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第322章 争执

    这是纳兰贞月正式成为助教的第一天。

    昨晚上就收到面具带来的消息,上课的第一天早上,他们这些助教要比平常早起一个多小时去开会议。

    纳兰贞月在第三重折腾了那么久,还想好好睡一觉呢!所以这一大早,在会议上,她就接连打了几个哈欠。

    那些老头的嘴角倒是抽了抽,不过没表示什么,风天尘更是当做没有看到那般,径直讲着新生进来需要注意的事情。

    纳兰贞月又伸了个懒腰,面具在旁边看了似乎是有些笑意。

    全身上下都舒展开来就是舒服!

    “纳兰贞月,这是正在会议当中,请你放规矩点!”还是穆天颖先开的口。

    风天尘的话语顿了下来。

    纳兰贞月斜睨了那边的穆天颖还有他身边的两个助教,要是她没弄错的话,就是胖子说的这三个人。

    纳兰贞月的单手放在下巴上,笑道:“你是校长么?!”

    “......”

    纳兰贞月不说话就算了,一说话就是那么的冲!

    穆天颖的脸色微变,似乎是极为不悦了。

    纳兰贞月却是笑的开心,“你要是校长的话,我勉强还听听,可惜,你不是啊!而且,说我没规矩,穆前辈不是在校长说话的时候打断了他?”

    风天尘的嘴角不由的抽搐了两下。

    这丫头,话说怎么这么刻薄来着?

    紫老头昨个不就说了么?

    这不得消停啊!

    还真的不得消停了!

    “好了,贞月,他是你前辈。”紫老头开口了。

    纳兰贞月睁大了眸子,“我知道我是晚辈啊,晚辈不应该和长辈计较是不是?”

    她露出一副十分无辜的表情来,但说出来的话,却让整个会议上的老头都无语了。

    你这话说还不如不说,不是说长辈不应该和晚辈计较么?

    你偏偏说晚辈不应该和长辈计较,你这这这......

    面具嘴角上的笑意更深了,虽然大家都看不到。

    纳兰贞月还点了点头,朝着一干老头都笑道:“我明白,我明白。”

    “你太过分了!”就在这时,穆天颖身边的那位姓陈的助教蓦然站了起来。

    “长辈是不是要向晚辈讨教啊?”纳兰贞月笑的露出了一口白牙,但眼底却没有任何的笑意,“我不介意讨教下!”

    “好了好了,你们一个个都闭嘴!”风天尘开头了,有点头疼来着。

    陈助教坐了下来,瞪了纳兰贞月一眼。

    “她是我们这里最小的助教,你们都是做长辈的,也不要太过计较了!”风天尘挥了挥手,继续道:“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是分班的第一天,你们都去上课吧。”

    “是!”

    纳兰贞月和面具先站了起来,然后就出去了。

    穆天颖他们并没有马上就走,而是喊住了其他的老头问道:“校长,我实在是很不解,她到底有什么资格能成为我院的助教?”

    “是啊,不说年纪,就说她的修为,也才半圣极初期,怎么——”那陈助教还没有说完,就被风天尘给打断了。

    “你们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微微有些不悦,“你们是在质疑我的决定!!!”这是纳兰贞月正式成为助教的第一天。

    昨晚上就收到面具带来的消息,上课的第一天早上,他们这些助教要比平常早起一个多小时去开会议。

    纳兰贞月在第三重折腾了那么久,还想好好睡一觉呢!所以这一大早,在会议上,她就接连打了几个哈欠。

    那些老头的嘴角倒是抽了抽,不过没表示什么,风天尘更是当做没有看到那般,径直讲着新生进来需要注意的事情。

    纳兰贞月又伸了个懒腰,面具在旁边看了似乎是有些笑意。

    全身上下都舒展开来就是舒服!

    “纳兰贞月,这是正在会议当中,请你放规矩点!”还是穆天颖先开的口。

    风天尘的话语顿了下来。

    纳兰贞月斜睨了那边的穆天颖还有他身边的两个助教,要是她没弄错的话,就是胖子说的这三个人。

    纳兰贞月的单手放在下巴上,笑道:“你是校长么?!”

    “......”

    纳兰贞月不说话就算了,一说话就是那么的冲!

    穆天颖的脸色微变,似乎是极为不悦了。

    纳兰贞月却是笑的开心,“你要是校长的话,我勉强还听听,可惜,你不是啊!而且,说我没规矩,穆前辈不是在校长说话的时候打断了他?”

    风天尘的嘴角不由的抽搐了两下。

    这丫头,话说怎么这么刻薄来着?

    紫老头昨个不就说了么?

    这不得消停啊!

    还真的不得消停了!

    “好了,贞月,他是你前辈。”紫老头开口了。

    纳兰贞月睁大了眸子,“我知道我是晚辈啊,晚辈不应该和长辈计较是不是?”

    她露出一副十分无辜的表情来,但说出来的话,却让整个会议上的老头都无语了。

    你这话说还不如不说,不是说长辈不应该和晚辈计较么?

    你偏偏说晚辈不应该和长辈计较,你这这这......

    面具嘴角上的笑意更深了,虽然大家都看不到。

    纳兰贞月还点了点头,朝着一干老头都笑道:“我明白,我明白。”

    “你太过分了!”就在这时,穆天颖身边的那位姓陈的助教蓦然站了起来。

    “长辈是不是要向晚辈讨教啊?”纳兰贞月笑的露出了一口白牙,但眼底却没有任何的笑意,“我不介意讨教下!”

    “好了好了,你们一个个都闭嘴!”风天尘开头了,有点头疼来着。

    陈助教坐了下来,瞪了纳兰贞月一眼。

    “她是我们这里最小的助教,你们都是做长辈的,也不要太过计较了!”风天尘挥了挥手,继续道:“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是分班的第一天,你们都去上课吧。”

    “是!”

    纳兰贞月和面具先站了起来,然后就出去了。

    穆天颖他们并没有马上就走,而是喊住了其他的老头问道:“校长,我实在是很不解,她到底有什么资格能成为我院的助教?”

    “是啊,不说年纪,就说她的修为,也才半圣极初期,怎么——”那陈助教还没有说完,就被风天尘给打断了。

    “你们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微微有些不悦,“你们是在质疑我的决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