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骄阳似璟(26):从未体验过的心动【求月票】

    自从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景向阳发现,自己在面对她的时候,心跳居然会开始不由自主的加快速度……

    见不到她的时候,会开始想念。

    看到她因为别的男人而彻底忽略掉自己的存在的时候,他会不开心,会失落。

    甚至于,一想到待会就要见不到她的时候,会觉得烦闷,会觉得不舍。

    回到家里见不到有她的身影时,会觉得孤单,落寞。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有一点他很清楚……

    这感觉,他从未在尤浅身上体验过!

    “跟我回家。”

    他再次沉声要求。

    云璟眼眸觑着他,小下巴往下压了些分,吸了一口杯中的奶茶。

    奶茶大概是要喝完了,吸起来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配合着她鼓起的小腮帮子,显得尤其可爱。

    云璟终于扬起了头来,看他,“回家不行,不过我可以考虑今天晚上陪你一起吃饭,看这样子,陆离野大概没心情陪我去吃大餐了。”

    “……”

    景向阳剑眉敛了敛,“所以我还是你的第二选择?”

    说难听点,就是备胎!

    云璟脑袋一偏,“不愿意就算了。”

    “那我打电+话给李嫂,晚上一起回家吃饭。”

    景向阳宠溺的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腮帮。

    秦沥沥手术期间,云璟就在景向阳的办公室里呆着。

    半个小时后,云璟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陆离野打来的电+话。

    告诉她,手术结束了,手术结果医生说还算理想。

    但对这个年轻的女孩伤害有多大,却是无人知晓。

    陆离野载着秦沥沥先走了,知道云璟在景向阳身边,他无需太担心。

    挂了电+话之后,云璟变得有些魂不守舍起来。

    景向阳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他拾了把椅子,在云璟跟前坐了下来,“出什么事了?”

    云璟抬起黯然的水眸看他,“无痛人流手术,对女孩的身体伤害大吗?”

    景向阳看着她,沉思了几秒后,方才慎重作答,“说实话,人流手术对于任何一个女孩子而言,都会造成或大或小的伤害。母亲孕育就像一片肥沃的土地,而这手术就相当于一把铁铲,每一次的人工流+产都是用那个铁铲把沃土一层一层的铲掉,直到最后沃土越来越薄,想当然的,要孕育出新的生命就越来越困难!这么说,懂吗?”

    景向阳用最形象也最容易懂的话语,耐心的教导着她。

    云璟点点头,“懂。”

    景向阳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不过你也无需太担心,现在的医学手段非常发达,像这样的手术对于一家医院而言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小手术了,对母体本身,也会尽可能的将伤害降到最低,手术后好好调养,身体应当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的。”

    听得景向阳如此一说,云璟紧张的心倒也安定了不少。

    “行了,你就别在这里瞎操心了,有任何问题,让你同学随时来找我。”

    景向阳起了身来,拿过桌上的病历本,夹在手臂中间,“到查房时间了,我得去忙会,你乖乖在这呆着,哪儿都不许去,知道吗?”

    “嗯。”

    云璟乖乖的点头,回头看他,“那你要忙多久?”

    “不确定,一个小时左右吧,忙完会第一时间回来,你要累了就在长椅上睡会。”

    他说着拿了条毛毯过来,搭在云璟的身上,“记得盖好,不许着凉了。”

    “嗯。”

    叮嘱完毕,景向阳转身往外走。

    办公室的玻璃门推开时,正巧遇到整理资料的同事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忙招呼了一声,“正好,待会没什么事吧?帮我照看一下我们家云小三,别让她乱跑。”

    “行,没问题!”

    那同事爽快的应允了。

    景向阳匆匆走了,云璟瘪瘪嘴,抱怨道,“老把人家当孩子!以为我还是三岁小毛孩吗?就算我乱跑又怎样?难不成还找不着回家的路?!”

    那同事轻嗤一声笑了,“我看我们老大不是担心你找不着回家的路,根本是怕你从他家里跑了!”

    “是吗?”

    云璟挑了挑眉,听着这话,心里隐隐有些窃喜起来。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下班后,景向阳载着云璟回家吃晚饭。

    半个小时后到家,换鞋,进门。

    “向阳,你回来啦?”

    才一走进大厅,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厨房里迎了出来。

    是尤浅。

    此刻的她,漂亮的白色套裙下围着一条围巾,手里还拿着个汤勺,显然刚刚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见到景向阳身边的云璟,尤浅似乎一点都不错愕。

    “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呢?赶紧换了衣服,洗了手,准备吃饭了。”

    尤浅笑着迎过来,抱了抱景向阳,“向阳,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白灼虾,赶紧去洗手吧,马上就能吃饭了。”

    说完,她又折身进了厨房里去。

    云璟抿了抿唇,看一眼景向阳,什么都没说,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撩,闲适的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两条腿还像个小痞子似地往前方的长几上一搁。

    抱胸,宣示着她对于这个家的主权。

    景向阳显然没料到尤浅会突然出现在他的家里。

    他以为中午说过那些话后,他们会有一段时间的缓冲期。

    但他显然想错了。

    他走进厨房。

    “尤浅。”

    喊了她一声。

    “向阳!!”

    尤浅完全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笑着将锅里的菜盛入碟子里,将火熄灭,“好啦!要吃饭了哦!”

    她一边说着,便预备端菜进餐厅,却被景向阳给截了下来。

    “我们谈谈。”

    他说。

    “边吃边聊吧!”

    尤浅依旧笑。

    “今天中午……”

    “向阳!!”

    尤浅阻断了景向阳要说的话。

    小手臂伸开,顺势搂住他精壮的腰+肢,水眸里雾气瞬间聚拢,“向阳,中午的事情,我们不要再谈了,好吗?我不想听了,往后你不说,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知道,那一定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景向阳有些歉疚,但还是拉开了她环住自己的手臂,“听我说,浅浅,问题已经存在于我们中间了,我们都没办法忽视掉,不管是你,还是我自己……”

    “不……”

    尤浅捧住他的俊颜,“向阳,只要你往后专心爱我,我们之间所有的问题都不会存在的!!”

    她说完,根本不给景向阳任何作答的机会,一踮脚,就直接吻上了他凉薄的唇+瓣。

    肆意的占有,攻陷……

    然而,这样的亲吻,却对于景向阳而言,竟一点感觉都没有!

    没有热切,没有心跳……

    一如从前那般。

    景向阳犹豫了数秒后,还是残忍的推开了她。

    在瞥见她受伤的水眸时,他见到了门外那双同样受挫的眼眸……

    是云璟。

    她娇小的身影在厨房门口一闪而过,就只听得“砰——”的一声响,玄关门被狠狠地摔上。

    她走了!

    “shit!!”

    景向阳烦不胜烦,推开尤浅,什么话都没说,迈开双+腿就往外走。

    “向阳!!”

    尤浅追了上去,拉住了他,“我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想怎么样??”

    景向阳脚下的步子,僵了下来。

    尤浅哭了。

    那一声声的哭泣,就像一把刀子,剜在景向阳的心口上。

    让他难受得像憋着一口气,得不到释放似的。

    他知道,因为自己的情感游离,他同一时间,伤害到了两个无辜的女孩。

    【顶着锅盖逃走~~~~连月票都不敢要的节奏啊!零点继续更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