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骄阳似璟(2):就爱惯着她的坏毛病

    新一学期的开学——

    餐桌上,云璟闷着脑袋,埋在她跟前的小碗里,头亦不抬的扒着碗里的玉米粥。

    蓬松的卷发散开在桌上,齐齐的刘海在碗边跳跃着,模样儿倒是说不出的可爱,但……

    景向阳蹙了蹙眉,将手里的医学报放了下来,“云小三,把头抬起来吃饭,头发都散桌上了!”

    “哦……”

    云璟乖乖的把脑袋抬起了几分,双手端过小碗,举起来,干脆的将碗底的粥一饮而尽。

    末了,一擦嘴,“我喝完了!上学了,再见!”

    “我送你去。”

    他忽而道。

    “啊?”

    云璟回头看他,表示错愕和受宠若惊。

    因为每天早上她都是司机送的,他主动说要送自己,这可当真是……头一遭!

    “李叔请假了。”

    他淡淡的解释一句。

    看吧!

    就知道他没这么热情!

    景向阳放下碗筷,用纸巾优雅的擦拭了一下嘴角,起了身来,“走吧!”

    “哦……”

    云璟像个乖孩子,耷拉着脑袋,讷讷的跟在他的身后。

    嗯!相差十岁,大抵就是这种相处模式。

    景向阳给云璟开了车门,目光落在她身后的双肩包上,敛了敛眉,“你只背几本书而已,需要这么大个包?”

    大到简直就像一个龟壳了!

    丑死了!

    一提到自己的书包,云璟似乎格外紧张。

    脸色一变,连忙将书包置于自己怀里,一屁股坐进了车里去,小嘴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人家一个包也得管,你怎么比我爸还啰嗦……”

    “……”

    景向阳无语。

    看她包里瘪瘪的,什么都没有,至于非得用这么大的?

    车,很快在云璟的校门口停了下来。

    她兀自下车,连道声谢都没有,就径自往校园里走去。

    看着她头亦不回就离开的背影,景向阳无语失笑。

    这小丫头到底是哪个老师教的礼仪课?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了?

    “云小三!!”

    他最后,到底还是不甘心的叫住了她。

    因为,被她看也不看一眼就走,好像……存在感太弱了些。

    小三儿回头,眨巴着一双月牙儿般水灵的大眼,歪着脑袋,无辜的看着他,“干嘛?”

    “过来!”

    景向阳冲她招了招手。

    小三儿不明就里,秀眉敛了敛,还是乖乖朝他走了过去,站定在他的车窗前。

    猫下小身子,与车里面的男人平视,又问了一句,“干嘛?”

    景向阳探手,惩罚性的捏了捏她的鼻头,“老师没教过你,对人要礼貌吗?我花了我生命里珍贵的一十五分钟送你来学校,连一句‘谢谢’也捞不着?”

    “……”

    云璟无语,去抓他那只讨厌的手,“小题大做!!谢了!!”

    说完,拽了拽肩上的书包,摆摆手,转身就朝校园里走去了。

    依旧……

    头亦不回。

    景向阳失笑,脚踩油门,驶离a大。

    “云璟!!你这家伙,速度还挺快的啊!!”

    秦沥沥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了出来,一把抱住云璟的肩膀,暧昧的觑着她,“哎呦!昨儿晚上才认识的,居然今天就送你来学校!该死的,你昨儿跑他家过夜了??”

    “噢!”

    云璟老实的点头。

    是啊!昨儿是跑他家过夜了呢!

    秦沥沥惊愕的张大嘴,好半响,才回神过来,又问道,“滚床单了?”

    “滚床单?”

    云璟不解的敛了敛眉。

    “就是上床的意思!少跟我装蒜!”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云璟瞥了她一眼,想到昨儿晚上她泡景向阳的事儿,又点了点头,吐出两个字来,“上过!”

    少一个情敌,是一个!

    这是云璟心里的意思。

    不过她可不曾说谎。

    本来他的床,从小到大的,自己也没少上!

    “哇……”

    秦沥沥暧昧的撞了撞她的小肩膀,“云璟,你也未免太不害臊了吧?一也情?还是他包养你啊?人家一看就知道是有钱的成功人士了。一般成熟的男人,可都喜欢玩咱们这种年纪的小妹妹,你可得悠着点儿!”

    “是吗?”

    云璟脑袋一歪,似乎对这个话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你说像他们这种年纪的男人,就喜欢我这种年纪小的?”

    秦沥沥端着自己的下巴,一副对男人了如指掌的架势,有模有样的道,“男人呢,不管什么年龄段,都是喜欢年纪小的!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们俩到底算一也情还是他包养你啊?”

    “包养!”

    云璟分毫不带考虑的回答她。

    算包养吧?反正每个月那个男人都会数零花钱给她的!

    云璟说完,揣着自己的书包,踏着愉悦的步子上学去了。

    原来,男人都喜欢像她这样的小妹妹啊!!那景向阳……应该也会喜欢吧?

    云璟如是自我安慰着。

    “喂!!云璟,我还有事儿要跟你说呢!”

    秦沥沥一把拽过云璟,“被男人包养,至于乐成这样吗?”

    “你管不着,有事说事!”

    “我找男朋友了。”

    “哦!”

    云璟点点头,表示了然,继续往前走。

    “喂!!放学我介绍给你认识!”

    “放学我忙。”

    云璟头也不回。

    “那待会下课我把他带给你看!”

    “没兴趣!”

    “……”

    所有的同学都知道,云璟云同学,男同学嘴里的璟公主、璟女王,对所有的事情一概都没、兴、趣!!

    不是她的事情,她不闻,不问,不关心。

    她的人生,只对一种生物感兴趣!

    那就是——景向阳!!

    包括他身边所有出现的不明女生物!!

    …………………………

    上课的时候,云璟收到了一条来自景向阳的短信:晚上一起吃饭,我来接你。

    云璟嘴角的笑容都快漾到耳根后去了。

    “别笑了,嘴巴都要裂了!不就一条短信吗?”

    秦沥沥撞了撞笑得有些夸张的云璟,继续同她八卦道,“我男朋友,昨儿晚上在酒吧里认识的!可惜你走得早……”

    “……”

    云璟低着脑袋,回短信。

    没吭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她说话。

    “他是我们学校艺术系大三的学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他,咱们学校的校草,陆离野!人长得特帅!而且据说家里还特有钱!市中心那个惠联国际百货就他们家的!”

    云璟没吭声,继续低着头编短信。

    忽而,抬起头来,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诶!你说他为什么会突然约我出去吃饭呢?就像今天早上似的,怎么会突然就说要送我来学校呢?真的只是司机请假?那今天晚上他不会告诉我,家里的厨师也请假了吧?”

    云璟说完,一个人在那独自乐呵呵的笑着。

    秦沥沥顿时觉得自己在对牛弹琴,没好气的推了她一把,“他喜欢你,喜欢你!行了吧?!”

    中午下课后,云璟被秦沥沥强行拽着去找她的校草男朋友了。

    “学长,学长——”

    秦沥沥在教室后门冲里面的男人招手。

    很快,就见一个长相……确实足够俊美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对!这种面相的男人,真的只能用‘美’字来形容。

    眉眼妖魅如桃花,鼻梁高蜓,薄唇性感,皓齿洁白。

    右耳上还戴着一颗黑色的菱形耳钉,显得格外扎眼。

    这个男人虽然很美,却长得一点也不女气,还带着些纨绔子弟的玩世不恭。

    “亲爱的,一起吃饭?”

    他走过来,毫无顾忌的,一把将秦沥沥揽入怀中,这才注意到她身旁连正眼都没瞧他的云璟。

    “她是?”

    陆离野将目光落在云璟身上,肆意的打量着她。

    桃花眼里毫不掩饰的透露出对她的好奇。

    而且是那种……男人,对自己猎物的,好奇!!

    “啊!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闺蜜!云璟!”

    秦沥沥说着,一把捞过云璟的胳膊。

    闺蜜?

    云璟眨眨眼。

    在她的印象中,她的闺蜜永远都只有景向晴一个!

    “云璟……”

    陆离野性感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云璟厌恶的皱了皱眉。

    这男人,给她的感觉……坏透了!!

    “秦沥沥,你找的什么男朋友?眼光这么差!!”

    云璟鄙夷的说了一句,一点面子都不给,转身就走了。

    秦沥沥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没有去追云璟,只是安慰着自己的男朋友,“离野,你别在意啊!云璟就是这种人!看谁都不顺眼。”

    “没有啊!”

    陆离野玩味的盯着云璟离开的背影,邪气的嘴角一勾,“我觉得你这朋友……够味儿!”

    秦沥沥的脸色稍有不自然。

    “走吧!亲爱的,中午想吃什么?”

    陆离野抱着秦沥沥的肩膀就往外走。

    “随便,吃什么都好!”

    只要有他在!

    秦沥沥小鸟依人的窝在陆离野的怀里,随着他一同出学校吃饭去了,自然也没把刚刚发生的这件小事儿搁心上了。

    下午,散学。

    景向阳如约出现在了a大门口。

    “哇!那男人好帅啊……”

    “长腿欧巴!!”

    “又成熟又多金!!他好像在等什么人呢,是我们学校的吗?”

    “……”

    云璟才一出校门,就听得一阵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响起。

    云璟下意识的抬头去看。

    就见身材挺拔的景向阳,慵懒的倚在一辆白色的大切诺基车身上。

    他穿着黑色的长款风衣,里面随意的搭着一件白色衬衫,下身一条黑色长裤。

    腰肢紧实,精硕,是那种最完美的倒三角身形,毫无一分的赘肉存在。

    忽而,这就让云璟想起了昨儿晚上她替他解腰带的大胆动作……

    面颊一红……

    就见对面的男人,忽而抬起了头来,眸光望进她还有些痴然的双眼里。

    他随手撵了手里的烟头,冲云璟招了招手,“上车。”

    那熟悉的语调,饶富磁性,沉稳里尽是属于成熟男人的魅力。

    云璟愣了一下,下一瞬愉悦的背着空荡荡的大书包就朝他跑了过去。

    周遭全是女同学羡慕嫉妒的目光。

    不过,她云璟向来不在意别人的!

    景向阳绅士的替她打开副驾驶坐的车门,而后又给她将后背的书包取了下来,搁到后座上。

    待她坐好,这才又猫身替她将安全带系好。

    这所有的动作,仿佛都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今天云璟的心情显然比昨天好了许多。

    “你要带我去哪里吃饭?”

    她偏头问景向阳,眼尾上扬,笑意缀在眸仁里,跳跃着。

    纯粹而动人。

    “你最爱的那家西餐厅。”

    景向阳的心情,似乎也不错。

    纤长的手指,饶有节奏的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击着。

    云璟笑得更开心了。

    然而,一进餐厅,她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原来,这顿饭,并非只有他们俩个。

    她的对面还坐着一位不速之客……尤浅!!

    她居然已经回来了!!

    忽而,云璟明白了他景向阳的好心情到底从何而来了……

    登时,有一抹涩然,悄然从心池里扩开……

    漫过心尖儿,苦不堪言。

    “云璟,好久不见……”

    尤浅依旧是三年前那抹浅浅淡淡的笑。

    温柔如水,巧笑婉约,同她云璟的风格大相径庭。

    云璟没理会她。

    头也不抬,连眼皮都没掀动一下,红唇抿得紧紧地。

    景向阳漆黑的眸仁看她一眼,眸色深沉了些分。

    尤浅似乎根本不在意云璟的冷漠,又或者是,她早已习惯了,嘴角依旧是那抹笑,“来,看看,我给你从美国带回来的礼物!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她说着,就推了一个小礼品盒到云璟面前来。

    云璟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快啊,拆开看看……”

    尤浅依旧是温婉的笑着,一脸期待的催促着她。

    那模样,完完全全的把她当孩子哄。

    对!在他们这些所谓的‘大人’眼里,她云璟就是个十足十的,不懂事的小孩子!

    云璟拿过跟前的礼物,眼皮也不眨一下,看也不屑多看一眼,随手就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去。

    “这种小玩意儿,我爸没少跟我从美国带回来!”

    完了,她还不忘补一句。

    尤浅再强的忍耐力,显然都有些扛不住了。

    那张温柔的笑脸,一红一白,已经频临破碎。

    “把东西捡起来!!”

    一道冷硬的命令声,突兀的插入了两个女人的对峙中。

    声音冷若冰霜,强硬的气场,更是让人不容置喙。

    除了一贯以家长身份训人的景向阳,又还能有谁呢?

    “我不捡!!”

    云璟比他的态度还强硬。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三儿就从来没怕过谁。

    哪怕是他,景向阳!!

    “云小三——”

    景向阳那张冷魅的面容彻底沉了下来,警告她,“别拿你的任性挑战我的忍耐力!!”

    云璟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要说她不怕,那一定是假的!

    万一因为自己的任性,他再也不理她了怎么办?

    但这种时候,她怎么拉得下脸又把那东西捡回来!

    “向阳,别凶她,她还只是个孩子,还能慢慢教……”

    尤浅还在一旁替云璟说好话。

    一听这话,云璟也不知怎么的,脾气一下子又上来了些,“那东西我就不屑要,在我眼里它就是个垃圾!!我不稀罕!!”

    她说完,“嗖”的一下起了身来,拽过自己的大书包,头也不回的,就直接冲出了餐厅去。

    景向阳一双深沉的眼眸,冷若寒潭。

    “向阳,要不要去追她回来?”

    尤浅一副担忧的模样,问他。

    景向阳招来侍应生,面无表情,“点单。”

    “不追了?”

    景向阳沉吟了一下,起身,从容的从垃圾桶里将云璟丢弃的礼物拾了回来,递到她跟前,“以后就别再破费了!还有,我替她的任性向你道歉,她还小,你不需要在意。”

    “你替她向我道歉?”

    尤浅笑笑,唇角有些涩然,“在你心里,她还是比我更亲,对吧?”

    “她是我妹妹。”

    景向阳不想同她做过多的解释。

    “你跟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而我,是你女朋友!!向阳,你再这么惯着她,只会把她越惯越坏的!”

    “我乐意。”

    景向阳就淡淡的回了尤浅三个字。

    而后,两人便再无下文。

    不得不承认,她云璟确实就是被惯坏了。

    两家人,就属她最小,长辈们个个都把她当宝贝儿般的捧在手心里,就连比她只大仅仅一岁的向晴也把她当孩子似的宠着惯着,所以,她的任性,也与他们这些平日里惯着她的人,脱不了干系。

    景向阳虽然觉得她的任性越演越烈,甚至于变得有些恶劣起来,但……不知为什么,一听尤浅这样说起来,他护着她的心思就变得更甚了。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护短心理吧!

    自己的人,可以自己关起来训,但别人要说,他第一个不乐意!

    ……………………

    云璟没吃晚饭。

    肚子早已‘咕咕’叫了,但她也没觉得饿。

    揣着书包,漫无目的的在惠联国际百货里油走着,一双灵动的水眸随意的看着,见到什么,就拿什么……

    拿得那么理所当然,不畏不惧。

    小手儿利落得很,“噌”的一下,也不知道她用的什么办法,就将那防盗扣轻而易举的取了下来。

    货架上,所有的东西,都被她扒拉进了书包里。

    云璟有一个习惯……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独自一个人来逛市场。

    喜欢什么,就拿什么。

    “离野,你看那个人……她在解防盗扣!她在干什么?是想偷你们百货公司的东西吗?天……”

    陆离野正领着新女朋友逛百货公司,却不想,好巧不巧的,就遇见了她!

    白天里,那个够味儿的小辣椒!

    不,是呛口小辣椒。

    “你看她,统统都往包里塞,要不要打电话叫保安?”

    这女人自然不是云璟的同学秦沥沥。

    她陆离野可从来没有同一时间段只交一个女朋友的习惯。

    “嘘……”

    陆离野冲自己的女朋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打扰她……”

    “离野,她……是小偷诶!!”

    那女孩就不懂了。

    “不许叫保安!这百货公司是我们家的,本少爷让她拿,她就不算小偷!”

    陆离野懒懒的倚在云璟背后不远的货架上,看着她像个好奇宝宝似得打量着货架上每一个新奇的小玩意儿……

    然后,看着她,自然而然的放入自己的书包袋里。

    一系列的动作,明明足以惯得上那个‘偷’的罪名,却不知为什么,就是能给人一种……

    嗯?什么感觉呢?脱俗?不食人间烟火?

    nono!这些似乎都不足以来形容陆离野眼前这个小女孩。

    仿佛她身上有着太多太多待解的谜题,等待着他去挖掘。

    他喜欢这个迷一样的女孩!有个性!耐嚼!!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个不一样的小三儿,坏毛病虽然很多,但好在心性很单纯哇!另外,月票居然要(号才翻倍的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