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骄阳似璟(17):搬离出他的公寓【求月票】

    景向阳回a市,先送了尤浅回家,才独自驱车回了自己公寓。

    回公寓的时候,门口,停着那辆招摇的冰蓝色限量版玛莎拉蒂,让他忍不住蹙紧了眉头。

    旋开门锁,进屋,就见云璟正拎着箱子下楼,大厅里的陆离野见状,连忙奔了上去接她手里的行李。

    “不错啊,云小怪,这么重的行李都能自个提,典型的女汉子!!”

    陆离野一巴掌拍在云璟的小肩膀上,“赞许”着她。

    “去哪?”

    景向阳换鞋走进来,似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

    随手,将手里的钥匙扔在厅里的长几上,目光淡淡的看着下楼来的云璟。

    “我从今天开始就住寝室了,东西都整理完了。”

    云璟淡淡的回应着他,转而回身,去帮忙抬陆离野手中的行李箱,一边同景向阳道,“离野送我过去就好。我们先走了,再见……”

    她说完,就抬着行李箱往外走。

    经过景向阳身边的时候,忽而,手臂一紧,被一股力道紧紧扣住。

    “我们谈谈!”

    他冷硬的声音响起,二话没说,拉着云璟就往楼上走。

    “你先放开我,有什么话,我们就在这说。”

    云璟挣扎。

    景向阳不理会。

    陆离野在楼下散漫的抽出一支烟来,叼在嘴里,坐在云璟的行李箱上,把烟点燃,安静闲散的等着。

    景向阳几乎是强行把云璟捞进了房门,霸道的一把将她抵在墙壁上,“我们好好谈谈!”

    他说。

    情绪看上去似乎还有些激动。

    “你想谈什么?”

    云璟仰高头,不耐的看着他。

    “你想怎样?”

    景向阳不答,却反问她。

    语气倒是难得的平和。

    云璟蹙眉,“什么叫我想怎样?我不想怎样,我就想住出去!不想再麻烦你了,仅此而已。”

    “如果我不许你搬出去呢?”

    云璟喘了口气,“你没有资格再管我!”

    她说着推开他就要走,却被景向阳“砰——”的一下,用力板在了墙壁上,“我没资格管你,谁还有资格管?”

    他顿了一下,暗眸微闪,声线沉哑了些分,“他陆离野?”

    “我不需要你管!也不需要任何人管!!”

    云璟推开他些分,与他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头颅仰高,望着他,“我长大了!!景向阳,我长大了,不再是从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了!”

    景向阳眸仁一紧,不知为什么,忽而听到这句话,让他心里莫名紧张了起来。

    他伸手,一把将云璟霸道的勒入自己的怀里来,长臂拦腰抱紧她,居高临下的冲她道,“哪怕是长大了,在我这里,你依旧还是个孩子!在没有找到合适托付的人之前,你必须在我身边,哪儿都不许去!!”

    “景向阳,你这是霸王条约!!”

    云璟抗议。

    “对!我就是霸王条约!!”

    景向阳无奈的抱紧她挣扎的小身躯,纳入自己怀里来,“哪儿都别去了……”

    云璟的小心脏跟着一阵突跳着,她的呼吸很是不顺畅,“那如果我一辈子都找不到适合托付的人呢?你要照顾我一辈子吗?”

    她多希望,他的回答……是,一辈子!!

    “好!我照顾你一辈子!!”

    他回答得毫不犹豫。

    “那尤浅呢?”

    云璟问。

    “你们从来都不冲突。”

    一个是女朋友,而另外一个是妹妹!

    这两者本就不存在任何的冲突!

    云璟还来不及热起来的心脏,瞬间冰凉。

    她挣开景向阳的怀抱,“在你心中我永远都只是你长不大的妹妹!可是……”

    她顿了一下,吸了口气,一本正经的仰头望着他,“可是,我想长大了!哥,如果你真把我当妹妹,你亲妹妹——”

    云璟刻意把‘亲’字加重了些分,“那就放我走吧!你不肯放我走,我只会误以为……你其实对我有除了亲情之外的,其他感情?”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心脏跳动的速度,不由加快了些分。

    却倏尔,抱着她的手臂,松懈了下来。

    景向阳放开了她。

    云璟的心,陡然一坠。

    水眸瞬间黯然。

    最后,景向阳到底没再留他。

    是为了想要证明,他真的只是把她当亲妹妹吗?

    云璟的心,一沉再沉……

    十八年的坚持,十八年的爱,换来的,不过就这样的结果……

    她到底还有没有需要继续纠缠下去呢?

    她离开,不单单只是放过了他,放过了尤浅,也放过了自己……

    “我走了。”

    她说完,往外走。

    景向阳到底还是拉住了她的小手,暖暖的扣在自己的手心里,紧了紧,“我送你过去。”

    “不用。”

    云璟拒绝,挣扎出他的手,“离野还在下面等我。”

    说完,疾步下楼。

    “走吧!!”

    她冲陆离野说道。

    几乎是小跑着从家门里奔出来的,似唯恐自己随时会反悔一般。

    “嗯……”

    陆离野懒散的应了一句,“来了。”

    起身,搬起行李往外走。

    云璟到底是走了。

    李嫂还有些不明所以,“少爷,小姐这是……”

    “随她去吧!”

    景向阳看着那辆消失在拐角处的冰蓝色跑车,眸仁愈发黯淡,“或许她说得对,我该放手让她成长……”

    她走了。

    家里一瞬间就像被抽空了一般,连空气都所剩无几了似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压迫起来。

    景向阳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口。

    明明才离开,就已经不自觉的开始疯想……

    …………………………………………

    夜里——

    李嫂已经睡了,整个屋子仿佛就剩下了他一个人。

    忽而,有种感觉……

    家里,安静得极为异常。

    如果换做平时,这种时候,那个夜猫子云小三定会捧着书本往他床上溜了过来,吵着闹着要他帮她写作业。

    可今天……

    什么都没有。

    没有她推门进来,也没有她的笑闹声,哪怕,半分都没有!

    这种安静……有些可怕!!

    让他突然有种感觉……仿佛,从生命里一下子失去了某种重要的东西!

    他甚至会开始想,她一个人在宿舍里住得习惯不习惯,晚上没有他帮忙解题,她的作业做得顺利不顺利,如果错题很多,是不是会遭老师的训骂?又或者,以她的脾气,干脆就不做了?

    景向阳越想,心里最糟糕。

    也越来越思念那张倔强的小脸蛋。

    到最后,干脆拿了件外套,便匆忙出了门。

    驱车,直接往a大驶去。

    车,在女生寝室楼下停了下来。

    景向阳在车里闷着抽了两支烟后,方才拨通了云璟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通,那头不似他的那般安静,而是吵得厉害,让他不由蹙紧了眉头。

    听着像是在ktv里。

    “喂……”

    她软糯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不久后,她那头安静了些许,大概是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听电话。

    “你在哪里?”

    景向阳问她。

    云璟倚在墙壁上,很久都没吭声。

    景向阳也不急,静默着不说话,等待着她的应答。

    “宿舍同学在跟我开迎新晚会。”

    云璟说。

    景向阳紧蹙的眉头稍稍舒展了些分,有些意外,她这么快就交到了新朋友,“准备玩到什么时候?”

    “很快就回去了。”

    云璟随口一说。

    “没什么其他事,我先挂了。”

    “好……”

    景向阳没多说什么,任由着她将电话挂掉。

    他不想告诉她自己在这里等她,以免扫了她的兴。

    景向阳也没走,就坐在车里耐心的等着她。

    一刻钟过去,不见她的身影。

    半个小时过去……

    景向阳搁在方向盘上的手指,没有节奏的敲击着,末了,又打开车里的cd,放了些轻音乐,试图让自己等待的心情稍微放缓些。

    一个小时过去,云璟依旧没回。

    他在车上,坐得有些心烦了,干脆下车,倚在车门旁,又抽了几支烟。

    两个小时后……

    云璟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女生宿舍楼下。

    只是,她的身旁,不是她嘴里所说的那些所谓的寝室同学,而是除了陆离野就再无其他。

    景向阳的脸色,稍稍沉了些分。

    他淡漠的将手里最后一支烟摁灭。

    那头的两个人还在自顾自的笑着闹着,显然还没发现隐匿在灯光暗处的他。

    直到走近时,云璟才猛地见到了等在门口的景向阳,她一愣,愕然。

    陆离野也微微一怔,但他很快回神了过来,似乎对于景向阳的出现,他也并不觉得太诧异。

    其实,景向阳再见到陆离野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云璟刚刚在电话里骗了自己。

    她根本没有跟什么寝室的女同学一起在玩,而是跟眼前这个纨绔子弟一起在外面玩闹。

    景向阳的心里,说实在的,有些烦闷,又有些忧虑。

    云璟会骗他,这是第一次!

    而他亦不确定跟前这位放荡不羁的二世祖公子会不会把云璟教坏。

    要知道这么晚了还带她出去玩儿,决计不是件好事。

    而云璟显然已经格外相信他了!

    陆离野仿佛是看出了景向阳的担忧一般,随口解释道,“我只是看她心情不佳,所以带她去ktv里k了几首歌,没有我那些狐朋狗友,就我们俩!除了茶水和饮料,没让她沾半滴酒,当然,也不可能让她抽一口烟,包括二手的!”

    陆离野解释得很清楚。

    景向阳望着跟前这个男孩,他显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不羁,他的心思细腻到连他自己都有些自愧不如。

    担忧的心,放了下来,却深刻的意识到,此时此刻正有一个男人已经在悄悄的攻占着她的心,取代他的位置,学着照顾她,陪在她身边逗她开心。

    景向阳不知道这到底算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如果是好事,那为什么他的心情会莫名变得如此失落?

    “我先回去了。”

    陆离野搭了搭云璟的小肩膀,招呼了一声后,径自离开。

    “你怎么过来了?”

    云璟错愕于景向阳的出现。

    “什么时候来的?”

    是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吗?那可是两个小时以前了。

    “刚来。”

    景向阳随口答了一句,又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裹在了云璟娇小的身子上。

    云璟没挣扎,任由着他照顾着自己,似乎一切的行为都早已成了习惯。

    “你找我有事?”

    云璟问他。

    “没事。”

    景向阳懒懒的倚在车身上,又从兜里抽了支烟出来,点上,“睡不着,所以想过来看看你。”

    他如实说。

    云璟怔了一下。

    走过去,从他嘴里把烟给抽了出来,踩在脚下,摁灭,扔进了垃圾桶里。

    景向阳深沉的看她一眼,没说什么,也没再继续点烟。

    “搬来寝室,习惯吗?”

    他问。

    有些不放心。

    云璟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寝室里就我一个人。”

    “什么意思?”

    景向阳蹙眉。

    “你们不都是两人一间房吗?”

    “她住家里,寝室就我一人,只有个空床位是她的而已。”

    “那你跟我回家。”

    景向阳的口吻是那种没得商量的。

    “我好不容易搬出来了,就不想再搬回去了。”云璟比他更执拗。

    景向阳沉默了些许时间,很久才沉吟道,“你带我去你寝室看看吧!我看着放心了,就让你住。”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a大的vip宿舍都是两人一套,独栋的,条件极为优越,当时墨叔给她定宿舍的时候,就是定的这种,既然她只有一个人住,那应该也没什么特别不方便的吧?

    “好吧……”

    云璟领着景向阳进宿舍区,进去之前经过管宿,登记之后,说明是家属后方才让他进了小区里去。

    这会,时间已经指向十点整,宿管阿姨有特别交代,“十点半以前得下来,不然关门就出不去了。”

    但,管宿阿姨是用的当地方言,以至于向阳和云璟都只是随意的听了一下,并没有再往心里去了。

    ………………………………………………………………………………………………

    单间房里,五脏六腑的,倒什么都齐全,设施虽及不上家里那么优越,但对于学生而言,已完全受用了。

    云璟的行李还乱七八糟的摊在地上,不知她到底是没来得及整理,还是干脆不知如何整理。

    景向阳看着那堆行李,又看向她,无语失笑,“一个人的生活就这样?”

    “那也自由!”

    云璟嘴硬。

    蹲下身,开始整理行李。

    景向阳也跟着在她身旁蹲了下来,一起替她收拾东西,一边道,“要不每天我让李嫂过来一趟,给你把基本卫生整理一下。”

    “不要!!”

    云璟侧头,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敛眉拒绝,“那样的话,我跟住家里有什么区别?”

    “你是铁了心要自己一个人过?”

    “废话!”

    云璟就是想要证明给自己看,哪怕没有他,自己也能活得好好的!!

    景向阳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却终究到底什么都没多说。

    整理完行李后,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云璟的宿舍,明显较于刚进来时要整洁多了,也舒服了不少。

    云璟抱着抱枕坐在景向阳刚替她整理好的大床上,仰头,看着站在床边的他。

    景向阳将搭在手臂上的西服外套穿好,随意的整理了一下,低眸看向云璟,“早点休息。”

    “你现在就走吗?”

    云璟漂亮的羽睫轻扇了几下。

    眸眼间不自觉的遗漏出几许失落。

    景向阳将她的神情不留余地的全数收进眼底,哪怕那样的情绪在她的双眼里,不过一闪而过。

    他的嘴角,不自觉上扬了些分。

    “这个点,你该睡觉了。”

    景向阳看一眼手腕上的表,已经十点四十了。

    “可我现在还睡不着。”

    云璟说得是实话。

    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来住,而且还得一个人面对黑暗以及寂寞,说真的,她是有些害怕的。

    景向阳挑眉看她,“你想我等你睡了再走?”

    云璟咬了咬抱枕,“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女生宿管一般都有特定的锁门时间吧?对了,你们几点关门?”

    景向阳忽而才想起了这个问题来。

    被他这么一提,云璟才扼然回神,“好像是十点半……”

    她似乎有听陆离野提起过,说是十点半之前一定把她送回来,可现在……

    “现在已经十点四十五了!”

    景向阳看着手腕上的时钟,敛紧了眉头,“所以,我今晚可能已经被锁在了你们女生宿舍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