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后——抱在怀里,同床共枕【热荐】

    而他,也在这份毒瘾里,被惨痛折磨了四年!!

    哪一次不是用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掌,用放血的方式来得到自己的清醒,用痛来代替那份毒瘾,才不至于一失控就想吸……

    可是,熬过了这长远的四年,他的毒瘾却仿佛是在身体里生了根一般,一点退去的影子都没有!!

    他还要再熬多少年?这个时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甚至于,他都不知道,往后到底是继续用痛来折磨自己,还是干脆……就放任着自己染上那份毒瘾,听之任之,破罐子破摔了……

    这样的他,也有资格谈爱,谈幸福吗?

    当自己饱受折磨的时候,也让她的心一同跟着自己折磨?

    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毒瘾里翻滚?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给自己放血……

    连他都恶心自己这份疯魔失控的模样,何况,是她呢?

    有哪个女人,会愚蠢到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一个瘾君子?除非,那是白痴!!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向南躺在床上,如何都不能安睡。

    眼见着时间淌过零点,可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满脑子想着的都是景孟弦的事儿。

    他到底怎么了?

    如果他的身体没病的话,那今儿他见到的那一幕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

    向南到底还是掀了被子起了床来,打开电脑,就开始对着百度引擎一顿乱搜。

    出来的结果,却是让她更加的烦不胜烦。

    什么心脏病、糖尿病,一系列乱七八糟的病都来了!

    她“啪——”的一声,烦躁的将手提盖上,蹲坐在椅子上,抱着双腿,头搁在膝盖上,一时间当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手指,焦灼的,一下又一下的敲击着桌面,彰显着此时此刻她心里所有的不安。

    最后,干脆来来回回的就在自己的卧室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烦死了!!”

    向南到底没熬住,一抓自己的头发,随意的裹了件衣架上的薄外套就出了门去。

    她不该过去的吧?

    都这么晚了,更何况自己马上就要与路易斯订婚了!

    直到坐上出租车,向南还在不停地坐着心理斗争。

    她不停地告诉自己,就当真只是去看一眼而已,确定他没事儿了,她就回来。

    **************

    向南按响了门铃,来给她开门的居然是陈妈。

    “小姐,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陈妈见到向南,显然很是诧异。

    “陈妈,是不是我把你闹醒了呀?”

    向南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没呢,刚准备睡下,就听得门铃响了。”

    陈妈说着,就转身去餐厅里,预备给向南倒水。

    向南忙制止,“陈妈,你别忙活了,我不喝茶了。他呢?还好吗?”

    “睡了。”

    陈妈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小姐,你去看看他吧!”

    向南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好。”

    她上了楼去。

    脚下的步子,很轻。

    似唯恐会吵到了睡着的他。

    卧室门没上锁,向南轻轻的旋开门锁,进了他的房间。

    他果然睡了。

    房间里黑着灯火,向南只能凭借凉淡的月色,看见他被子下那模糊的轮廓。

    他的睡颜,一如记忆里的那般……

    沉着,淡然,不似他醒着时那副清冷的模样。

    向南有些痴然,却没再对他做过多的欣赏,弯身,小心翼翼的将他受伤的手从被子里拿了出来,看一眼,敛了敛眉。

    手上的伤,没有包扎过,只是任由着血液凝结。

    向南一双好看的秀眉皱成一团,低声不满的嘟囔道,“你不是医生吗?怎么自己的伤就能无视了?”

    她叹了口气,将他的手放了下来。

    摸着黑,就开始漫无目的的在房间里搜寻了起来。

    她在找医药箱。

    床上,景孟弦缓缓地睁开了眼来。

    漆黑的眼眸,在暗夜里,锁定那道忙碌的娇影,随着她的一举一动,而四处飘离。

    视线,深沉。

    眸色,灼灼。

    其实,他根本没睡着。

    一晚上,整个脑子都被她尹向南搅糊着,耳边全是她那句要结婚了的话,折腾得他根本无法安睡。

    听到了楼下的响动,他不过顺水推舟的装个睡而已。

    按说现在这种情况,他该喝止这个爱管闲事的尹向南的,可是……

    他到底没有!

    为什么?

    他也不过只是贪念这种有她在的感觉!

    这样一片难得的温暖,让他如何舍得打破。

    正当他盯着向南的背影出神时,倏尔,对面的女人转了身,就朝他这头看了过来。

    景孟弦忙狼狈的合了眼,也不知向南是不是发现了他,总之,继续装睡。

    但事实是,向南确实没发现他。

    黑暗里,离得这么远,向南根本看不清他到底是醒的还是睡着的,她看的只是他床边的床头柜而已。

    向南款步朝床头柜走了过来。

    果然,医药箱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她将医药箱抽出来,轻轻的在床沿边上坐下来,而后又觑了一眼‘熟睡’中的景孟弦一眼,这才托起他受伤的手,开始替他上药。

    其实向南挺怕药水浸到伤口,会让他从梦里疼醒来的,但好在,没惊醒他。

    这让向南多少放了心下来。

    小手,托着他温实的大手,能清楚的感觉到他手心里那薄薄的一层茧子,向南知道,那是拿手术刀时长出的茧子。

    向南有些怀念他穿着白大褂,拿着手术刀的帅气模样……

    向南觉得,那样才是真实的他!

    柔软的小手,不自觉的油走在他的手掌心里,感触着那踏实的茧子,却让她莫名的心安,心动……

    却忽而,向南只觉手掌上的大手一紧……

    自己那不安分的小手儿,就被一只温实的手掌,紧紧裹住。

    她,心头一惊……

    抬眸看向床上的景孟弦,悬起了心,这才落了下来……

    他没醒。

    眼,依旧轻闭着,似乎只是下意识的这么手一握。

    大概自己真的弄疼了他。

    向南唯恐他会惊醒过来,心脏突突的跳动着,试图想要从他的大手里把自己的小手抽回来,可是,她却发现他握着自己的力道很大,大到她根本挣不开来。

    而且,关键是,她根本不敢太用力。

    额上都已渗出点点薄汗来,连手心里都已经有了汗水,却始终无法从他手里逃出来。

    就只能这么任由着他握着了。

    感受着他手心里的温度,向南当真还有些舍不得从他的手中抽离出来……

    她其实是贪念这份温暖的!

    他们有多久,没这么平静的牵过手了……

    这感觉,让向南有些恍惚,也让闭着眼的景孟弦,同样恍然……

    手心里的柔软,让他舍不得让她逃离。

    如果可以,多希望时间可以静止在这一刻……

    如果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俩,多好。

    他总是,贪念着她的味道,她的气息,她的温柔,她一切的一切……

    对于她,自己是那么舍不得放手!!

    知道她要结婚了,他才发现,握住她的那只手,力道也随之越来越重!

    他是舍不得,放不开,搁不下……

    不管他景孟弦变得有多强大,可她尹向南,注定永远都是他心里最柔软,最脆弱的一块。

    向南就这么被他握着,呆坐了将近十来分钟。

    即使再迷恋他的味道,但向南也知道,再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自己总不能当真就在这里坐一晚,然后等着他醒来吧?

    “景孟弦……”

    向南试探性的喊他。

    无人应答。

    某人继续装睡。

    因为他知道,只要醒来,就没了把她留下来的理由。

    哪怕,多留一分钟,也好!

    “孟弦?”

    还是没人应答。

    身子动也不动。

    向南小秀眉敛作一团,小手儿试探性的伸出来,往他的鼻息间靠了过去,脸蛋也下意识的凑近些分。

    莫不是他……

    不能怪她想多,毕竟傍晚的时候闹了那么一出,向南着实是有些慌的。

    然而,脸蛋一凑过去,感觉到他明显的气息,正预备直起身时,倏尔,只觉腰身一紧,一只有力的猿臂便一把将她捞住,被子一掀,就将她整个人捆入了一堵结实的胸膛里去,与他一同压在了被子里。

    “好累,别吵了,让我好好休息……”

    困顿的声音,慵慵懒懒,含含糊糊的,那惺忪的感觉,宛若至梦里发出的呓语一般。

    向南弄不清他到底是醒着的,还是睡着的。

    后来想想,他定在梦里吧!

    因为如果是醒着的,他还会把自己抱入怀里?说不定早把她当毒蛇扔了出去!

    听他说累了,向南心里忍不住有些心疼。

    许是真的生病了吧!

    想到傍晚见他那苍白的模样,向南当真不敢再打扰他了。

    就任由着他这么睡着吧!等他沉睡了之后,自己再想办法逃吧!

    向南如是这么想着,却不知,身下的这个男人,根本从始至终都未睡着过。

    而向南就这么安静的等着,一直等着……

    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在向南的耳畔间饶有节奏的响着,向南恍惚间,觉得他们又回到了曾经初恋的那个夏天……

    那时候的他们,还可以无忧无虑,无所顾忌的在一起……

    却不像如今!

    ……………………

    昏昏沉沉间,向南就这样歪在景孟弦的怀里,睡了过去。

    景孟弦没睡。

    银玉的月光透过玻璃窗筛落进来,洒在她洁白透亮的脸颊上,他睁开眼来,静静的凝望着她。

    深沉的目光,灼着她,宛若是要将她看个够一般……

    却无奈,怎的都看不够!

    如不是自己的毒瘾难消,今晚他定不会就让她这么安睡的,更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她从自己身边推离……

    毒瘾……

    这该死的毒瘾!!

    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毒瘾要缠他到何时,又或者,缠他一辈子……又或者,哪天就直接索了他的命!

    一切的一切,于他,都是未知数!

    这样黑暗的未来,他又如何让她看到光明?

    ******

    怀里的人儿,睡得不太安稳。

    总会突然一惊,醒来,然后动一动,又睡下。

    她每一次的惊醒,都会把景孟弦闹醒来,但他向来都是不动声色的,只是伸手揽紧她,把她更深更紧的抱入自己的怀里,让她的脸颊贴在自己的胸膛口上,试图把所有的安心都传递给她……

    清晨,向南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时分。

    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洒进来,温暖着床上相拥而眠的他们……

    向南不再只是躺在他的怀里,而是,睡在床上,窝进了他的胸膛,睡姿像个母体内的婴孩般,蜷做一团的睡着。

    脸蛋,靠近他的胸膛……

    近在咫尺。

    甚至于能看清楚他胸膛上的每一根细小的绒毛,曲卷着,却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独特性感。

    让向南,有一刻的屏息!

    他夏天向来有半裸睡的习惯,所以此刻,向南看到的,便是他……不掩一物的,半裸之体。

    结实的肌理线条,流畅而魅惑,将胸前那两块胸肌衬托得愈发性感……

    让向南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摸。

    直到手指间传来的触感那么真实时,向南才猛然回神。

    她居然不单只是想想,还付出了行动。

    手指情不自禁的顺着他的肌理线一路滑过去,油走过他胸口那麦粒色的小突点……

    向南鄂住,脸蛋燥红。

    感觉到了身前男人的反应,她急忙收了手,忽而觉得自己就像个饥渴的色女似得……

    好丢人!!

    向南拍了拍自己失神的脑袋,强逼着自己赶紧找回所有的理智思维。

    好不容易回神,向南连忙从景孟弦怀里钻了出来,动作小心翼翼,唯恐自己会惊扰了他。

    却不知……

    从她的小魔爪往他的突点探过去的时候,他便已经醒过来了!

    而这时候,还想逃,怕是已经难了!!

    正当向南的身子就要逃出他的怀抱时,倏尔,只觉腰肢一紧,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被一只有力的猿臂一带,伸手一勾,就再次滚回到了床上,落进了他的怀里去。

    “啊……”

    向南吓得低呼一声。

    整个人趴在景孟弦的胸口上,被他桎梏得死死地,动弹不得。

    向南怔鄂的看着身下的他。

    而他,亦睁开了眼来。

    睡眸惺忪,慵懒,还带着些刚醒的性感和迷离。

    就那么,直直的,定定的,锁住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他的眼神里,透着惺忪的淡然。

    而向南,又慌又乱,局促不安,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嘴儿张了又张,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整个人就像被他抓了个现行般的,窘在那里,似乎说什么也不是。

    “干什么?”

    饶有磁性的嗓音,带着刚睡醒的迷离,诘问她。

    被他一问,向南更慌了。

    小身子在他怀里,扭捏的挣扎了几下,“我……你……你先放开我……我要下床。”

    景孟弦将她的羞窘尽收眼底,不动声色的圈紧了她的腰肢,“什么时候过来的?”

    他明知故问。

    “昨晚……”

    向南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

    景孟弦紧了紧眸光,眉峰微挑,“来干什么?”

    “能干什么?”

    向南学着他的模样,微微挑高了眉。

    想到昨儿晚上他扔碟子的事情,她还有些恼火,“就来看看你自残到什么地步了!”

    景孟弦扯唇一笑,那笑有些讥诮,有些冷凉。

    向南看不明白他笑里蕴藏的含义,只觉他圈着自己的手松了开来,向南赶忙从他的怀里挣开来,下了床,随意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匆匆出了他的卧室。

    站在卧室门口,向南还有些喘不过气来。

    脸颊烫得厉害,她不停地做着深呼吸,好几分钟后方才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这才‘噔噔蹬’的下了楼去。

    向南离开,景孟弦下了床,径自进了房间里的浴室去。

    今天,天气不错。

    心情似乎也不赖。

    向南匆匆下楼,陈妈也已经起床了,此时早餐都已经上了桌。

    其实平日里,景孟弦起得比较早,今儿明显晚了,但陈妈非常识趣的明白些事儿,自然不会去叫醒他们。

    工作晚点就晚点吧,人生大事才是事儿!

    “陈妈,早!”

    向南同陈妈招呼了一声,就直往门口冲。

    换鞋就想走,幸得被陈妈给拦住,“小姐,赶什么呢!吃完早餐再走也不迟啊。”

    “不了,不了。”

    向南忙摆手。

    她可不想待会继续面对他。

    她偷偷跑来的事儿已经够囧了,居然还趴在他怀里直接睡着了……

    向南想来就烦闷得很,自己明明就是有身份的人了,如今却还与他纠缠不清,就算他俩当真什么事儿也没做,可到底是对不起路易斯的。

    越想,向南心里越是难安起来,待会回去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同路易斯解释,只觉得自己这样反复无常的会伤他更深。

    “陈妈,我真的还有急事,就不留这了,我先走了,拜拜……”

    向南说着,打开门,就要出去。

    却不想,玄关门的门锁才一打开,门就被人从外面拉了开来。

    向南吓了一跳,定神一看,鄂住,面色惨白。

    从外面开门进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

    景孟弦的母亲,温纯烟!!!

    一见门内的向南,温纯烟那张鲜少有岁月痕迹的脸颊顿时皱成了一张豆腐皮,双眼里尽是厌恶与憎恨,还有熊熊燃烧的怒火。

    “你为什么会在这???”

    她直指向南。

    向南惊得倒退三步。

    “老夫人,您……您怎么突然来了?”

    陈妈立即察觉到了火药味儿,连忙陪着笑脸迎上温纯烟。

    “滚开!!”

    温纯烟厌恶的一把将陈妈推开,“谁让这个践人踏进这个家门的?”

    陈妈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向南这才缓神了回来,连忙去扶地上的陈妈,“陈妈,你没事吧?”

    “我没事,没事……”

    陈妈扶着腰,起了身来。

    “我儿子呢?”

    温纯烟颐指气使的问着陈妈,又将目光射向向南,“我倒要看看他为了你这女人要跟我做对到什么时候去?!!”

    “景夫人……”

    向南凉淡淡的视线扫向温纯烟,刚刚那份慌怕早已挥之不见。

    她站在温纯烟的对面,不卑不亢,微微仰头,迎向她犀利的视线,“我敬重你是孟弦的母亲,尊称您一声夫人,想您也是千金之躯,书香门第出身,怎的说起话来,就出口成脏了?!自家人听着倒无所谓了,给像我这样的外人听到了,就会觉得你温家第一小姐,原不过就这点素质,也确实,还不如咱们这些平民来得高贵!”

    向南的话音一落,就见温纯烟的手扬了起来,作势要打向南。

    她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已经接近扭曲,“你这践人,你妈没教好你,我来替她教!!”

    向南含沙射影的话,她算是听明白了!

    什么比不过像她们这样的平民,不就是说自己还比不上她母亲秦兰那个贱妇吗?

    “夫人!!你别冲动……”

    见那巴掌就要落下来,陈妈急忙抱住了温纯烟,将她拦住,“夫人,快别这样,被先生见多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陈妈为了护住向南,也只得拿景孟弦出来压她。

    “滚开!!”

    温纯烟去推陈妈,视线冷凝的扫过向南,就要动手打她,“就你和你妈这种下贱的出身,也配跟我比?哪怕跟我提鞋,你们都不配!!”

    正说着,她的手就要挥下来,向南预备避开,却不想,一只大手赶在了她的前面,将那只猖狂的手给拦截了下来。

    清冷的声音,从向南的背后阴恻恻的响了起来,语气里透着冷讽,似笑非笑的感觉,让人由心的发寒。

    “妈,还是这么喜欢动我的人呢?”

    向南回头,看向景孟弦。

    “孟弦,你什么意思?”

    温纯烟甩开儿子的手,面容扭曲,直指向南道,“把这践人给我轰出去!!”

    景孟弦淡淡的敛了敛眉,顺手拉过向南的手,领着她就往餐厅里走,“先把早餐吃了,晚点我送你回酒店。”

    他的语气,温和得让向南有一秒的恍惚,几乎快要沉溺进他的温柔里,逃不出来。

    向南只能任由着他牵着,乖乖的坐在了餐桌边上,他的右手旁。

    怔怔的看着他,优雅的拿起手边的报纸,气定神闲的开始边阅读,边吃早餐。

    仿佛是察觉到了向南一直盯着自己的视线一般,他从报纸上拾起眼帘看了她一眼,淡淡提醒道,“吃饭。”

    他完完全全的,将怒气中的温纯烟,无视之!!

    温纯烟被儿子的这份态度气到已经七窍生烟了,脸色乍青乍白的,站在厅里,就像个唱独角戏的小丑。

    末了,她冷冷一笑,扯了扯嘴角,“儿子,你不听妈的话,你会后悔的!!”

    景孟弦依旧不动声色,只淡淡的掀了掀薄唇,“妈,做任何事之前,还是先好好掂量掂量,别怪儿子没有事先提醒您,有些结果……我怕您会承担不起!”

    “你威胁我?”

    温纯烟盛怒。

    景孟弦轻笑,“你儿子淌着你的血,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你……”

    温纯烟气急,却怒极反笑,一双燃火的眼睛瞪着向南,“好!我倒要看看,你要为这个女人怎么对付你妈!!今儿我就要让这女人不好过!!”

    她说着,就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出去,冲电话里的人吩咐道,“我要让尹向南和秦兰这两个践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话音一落,就听得景孟弦冷声道,“妈,游戏你玩过了……”

    向南坐在一旁,直冒冷汗。

    身边男人的气场,冷得就像个冰窖,而温纯烟那可怕的手段,她早已见识过了,听她在电话里说这些话,就知道,电话那头的人,不是黑社会的,那也是杀手级别的人物了!

    弄她倒不要紧,可是,连累她母亲,那就万万不行!

    何况,母亲现在还一个人在法国呢!

    向南当真有些急了,但是,让她开口求这个女人,她又决计说不出口!

    正当纠结着该如何是好时,忽而,就听得温纯烟在电话里发怒,“你什么意思?她们俩你们怎么就动不得了?我给你们钱,要多少我给多少!!”

    “纯烟姐,这事儿是咱爷的意思,我们下面的做不了主!实在不好意思……”

    那人说着,就将温纯烟的电话给挂了。

    景孟弦不知何时,抄着手走到了温纯烟面前来。

    从她的耳边,将手机取走,阖起来,甩在一旁的沙发上,“妈,忘了事先告诉你,我跟你那位干哥哥达成了一项交易,你儿子我每年帮他净赚十亿现钞,他帮我护人!”

    他轻描淡写的说着,冷凉一笑,问道,“你有多少钱给他灭口?二十亿?百亿?还是你们整个温家的家底??”

    “你……”

    温纯烟面色惨白,手指着自己的儿子,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十亿?你帮他?你做了什么?你在帮他出……”

    “妈!!”

    景孟弦厉声打断了温纯烟的话,“你别管你儿子在做什么,因为,这个问题,你最没资格过问!!另外……”

    他顿了顿,深沉的掀了掀唇角,眼底尽是决绝,“今天温氏会召开股东大会,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凡去旁听旁听,董事会会告诉你,温氏很快就要更名为……景氏了!”

    “你……”温纯烟简直不敢置信,“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更名为‘景氏’?你到底对我们温氏做了什么??!”

    景孟弦没理会温纯烟的问话,转身又回了餐桌上去,拿起桌上的商业晨报,低头浏览着。

    半响,就听得他淡幽幽的道,“四年前,您不一直希望我能放弃医学梦,替你接掌温氏吗?现在,终于让您如愿了!您儿子这四年不日不夜的努力,您还满意吗?”

    温纯烟脸色乍青乍白,她急促的喘息着,呼出几口浊气来,“儿子,你……你不能这么对你妈,我是你妈!!温氏是你外公的一片心血,你怎么能这样?啊?你……你赶紧把股东大会取消!!取消……”

    “来不及了。”

    从她第一声骂她践人起,他就通知了所有董事,即刻召开股东大会!!

    “我说要取消!!”

    温纯烟拔高了声音。

    景孟弦漠然如冰,面无表情,似一尊没有任何情感的石像。

    这时,沙发上,温纯烟的手机响了起来,不要去看,就知道是温氏打来的电话。

    温纯烟当真有些急了,“儿子,妈错了,咱们取消好不好?你拿着温氏的股份,但咱们不更名,行不行?这可是你外公和你母亲毕生的心血!!儿子……”

    面对母亲的哀求,景孟弦置若罔闻,分毫也不动容。

    继续看报纸。

    向南坐在餐桌前,食不知味。

    心里唏嘘不已,当然,更多的是,心疼。

    她比谁都清楚,当下这种情况,看似景孟弦占尽了上风,但其实,心里最难受的人却也莫过于他。

    “孟弦!!”

    “景孟弦————”

    温纯烟拔高了声音,“你一定要为了这个女人,让我们之间连母子都没得做,是不是?”

    向南听了这话,有些难受,她伸手,推了推景孟弦,却一时之间,当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终于,景孟弦有了反应。

    将手里的报纸搁下,抬眼,看向自己的母亲,漠然的出了声,“妈,当年你亲手把你儿子推进那不见光的深渊的时候,你真有为你儿子想过一秒吗?你真的有把你儿子当你儿子看待过吗?他在你心里,不过就只是个工具罢了!!所以……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来跟他谈母子情?!!所谓母子情,早在四年前,就断了!!”

    景孟弦字字句句,都冷到了骨子里。

    也绝情得教温纯烟,心灰意冷……

    语毕,情断!

    “陈妈,送客!!”

    向南从未见过这样清冷的景孟弦。

    连他周身的气压,都冷得教人窒息。

    温纯烟煞白着脸走了,却听得他打电话同李然宇吩咐,让他找人把她看紧了。

    温纯烟到底是个要面的人,突然落到一个这样的下场,景孟弦担心她会有些想不开,只让人默默地跟着。

    所以,不管他的母亲曾经到底怎样对过他,对过他爱的人,可那终究是他的母亲,他在心里到底放不下这份情,也割不断这份融着血的情脉……

    一时间,整个餐厅里,就只剩下了,向南和他。

    向南好久都没缓回神来。

    她不清楚这四年里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知道,他定过得不好。

    不如她所期待的那样,幸福!

    向南心里有些难受,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抬眼看景孟弦,“孟弦,谢谢你……”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向南有些语无伦次。

    心里什么情绪都有。

    感谢?感动?歉疚?自责?不安?心疼……

    “你不用谢我,也不用自责,我不过只是不想我儿子没妈而已……”

    向南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想要减轻她心里的负担和自责。

    她了解他。

    “刚刚你说你替你母亲的干哥哥每年净赚十个亿……你在给他做什么?”

    向南接着他母亲的话问。

    刚刚温纯烟的话,说到一半,便被他截住了,不知为什么向南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儿。

    一年净赚十个亿,什么生意?这么厉害?!

    景孟弦盯住向南,视线阴沉,嘴角一抹凉薄的轻笑,“做什么?你以为我做什么?”

    他说着,将身子慵懒的往后靠了靠,“我做什么还需要跟你交代?你是谁?我女人?”

    景孟弦说着,看了一眼自己包扎后的手指,凉淡的挑挑眉,讥笑道,“怎么?当真以为睡过一晚,就有身份了?”

    向南气结,吐了一口郁气,把手里的筷子不悦的往桌上一搁,“你好好说话不行啊?饱了!!”

    景孟弦这份阴阳怪气,向南着实读不懂。

    但,正如他说的那样,他的事情,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过问?是他什么人?顶多不过就是他孩子的妈!

    如此而已!!

    “我不想管你什么,我只是不希望你……误入歧途……”

    如果真是那样,那她这辈子欠他的,哪怕就是用自己的命来偿还,她也还不起了……

    景孟弦冷笑,“你值吗?”

    向南吸了口气,胸口郁结,也学着他微微一笑,“你掂量得清我的分量,最好。确实不值!”

    她说着,起了身来,“我该走了。”

    “不送!”

    景孟弦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盯着她的背影,又绝情的补了一句,“以后不要再过来了。”

    向南脚下的步子,一顿。

    背影有些僵硬,但她终究没有回头,而是扯了扯嘴角,点头,“没有下一次了……”

    向南说完,头亦不回的离开。

    景孟弦看着她的背影,久久的,都没挪开眼去……

    漆黑的双眸里,加深了色泽。

    他在同黑社会做什么交易?黑社会为什么叫黑?那是因为,他们做的勾当就没有白的!!

    他的人生,已然没了回头路,而她的未来,才刚刚开始……

    所有的人都走了,留下景孟弦,以及陈妈在一旁收拾餐桌。

    陈妈是由心里心疼景孟弦的,这四年来,一路看着他一个人从白天到黑夜,由黑夜到白天……

    四年里,几乎很少很少见他笑过,可是尹小姐在的时候,总会见他无意识的笑。

    那种感觉,当真美好……

    却偏偏,他因大爱而不断的把她往外推……

    向南打车回酒店,一路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不明白。

    这个男人身上,有越来越多的谜题等着她去解开了……

    这四年来,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又是为了什么而放弃了医学梦?又是怎样用短短四年的时间攀到了如今这个位置,到底又是什么病在折磨着他,让他那般痛苦?而他又在用什么方法,替黑道赚钱……

    “啊……”

    向南想得脑子都快要破了。

    越是琢磨不透,向南就越觉得自己放不开去。

    这个男人就像魔咒一般,缠着她,绕在她的脑海里,如何都挥之不去。

    向南知道这样对不起路易斯,她甚至于有个念头,要不要跟路易斯再谈谈,或许他们之间真的不适合……

    至少,她真的不适合他!

    因为,她的心思,明显还在这个男人身上。

    她这样,根本配不上路易斯那个完美的男人!!

    像他那样的,就该拥有最完美的爱情才是,而不是被她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更加不应该被自己占据着这个美好的位置……

    自己这样,不过只是给他希望,且还让他无处寻求新的幸福……

    这样的行为,是可耻可恨的!!

    ……………………………………………………………………………………………

    下午,向南打电话给紫杉,商量这件事儿的时候,哪料她比自己还焦头烂额。

    没料想她还当真找了个‘男朋友’充数,当然,男朋友是假的,单纯的同事关系,但从她述说的语气里,向南总怀疑这同事其实是对她抱有那种心思的。

    要想,谁会冒着得罪领导的危险去给人充当男朋友?

    就紫杉那简单的小脑袋想不到而已。

    “向南姐,我先不跟你侃了,我下班约了阿辰吃饭来着,他来了,我先挂了。”

    “行,你自己悠着点儿,别到时候落得跟我一个下场。”

    心系两头,特纠结。

    “呸呸呸,别咒我!挂了,晚上找你聊。”

    紫杉说着就挂了电话去。

    “阿辰,我在这!!”

    紫杉站在医院门口,热情的冲走出来的林易辰招手。

    “紫杉!”

    林易辰一见紫杉,便小跑着朝她迎了过去。

    夕阳下,那张带着些书香之气的俊脸,倒显得特别干净耐看。

    其实,林易辰也绝对称得上是一表人才的,在医院里人气虽不敌云墨那个花花公子,但追他的女孩也绝不在少数。

    他家庭条件,虽也不比云墨,但至少也是中等偏上,父母亲都是公务员,多年下来,家里也算殷实。

    这样看起来,拥有中等家庭的紫杉看起来,确实跟他还挺速配的。

    难怪今儿神外科所有的人一听他俩在一起了,整个就跟炸开了锅似得,吵着嚷着要让他们发喜糖。

    紫杉觉得,这可真真儿过了。

    其实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她当真没想到林易辰居然会当真办公室里所有的医生宣布。

    但公也公开了,紫杉总不能又独个独个的去解释只是戏一场吧?被云墨知道,岂不又白费了?

    最后,紫杉作罢!

    就让丫们误解去吧!

    “想去哪儿吃饭?”

    林易辰遵循她的意见。

    “我随便,不讲究。”

    杨紫杉天真的笑着,甩一甩她头上的小马尾辫,那可爱的模样,让林易辰看得有些痴。

    “好,那就带你去个有氛围点的地方,你在这等我,我先去开车。”

    “好。”

    林易辰开车去了。

    一辆浅灰色的本田小轿车从停车场里驶了出来,后尾还跟着一台红色骚包的法拉利。

    法拉利里坐着谁,用脚趾头猜也猜到了。

    环顾整座医院,这么嚣张且高调的作风,除了他云墨,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灰色的本田在紫杉的跟前才一停下,后面的红色法拉利便开始叫嚣起来,鸣笛声尤为刺耳。

    其实,林易辰的车根本没挡道。

    所以,他也没在意,连忙下了车,绕过车身,绅士的要替紫杉开车门。

    却不想,才一下车……

    “砰——”的一声响,红色法拉利就亲吻上了跟前那灰色的本田。

    云墨单臂撑在车门上,拖着邪魅的下巴,吹着口哨儿,若无其事的静等着前面的女孩儿过来兴师问罪。

    果然,某个女人就像炸了毛似得,朝他冲了过来。

    二话没说,就往他的车轮胎上狠狠地踹了两脚。

    嘿!脾气还不小!!

    紧跟着,玻璃窗就被一只小秀拳咋咋呼呼的捶着。

    云墨就在里头,隔着茶色的玻璃窗,像欣赏着野生动物园里的小狮子般,饶有兴味的盯着她看。

    那神情……

    俨然把她当成了动物园里的小动物!!!

    紫杉气得脑袋生烟,“你出来!!”

    敢这么嚣张的跟他云墨吼的,全医院上上下下,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云墨将车窗缓缓放下,手臂慵懒的撑在车窗上,探出个头来,“杨小杉,别拍了!拍坏了,就把你卖给爷,你也赔不起!”

    卖你个头!!

    紫杉指了指前头受伤的车尾,“你下来,先把这起事故赔偿了再说!”

    她觉得这厮定是故意的!

    云墨还当真伸长了脖子去看,“哟!车尾都给瘪了……”

    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还噙着抹幸灾乐祸的笑。

    “你得赔偿!!”

    紫杉只说重点。

    “谁挡道,爷撞谁!!”

    他还有理了!

    “谁挡了你的道啊?这道是三车宽,你就不能往那头绕点?非得撞上来不成?”

    紫杉开始冒火了。

    “他哪根葱哪根蒜?爷得让他?!”

    瞅瞅,这是什么二世祖的语气?!敢情全世界的道路都他妈姓云!!

    “……”

    紫杉气得就要撸袖管跟他大吵了,林易辰却走上前来,拉了拉紫杉的手,劝她,“紫杉,没关系,一点小问题而已,我自己能解决,咱们不吵了。”

    “你他妈牵谁的手呢!!”

    云墨推门下车,伸手,一把扯过紫杉,置于自己怀里。

    一张俊美的面孔阴沉到了极点。

    “上车,爷领你吃饭去。”

    他推了推紫杉的小肩膀,压抑着心尖的怒火。

    哪知紫杉天生就不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人,她不悦的挣开云墨的禁锢,“云墨,你干什么呢!我别在我男朋友面前,对我搂搂抱抱的,容易产生误会,你知道吗?”

    云墨眉心骨突跳,“杨小杉,你有种把刚刚那话再给爷重复一遍!!”

    “我说,你别在我男朋友面前……唔唔唔——混蛋……”

    紫杉重复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哪知云墨这只禽兽居然一把捞住她的脖子,像只凶狠的猛兽般,凑上前来,就用他的利齿,狠狠地咬住了她的双唇。

    “杨小杉,你真带种!!”

    “唔唔……疼!!”

    紫杉挣扎。

    但碍于云墨的力道太大,她根本无法与他抗衡。

    只能任由着他,用手指霸道的抵开她的唇齿……

    任由着他,那湿热的舌尖,长驱而入的冲进她的檀口间……

    任由着他,在里面疯狂肆虐,霸占城池!

    那种急不可耐的进攻,宛若是迫切的想要证明他云墨的占有权一般!!

    “云墨,你放开我……唔唔……你干什么?!!放开……”

    他进,她退。

    他缠,她挣。

    林易辰走上前,就去拉云墨怀里无助的紫杉,“云主任,你不能这样!!紫杉现在是我女朋友,你放开……”

    “砰——”

    林易辰的话,还来不及说完,一个凶悍的拳头,就朝他那张书香文气的脸砸了过去。

    力道很重,砸在他的脸上,瞬间鼻青脸肿,脚下的步子连连往后踉跄的两大步。

    紫杉吓坏了,好不容易挣开云墨的强吻,她伸手去推他,“云墨,你疯了!!你凭什么动手打人!!”

    紫杉急切的往林易辰奔了过去,满心的歉疚,去察看他的伤势,“易辰,你没事吧?天,鼻子流血了……你等等,等等……”

    杨紫杉说着就焦灼的去翻自己的包,寻找伤药膏和纸巾。

    她眼底的那份关切,以及担忧,还有那隐忍的怒意,都让他云大少爷,非常不爽,怒不可遏!

    “杨小杉!!”

    云墨伸手扯过她,“砰——”的一声,就将她整个人砸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登时,紫杉手提包里的杂物,散乱一地。

    紫杉彻底的恼了,抬头,瞪着无理取闹中的云墨,愤怒的大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每天对我死缠烂打的,你烦不烦!!你看不到吗?我现在有男朋友了!!当年你有女朋友的时候,我也没对你死缠烂打吧?你就不能放……过我……”

    最后两个字的声音,却随着脸颊处掠过的拳风,彻底弱了下来。

    看着云墨突然朝她的脸蛋砸过来的拳头,紫杉吓得一声尖叫,缩做一团,闭上了眼去。

    “砰——”的一声响。

    拳头砸了下来,却没在她的脸上,而是落在了她脸颊旁半寸距离不到的墙壁上。

    顿时……

    鲜血直流……

    沿着白色的墙壁,一点一滴滑下来……

    紫杉心尖儿一颤,“你这个疯子!!你到底要干什么?!!”

    她急了,推开他砸在墙上的手。

    “我他妈就是个疯子!还是被你这个坏女人磨疯的!”

    云墨用沾着血的手紧紧捏住紫杉的下巴,迫使着她的脸颊凑近自己冷峻的面孔,他咬牙,恶狠狠地道,“杨小杉,你敢背着爷找男人,简直就是……欠干!!”

    【今儿加更拉!!加更了将近一万字哦!亲们有月票的记得给镜子狠狠地砸下来,当然,能够月底的自然还是留到月底翻倍好哇!谢谢所有亲们!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