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后——冲动的一夜情而已【求月票】

    身体又起反应了!

    景孟弦将她置于阳台与自己的中央,锁住她,低声问,“药效还没褪尽?”

    向南脸一红,眼垂下,有些羞涩。

    重重的咬了咬唇,娇嗔的抱怨了一句,“也不知道这到底什么破药,刚刚不是已经那个了吗?怎么还这么强劲……”

    向南也没敢抬眼去看景孟弦。

    景孟弦低笑出声,下一瞬,一把将向南打横抱起,就往房间里走。

    “这种药效一般持续时间至少八个小时以上……”

    “这么久??”

    为什么,向南会从他的嘴里听出一种……巴望时更长的感觉来呢?

    “久吗?我看还行。”

    果然……

    向南故意勾了勾他的浴袍领口,手儿挑逗的往他袍子里一探,“我看也还行,不过……景总,你行吗?”

    景孟弦眯紧了眸子,“我行不行,尹小姐试过就知道了!”

    结果,向南自然是再次被吃得一干二净,几乎连跟骨头都不剩下!!

    挑战一个四年没开过荤的男人,不就是纯粹的找干吗?

    向南被景孟弦甩到大床上,三下五除二的就被他扒了个精光,连前戏都没有,直接带上了个安全套,就深深的进入了她。

    当然,向南的身体,根本无需要前戏。

    因为药物的作用,早就已经为他的进入做好了准备。

    向南捏着被子,亢奋的尖叫,求饶,“你慢点……慢点……”

    “慢点又怎么喂饱你呢?”

    景孟弦邪肆的笑着,腰间的动作更是凶猛了些分。

    “景孟弦,吃了药的人是你吧?”

    向南去捶他的胸口,“明明才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又……这么厉害了?”

    厉害?

    景孟弦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她的这个用词。

    唇舌热情的朝她席卷而去,将她所有的娇吟、亢奋一律收进自己唇间,他粗着声线,性感的提醒她,“聪明的女人,就不该挑战男人的雄风!!”

    他笑着,腰身一沉,再次深深将她贯穿。

    得到她亢奋的尖叫,应合,他满意的勾了勾嘴角,“喜欢吗?”

    向南的小粉拳落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粗鲁!!狂暴!!女人都喜欢温柔的!!”

    景孟弦抱起向南,干脆的将她翻了个身,拍了拍她的粉臀,捞住她的腰肢,迫使着她蹲下来,用后背朝向自己,而后,他一个深沉的挺入,欢愉的在她身体里律动起来。

    “男人什么时候都可以温柔,但在床上,一定不行!!女人,不喜欢!!”

    “啊……”

    向南尖叫,浑身颤栗,声音破破碎碎的,几乎发不出来。

    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

    床上功夫,真的很行!!非常行!!

    向南被他从后面疯狂的进入,那深度,让她几乎痉/挛。

    小手无助的攀在床头上,用力支撑着自己娇软的身子,小嘴里不停地发出唔唔的,像小野兽般可怜的哀鸣声……

    “砰——”的一声,床头柜上的玻璃杯被向南无助的小手儿一扫,应声落地。

    淋漓的汗水,将床单和床上翻滚的两个人染了个透湿。

    景孟弦似乎扛不住这份热度了,干脆抱起她就出了卧室,步入了露天阳台上,直接将她使力压在墙壁上,分开她的双腿,开始疯狂抽插。

    “天——”

    向南尖叫,娇喘。

    双腿下意识的只能盘紧他精壮的腰身。

    这个男人,力道太大了!身形也太结实了!

    抱着她,就如同抱着一片羽毛般的轻松。

    “孟弦……别,别在这里……”

    向南害羞。

    虽然他们在整座城市的最高层,放眼望过去,皆是漫天的繁星……

    根本没有人可以窥视到他们。

    但向南却总有一种被人窥探着的感觉……

    刺激,而又,疯狂!!

    “孟弦……”

    “不要啊……啊啊……”

    向南的手,紧紧地扣住他短硬的发丝……

    热汗,染湿了他的发,也沾湿了她的手心……

    白色的墙壁上,皆是她留下的汗水……

    木地板上,残留着两人欢爱过后的痕迹,那么凌乱、暧昧……

    惹人遐思……

    一场淋漓尽致的欢爱过后,两个人躺在地上,看着漫天的繁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明明这样的疯爱,只属于年轻人的专利。

    他们俩,都过了冲动的青年期,却偏偏,一遇对方,就仿佛一切变得,那么不由自主!!

    直到后来,向南翻来覆去的被他折腾到第五次的时候,天都已经蒙蒙亮了。

    并非他们体力好,当真从深夜折腾到白天,而是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感觉到对方在身边的时候,那种欲望就不受控制的燃烧……

    仿佛都想要借着这一晚,把所有对对方的思念和爱慕,用这种心身交融的方式发泄出来一般。

    见他第四次从身上扯下安全套来的时候,向南倚在浴室门口,终于忍不住问了他。

    “为什么要带这个?你不是过敏吗?”

    秀眉敛起来,似乎不太愉快。

    说不上为什么,就觉得,怪怪的。

    这似乎是他们,第一次隔着一层膜……

    不太舒服的感觉!

    “待会吃点药就行了。”

    景孟弦轻描淡写的回答。

    “我是问你为什么非要带这个。”

    他明显没有抓住她问话的重点。

    景孟弦睨紧她,“我不希望你怀孕!”

    向南心口震了震,有些涩然。

    点点头,又故作无谓道,“怎么可能怀孕?我会吃事后避孕药!”

    “那东西副作用大。”

    所以,他宁愿自己吃几颗抗敏药,也不想她去吃那乱经的玩意儿。

    向南不知是否明白了景孟弦的心思。

    “谢了……”

    她道了声谢,不知谢他什么。

    谢他替自己解药?还是谢他连这些都替她想过了?!

    总之,这夜……

    其实过得还算不错!

    至少,很多年以后,向南想起这一夜来,都觉得是一种疯狂的浪漫……

    还记得曾经他们笑话过,两个人谈了这么些年的恋爱,从来没有在外头开过房,这不……

    多年后,也算是彻底圆了回梦。

    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

    不禁莞尔,失笑!

    夜里的疯狂,引人遐想……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翌日——

    清晨,金色的晨曦透过绿色的树叶,斑驳的映射进旖旎的卧室来。

    风吹,叶动,阳光跳跃,时不时的闪烁着那双轻闭的眼帘。

    终于……

    被子里性感的男人,翻了翻身,下意识的用手臂挡去些光照,另一只手则下意识的去捞怀里那软绵绵的娇身。

    然,捞空了。

    身旁,什么也没有!

    景孟弦一愣,坐起了身来。

    环顾一眼四周,哪儿还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剑眉深蹙,“尹向南?”

    惺忪的嗓音,还有些喑哑。

    没有应答。

    掀开薄被,随意的扯了条浴巾往腰间一裹,“尹向南?”

    光着双脚,在套房里寻找那抹倩影。

    浴室里,厅里,阳台上,厨房里……

    统统都没有。

    峻峭的面庞,越来越阴沉。

    “尹向南?!!”

    他暴躁的吼了一声,回答他的却依旧是一片寂静。

    坐回床头,烦躁的撸了撸额前的碎发,一抬眸,这才注意到床头柜上贴着一张便利纸。

    剑眉深蹙,不耐烦的扯了下,扫一眼。

    纸条是那个吃完连嘴都没擦的女人留下来的。

    ‘孩子他爸,昨晚非常感谢你的出手相助!但咱们俩到底都是成年人了,所以也无需太在意昨夜发生的事情,就让我们当作潇洒的一也情?又或者多年后重逢的一种冲动?虽然这样说起来有些恶劣,但是,就这样吧!希望你幸福的孩子妈,尹向南留。’

    景孟弦气结,将纸条重重的揉成一团,不爽的扔进了垃圾桶里去。

    一也情?

    冲动?!

    也对,本来也是。

    如不是那道药剂,他们俩又怎么会滚到同一张床去呢?

    所以,她留下这张纸条的意思是要同他撇清楚关系?唯恐自己会对她死缠烂打?又或者会破坏她即将要完成的婚礼?

    景孟弦银牙紧咬。

    却不知,向南一夜清醒,意识到自己做了别人婚姻里的第三者,把人家老公当真给睡了,而且……

    他老婆肚子里还揣着他的孩子!!

    这样想来,向南越发的鄙夷自己。

    虽然有药物的原因,但不得不承认,其实是自己下意识的想要跟他发生点什么,才将他们置于失足的境地的。

    所以,向南最终选择了逃逸般的离开。

    当然,走前,她还不忘把自己潇洒的背影留给了他。

    她只是单纯的不想他心里还背负着对她的亏欠而已。

    …………………………

    李然宇去前台给景孟弦结账。

    “先生,您过目一下账单,顾客消费了五只避孕套,一瓶八二年红酒,两杯拉面,另外,茶杯碎了一个,台灯碎了一个,床头松懈,床脚坏了两个,总共价格为一十八万五千六百元。”

    前台小姐将酒店消费账单递到李然宇面前来。

    “避孕套五个?”

    李然宇瀑汗。

    “床脚还坏了两个?”

    “是。”

    前台服务员有些尴尬点头。

    “……”

    李助理也由心的给自己的老板抹了把汗。

    昨儿晚上,到底折腾了多少次,折腾得得有多厉害,才导致……

    连床都踏了?!!

    五个避孕套,一夜五次??

    太强悍,太牛逼了!!典型的一夜五次郎!!

    李然宇由心的佩服他的老大。

    但佩服归佩服,这种时候……这种事情……

    多少有些丢人吧?!

    他飞快的刷了卡,签了字,拿着账单尴尬的匆匆离开。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这一天,s市的商业圈子里因曲家一件丑闻而闹得沸沸扬扬。

    向南接到紫杉的电话时,正忙着洗浴泡澡。

    听到电话铃声响起,她从浴缸里跨出来,去捏台面上的手机,转而又坐进了浴缸里去。

    昨儿晚上,被景孟弦生生折腾了一整夜,到现在浑身还像散架了般,要了命的酸疼。

    这会她只能泡泡澡,让自己放松放松了。

    “向南姐,看今儿的晨报没?”

    紫杉在电话里相当激动。

    “没呢!出什么事了吗?”

    一从酒店赶回来,就泡在了这浴缸里,啥事儿都没做,当然,更加没心思去关注新闻八卦的事儿了。

    “快去看!曲语悉出事了!!”

    “啊?出什么事了?你等等我,我先去拿报。”

    向南一听这话,连忙将手机搁置台面上,从浴缸里起了身来,顾不上擦身子,裹了浴袍,拿起手机,就出了门去。

    “阿哩纱!今儿的晨报呢?”

    “在餐桌上搁着呢!”

    路易斯不在。

    阿哩纱正在忙着清扫厨房的卫生。

    向南连忙奔去餐厅里,拿起报纸,翻了两页,鄂住。

    头版头条……

    标题劲爆得有些出格:曲氏千金曲语悉竟同时与三个男人偷情。

    ‘偷情’两个字,还刻意用黑体加粗的大字体印刷,格外醒目。

    至于里面那些描述的小文字,无外乎就是对昨儿晚上更衣室里四个人疯狂一夜的解说。

    另外,还配上了几张有码的禁忌图片,逍魂得很。

    向南有些震惊,以至于紫杉在电话里喊了她好几声,她才猛然回过神来。

    “向南姐,看到了没?”

    “看……看到了。”

    向南终于回了神过来。

    “听人说曲语悉现在住在医院里,整个人都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后面的话,向南也没再具体去听了。

    这事儿……与景孟弦脱不了干系吧?

    想到昨儿晚上他说的那些话,什么坏的一面,好的一面,她仿佛有些明白了……

    这就是他,坏的一面吗?!

    还当真,坏透了!!

    向南将报纸揉成了一个团,漠然的扔进了垃圾桶里。

    正如他所说的那般,他太坏的一面,不宜被她见到,所以……

    她还是当作,从未见过好!!

    “行了,这是他们上流社会的破事儿,咱们就不参与了。”

    向南缓回了神来,淡淡的应了紫杉一句。

    “这算不算曲语悉出轨啊?那景老师岂不是可以名正言顺的跟她离婚了?”

    离婚?

    向南微怔……

    半响,才道,“如果他真的想离婚的话,早离了,不需要非到这个时候……”

    向南同紫杉说着,却也是跟自己说的,“他根本……从来没有想过要跟曲语悉离婚!”

    也确实,景孟弦从来没有想过要跟曲语悉离婚!!

    医院里——

    景孟弦如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迈着沉稳的步子,气势凛然的往曲语悉的病房走去。

    身后,依旧是那几名训练有素的保镖,以及他的助理,李然宇。

    推开病房的门,曲家的父母全在,曲语悉躺在床上,一脸苍白没有半分生气,眼角挂着的泪痕从未干涸。

    景孟弦冷冷的掀了掀唇角。

    一见景孟弦,床上的曲语悉一惊,面色更白。

    而床边的曲氏夫妇也瞬间白了脸。

    能明显的感觉到,有怒焰掩在他们的眉心处,但,他们刻意的压住了。

    想来也是猜透了昨夜的一切,但却碍于景氏的势力,不好发作。

    景孟弦笑笑,单手抄在裤口袋中,冷魅的迈入了病房中,“李助理,请伯父伯母到楼下咖啡厅里喝杯咖啡吧!”

    这言外之意,是想单独同曲语悉聊聊。

    但曲氏夫妇又哪里肯把自己的女儿留给这个恶魔,“不了,我们不喝咖啡!先谢过景总了。”

    景孟弦挑眉,微笑,“那就由不得您了。”

    他眉眼一扫,示意保镖上前来将俩人‘客气’的请出了病房。

    “景孟弦,你到底想干什么?!!”

    床上,曲语悉终于尖叫出声来,“昨儿晚上那些人是你安排的对不对?是你让他们到我的更衣室,是你把舍修弄过去的!!你故意让他害死我们的孩子,是不是——————”

    她高声尖叫,情绪失控,像个十足的疯子。

    景孟弦饶有兴味的站在床边看着,像欣赏着动物园里抓狂的猴子一般,微笑着,睨着她。

    那笑,清冷得没有半分的温度,不带一分人情味……

    “景孟弦,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我是你的妻子,我才是你的妻子————”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