甚至于,有些温柔,“以后叫我ler。”

    他强调。

    目光淡淡的投射+进向晴的水眸中,那一秒,向晴明显听到了自己心脏漏跳一拍的感觉。

    这个男人……

    确实,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让人无法抵挡的魅力!

    哪怕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一句‘叫我ler’,也足以让女孩们为之倾心。

    向晴大脑顿时有些缺氧,敷衍的应了一句,便匆匆下了车去,头亦没回的进了公司。

    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拐角处,莫里尔才缓缓地收回了视线来。

    “与生,你觉不觉得她跟其他女人都不一样?”

    吴与生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莫里尔,“莫总,我能说实话吗?”

    “说。”

    莫大少爷准了。

    “其实,在我眼里,景小姐跟其他女人也没有多少差别,顶多漂亮一点,身材更完美一些……”

    提到‘身材’二字,吴与生能清晰的感觉到一束阴森的目光就朝他锐利的投了过来,他忙纠正道,“莫总,我的意思是,景小姐穿着打扮方面比其他女孩更出色一点!”

    见莫里尔的表情微微缓和了些,吴与生适才继续道,“您看景小姐特殊,是因为景小姐在您心里的位置特殊!这跟她与别人是不是一样,根本没有太多的关系!就像我,我对景小姐没有特殊的情感,所以,我并不觉得她比常人特殊到哪里去。”

    莫里尔眯了眯眼,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而后又蹙紧了眉头。

    “是这样吗?”

    “是这样!”

    吴与生肯定的点头。

    忽而,发现了座椅上一件奇怪的东西,“莫总,那是什么?”

    他指了指后座椅上,莫里尔身旁的一个手机挂件,“好像是景小姐掉下来的东西。”

    莫里尔狐疑的将东西拾起来看了一眼。

    下一瞬,剑眉深深的蹙了起来。

    那东西,不是别的,而是一个相当精致的手机挂件……

    一个‘陆’字!

    “陆?”

    吴与生表示不解。

    莫里尔眸色幽暗了些分。

    “查查,她认识的人里,有没有一个姓‘陆’的男人!”

    他淡淡的吩咐一声。

    “是!”

    吴与生接收到命令,立刻拨通了下属的电话,命人赶紧去搜查。

    挂了电话,吴与生问莫里尔,“莫总,这东西要给景小姐送上去吗?”

    “不用了。”

    莫里尔将挂饰收在手心里把+玩着,忽而又补充了一句,“景小姐要问起来,就说没见过。”

    “是。”

    吴与生点点头,应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一整个下午,向晴和所有加班的同事,忙得焦头烂额,总算在六点时分将所有的稿子整理了出来。

    直到向晴接到自己老妈的电话时,向晴才猛地意识到自己手机上的挂件不见了!!

    “晴子,你到底还回不回来吃饭啊?饭菜都上桌了!”

    “妈,你们先吃吧!我一时半会铁定回不来了!”

    向晴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急得不停地翻找着自己的办公桌。

    没有,没有!

    到哪里去了?

    “你还在加班呢?”

    向南心疼的问自己女儿,忍不住又多叨叨了两句,“你这丫头平时注意点身子,别那么拼命!就你这年纪也该好好谈个恋爱了!有合适的就找了,知道吗?”

    “妈,我还年轻,不急!现在手里还有点急事,先不跟你聊了!”

    “一跟你说点正事,你就要挂电话!”

    “真挂了!待会再给你回电话,拜拜……iloveyou!”

    向晴急急的说完,也不等她老妈做回应,直接就将电话给挂了。

    该死的!

    她的手机吊坠上哪去了?

    向晴看一眼挂在自己手机上的坠子,绳子还在,只是那个锁链连带着那个‘陆’字却不翼而飞了。

    向晴焦急的把整个办公桌都翻了个底朝天,甚至连桌子底下和所有的抽屉都没放过,却依旧寻不出任何踪迹。

    “向晴姐,你在找什么呀?”

    秦沥沥恰好进来,见向晴像只无头苍蝇似地,正漫无目的的搜寻着什么。

    她似乎已经预见了,不过只是明知故问而已。

    “沥沥,你有没有见过我的手机吊坠!”

    向晴焦急的问她。

    “手机吊坠?”

    秦沥沥摇头,故作不知,“什么样子的?我都没注意诶!”

    “就是……”

    向晴才想说,就是一个‘陆’字的,可忽而就犹豫了,摇摇头道,“算了,你大概也没见着,我还是自己找吧!”

    向晴这一吞吐,登时就给了秦沥沥心里所有的怀疑一个肯定的回答。

    这个‘陆’字,定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个陆离野了!!

    秦沥沥眸仁一冷,凉声道,“那你自个找吧!”

    完了,转身就走。

    她的异样,向晴自然没有察觉。

    她只顾着找东西了,哪里还有心思管她呢!

    寻了一圈确定没有后,向晴拨通了莫里尔的助理吴与生的电话。

    联系方式是上次专访时留下来的。

    “吴先生,是我!”

    电话才一接通,向晴也懒得同他过多的寒暄,直截了当的就问他,“请问您有没有见过一个水晶的手机吊坠呢?”

    吴与生心里呐喊,见过!见过!可是被咱们霸道的莫总大人给拿走了!!

    “对不起,景小姐,我没见过!”

    吴与生一本正经的否认。

    前面这句‘对不起’是为了后面那句‘我没见过’而道歉。

    “哦,那算了!谢谢。”

    向晴很是失落,才想要挂上电话,却被吴与生给喊住了,“景小姐。”

    “您说。”

    “其实没别的事情,我就想替我们家莫总说两句好话。”

    “?”

    向晴不解。

    “你别看平日里咱们莫总好像妻妾成群……”

    向晴囧。

    妻妾成群!吴先生,你确定是来给莫总说好话的吗?

    “可是他真正喜欢的人,除了你就没了!”

    “……”

    向晴无言。

    “我跟随着莫总这么些年,可从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像对您这样上心的!他虽然女人不少,可是,恋爱经验……毫不夸张,为零!”

    “……”

    向晴安静的听着。

    “景小姐,不是我自卖自夸,像莫总这样优质的男人,寻遍整个亚洲怕也难寻出第二个来,是不是?”

    所以,吴与生现在是想要卖掉他们家的总裁大人吗?

    “我的意思就是,您跟着他,定不会委屈了您的!所以,还希望您别让他的心里难过!换句话说,就是希望您能接受他对您的爱!”

    向晴这回总算是把话听明白了。

    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她,他们家的莫总心性单纯,千万让自己别伤了他弱小的心灵。

    向晴叹了口气,“吴先生,我感谢莫先生每一次对我的出手相救,可是……”

    她顿了顿,道歉,“感情的事情是没办法勉强的。”

    “不勉强,但能好好培养!”

    向晴笑笑,“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吴先生,我还有事,就先不聊了,再见。”

    说完,向晴就兀自挂了电话去。

    这头,吴与生的电话才一挂上,就听得莫里尔坐在沙发上淡幽幽的问他,“她怎么说?”

    语气虽平静,可那双一贯沉敛的棕褐色眸子里却掀起了从未有过的殷切。

    毫无疑问,他们家这位心性高傲的大少爷,真的坠入了深深的爱河里。

    他吴与生又怎么忍心伤害他呢?

    吴与生头微低,恭敬地回应莫总大人的问话,“景小姐说,她与莫总您初始不久,但还是挺喜欢您的,至于更深的感觉,还希望两个人在往后的日子里多多培养培养!”

    莫里尔掀了掀唇,开心的情绪情不自禁的从眼眸中流泻而出,面上却还故作镇定,“你下去吧!”

    “是。”

    ……………………………………………………………………

    莫里尔那没有,向晴唯一能想到的地方就只有那个赌场了!

    在那种混乱的场面,一不小心被扯绊掉下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向晴想到这里,匆忙出公司,打了车就往废弃的楼盘去了。

    再回到这里,其实多少是有些害怕的。

    毕竟下午的时候发生了点冲突,还见了血,如今虽被警+察封锁了,但也因为整栋楼盘空无一人,夜里进来多少还是有些恐怖的。

    向晴摸着黑,进了楼盘。

    借着手机那微弱的灯光,沿着墙壁去搜寻楼里的灯,好不容易摸+到灯掣,打开,没反应。

    向晴不甘心,再试,楼里依旧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

    她皱眉。

    这里不是号称雨画区的第一赌场吗?难道连个灯都没有?!

    向晴却不知,这废弃大楼被警+察封锁了后,就一并把电闸也给拉了。

    没了灯,向晴郁闷得直抓头,碎碎骂了一句,“连老天爷都跟我过不去!”

    犹豫着要不要等明天白日里再来找的,但最后,还是决定硬着头皮上。

    要没找着,她今天一定会睡不着的。

    向晴借着手机那点微弱的光,开始没头没脑的在楼盘里搜寻了起来。

    秦沥沥那被砸坏的内存卡的残尸还在,可她的那个挂件却怎么都没寻着。

    于是,向晴又耐着心思,再搜了一遍。

    毕竟这么大一层楼,不确定每一个角落都有搜索到。

    整栋黑暗的楼盘里,鸦雀无声,安静得近乎诡异。

    向晴猫着腰身,细致的搜寻着,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房子里没有节奏的响着。

    “咚咚咚——”

    一声又一声,时而快,又时而缓慢……

    向晴紧张的屏住呼吸,加快了搜索进程。

    忽而——

    “叮呤叮呤——”

    一阵急促的铃音猛地在安静的楼盘里响了起来。

    铃音很大,很尖锐,突然跳出来,吓得向晴差点就把手里的手机给扔了。

    她重重的喘了几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心跳平稳些分,捂了捂胸口,才去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来电显示,未知号码?

    向晴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陆离野。

    心,漏跳了一拍。

    之后,却更加紧张了起来。

    挂件丢了,要被他知道了,一定会责怪她的吧?

    向晴有些心虚了。

    犹豫了半晌后,还是接听了他的电话。

    “喂……”

    “在干什么?”

    电话里,陆离野直接问她。

    “啊?”

    向晴一愣神,“那个,我……我在……”

    “景向晴,你在做坏事吧?说话吞吞吐吐的!”

    向晴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陆离野给打断了,“干嘛?背着本少爷偷汉子了?”

    “你才偷汉子呢!!”

    向晴羞恼的骂了回去。

    陆离野在电话里低声笑了,“谅你也不敢!”

    “你打电话给我+干嘛!我这正忙着呢!”

    向晴唯恐自己会露出什么马脚来,恨不得马上就挂了他的电话去。

    “忙什么?”

    陆离野问她。

    “忙……忙工作!”

    向晴随便扯了个谎。

    “哦?”

    陆离野一声疑问,“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楼盘里忙工作?忙什么工作啊?你的工作什么时候这么见不了人了?”

    向晴一愣,下意识的四处张望,“你在哪里?”

    话才一问出来,就听得一道沉敛的脚步声从楼下至楼上,由远及近的缓缓靠近了过来。

    向晴心下微惊,“是……是你上楼了?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话落,电话“嘟——”的一声就被那头的人给挂断了。

    就见一道颀长的黑色暗影,从楼道上来,沉步朝向晴走了过来。

    即使没有灯,向晴却依旧能轻而易举的从夜光里辨别出那道熟悉的身影来。

    真的是陆离野!!

    向晴面上一喜,小跑着朝他迎了上去,“你怎么会来这里??”

    “这话该是我问你才对!”

    陆离野大掌直接拍在她的脑门上,“你为什么这么晚还会出现在这种三教九流的地方?还跟我说在工作?跟我说说,这是什么工作?”

    向晴瘪瘪嘴。

    谎言被拆穿的感觉,一点也不好。

    “那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配合警+察刚好过这边来拿人的!经过这里,恰好就看见你从出租车上下来……”

    “呵呵,真是猿粪啊!”

    向晴笑着跟他打马虎眼,推了推他道,“那你赶紧去忙吧!”

    “那你是不是也该先告诉本少爷,你在这种地方忙什么工作呢?”

    “……”

    所以,还是难逃一劫?

    “我……我在这找内存卡!”

    向晴灵机一动,编了个合情合理的理由,“是这样子的,今儿下午我和同事一起过来偷+拍这个赌场的情况,结果不小心被发现了,露了底后就跟他们起了冲突,再然后他们就把我们千辛万苦拍下来的素材给毁了!这不,我趁着夜黑风高没人的时候来探探,看那些毁了的素材是不是还能用!”

    “结果呢?”

    陆离野凉淡的问她。

    “结果内存卡碎了,大概用不了了。”

    “那走吧!我送你回家!”

    陆离野牵起她的手,就要走。

    她景向晴大概不知道,自己在说谎的时候,会急着用笑容来掩饰,所以,一般她说谎的时候,脸上的笑颜会格外灿烂些。

    陆离野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但也不急着揭露她,就等着让她自己露出马脚来。

    “啊?你送我回去?”

    向晴不依了,小手被他拉着,双脚撑在地上,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靠,“你不是还忙着吗?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你赶紧去忙吧!”

    “真不巧,刚忙完。”

    陆离野皮笑肉不笑。

    “……”

    果然,真有够不巧的!

    “那还是你先回去吧,我再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器材丢在这里的。”

    向晴继续瞎编谎言。

    陆离野干脆放开了她的手,冷凉的瞪着对面黑暗里的向晴,“你再给我继续编!”

    “……”

    他生气了!

    向晴一颗脑袋心虚的耷+拉了下来。

    就知道,什么都逃不过这个男人精明的法眼!

    “说吧,你到底在找什么?”

    陆离野沉着脸,居高临下的质问她。

    向晴抿了抿唇,不吭声。

    不敢吭声。

    “景向晴!”

    陆离野警告的喊了她一声。

    剑眉蹙起,瞪着她,“挑战本少爷的耐心呢?嗯?”

    “……”

    那磨牙的森冷模样,让向晴有些发怵。

    好久……

    终于……

    她缓缓地,将自己手里的手机,递交给了陆离野。

    起初,陆离野还有些不明所以。

    下意识的瞄了一眼自己送她的那个挂件时,一张冷峻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向晴脑袋压得很低,赶在他发飙之前,老实交代,“我一不小心把挂件弄丢了!可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景向晴,你怎么不把你自己也给丢了算了呢!”

    陆离野怒得拿手指,不停地戳着她的脑门。

    “疼,你轻点——”

    向晴戳着自己受伤的脑门,向他讨饶。

    “所以,你深更半夜的跑来这种鬼地方,就为了找这个?”

    他扬了扬手里那只早就不见挂件了的手机。

    向晴咬唇,有些委屈,又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

    “你也不怕被鬼捉了去?!”

    “你别吓我啊!这世上哪有什么鬼怪!!迷信!!”

    向晴嫌弃的瞪他。

    陆离野‘嗤——’的一声笑了,“白+痴——”

    “……”

    向晴郁闷了。

    生气就生气,不带人身攻击的吧?

    “不就一手机挂件吗?至于非赶在这个点儿来找?干嘛?故意想让本少爷感动啊?”

    陆离野故意调+戏她。

    “……”

    向晴发现这家伙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如果我说,我是觉得那玩意儿看起来实在太贵了,就那么丢了觉得有些可惜了,所以才来找的,你还会觉得感动吗?”

    “贵?”

    陆离野挑眉笑出声来,微低头,凑近向晴仰着的小脑袋,“难道我没有告诉过你,那玩意儿是在街边买的吗?一百块十个,什么姓儿都有,任君选择,包君满意!”

    “……”

    向晴眨眨眼,“真的假的?”

    她是记得这家伙说过,在街边看到就顺手给买了来着,可是……

    “废话!走了,不找了!改天给你批一打去!”

    陆离野说着,拉起向晴就往外走。

    说真的,向晴起初以为陆离野在知道自己弄丢了他送的挂件后一定会生气的,可是,没料到他却是这副不以为意的态度。

    以至于让向晴真有些怀疑这个挂件的价值了。

    又或者,只有自己把这挂件的意义想得太过独特,而对于他而言,就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顺手给买了回来,再顺手扔给了她……

    所以,在与不在,于他而言,毫不相干。

    “还愣着干什么?走了!”

    陆离野见她不动,又拉了她一把。

    “可是……”

    向晴多少还有些不甘心。

    “别可是可是的了!夜黑风高的,与其浪费时间找那玩意儿,还不如抓紧时间谈谈情,做做爱!”

    “……”

    向晴无语了!!

    “陆先生,是谈谈情,说说爱,好吗?!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语文老师死得早!”

    他笑得恬不知耻。

    “……”

    陆先生,你这么咒你的语文老师,真的好吗?

    ……………………………………………………

    向晴到底是被陆离野从楼盘里拉了出来。

    路灯下,向晴倚在杆边上,心情低落到了谷底。

    她闷着脑袋站在那里,也不吭声,左脚只顾郁闷的揣着脚边的小石子。

    “景向晴,把你脸给我抬起来看看!”

    陆离野站在她跟前,命令她一句。

    话语严肃。

    “干嘛?”

    向晴郁结的抬起脑袋来。

    陆离野蹙眉,看她。

    微弱的暖光灯下,她那张娇+媚的面孔上,亦不知什么时候挂了道小彩。

    脸颊没肿,但稍微有擦破了块皮。

    她的肌肤本就嫩如蜜+桃,白如凝脂,暗红色的伤疤挂在脸上,虽小,却也极为明显。

    他伸手,捧住她的脸颊,抬高,问她,“怎么回事?”

    “什么?”

    向晴还有些不明所以。

    “伤!”

    “这个啊……没事,不疼,就是今儿下午跟里场子里的人起了点冲突。”

    向晴轻描淡写的说着,也小心翼翼的避及了莫里尔,不去提他。

    “起了冲突?还挨了打?!”

    陆离野漆黑的眸仁幽暗了些分,似还隐着些许的怒意,“景向晴,你到底干什么的?你不是警+察,不负责打黑的,你只是一个记者,你在报社里只是一名普通员工!!你不需要为了你的工作,三番四次的玩命吧?你就不能好好照顾着自己,让我省心点?!”

    【下午还有一更!求月票了!!感谢大家手中宝贵的月票,(安卓最新客户端4.2版本)现在每天都是(1翻3)的哈!另外,据说这个月月底用(电脑)投月票是(不翻倍)的哦!必须要用手机和客户端才能翻倍,所以有票子的亲们可以用安卓客户端丢下来了哇!没有安卓手机的,大家就把自己手里的月票先藏一藏,等(号再用手机页版丢下来吧!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