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骄阳似璟(22):她的主动爱抚【求月票】

    虽然‘哗哗’的水流中,脑子里那道胴体越来越娇艳,甚至于他会不由自主的回味刚刚在床上缠`绵的味道……

    湿热、娇`软、像她小小的檀口,将他一点点的吞没……

    景向阳闭上眼,忍不住哼吟了一声。

    袅袅的烟圈从鼻息间弥漫而出,他漆黑的眸仁里染上一层痛苦的猩红,到最后,到底没能忍住的……

    自己用手解决起来。

    因为,实在……压抑得太难受!!

    而且是那种前所有为的痛苦和憋闷,让他根本无从克制。

    湿热的大手握住自己的壮硕,粗`鲁的套弄起来。

    鼻息间,喘出几口浊气。

    呼吸滚烫,身体急速升温……

    却偏偏,自己解决时,根本找不出半分的愉悦感,而是那种简单的,身体释放。

    许是因为情绪太燥郁,以至于,浴`室门被拉开时,景向阳也分毫未察觉……

    而云璟,一出来就见到了眼前这一幕……

    景向阳涨红着脸,一丝不挂的站在窗边……

    他的手,正握着自己那根硕大的昂扬之物,迅猛而急切的套弄着,却在见到浴`室门口的她时……

    蓦地,一窒。

    所有的动作,一瞬间停止。

    仿佛间,连时间也静止了下来。

    景向阳有一秒的,呼吸停滞。

    望着眼前满脸惊愕的小云璟,景向阳觉得自己……好像又一次的……吓到了她。

    “妈的!!”

    他格外烦躁的骂了一句。

    当然是骂自己!!

    骂自己像个变`态,像个疯子!!

    他居然会……变`态到在她面前打飞机?!

    艹!!

    景向阳抓起被他丢在旁边的浴巾,往自己腰上一挡。

    那还未来的及发泄完毕的硕大,依旧还坚挺的立在那里,完全没有要消下去的意思。

    景向阳从来没这么烦自己这东西过!

    今儿,它确实太不听话了!!

    云璟眨巴着大眼,直勾勾的瞪着他看……

    不,准确的说来是……瞪着他某个夸张到有些过分的部位看!

    那目光太直接,太赤裸,看得景向阳浑身有些不适起来。

    有一股燥热在他的血液里疯狂的沸腾着……

    “别看了。”

    他的声音,已经完全嘶哑。

    被她盯着,他确实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感觉,真真儿太奇怪了!!

    “你刚刚……”

    云璟显然还未来的及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景向阳咳嗽一声,懒懒的靠坐在沙发椅背上,尽可能的用云淡风轻的口吻道,“没什么,每个男人都会有的生理行为……”

    他为什么要用到‘每个’这个词语呢?

    因为,他不想让自己成为她眼里的个案。

    也他也确实不是个案,因为这事儿不单单只有他景向阳会,他陆离野也会,全天下所有的男人99%都会!

    所以,他当真不是特殊群体,更不是……变`态!!

    “每个男人都会有的生理行为??”

    云璟大概是不相信的样子,又询问了一句。

    走近他,盯着他那被他撑起的大帐篷,不耻下问道,“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为?”

    景向阳觉得自己不能再同她多说了。

    他真有种感觉,自己快要成为她的生理老师了。

    而且……有种把她教坏的感觉!

    如果被墨叔和杉姨知道自己教她些这种事儿,他们俩一定会拿着棒子追着他揍吧!

    “去睡觉。”

    景向阳催她。

    “睡不着。”

    云璟倚在他的身上,能明显的戳到他那根巨大的昂扬之物……

    忽而……

    小手毫无预兆的往他的浴巾里一探,就精准的……握住了,他的滚烫。

    “唔——”

    景向阳显然没料到云璟突然会这样。

    他亢奋的一声低吼,猩红的眼潭瞬间陷了下去。

    去捉她不安分的小手,沙哑着声音警告她,“云璟!!这不是你能玩的——”

    她的小手,好烫……

    将他的灼热紧紧的包裹着,就像她那紧致的小花穴,那要命的亢奋,让他根本无从抵抗……

    热汗,淋漓的从额角漫了下来。

    她的小手,紧紧地扣住他的硕大,很用力,不肯松手。

    “小三儿!!”

    景向阳的眉心,蹙得很深。

    声音完全嘶哑。

    “放开——”

    他不敢太用力,怕她跟着自己用力。

    那样,真会把自己弄疼的!

    男人的这东西,有时候真的脆弱得很。

    可云璟根本不放,娇身瘫软在他的怀里,握着他昂扬的小手,甚至于开始学着他刚刚的姿势……

    缓缓地,套弄起来。

    动作,很小心,很缓慢,仿佛还带着几分胆怯和羞涩……

    “云小三!!唔——该死——”

    景向阳咒骂了两句,另一只手忍无可忍的烙过她的腰间,低头,哑声问她,“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帮你……”

    云璟脸颊绯红,滚烫。

    水眸里,波光涟漪。

    她吞咽了一口口水,好半响,才说道,“其实……我知道这事儿……”

    “……”

    景向阳脑子里开始嗡嗡嗡的炸响。

    下体因她的挑逗而疯狂膨`胀。

    他明明想要拒绝她的帮忙,却偏偏……

    舍不得推开她去!!

    “你怎么知道的?生理老师教的?”

    景向阳捧高她的小`脸蛋,问她。

    声音沉哑,却极富磁性,格外动听。

    目光深深的注视着她,魅惑得如同一股飓风,是要将她吞没进去……

    云璟老实作答,“老师说,男人会自己用手解决,这叫手yin,而且……太多次会影响生理健康,导致一系列的生理疾病产生。”

    “……”

    景向阳真的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投诉一下这位老师了!!【我们班的老师就这么教的,于是,得到了家长的投诉,哈哈哈哈哈……】

    景向阳眉心深蹙着,随着她手里的小动作而急`喘了几口气,下`腹却不自觉的随着她的动作而往前推`送起来。

    “你们老师有告诉过你们会导致什么生理疾病吗?”

    此刻,景向阳脑子里的思绪,几乎已经呈涣散状态了。

    连带着瞳仁也跟着涣散,失了焦距……

    太亢奋,太舒服……

    让他根本找不到半分的理智!!

    云璟的目光沉溺在他的诱惑中,也渐渐失了焦距,眸仁里水雾迷蒙,与他灼热的视线胶在一起,“老师说会早泄,也就……你刚刚那样……”

    “……”

    景向阳脸色一变。

    差点一口老血就从胸腔里呕了出来。

    眸子一利,攫住她的小下巴,非常认真的同她解释道,“我刚刚那样,根本不作数,懂吗?”

    第一次……

    而且是那么亢奋而紧张的状态,大部分的男人,都会如此吧?!

    景向阳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的能力,哪怕没有实战经验。

    却偏偏……还是遭遇到了云璟的……嘲笑?

    对!算嘲笑吧!

    这个坏女人!!

    云璟握着他壮硕的小手儿缓缓地挪动着,能感觉到有滚烫的热液从里面涌了出来,染在她的手心里,越来越湿……

    也让她的小手儿,越来越滑……

    景向阳粗喘着大气,捧高她的小`脸蛋,眼神紧紧地啄住她红肿的唇`瓣,哑声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调皮了……”

    “你不知道的时候……”

    云璟娇`声回答他。

    话音才一落……

    忽而,红唇被景向阳那湿热的唇`舌再次攻占,教缠。

    “唔唔——”

    云璟单手攀住他的脖子,承接着他这一记凶猛的深吻。

    “快点……”

    景向阳似乎忍无可忍了,催促云璟。

    云璟不懂。

    景向阳干脆捉住她的小手,情不自禁的快速给自己套弄起来。

    鼻息间发出重重的粗喘声,流泻`出他此时此刻的身体内最原始的生理欲望。

    随着云璟手指间快速的动作,景向阳吻着她也越来越深——

    “唔唔——”

    太深,太猛烈,以至于让云璟根本招架不住。

    只能发出一道道求饶的哀鸣声来,如可怜的小兽一般。

    而自己的小手,更因为速度太快,逐渐有些酸累了起来。

    “好……好了吗?”

    他的那东西,真的太大了,让她一个小手儿根本握不住。

    时间久了,她有些累了。

    景向阳知道她许是累了,放开了她的小手,却抱着她的小`腰`肢没肯松开,吻着她的动作,更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直到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不顺起来,景向阳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她来。

    而她的小手,还调皮的握着他,没肯放。

    “累了吧?”

    景向阳拍了拍她的小手,虽然极为贪恋,但不想累到了她,“放开……”

    “可是你……”

    “这是我的事情,我能自己解决!!”

    景向阳觉得能解决自己欲念的最好办法,就是……占有她!!

    但,这他绝对只是想想,仅仅只能想想罢了!

    “我要帮你——”

    云璟坚持,干脆两个手,左右开弓一起进行。

    “……”

    景向阳浑身一颤,捞着她腰`肢的大手越来越滚烫,也越来越收紧了力道。

    想说什么,却偏偏话到嘴边什么也说不出来。

    闭上眼,抛开一切的承接着她的抚爱……

    密密麻麻的吻,带着感恩,带着谢意,落在云璟的脸颊上,发心里……

    云璟的动作是生涩的,对于自己的事情根本是陌生的,完全不能理解的。

    【好吧,下个番外大家都在讨论向晴和陆花花是否会在一起的问题,镜子说下,这个是有可能的哦,看看大家的意向如何,其实镜子是非常看好这一对的,大家怎么看呢?不出意外,凌晨还有一更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