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后——永远都不要怀疑你在我心里的重要性!

    向南也学着他,全当听不到,顾左右而言他,举起酒杯朝景孟弦的酒杯碰了碰,“先干一杯,庆祝咱俩熬了这么多年,如今还能坐在同一桌上把酒言欢,不容易,堪称奇迹!”

    向南抿了口杯中的酒,被白酒辣得啧啧了两声,嘴巴抿了抿,一双好看的秀眉拧做一团,“辣得真够味儿!”

    景孟弦看着她夸张的表情,不语。

    半响,才慢悠悠的端起跟前的酒杯,浅浅的抿了一小口。

    即使在这样平民的环境中,他的动作却依旧那样优雅从容。

    端着酒杯的手指,干净葱白,不染纤尘。

    这个男人,果然太好看。

    好看到每一寸地方几乎都找不出任何一分的瑕疵来!

    向南有些恍惚,夹了块猪手送入嘴里,嚼了嚼,味道不错,嚼劲也很足。

    “景医生,记不记得咱们第一次交换电话号码的事儿?”

    向南边嚼边含糊的问他。

    景孟弦淡淡的掀了掀眼皮,“没这回事。”

    “……”

    向南将嘴里最后一根骨头吐出来,“矫情!是我第一次找你要电话号码的事儿,可以了吧?”

    景孟弦凝着她,没说话,拿起筷子夹了个抄手送入嘴里。

    入口即化,味道一如既往的美好。

    仿佛还带着些青春的懵懂之味。

    向南手臂撑在桌上,手掌托腮,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又转而提起酒杯抿了一小口口白酒,皱了皱眉后,方才回忆道,“那时候的你,就跟你现在一个德行!冷,疏远,矫情,爱装bi……”

    “说重点!!”

    景孟弦皱眉,沉着脸打断她的话。

    “我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重点!”

    向南撅嘴抗议。

    “那时候的你脾气也臭!不过可怜我青春懵懂,天真善良,才被你这副看似美好的皮囊给骗了……”

    向南有感而发。

    还记得当年,她为了追求那个酷酷的景学长,简直是动用了全校所有的同学关系,才得以与眼前这位景学长以及他的全宿舍进行了次联谊活动。

    两个宿舍,八个人,四男四女,就约在了这家抄手店见面。

    地方是她定的,没别的,就便宜!

    当时寝室成员提议要去kfc的,想来那地儿氛围好,适合恋爱,可那三个没心没肺的丫头因为替她设计了这场联谊,所以早就敲了她竹竿,这顿饭必须得她请。

    当时向南随便一算,不得了!kfc贵得不像话!她那空瘪瘪的钱包哪里扛得住,最后一挥手,就定在了这家人员冗杂的抄手店!

    气氛,果然不一样!

    大热天的,连个空调都没有,人又多,八个人坐着,简直就像蒸桑拿似地。

    当然,蒸桑拿其实也就算了,关键是当天向南是抱着一颗泡男人的心思去的,当时的她,可是经过全宿舍的美女们精心装扮,浓妆艳抹后方才来赴宴的,且当时她们这几个穷bi的大学生,全用的清一色的廉价化妆品,一过水就掉的那种。

    于是,那天向南坐在那里,随着‘蒸拿房’的温度增加,向南逐渐变得……面无全非起来。

    那一刻,她明显的见到对面的景学长……

    由起初的面无表情,到渐渐的,眉心颤抖,再然后……嘴角抽搐。

    “尹学妹,要不,你……你先去洗个面再来?”

    这么好心提议的,自然不可能是对面那个嘴角抽搐到几乎没办法掩饰了的扑克脸。

    而是他身边的舍友阿金学长提出来的。

    向南痴痴的望着眼前帅气非凡的扑克脸,那时天真纯白的她,觉得这家伙就是装bi也装得特有范儿,反正就是,帅帅帅!!

    甚至于让她挪开一眼,她都不太乐意。

    她范发痴的眼神儿,太明显了!!

    见向南不动,阿金又好心的催促了一声,“快去吧!咱们先去对面的街上逛逛,你洗完了脸再来找我们。”

    说完,一伙人居然就起了身来,要往外走,这群人里绝对还包括她那三个没心没肺的舍友。

    当然,论起身最快的,绝对是她对面的景学长,仿佛是急不可耐的寻思着要怎么避开她这张鬼脸似地。

    眼见着学长就要离自己而去,向南当时就跟撞了邪似得,居然一伸手,就拉住了景大学长的胳膊,“景学长!!”

    向南亲眼见着景大学长的嘴角,从起初的抽搐,到渐渐的,僵化。

    “放手。”

    冷硬的蹦出两个字眼,盯着向南的手,像盯着全世界最脏的脏东西似得。

    向南被他这目光看得有些受伤了。

    下意识的松开了他的手,却不出一秒的时间,又赶忙握了回去,一副唯恐他会跑掉的模样,厚着脸皮道,“学长,咱俩先交换一下电话号码吧!”

    景孟弦眉峰抽了两抽。

    或许,他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厚脸皮的女人吧!

    但向南的厚脸皮绝对的刷新了他的认知度!

    向南见他没反应,居然就大着胆儿,伸手就往他裤兜里一掏,果然,一下命中,就将他的nokia,时下最流行款的板砖手机拿了出来,三下五除二的就用他的手机拨通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起初,景大学长还有些怒了。

    后来,他平息了怒焰。

    冷冷的,凉凉的,盯着眼前这个正专注于拿他的手机拨打自己电话的女人,扯了扯嘴角,讽声问道,“你喜欢我?”

    “是!”

    向南想也没想就回答。

    “啊?”

    猛地,她又反应过来,忙摇头,红着脸,窘迫的解释道,“不,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觉得你还……”

    这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通了。

    手里的手机被一只冰凉的大手夺了过去,“你觉得我怎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觉得你不怎么样!!”

    景孟弦说完,决绝的摁掉电话,且毫不避讳的,就在向南的脸皮底下,将她甚至还来不及保存的电话号码,直接清除,一干二净,不留分毫痕迹。

    漠然转身,离开。

    留下向南站在原地,流着两道黑漆漆的大汗,像个丑陋的女鬼,悲戚的望着自己向往的那道身影越渐远去……

    ………………

    过往的回忆,让向南心头艰涩,却又觉有些逗趣。

    现在想来,当年自己的那个妆还真怪渗人的,尤其汗水流下来的时候,把她两根黑眼线晕得满眼都是,找景孟弦要电话号码的时候,自己就是个超级大熊猫,怂毙了!!

    向南抿了口杯中的白酒,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笑着笑着,就莫名的湿了眼眶。

    真想回去从前……

    回去找找那个年轻气盛,且不怕摔不怕疼的尹向南,问问当年的自己,是怎样有勇气一路把这个男人追下去的。

    景孟弦凝着她含泪的笑,心口宛若被什么重重的敲了一下,有些憋,有些难受。

    峻脸别向一边,含了口白酒,漆黑的瞳仁加深了色泽。

    “尹向南,别再提过去的那些事儿了,说起来大家都不开心。”

    景孟弦沉声道。

    向南楞了一下,舔了舔唇,“景总也会不开心?”

    景孟弦抬眼看她,“我从没否认过我过去对你的爱。”

    向南只觉心头一痛,“那现在呢?”

    这个问题,她几乎是下意识般的脱口而出。

    景孟弦眉头紧敛,却是想也没想给了她答案,“不爱了。”

    三个头,如当头棒喝。

    其实,向南早就猜到答案了,但还是听他如此不在乎的从他的嘴里说出来,那种感觉,真的……倍儿难受。

    她又抿了口跟前的白酒,这一口喝得有些大,酒水烧着她的喉管,有些疼,呛得她猛咳嗽。

    这一刻,向南就知道了……

    知道自己这辈子当真忘不掉这个男人了!

    忽而,她想到刚刚吃饭时在洗手间里发生的那一切,心里更觉悲凉了些。

    如今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她会跪在洗手间里伺候这个男人?以什么身份?!前女友?孩子的妈?

    何况,他还是个有妇之夫!!

    现在想来,真够下贱的!!

    越是这样,向南心里就更加烦不胜烦。

    “景孟弦,你说我这么些年的青春,怎的就全栽你手上了?”

    向南胸口烧得有些疼,她抽了口气,看着他那张绝情的峻脸,喃喃道,“如果当年我遇不上你,我会不会过得开心一些?”

    向南真的不知道,如果再让她选一遍,她还会不会选择遇上这个男人……

    因为,遇上他,爱上他,离开他,这一切,都太痛了!!

    过了四年,又四年,爱了十年又多的时间,到最后换来的却是没有结局的结局,她已经当真筋疲力竭了……

    “我想结婚了!”

    她突然说。

    景孟弦抬起了头来,看她。

    眸色浑浊。

    向南叹了口气,秀眉蹙了蹙,又松开,头低下来,眼帘垂下,低声喃喃道,“我有点累了……”

    不管是追逐着他的脚步太累,还是因为太思念他而累,还是因为分别太累……

    总之,她累了……

    总之,都是为了他。

    景孟弦胸口强烈的起伏着,呼出几口浊气来,“想好了?”

    “想好了!”

    向南定定的点头。

    眸色泛红,眼底有水雾再打转。

    “我会努力让自己和我未来的丈夫幸福的……”

    她轻轻的,在自己无名指上的那枚婚戒上,小心翼翼的,虔诚的,啄了一记吻。

    路易斯……

    她会加油的!!

    会加油让他幸福!

    会加油,爱上他!!

    会努力的,把曾经所有灌输给跟前这个男人的爱,全数给他!

    不定做得到,但至少,她会努力,很努力!!

    眼前的这一吻,就如同一把刀,生生的剜在了景孟弦的心尖上。

    虽然他一早就料定结局会如此,但忽而从她嘴里如此确定的说出来,他的心,涩得有些明显。

    “尹向南……”

    他的声音……

    嘶哑得有些厉害。

    端起酒杯,主动地在向南的杯口上轻轻的碰了碰,“如果有下辈子……别再遇见我了!美好的青春,耗在我这种人身上,不值得!”

    他漆黑的眼潭,深陷了下去。

    眸底,染着明显的猩红,“再来一次话,早点遇上那个对的人。”

    “还有……”

    “幸福点,把那些不该记得的人和事,都忘了吧!”

    他起了身来……

    高大的身躯,如绅士般朝向南俯了下来,手捧上她的脸颊,托起她的下巴,而后……

    轻轻的,虔诚的,就像刚刚她吻手中的戒指般,吻住了她的额头。

    柔软的薄唇,贴上向南的肌肤,冰凉里透着滚烫。

    烧得向南,心口刺痛。

    一滴热泪从眼眶中滑落而出,就听得景孟弦的声音从她的头顶响了起来,“孩子他妈,永远都不要怀疑你在我心里的重要性!不要再问我还爱不爱你,有些人就是注定这辈子都要用来装在心里的,但这种爱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与爱有关,但至少……孩子的爸爸比谁都希望你能幸福……所以,务必让自己过得好一点,我祝福你!”

    向南的眼泪,如雨般挥落而下,到最后她甚至夸张的哭得一抽一抽的。

    景孟弦这番感人的字句,包含了他们十年来的风风雨雨,十年的情谊,除却爱情,还有太多太多……

    景孟弦没有替向南抹泪。

    只是俯着身,直直的看着她。

    向南狼狈的给自己擦眼泪,“谢谢……谢谢……”

    她真诚的道谢。

    向南知道,这番话,他是发自内心的说的。

    摒弃掉他们之间所有的隔阂,摒弃掉他身上那些伪装的疏离,他敞开着心扉叮嘱她,祝福她……

    就像她踏上红地毯时,身边挽着的父亲,拼了命的告诉她,这辈子要抓紧机会幸福,也用最不舍的语调,放她幸福。

    她没有父亲,她有的最重要的男人,就只有他。

    而向南却不知道,在他的生命里,最存在了非凡意义的女人,从来只有她!!

    这辈子,她的幸福,就是他的最终归宿!!

    但景孟弦却不知晓,她这辈子最幸福的归宿,独独只有他能给!

    哪怕是一同经历风雨,于她而言,都是最奢侈的幸福……

    “干杯……”

    “干杯!!”

    两个人,举杯豪饮。

    将杯中的白酒,畅快的一饮而尽。

    或许,这一刻,谁都清楚,过了今晚,此后的他们,再也毫无瓜葛。

    “景孟弦,谢谢你当年为了救阳阳娶了曲语悉,其实我和阳阳心里都特别感谢你,有时候想来心里也特别内疚、惶恐,我们都怕你过得不幸福……”

    向南说到这里,抬起头来,噙泪的水眸看定他,“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她只是想要一个答案……

    一个让她心里能安下来的答案!

    “我的生活,你见到了,很好!”

    “那就好……”

    向南点点头,又点头。

    所以……

    就这样吧!

    大家都还好好的,还有什么比这重要的呢?

    “我饱了,该回去了……”

    向南起了身来,要走,头有些晕。

    景孟弦跟着起身,搁了两张一百的放桌上,“阿帘,买单。”

    招呼了一声,从容的迈着步子,追上向南,“我送你。”

    “不用了。”

    两个人站在排档门口,徐徐的夜风吹拂而来,带来阵阵热夏的香气。

    “你也喝了酒,我自己打车回去吧!你也别开车了,把车停在停车场里,一起坐车回去吧。”

    “好。”

    景孟弦听从她的话。

    向南走前去拦车,却被景孟弦拉住,“等等。”

    说完,他转身就进了排档口旁边的一条黑暗的小巷子中去。

    向南愣了一下……

    心头一动,也跟着他,进了小巷口中去。

    巷口的灯光,绰绰的闪着,景孟弦高大的身影匿在微弱的光线里,竟显得有些孤清,冷寂。

    向南忙追上他的步子。

    两个人在一个自动贩卖机前停了下来。

    向南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整个人如同在梦中。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它居然还在。”

    向南感慨。

    十多年前就在的东西,如今,却依旧还停驻在原地。

    景孟弦用脚尖轻轻的踹了踹右下角的暗门,“咚——”的一声,就见一瓶雪碧从上面应声滚落了出来。

    向南惊喜的瞪大眼,“这么多年了,它还没修理好?”

    从前他俩没事儿的时候,就爱在这自动贩卖机前揣两脚,结果哪只有一天她小脚儿一瞪,一瓶饮料就滚落了出来,再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但向南没料到,都这么多年了,这个bug居然还没修好,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景孟弦没说话,将手里的饮料递给她,便倚在一旁的墙壁上抽烟去了。

    其实,当年的那个自动贩卖机早就被扔了,如今这个是他景孟弦搁着的,经他动过手脚的,当然方便采购。

    “吹吹风再走吧!”

    他提议。

    倚在巷口的墙壁上,点了一支烟。

    烟头闪烁着星光,袅袅的青烟腾升而起,朦胧了他本就隐晦不明的峻颜。

    向南走近他。

    在他跟前站定,仰起头来,眯着迷离的醉眼看着眼前格外迷人的男人。

    “抽烟,什么味儿?”

    景孟弦站直身子,又啪了口手里的烟,“你问这做什么?”

    “借我抽一口。”

    “胡来!”

    景孟弦不悦的瞪她。

    “就一口。”

    向南执拗的要求着。

    “不行。”

    景孟弦言辞拒绝,“你要抽烟做什么?”

    “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不是可以用抽烟来舒解一下心情?景孟弦,借我抽一口吧……”

    景孟弦皱紧了眉头,“别闹了。”

    他说着,也不管手里的烟是不是抽完了,扔脚边,踩灭,拾起来,丢垃圾桶里。

    “不抽了,走吧。”

    “景医生,戒烟吧……”

    向南跟在他的身后,提醒他。

    虽然抽烟是通过呼吸道的,但是香烟里有尼古丁的成分,会迷走神经系统,破坏正常的胃肠活动等等……

    他的胃,一向不好。

    从前每次看他抽烟,其实都想提醒的,四年前他抽烟其实不算凶的,可如今向南发现他抽烟越来越厉害了,之前每次去办公室找他的时候,都会发现他的烟灰缸里几乎占满了烟头。

    从前不说是觉得,量少到还能接受。

    如今来说,是觉得无法接受,且……再不说,往后就真的再没机会了。

    向南心尖儿有些涩涩的疼。

    却听得他道,“好。”

    答得非常随意,宛若只是随口一应,但向南知道,他会说到做到。

    嘴角漾开一抹浅浅的笑意,追上他的步子,顺着他脚步的节奏,往前走。

    他脚下的步子越迈越小……

    却忽而,一伸手,情不自禁的一把将她扯入了怀里来。

    “尹向南……”

    “尹向南…………”

    他抱着她,不停地呢喃着向南的名字,仿佛是醉了一般。

    喑哑的声音破碎在风里,有些疼……

    “向南……”

    “在……”

    向南埋在他的怀里,轻轻的应着他,小心翼翼的应着,生怕一应,梦就醒了。

    娇身瘫软在他温暖的怀里,贪念着他身上这道熟悉而令她痴醉的青草香味……

    【镜子开群了,群号在留言区,烦请vip亲们先在留言区留言申请再加群,申请加群后大家可自行入群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