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无耻是一门技术

    纳兰贞月听完了话,缓缓抬眼,纤长的睫毛轻颤了两下,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说完了没有?说完了,你们可以滚了。”

    “你,你不要嚣张,这西苑是我的住所,你休想我离开这里。”纳兰萱宁愤声道。

    纳兰贞月的眉峰微挑了一些,“你的耳朵到底是长在前面还是后面,还是说你根本就是一个聋子?是聋子的话,我就不和你计较了。”说完,她还咧起了一口白牙。

    虽然是笑,只是这笑容太冷了些。

    那旁边两个少女见此,面部表情微变,余光都看向纳兰萱宁。

    纳兰萱宁的脑袋都快要冒烟了,脸色也是涨的通红通红的。

    “你不知道好歹!”

    “我是不知道好歹,你能拿我怎么样?”

    “无耻!”

    “无耻也是一门技术,你连无耻都学不来不是么?”

    “你,你你——”

    “你什么你,话都说不清楚,闲着没事的话,就回你娘的肚子再待个十个月再出来,没准你话也说清楚了,还能得个嫡女的身份出来。”

    “你!”纳兰萱宁气极了,以最快的速度奔到了纳兰贞月的面前,扬起了手就要落下。

    纳兰贞月的眼睛顿时一眯,还在她没有行动的时候,眼前闪过一个身影,只听见一声惨叫声响起,这院子栽种的榕树里的鸟儿都被惊的满天飞了起来。

    是火火,感应到纳兰贞月有危险,从精神空间里跑了出来,一口就咬在了纳兰萱宁的手上,死死不放。

    “滚开滚开!!!”那两个少女急的喊叫了起来。

    火火咬着纳兰萱宁的手,身子吊在半空中,两个腮帮子鼓得大大的,那大眼睛瞪的圆圆的,那样子就好像再说,谁让你欺负我媳妇的?!

    “回来,火火。”

    火火很听话,马上就跳了下来,放开了纳兰萱宁的手,三两下爬到了纳兰贞月的肩膀上。

    “不准欺负我娘子,再欺负我娘子,我哭的你们连爹妈都不认识!”火火气鼓鼓的说道。

    这话一出,纳兰贞月有够无语的,可不可以不要提那个哭字。

    “纳兰贞月你不要得意!!!还有你这个爱哭的废物,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纳兰萱宁说完,带着那两个少女就冲了出去。

    叽叽喳喳的离开了,纳兰贞月伸出手在火火的脑门子上弹了下,“怎么做事的呢?”

    火火捂住了小脑袋,“娘子干嘛打我?”

    “谁让你咬她手的?”

    “娘子,她欺负你!”

    “我当然知道她欺负我。”

    火火有点小幽怨了,眼眶里还带了一抹晶莹,“......娘子,我知道错了。”

    纳兰贞月眼睛一瞪,“你说什么呢你,你有什么错,我是让你别咬她的手,要咬也得咬她的脸蛋,让她没脸见人!”

    火火一愣,见纳兰贞月笑的凉飕飕的,马上跟着笑了起来。

    “娘子......”

    “得,你别咬我脸蛋。”

    “娘子,你是火火的娘子。”

    “别给我撒娇,丑死了,还有以后不准哭,你哭的样子更丑。”

    “为什么,为什么火火不能哭,娘说火火哭的样子最好看了。”

    “......”看来,火火的娘也是一个奇葩。纳兰贞月听完了话,缓缓抬眼,纤长的睫毛轻颤了两下,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说完了没有?说完了,你们可以滚了。”

    “你,你不要嚣张,这西苑是我的住所,你休想我离开这里。”纳兰萱宁愤声道。

    纳兰贞月的眉峰微挑了一些,“你的耳朵到底是长在前面还是后面,还是说你根本就是一个聋子?是聋子的话,我就不和你计较了。”说完,她还咧起了一口白牙。

    虽然是笑,只是这笑容太冷了些。

    那旁边两个少女见此,面部表情微变,余光都看向纳兰萱宁。

    纳兰萱宁的脑袋都快要冒烟了,脸色也是涨的通红通红的。

    “你不知道好歹!”

    “我是不知道好歹,你能拿我怎么样?”

    “无耻!”

    “无耻也是一门技术,你连无耻都学不来不是么?”

    “你,你你——”

    “你什么你,话都说不清楚,闲着没事的话,就回你娘的肚子再待个十个月再出来,没准你话也说清楚了,还能得个嫡女的身份出来。”

    “你!”纳兰萱宁气极了,以最快的速度奔到了纳兰贞月的面前,扬起了手就要落下。

    纳兰贞月的眼睛顿时一眯,还在她没有行动的时候,眼前闪过一个身影,只听见一声惨叫声响起,这院子栽种的榕树里的鸟儿都被惊的满天飞了起来。

    是火火,感应到纳兰贞月有危险,从精神空间里跑了出来,一口就咬在了纳兰萱宁的手上,死死不放。

    “滚开滚开!!!”那两个少女急的喊叫了起来。

    火火咬着纳兰萱宁的手,身子吊在半空中,两个腮帮子鼓得大大的,那大眼睛瞪的圆圆的,那样子就好像再说,谁让你欺负我媳妇的?!

    “回来,火火。”

    火火很听话,马上就跳了下来,放开了纳兰萱宁的手,三两下爬到了纳兰贞月的肩膀上。

    “不准欺负我娘子,再欺负我娘子,我哭的你们连爹妈都不认识!”火火气鼓鼓的说道。

    这话一出,纳兰贞月有够无语的,可不可以不要提那个哭字。

    “纳兰贞月你不要得意!!!还有你这个爱哭的废物,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纳兰萱宁说完,带着那两个少女就冲了出去。

    叽叽喳喳的离开了,纳兰贞月伸出手在火火的脑门子上弹了下,“怎么做事的呢?”

    火火捂住了小脑袋,“娘子干嘛打我?”

    “谁让你咬她手的?”

    “娘子,她欺负你!”

    “我当然知道她欺负我。”

    火火有点小幽怨了,眼眶里还带了一抹晶莹,“......娘子,我知道错了。”

    纳兰贞月眼睛一瞪,“你说什么呢你,你有什么错,我是让你别咬她的手,要咬也得咬她的脸蛋,让她没脸见人!”

    火火一愣,见纳兰贞月笑的凉飕飕的,马上跟着笑了起来。

    “娘子......”

    “得,你别咬我脸蛋。”

    “娘子,你是火火的娘子。”

    “别给我撒娇,丑死了,还有以后不准哭,你哭的样子更丑。”

    “为什么,为什么火火不能哭,娘说火火哭的样子最好看了。”

    “......”看来,火火的娘也是一个奇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