缱绻缠绵

    能感觉到手里的那团柔软,简直像快要化在他的手里了一般……

    那种美妙的触感,让景孟弦粗重的喘息了一声,而后,他越发用力而肆意的玩弄,揉捏起来!

    任由着它在自己手心里,变幻出这个诱人的姿势来!

    随着他加快的节奏,以及那加重的力道,向南再也不受控制的急喘了起来,小嘴里发出一种难耐的哼吟声,仿佛是急切的等着他,要更多……

    水眸通红,淬着浓浓的情欲,盯着景孟弦那张峻峭斐然的面孔,向南忍不住将脸凑了上去,呼吸贴在他的耳际边,哽咽的喃喃,“我……要……”

    委屈,而又无辜的索取……

    却让景孟弦所有的理智线,轰然倒塌!!

    “小妖精!”

    他不受控制的捏紧向南的丰乳。

    粗暴的撕开那两瓣挡着他的小乳贴,眸光紧了紧,大手在她翘臀上不满的拍了拍,“以后必须得穿胸罩!”

    她不知道,这样会让多少男人心存邪念,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掉吗?

    向南小嘴里发出一道道欢愉的娇吟声,听得他的话,她不满的哼了哼鼻,小手儿捶上他结实的胸膛口,“你是我的谁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不要你管!”

    “都这时候了,还敢跟我顶嘴?”

    景孟弦说着,一翻身就将向南压在了躺椅上,置于自己身下。

    大手捉住她的小手,禁锢在头顶上,让她分毫也动弹不得。

    “不要我管,你要谁管?”

    景孟弦逼近她,薄唇几乎快要贴上她的红唇。

    嘴角微微弯着,喜欢看她这种娇羞又愤然的小女人模样。

    “要我妈管,要我儿子管,要我亲爱的管,就不要你管!!”

    向南故意同他斗气。

    景孟弦魅眸危险的一眯,“亲爱的?”

    好看的剑眉,此刻如利刀一般,紧敛成一团。

    他的喘息,寸寸逼近她,健硕的身躯也重重压在了向南身上,“你嘴里这个亲爱的,是谁?”

    他当然是明知故问。

    心里比谁都清楚,她指的是,路易斯,唐!

    面对景孟弦的逼近,凝着他危险的目光,向南觉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她急喘了几口气,撅起小嘴,“干嘛,反正不是你!”

    景孟弦伸手捏紧她的小下巴,故作恶狠狠地道,“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还有心思想别的男人,看来真该好好教训教训你!!”

    “呵……”

    向南骄傲的摆高姿态,“是我要教训你才是!!”

    她说着,就挣开了景孟弦的大手,粗鲁的去扯他腰间的皮带,“我要好好的教训你一顿,把你吃干抹净以后,再把你捆起来扔给曲语悉,然后告诉她,她老公就这么被我尹向南给睡了,我就等着她明天哭天抢地的冲我吼……”

    景孟弦听着这话有些好笑。

    任由着她去扯自己腰间的皮带。

    但显然,她的动作很是生疏,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他的皮带松开来。

    “你急什么?”

    景孟弦好笑又好气,拍了拍她的腰肢,试图让她别那么匆忙。

    结果,哪料到这小妖精抽了皮带出来,就把他的双手一捆。

    景孟弦简直不敢置信的瞪着她,眼睛紧眯成一条缝,危险的觑着她,却也不动,任由着她对自己胡来,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当然知道。”

    向南还颇为得意,把他的双手捆得紧紧地,小手儿俏皮的在他的鼻尖上点了点,“这次我要占主导地位,要把我这么多年来的怒气全发泄出来。”

    “……”

    这是什么逻辑?

    这女人!!

    “依我看应该不是什么所谓的怒气才是,应当是所谓的,空虚寂寞冷!!”

    景孟弦道。

    向南驾在他身上,正预备脱他裤子的手,一顿,怒目圆瞪道,“你刚刚说什么?”

    “空虚寂寞冷!!”

    景孟弦大声重复。

    向南一拳头又砸在了他精壮的小腹上。

    该死,连腹部都这么结实,却偏偏那肌肉又丁点不夸张,健壮的美,当真被他展现得淋漓尽致。

    “谁空虚寂寞冷了?这四年里,你以为就你找了女人,了不起,是吧?我尹向南可没少找男人!!待会就让你瞧瞧我的本事!!”

    所以,这女人现在是在对他宣战吗?

    该死的!!

    向南学着男人那粗鲁的模样,一把拉下他裤头拉链,将裤子扯了下来。

    瞬间,黑色性感的子弹裤,包裹着那壮观的硕大,乍现在向南的眼前,让她有好几秒的处于当机状态。

    对于眼前的一切,她当真可称得上是,叹为观止!!

    景孟弦非常满意她的反应。

    性感的嘴角,浮起一弯得意的笑,精壮的腰肢往上顶了顶,提醒发呆中的她,“怎样?还满意你见到的一切的吗?”

    向南咽了口口水,回了神过来……

    只觉口干舌燥得更厉害了。

    “还,还行!”

    她干干一笑,眼底那情欲的因子甚浓……

    盯着景孟弦的那表情……

    正如她所说的那般,真是恨不得吃得他连跟骨头都不剩。

    景孟弦几乎可以想象今儿晚上该是一个怎样惊心又动魄的夜晚了……

    大概,前三两次,都别想满足这个女人了!!

    不过……

    他好像,比她更期待……

    正当他想着这些的时候,却忽而,只觉子弹裤突出的一部分,被一手软绵绵的小手儿给紧紧裹住……

    他浑身僵住。

    呼吸粗重。

    血液疯狂的往下腹处聚拢。

    她握在手里把玩的东西,开始以肉眼能见的速度,疯狂增长……

    即使隔着子弹裤,但向南也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东西的温度,以及尺寸……

    小脸儿刷得通红,手心里也烫得像被大火烧烤着一般。

    娇身被涔涔的香汗,染湿了个遍,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有水……

    正不停地从她紧致的小腹里漫出来……

    黏黏稠稠的,她甚至于都能清楚的感觉到!

    “向南……”

    景孟弦磁哑的嗓音轻喃着她的名字。

    目光紧迫,滚烫,盯着她因情欲而涣散的眼眸,又扫一眼……她绷紧的小腹……

    “你湿了……”

    连他,都感觉到了!!

    那水,也透过她的小底裤,染上了他的大腿……

    喉头性感的滚动了一下,粗声命令她,“帮我把裤子脱了……”

    向南怔了一下……

    下一瞬,眼眶通红,仿佛有泪快要从眼底涌出来。

    那是一种……情欲得不到满足的闷烦感,和羞耻感。

    身下的水,越流越多……

    葱白的手指,终于按耐不住了。

    勾住他的裤头,就探进了他性感的子弹裤中,精准的握住了他的灼热。

    “唔——”

    景孟弦亢奋的发出一声吁叹。

    “快点……”

    他按捺不住的催向南。

    向南当真是被药物冲昏了头脑,手指勾住裤子往下一带,就将他的子弹裤拉至了笔直的双腿之间。

    挂在他精壮的大腿上,多禁忌,多性感……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

    也是第一次……

    主动的给他脱裤子……

    有些害羞,有些亢奋,也有些小刺激。

    总之,就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块感!

    向南眼波里流转出来的情绪,一丁点都没能逃过景孟弦的深眸。

    “shit!!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她明明就在以玩弄他为乐!!

    向南握住他的滚烫,蓦地一紧,娇气的瞪着他,“不许骂我!”

    景孟弦紧咬牙关。

    下腹胀得极为难受。

    该死的,那东西被她盈盈一握,几乎快要承受不住的,溢出来。

    但好在,他忍住了!!

    向南仿佛是也看透了他急不可耐的心思,娇身往他腰肢上一坐……

    就拿自己浸湿的私密处,顶住了他的巨大,隔着薄薄的小底裤,热情的厮磨起来……

    景孟弦呼吸变得越发粗重而滚烫。

    薄唇间溢出难耐的哼吟声,腰肢伴随着她的动作,不受控制的往上顶着。

    就恨不能直接戳破她的小底裤,直接将她深深贯穿。

    他当真迫切的想要尝到她的滋味。

    但,碍于双手被她调皮的捆着。

    其实,他大可挣开的,但是,显然身上的小女人有意思要与他玩点小情调,所以,他也只好顺从着她了。

    先让她玩够了,再换他来。

    反正今晚还有一整夜,够他们慢慢来的。

    而且,他相信,今晚的她,定会精力充沛到难以想象!

    向南这厮磨的动作,折磨着他,却也同样把自己折磨到半死。

    她娇嗔的呻吟着,浑身像被千万只虫子啃咬着一般,痒痒的,麻麻的,难受得要命……

    她终于扛不住了,甚至连底裤都顾不上脱下来,直接将下层布料掀开,而后,腰身一个用力,便深深的……

    紧紧地……

    将他的巨大的灼热,用自己浸湿的花穴,一点,一点……

    吞没!!!

    随着她一声亢奋的尖叫,死死地咬住,而后,畅快淋漓的上下抽动起来。

    动作,疯狂,急迫,带着失控的渴望。

    喉间发出可怜而又令人心动、心碎的呜咽声……

    一声一声的哭着,直搅着景孟弦的理智线。

    “好……好舒服……”

    向南哭着,小嘴里不停地喃喃娇喊着。

    粉色的翘臀,上下摆动,一起一坐间,那充实的感觉让她好想要尖叫出声。

    晶莹的爱液像水龙头一般,不停地顺着向南的花穴往外涌,几乎将他们俩粘合在一起的大片森林,染湿了个透……

    那种润滑的契合感,几乎让景孟弦快要把持不住。

    这丫头……

    放浪起来,原来这么美味!!

    四年不曾尝过她的味道,再这样,突然就有种快要泄出来的冲动。

    但,好在他已经不是什么毛头小孩子了,对于这种冲动,他倒还能忍着。

    “孟弦……”

    向南不停地呢喃着他的名字。

    仿佛是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她心里这分难以平息的情欲一般。

    “孟弦……孟弦…………”

    “在,我在!”

    景孟弦的声喉喑哑的厉害。

    但即使如此,却依旧动听得如大提琴拉出来的那浑厚的音弦。

    让向南,惷心萌动……

    粉面颊腮的脸蛋,像极了天边的云霞,美艳动人……

    那份绯色,从她的脸蛋,一直蔓延至脖子,而后是嫩白的胸口,直到全身。

    金色的卷发,凌乱的散开在肩头,却像极了卡通玩具架上的芭比娃娃。

    景孟弦到底没能忍住,被捆绑的双手稍一使力,就挣开了皮带的禁锢。

    才一获得自由,他就如同发狂的雄狮一般,坐起身来,托住向南粉色的翘臀,开始疯狂的进攻,上下抽插,粗鲁的要着她。

    “嘶——”

    向南那来不及脱下的小底裤,被景孟弦粗暴的撕碎在大手中。

    他身上的白色衬衫,凌乱的挂在他的身上,露出那精壮的胸膛来,惹得向南一双灼热的小手,不停地来回抚摸着。

    热情的感受着他身上每一块诱人的肌肉……

    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男人呢?

    有着令人痴迷的外表,有着博学的内在,却偏偏,还要生出一副这么容易引人犯罪的皮囊来!!

    “景孟弦,难怪我总是会做春梦的时候意淫你……”

    他当真是自己见过的,最充满诱惑的男人啊!!

    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爱呢?!

    “春梦?意yin?”

    不得不承认,景孟弦非常乐意自己成为这个女人梦里意淫的对象。

    “原来这么喜欢我的身体。”

    景孟弦捏着她的小下巴,有些得意,抿了抿性感的薄唇,笑道,“不过,今晚可不只是一个梦……明天早上,你大概会因为这场意淫而下不了床了!!”

    他说完,一把扣住向南的两条长腿,再而后,将自己冲入她紧致的娇躯里,更深,更重……

    薄唇贪婪的吻上她清新的娇躯,而后,精准的捕捉到她的隆起的雪峰……

    他像久旱遇甘霖般的,攫住向南粉色的小突点,开始贪婪的吸吮,舔舐,啃咬……

    直到,在她的身上,留下一片片绯瑟佑人的痕迹,听得她低绵的求饶声后,他方才作罢。

    看着向南嫩白的娇身上布满他的痕迹,景孟弦适才满意。

    他一个翻身,便将向南压在了自己身下来。

    飞快的分开她的双腿,腰身一挺,才离开不出十秒的滚烫,又再次深深的进入了向南。

    惹得她不受控制的一声娇吟,小粉拳不满的落在他的胸口上,“我说我要占主导权的!”

    “这种事情,本来就该由男人引导!!”

    景孟弦说着,腰身重挺,开始疯狂在她身体内来回抽插……

    “啊————”

    向南受不住这份亢奋,尖叫出声来。

    小手儿死死地揪住凉椅,指间通红,明明无法承受这么快的速度,却偏偏,还不受控制的只想要去迎合他,讨要更多,更多……

    伴随着景孟弦一声亢奋的嘶吼,向南敏感的花茓里,顿时有喷泉之水从里面急速的射出来……

    瞬间,染湿了整张凉椅。

    她浑身颤栗,手指在他的肩膀上掐出了一丝丝的血痕来……向南亢奋的尖叫着,伴随着低哑的呜咽声,在景孟弦粗暴的进攻之下,推入高潮……

    欲仙欲死,仿佛是要夺了她的呼吸去。

    而景孟弦亦同样扛不住她的夹攻,泄了出来。

    却不在她的身体内,而是飞快的抽出来,漫在了她的双腿之间……

    他,不能让她有任何怀孕的可能!!

    其实体外射精都谈不上100%的安全,但刚刚在这种紧迫的情况下,他确实来不及准备其他安全措施了。

    向南浑身虚软,像是被人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瘫软在景孟弦的怀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她已经浑然使不出半分的力气。

    仿佛连翻个身都有些困难。

    脸颊酡红,气息不平,但较于刚刚明显舒服了许多。

    “舒服些了没?”

    景孟弦替她理了理额前的发丝。

    她的刘海全被汗水染湿了,身子也布上了薄薄一层热汗,刚刚又是泡过凉水的,再这么折腾下去,就算是盛夏的天,也得感冒了。

    “嗯……”

    向南模糊不清的应了一句。

    “先泡个热水澡。”

    景孟弦从她的身下挪开来,起身,往浴缸边走去。

    浴缸是消过毒的。

    他还是习惯性的先用高温水烫过,方才将温水盛满浴缸。

    向南趴在凉椅上,仿佛是睡着了。

    景孟弦走过去,在她身前蹲了下来。

    拍了拍她光洁的后背,哑声唤她,“向南?”

    有票子的记得把票子给镜子留下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