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骄阳似璟(9):他的三儿长大了(温馨热荐)【求月票】

    云璟yi丝不gua的坐在床上,面色惨白着,冷汗不停地从她的额间冒出来……

    毫无疑问,她感冒了!

    对,她是故意的!

    因为,除了这么一个白痴的办法能让他回来,她再也想不出第二个方法来了。

    她是病人,他是医生!

    作为一名有医德的医生来说,他是不会放任着她不管的吧?

    可是,她想错了……

    她甚至于都没机会告诉他自己生病的事儿。

    因为,他根本不听她的电话!!

    是在怨她打搅了他和尤浅谈情说爱吗?所以干脆对她不予理会?

    他景向阳从来都没有挂过她的电话,这是……第一次!!

    所以,但凡有自尊心的人都不该再去打第三遍了吧?

    可是,她云璟还有自尊心吗?

    连这么作的方法都能想出来,她在这个男人面前,真的还有所谓的自尊心吗?

    云璟裹了一条薄薄的长浴巾,坐在窗边,望着窗外阑珊的夜景,小脑袋越来越昏沉……

    耳畔间,还在不停地响着一道机械而冰冷的声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您稍后再拨……”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

    “对不起……”

    一声一声,敲击着云璟的耳膜,震得她脑袋好疼好疼……

    直到后来,她彻底昏厥了过去,没了任何知觉。

    ………………

    凌晨时分——

    景向阳的手机在暗夜里突兀的响起。

    电话不是云璟打来的,竟然是李嫂?

    景向阳心头一惊,没敢再耽搁,忙将李嫂的电话接了起来。

    “李嫂!”

    他掀开被子下床,腰身却被一只小手臂挽住,他没再动弹。

    “少爷,出事了!!小姐突然昏倒了,全身冷得像冰啊,你快回来看看!”

    电话里,李嫂都快急哭了。

    景向阳握着手机的大手,蓦地一紧。

    “李嫂,你先别慌!我马上回来!”

    说着,景向阳挂了电话,掀开被子,起了身来。

    “向阳!”

    尤浅也跟着他起了身来,手臂缠上他的腰肢,“你说过今晚要陪着我,哪儿都不去的!”

    “放开……”

    景向阳的声音已经冷得像冰,没有分毫的温度。

    他伸手去拿衣架上的外套。

    尤浅不放,“我不许你走……向阳,为什么你每次只要提到云璟,就会失控?只要听到她出事,你就永远没办法让自己镇定下来!!她刚刚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都没事,你就不怕她是骗你回去的吗?她根本就是想霸占着你,害怕你被我抢走,你知不知道!!”

    “抱歉——”

    景向阳抓开了她抱住自己的手。

    “我才是你女朋友!!”

    “尤浅,她是我妹妹!我没办法放任着她不管——”

    他以为他可以的!

    可是,明明不过只是一夜未归而已,他却觉得这一夜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长。

    也明明知道,或许正如尤浅说的这样,云璟不过只是为了骗他回去的而已,可是,哪怕能猜到,但他也赌不起!!

    如果她真的生病了怎么办?

    他自认没办法放任着她不管!

    景向阳头亦不回的离开了尤浅的住处。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尤浅忽而觉得,他离自己真的越来越远了……

    妹妹?她云璟算他哪门子的妹妹?

    而他景向阳真的只是把她当作妹妹,如此而已吗?

    ……………………………………………………………………………………

    景向阳在见到昏厥中的云璟时,当真被她给吓坏了。

    面色惨白,没有半分血色。

    手心冰寒,几乎没有温度可言。

    掀开她的被褥一角,想要探一探她身体的温度,才发现,她居然不着寸缕。

    身上更是寒得像一块凝冻的冰!!

    而她的头发,更是湿答答的散开在枕头上,把整个床套都给染湿了。

    该死!!

    “李嫂,怎么会这样??”

    景向阳飞快的从浴室里扯了一条干浴袍来,顾不上男女之别,掀开湿答答的被子,就将云璟冰凉的身躯裹了起来。

    打横抱起她,就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李嫂疾步跟上,“我不知道,今晚小姐没肯吃东西,晚上我就想着小姐大概也饿了,就做了些小点心给她送来,可结果我一进来就见她昏倒了在窗边,把我给吓死了!!少爷,小姐她没事吧?”

    景向阳想到自己挂断的那一连串的电话,心里登时愧疚满分。

    “李嫂,你先去厨房煮些驱寒的姜汤来!”

    “是!”

    李嫂匆匆下楼。

    景向阳抱着云璟回了自己房间,搁置在偌大的床上,坐好。

    又替她用棉被把娇身裹得紧紧地,将暖气打开到最大,又迅速的拿了驱寒退烧的药给云璟服下。

    从浴室里拿出吹风机,坐进被子里,让云璟靠在自己暖实的怀里,裹上棉被,替她吹着头上湿答答的长发。

    许是因为吃过药的缘故,又或者是吹风机的声音太刺耳,云璟迷迷糊糊的从昏厥中转醒了过来。

    暖暖的气流洒在她的脸上,周边都是她熟悉的独特味道,将她紧紧包裹着……

    让她忽而之间,就像活在了梦境里一般。

    显得,那么不真实!!

    “云璟……”

    景向阳停了手中的吹风机,低头,心疼的看着怀里缓缓张开了眼睛的云璟。

    她脸色依旧很差,无精打采的,没有半分精神。

    长臂下意识的将她搂紧了些分。

    她没有穿衣服,大手触摸在她滑嫩的肌肤之上,让他浑身不由燥热了些分。

    “感觉好些了吗?”

    他低头,问她。

    深沉的眼底,染着忧心的血丝。

    显然,她突来的重病,真的吓到了他。

    景向阳心疼的抚了抚她半干的长发,无奈的叹了口气,“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洗完头发一定要第一时间吹干,不然非得落下头疼的病根……”

    明明是责备的语气,却能清楚的听到话语里的宠溺和心疼。

    云璟一直没说话。

    眼眶通红,眼帘润湿,如鲠在喉。

    她艰难的翻了个身,让自己趴进了他暖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精壮的腰肢,哽咽着,软声问他,“为什么不听我电话……”

    话语里,满满都是委屈……

    景向阳听得心一疼……

    大手抓过她冰凉的小手,置于自己手心里,哑声道歉,“对不起……”

    云璟的下唇被贝齿咬得紧紧地,晶莹的泪水如珍珠一般,不停地往外滚落……

    她一颗颗的泪水,打落在景向阳的胸口之上,将他的衬衫染湿,浸透到了肌肤上……

    灼得有些痛!

    那种痛,直往他的心尖,漫了过去!

    让他,连呼吸,都闷着疼。

    “别哭了……”

    他哑声抚慰着她,替她顺着后背,“为什么最近越来越喜欢掉眼泪了?”

    云璟趴在他怀里,哭得一抽一抽的,却始终不肯让自己哭出声来。

    景向阳心疼得打紧,也不敢再出言多说什么,唯恐自己再说什么会让她哭得更厉害。

    许久……

    云璟就这么趴着。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紧紧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

    甚至于,景向阳能清楚的感觉到怀里的小东西在逐渐回温……

    而她胸前那两团柔软……

    紧紧地贴合在他结实的胸口上,他能感触得那么,清楚!!

    那种柔软如棉的感觉,让他……心池不由荡漾,扩开一圈又一圈不安的涟漪……

    喉头,干涩、发紧。

    眸仁深陷,抱着她的手臂,逐渐升温发烫,且还因他的不自在而变得有些僵硬。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腰段,哄她,“我们先把衣服穿起来,待会再睡,好不好?”

    怀里的云璟,依旧趴着,不肯动。

    “小三儿?”

    景向阳试着喊她。

    “累……”

    言外之意,她不想动。

    景向阳有种拿着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感觉。

    她是病人,无疑,此刻她最大。

    她不肯动,他也没敢动大多,唯恐自己一不小心就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

    手,小心的探出去,拿过床头早就备好的体温计,甩了亮下,手掌拍了拍云璟的腰肢,“来,把体温计夹在腋下……”

    云璟乖乖的抬了抬手臂,景向阳将体温计放了进去。

    云璟无力的往他怀里钻了钻。

    “舒服些了吗?”

    景向阳贴在她的耳畔间,担忧的问她。

    “嗯……”

    她的声音,低如蚊蚋,有气无力。

    “怎么会突然生病呢?我走的时候你不是还好好的吗?”

    这一点,景向阳实在不能理解。

    才短短的几个小时,她居然就病得这么厉害。

    趴在他怀里的云璟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子,半响,才如实道,“我冲了个凉水澡……”

    景向阳一愣。

    眸仁紧缩,喘了口浊气,抓下她挂在自己脖子上嫩白的小手,将她从自己怀里拉开些分,一本正色的看着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云璟苍白的双唇抿得紧紧地,没敢抬眼去看他。

    “想让你回来……”

    很久之后……

    她到底还是如实交代了!

    景向阳呼出一口郁气,望着眼前的小女孩,他一时之间当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云璟!!”

    他无奈的哑声低唤着她,叹了口气,捧起她没有生气的小脸蛋,“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云璟咬唇,不语。

    水眸低着,不去看他。

    她知道,这样的自己,一定让他厌烦得很,可是……

    她忍不住,她就想要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再久一些,再久一些……

    “以后要再敢做这种傻事,我就把你送回去!送你爸妈身边去,再也不管你了!!”

    他是认真的!

    云璟知道。

    再有下次,他定会真的把她送回去的!

    很快,卧室门被敲响,李嫂站在外面喊他们,“少爷,小姐的姜汤熬好了。”

    “来!乖乖躺好,我去帮你端姜汤来。”

    景向阳拍了拍云璟的后背,云璟这才乖乖从他的身上下来,躺在了旁边的床位上。

    李嫂把姜汤端了进来,还有之前给云璟做好的点心,也热过了一遍,一起端了上来。

    “少爷,小姐怎么样了?”

    李嫂还很是担心。

    “好多了!李嫂,晚了,你先去睡吧,这儿有我照顾着。”

    景向阳劝李嫂先休息。

    “那好的,有什么事情再叫我,我睡得不深。”

    “嗯,好呢!”

    李嫂说完就先出去了。

    景向阳掀开被子一隅,将云璟腋下的温度计取了出来,看了一眼,浓眉深蹙。

    三十八度五。

    还在高烧中。

    “来,先喝点姜汤……”

    景向阳抱起云璟坐起身来,把姜汤端给她,“自己能喝吗?”

    云璟点点头,精神很弱的样子。

    看着这样子的她,到底没让她自己喝,而选择一口一口耐心的喂她,“看你以后还调不调皮!”

    云璟乖乖的将他送过来的姜汤喝下去。

    景向阳看着她这副乖乖女的模样,好笑又好气,轻轻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平日里就不能让我稍微省心点吗?这才几个小时不待你身边,就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了!云小三,你对自己可还真够狠的啊?”

    听完景向阳最后一句话,云璟的眼眶不由得又红了一圈。

    景向阳叹了口气,“以后别再这么傻了,知道吗?”

    大手抚上她的小脸蛋,替她将脸颊上的泪痕拭干,“别哭了,再哭明天眼睛就该肿成大熊猫了!还有,我跟你保证……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在外面过夜了!当然,除了医院。”

    云璟一怔……

    景向阳见她没什么反应,不由好笑,“怎么了?生病了连反应都变慢了?”

    云璟咬着唇,低头,不语。

    “怎么了?不开心?”

    “不,开心……”

    她忙抢答。

    却忽而,将自己钻进了被子里去,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不再冒头。

    景向阳有些费解,放下手里的姜汤,“小三儿,又闹脾气?”

    “没有……”

    她闷声回答他,仿佛怕他不相信,又重复了一遍,“我真的没有在闹脾气了!”

    好,他信了。

    “那为什么还要躲到被子里去?”

    景向阳实在猜不透这个小女孩的心思。

    很久,却都没有得到云璟的回答。

    就在景向阳以为她不会作答了的时候,忽而,被子里的云璟闷闷的出声了,“我讨厌这样子的自己……”

    她的回答,让景向阳微鄂。

    “明知道她才是你的女朋友,可是我就是小气的想要霸占着你,因为我怕他会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我真的好害怕……”

    云璟一个人闷在被子里,说着说着就不由得哭了起来。

    “我也不想把自己变成这么讨厌的样子!小气,善妒,还自私……也从来没有顾及过你的感受……”

    云璟在做自我忏悔的时候,被子就被景向阳给掀了开来。

    手臂分开撑在她的身体两侧,他俯身,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眸仁沉敛,目光如炬,嘴角微扬,轻笑道,“长大了,懂得自我反省了……”

    云璟翻身,看他。

    粉唇撅起,撇了撇嘴,抹了一把泪,“我反省归反省,可是……你刚刚答应我的,不许耍赖!”

    “哈哈……”

    景向阳忍不住笑出声来。

    伸手,捏了捏她纷嫩的小鼻头,“不敢反悔!还有,在我眼里,你小三儿再自私,再小气,再善妒,也依旧很可爱……另外,嗯,我想我也该反省一下,把你变成这样,我想,我应该是第一个脱不了干系的人!”

    忽而说这话,云璟心里又暖又涩。

    想笑,又想哭,情绪一下子变得有些复杂,酸涩。

    她瘪瘪小嘴,撒娇道,“你知道就好……”

    景向阳也跟着笑了,“起来再去泡个热水澡,好不好?”

    “你抱我去……”

    云璟说着就将两条小手臂挂上了他的肩膀。

    景向阳有些好笑,“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云璟不依,“我已经长大了!”

    “可你在我这永远都像个孩子!”

    景向阳扯过旁边的浴巾,将她一裹,抱着她,就往浴室里走去。

    今晚一整夜,景向阳的心情就如同坐了一趟过山车似的。

    没有回答之前,是不安的,心里就像悬着什么事儿,特别烦闷。

    而现在回来了,虽然她生病了,心情很焦灼,但却比那种不安定的感觉,好多了!

    悬着的心,至少稳稳的落了下来!

    果然,还是自己家里舒服。

    【看,月票都14名了,离10还远着吗?大家有月票的,留不到月底的可以给镜子哇!!明后两天晚上给大家加更,群么么!另:米粒白的《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已经恢复更新了哦!欢迎大家收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