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后——你该不会想让我跟你睡一张床吧?

    薄汗渐渐的从向南的手心里渗出来,她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尽可能的稳了稳自己的心绪,抬起头来,微微一笑,“景总,幸会。”

    她主动向他探出手来。

    景孟弦闻言,黑眸中掠起半许薄光,视线从她的脸颊上转移至她伸出的右手上。

    握住她的手,“幸会。”

    没有音律的嗓音,依旧好听得让人心动。

    淡淡的薄唇,微微掀动了两下,却性感得教人挪不开眼去。

    向南望着眼前四年不见他,明显有片刻的失神。

    手,被他握住。

    力道不重,指间,却是彻骨的寒凉。

    同四年前,手心温热的他,判若鸿沟。

    还在向南失神之际,忽而,手心一空,他松开了她来。

    回神,他已信步绕过她,与他未来的下属打招呼去了。

    他不过只是出于客气的与大家一一握了握手,那张冷峻的面颊没有多余的表情,末了,视线停驻在向南的脸上。

    “尹总监。”

    他喊她。

    “在。”

    向南应了一声,心一下子吊了起来。

    相对于她的紧张,景孟弦便显得从容太多,他抬起手腕淡淡的看了看时间,“我还有一个小时结束会议,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整理资料,一个小时后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想听听你们团队的设计理念!”

    “好。”

    向南应允。

    景孟弦迈步走出大厅。

    “哇!景总可真是帅毙了!!”小八双手合在鄂下,做花痴状。

    李然宇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笑道,“可别痴我们总裁,爱上这样的男人,可不太好过。”

    向南将目光从景孟弦消失的背影上抽了回来,拍拍手,招呼道,“好了,大家赶紧整理整理,准备投入工作了!”

    “唉!帅归帅,可是也未免太苛刻了吧!咱们才刚来就不给喘息的机会,往后的日子岂不更惨?”

    小八叫苦连天。

    李然宇依旧只是温和的笑着,“尹总监。”

    他喊了向南一声,鼓励她,“好好干,别太有压力。”

    “谢谢。”

    “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

    李然宇说完,也转身出去了。

    所有的同事,各归各位,向南也抱着资料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总的说来,‘sse’给他们的待遇还算不错的,他们设计部算是临时抽调过来的,工薪待遇是平时的两倍,再看看这间单人办公室……

    宽敞得令人咋舌!

    初步估算一下,少也有六十平方。

    整墙的书柜,从地上延伸至天花顶,周边一架移动的楼梯,方便取书籍时使用。

    书架里整齐的摆放着各色书籍,天文地理,应有尽有。

    书架前两米,摆放着一套真皮棕色沙发,沙发前的红木茶几上摆放着一套高级茶具,而对面的墙壁上,悬挂着投影布,平时办公用的。

    左手边一张弧形的办公桌,桌上整齐的摆放着各种文件夹,正中间一台专用电脑,电脑前摆放着两盆新鲜的绿色植物,大概是紫罗兰吧!花苞已隐隐探出了头,不久的将来想必会盛情绽放。

    向南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开始整理起手中的资料。

    看着眼前一张张复杂的平面图,向南的思绪却莫名其妙的飘离了出去……

    想到来‘sse’时,游经的那条向南路,向南不由心头发紧。

    不敢过多的去揣测他命此名的意义,但……这名字至少与自己有关吧?!

    “唉……”

    向南烦躁的抓了抓后脑勺,揉了揉太阳穴,不想了,不想了!

    想太多,偏头痛又要犯了,脑仁疼。

    一个小时,在墙上石英钟的‘滴滴答答’声中,飞快的逝过。

    向南抱着资料,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外的时候,还是紧张的不由深吸了口气,而后才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咚咚咚——”

    礼貌的三声过后,回应她的是简扼的两个字,“进来!”

    向南推门而入。

    “景总。”

    她礼貌的喊了一声。

    景孟弦没有抬头,视线依旧投注在自己手里的文件上,只淡淡的交代了一句,“顺手把门带上。”

    向南连忙转身将门阖上,这才款步朝景孟弦走了过去。

    她尽可能的让自己以最平常的心境面对他。

    “坐。”

    景孟弦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示意向南坐下。

    公式化的言语,以及态度,充满了疏离感。

    向南咬了咬下唇,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双目直迎他深邃的冷眸,心里激灵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但她还是强逼着自己镇定了下来。

    景孟弦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却已然将她眼底的情绪变化尽收。

    “尹总监,谈谈你们团队的理念。”

    景孟弦将身子微微往后靠,慵懒的倚在椅背上,伸手抽了支烟出来,预备点燃,却忽而顿住了手里的动作,末了,将烟和打火机往桌上一甩,有些烦躁的抬眼扫向向南,“说吧。”

    他的烦躁,来得有些莫名。

    向南看不太懂。

    却不知,他的烦躁,来自于她!

    明明烟瘾犯了,想抽支烟,却又碍于她在,不想被她抽了二手烟去,可扔了手里的烟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是这般在乎她,心里更是烦不胜烦。

    “对于桑格罗夫庄园酒店的初步设计理念,我们的想法是走法国酒庄格调,让人们走进庄园的时候,就像踏入了葡萄酒的发源之地,让大家切身感受一下红酒酿造的芬芳……”

    “你很喜欢法国?”

    向南介绍的话语,还未来得及说完,就被景孟弦打断。

    她从资料上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神色自若的男人,点头,“对。”

    而后,淡淡一笑,“如果不喜欢,也不会定居在那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不经意的扫了对面男人一眼,然而,让她失望的是,某景依旧面无异色,那双讳莫如深的眸子里更是掀不起半分涟漪。

    但他还是伸手叼过了桌上那支烟,“啪——”的一声,火机盖打开,冷峻的面庞凑近火苗,烟头瞬间亮起一丝星光,薄薄的烟雾袅袅上升,渐渐朦胧了他深刻的轮廓线条。

    “继续说吧。”

    他夹着细烟的手指,指了指向南手里的资料,情绪似有些许的烦躁。

    向南只好继续同他汇报设计团队的理念。

    刻钟后——

    “初步的设定,大概就这样了。”

    向南阖上资料,做最后的陈词总结。

    景孟弦靠在椅背上,没出声,只是直直的看着对面的向南。

    起初那支烟早已抽完,这已经是第三根了。

    他的烟抽得有点凶。

    “多久能出效果图?”

    他问向南,伸手,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

    “这得看景总的意思,顺利半个月,不顺利半年。”

    “半年?”景孟弦冷凉的掀了掀嘴角,“两个月达不到我的要求,带上你的人,卷铺盖走人!”

    他的态度,一点也不含糊。

    下马威?向南挑眉,清浅一笑,起了身来,拿过桌上的资料,抱在怀里,“外界传言景总对工作苛刻得简直令人发指,那么,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就让我们看看到底是景总太苛刻,还是他们的工作质量不行吧!让我的团队卷铺盖走人……”

    向南自信的挑挑眉峰,吐出一个单音字,“难!”

    末了,含笑,冲景孟弦微微颔首点头,而后,转身,迈着自信的步子,昂首出了办公室去。

    景孟弦望着她那抹离开的背影,一贯紧绷的嘴角,竟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那笑,让刚推门进来的李然宇都有片刻的怔忡。

    说实话,同这位冷情总裁共事四年,第一次见他如此会心微笑,这感觉简直比瞅见女鬼还让他觉得刺激,震惊!

    “景总……”

    李然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架,不怕死的道,“您笑了。”

    景孟弦收起微扬的唇角,冷不丁的扫了他一眼,“多话!”

    “其实我还想说更多的话……”

    李然宇也不等景孟弦表态,就兀自说开了,“说实话,当年您送她出国的时候,是不是从来没料想过她会在法国直接定居下来?而且身边还突然多出了位良人……”

    “你想说什么?”

    景孟弦皱眉,冷骘的盯着李然宇。

    这种目光要换做别人,早就骇到不敢噤声了,但他可是李然宇,景大总裁的贴身秘书,自然抗压能力非同一般了。

    他干脆就在景孟弦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景总,你要还喜欢她,就把她抢回来呗!你……”

    “李然宇!!”

    景孟弦咬牙切齿的叫住他,整个人一时间就像炸了毛的狮子。

    李然宇一见这副架势就知道自己把这头狮子真给惹急了,“ok,我不说了,当我多嘴!但是……”

    有些话还真是不吐不快啊!!

    李然宇挠了挠头,干脆豁了出去,“景总,您当年煞费苦心的把他们母子俩转移到法国去,还不就是为了让你母亲和曲语悉的人动不到他们吗?如今眼见着一切都要太平了,你接他们回来无可厚非吧?结果呢?你又当起了圣父!你以为我不清楚你心里的想法吗?你又煞费苦心的把尹总监和路易斯从法国弄过来,还不是想看看尹总监这四年来是不是所托非人,可是现在你都看到了,路易斯的为人就跟传言中一样,对尹总监更是好得没话说,两人也完全一副热恋的姿态,很好!结果您很满意,可是,您真的开心吗?”

    难得的,这番话说出来,景孟弦竟然没有在中途打断李然宇。

    他只是,冷幽幽的,静待他说完。

    “完了?”

    他凉凉的一挑眉峰。

    “完了。”李然宇背脊发凉。

    “这个月的工薪扣完,原因:顶撞上司,且在工作时间谈论个人私事!!出去!!”

    靠!!

    李然宇在心里咆哮。

    所托非人啊!!

    李然宇走了,办公室里徒留下他来。

    一瞬间,气压仿佛低至了极点。

    景孟弦又从烟盒里取了支烟来,点燃,低头深吸了一口,寥寥的烟圈从唇间漫出来,他起身,信步走至落地窗边。

    低头,俯瞰眼前鳞次栉比的大厦,心底确实道不尽的空洞,悲凉。

    心房里,仿佛早已被掏空,掏尽了一般!

    当年他承诺过向南,绝不让自己和他走上父亲和秦姨的那条老路,可结果呢?

    他同曲语悉结婚,将向南和阳阳安置在法国,当时的他,偏执的以为只要挫了温氏的锐气,便能将他们母子俩接回来,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舍弃了自己多年的梦想,投身进了这暗如战场的商场中来。

    他的梦想,从医生转变为护他们母子周全!

    他一次又一次被母亲和曲语悉暗算,却不想,最后到底还是输了。

    自己与她尹向南的后路到底还是彻彻底底的断了!!

    想到这里,他暗沉的眸光愈发阴骘了些分。

    后来,得知她身边有了爱的人之后,他就开始发了疯的不停地找女人,找那些与她有些微相似的女人,想以此来慰藉他心里的那份空虚,却发现他的心,只会越来越空……

    而对于她的那份深沉的思念,会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暗夜里,疯狂滋长,不停地吞噬着他的骨血,噬骨的疼。

    尹向南,喜欢你的人很多,从不缺我一个,可我喜欢的人,那么少……

    除了你,就再也没有了!!

    ——————————————最新章节见《红袖添香》——————————————

    向南虽与景孟弦同在一家公司上班,就连办公室都打对面,但两个人几乎鲜少见面,哪怕是见面了也绝不多言一语,通常情况就像现在这样……

    十一点时分,向南加班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不料就见景孟弦也恰好推开办公室的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两个人,同时一怔。

    “景总。”

    向南率先同他打招呼,礼貌的喊了他一声。

    “嗯。”

    他不过公式化的应了一句。

    手臂上还搭着一件绅士马甲背心,没再多看一眼向南,信步就往电梯间走去。

    向南也只好硬着头皮往电梯间走。

    两个人同时等着电梯上至三十二楼。

    他等的是总裁专用电梯。

    她等的是员工专用电梯。

    两个人,谁也没再开口说话。

    他平视前方,旁若无人般的安静等待着。

    而向南终究不如他平静,还是忍不住偷偷侧目看他。

    那冷峻的侧颜,隐在薄弱的灯光里,像一尊工匠们精工细琢过的神祗雕像,完美到无可挑剔。

    “看什么?”

    忽而,身边的男人冷不丁的出了声。

    头,偏过来,目光直射向南,眉峰微挑。

    “啊?”

    向南一窘,视线更是来不及抽离,脸蛋瞬间涨红,却不料,忽而眼前一黑。

    顿时,全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中。

    “怎么回事?”

    向南吓得一声低呼,脸色由红转白,眸子胡乱的在黑暗里搜寻着,“景总?”

    “停电。”

    平缓的声线,依旧毫无音律的从黑暗处,离她一米远的距离传了过来。

    明明没有任何温度可言,却偏偏让向南受惊的心脏瞬间回暖不少,失神的面色也恢复自然。

    她长舒了口气,庆幸,还好他在自己身边。

    不然要真的一个人时,突然停电,她非得吓破胆不可!

    想想,三十二层的高楼,一个人,又是凌晨的点儿……

    向南又有些毛骨悚然了。

    “景总……”

    她惊颤的又喊了一声,伸手试探性的在空中胡乱的摸了摸。

    唯恐他会兀自扔下她,一个人走了似的。

    “电梯停了,我们得自己走下去!”他在暗里道。

    “啊?”

    不会吧?!!

    向南要哭了,“这可是三十二楼啊!!不至于这么坑爹吧?”

    “把手机拿出来,照亮。”

    景孟弦警告她。

    向南真的欲哭无泪了,“手机没电了!”

    如今的破手机,一个比一个耗电快,还不敌当年的板砖nokia呢!

    “用你的吧!赶紧的。”

    向南催他。

    原谅她,她还真挺怕黑的。

    她的话一出口,黑暗中明显静了好几秒,而后,就听得景孟弦闷闷的声音响了起来,“没电!”

    “……”

    靠!!

    他们俩要不要这么猿粪啊?

    “那怎么办?”

    向南还真急了。

    “要不摸黑往楼下走,要不睡办公室!”

    “你怎么想?”向南征求他的意见。

    “办公室里只有一张床。”景孟弦淡幽幽的蹦出一句话。

    眸光下意识的在黑暗里寻找那张受惊的小脸蛋。

    向南心一悸,半响,梗了梗脖子,展开大胆的设想,“你该不会想让我……跟你睡一张床吧?”

    “……”

    结果,回应她的是,一道毫不给面的讥笑声。

    显然,她想多了!

    向南脸颊染上一层尴尬的绯红,幸好被这暗夜掩盖,才不至于让她的心思全部暴露在这个男人眼底。

    “你不会是想你自己睡办公室,然后让我一个人摸黑从三十二楼爬楼梯下一楼吧?”

    【镜子开群啦,群号在留言区哈!有兴趣的vip亲们可入。暂时只收红袖添香的vip用户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