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任人践踏

    一想到纳兰老头和武道馆那些人的死,她的心就开始抽疼了起来。

    对于她来说,人生最大的无奈,莫过于,你想要保护的人在你面前死掉,而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无法去挽救他们的生命。

    这是痛处,这是逆鳞,也是暗刺。

    纳兰贞月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当中,手上的轮回镜框架被她捏的死死的。

    她的目光也是盯着轮回镜的框架上,逐渐泛红。

    只是,就在那一刻,纳兰贞月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得,整个身体蓦然就僵硬了起来。

    她的手一松,轮回镜的框架落了下来。

    适才......

    适才从那框架上的纹理中感觉到一股沧桑而古朴的苍凉感,就像这框架上的温度,冷到骨子里,让她感觉到身体有些不适,心中更是有股慌意。

    纳兰贞月的视线再次落了下来,凝视片刻便移开了。

    她没有死掉,灵魂还穿越,百分之九十可能就是因为轮回镜的关系。

    轮回镜,轮回镜,莫不是这就叫做轮回?

    就在纳兰贞月冥思的片刻,有脚步接近了。

    她赶紧把轮回镜放入自己的怀中,那双狭长的眉眼看着门的方向。

    门被打开了,一个略微肥胖的妇人走了进来,右手上拿着一个瓷碗,里面是前几天剩下来的饭菜,米饭的颜色都已经发黄了。

    这妇人就是一直服侍她的两个下人之一,被称之为陈嫂。

    她一手拿着油腻腻的鸡腿啃着,一手把瓷碗往稻草上一扔,因为稻草较多的原因,瓷碗没有摔破,不过那些饭菜都撒了出来。

    "臭乞丐,赶紧吃了,老娘还有事呢。"陈嫂一边不顾形象的啃着手上的鸡腿,一边念叨道:"秀云那个贱蹄子,自个跑到斗武场让老娘给你送饭菜来,等会看到她,少不得臭骂她一顿!"

    秀云就是和陈嫂一起被分配服侍纳兰贞月的另一个下人。

    纳兰贞月不动,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那双眸子在看着陈嫂。

    那陈嫂说完,见她如此,便骂道:"你看什么看,你这个臭乞丐,看了老娘也不给你吃。老娘就郁闷了,你怎么不被丢出去呢?丢出去该多好啊,去当乞丐,老娘也好被分配出去啊!在这里啥都没有,得不到讨赏,每逢过节连屁都没有一个,老娘这命啊怎么那么苦啊,这还就十年过去了。" 那陈嫂死劲的咬了一口鸡腿,突然上前几步,嚼道:"要不老娘带你出去?你成为大街上的乞丐至少比待在府里好啊,你看,外面可没有人欺负你哟!"语毕,她哈哈哈大笑了起来,嘴角上还留着油水,看起来恶心至极。

    这陈嫂和那秀云,简直是巴不得纳兰贞月消失,时不时都会在她的耳边说上这样的话。

    因为有她在,她们就无法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像她刚才说的那般,什么讨赏都没有。

    前几年还好,那个时候府中的管月例的管事并没有克扣下她的月例,两人还从中得了好处,可最近几年,什么都没有,这两人就是巴不得她死掉。

    前两日,纳兰府上的子弟闲着无事来找她麻烦,她这身新伤就是这样得来的,若不是纳兰贞月魂穿了过来,还真的就如了这两个下人的愿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