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血崩

    第二百二十五章血崩

    紫宸殿内,龙瑄翼稳坐在龙椅之上,看着一身男子装扮的霜华,问道:“皇后在哪里?”

    “我不知道。”霜华看着自己已经被制服,也不在多做挣扎,因为她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在怎么挣扎也是没有用的,好在,他已经逃脱,可以前去通风报信,要不,迟早会找到冷宫去的。

    “不说?”龙瑄翼闻言,浅浅一笑,看着李明安道:“将人待下去,好生的看着,朕就不信,饿她几天,还不说?”

    “是。”李明安领命,带着霜华便下去了。

    “崇文,跟着去的人可曾有消息送回来?”待霜华一离开,龙瑄翼便问道。

    “皇上,属下派出去的人现在已经回来,那个人一点儿也没有想到是皇上故意将他放走了,现在已经抵达了藏人之处。属下的人现在正在那边盯梢。”

    “在哪里?”

    “冷宫。”影崇文说道。

    “走!”一个字简单的抛了出来,龙瑄翼几步便向殿门的位置走去。

    人高的草,并没有因为天气的改变而有所变化,已经疯狂的长着,让这个冷宫越发的显得萧条而冷清起来,张扬百合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那里,隐隐作痛,看着此时空无一人的地方,她突然想笑,自己再一次被霜华欺骗了,不是吗?

    “动作快点,立刻将人带走!”正当张扬百合思索的时候,便突然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接着,便蹦出了两个蒙面的男子,他们速度异常的快,那个说话的人的声音才落下,两个人便已经到了自己的身边,手中的刀举起,帮着张扬百合的绳子便应声而落,没有绳子的束缚,张扬百合突然觉得整个人一松,便跌跌撞撞的向前倒去,站在一旁的两个人男子见状,赶紧向前一拉,愣是让要摔倒地上去的人险险的站着,这会子,张扬百合算是知道,不吃东西的悲惨之处了。

    “皇后娘娘,得罪了。”说着,刘恭敬便蹿了出来,指着那个一开始说话的男子,冲着她身边的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两个人中的一个,直接将人抗在了肩膀上,说着便要移动步子,却在这个时候,冷宫外传来一声:“带着朕的皇后,想要去哪里?”而后,龙瑄翼那高大的身子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四个人闻声,立马以最快的速度站在了一起,将刘恭敬围在了中间,而张扬百合却还是悲惨的被人抗在肩膀上,她好像说一句:你们要是打架的话,能先放我下来么?可是,无奈的是,她此时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头晕得厉害。

    “这里是朕的地方,你们觉得你们能够逃出去?”龙瑄翼再一次开口,当他看见被抗在一个人肩膀上的张扬百合时,身子明显一震,那是一种欣喜,也是一种思念,几日不见,却发现她竟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而自己却在城内大肆寻找,终究是忘记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个刘恭敬,果然,不是一般的人啊。

    “皇后娘娘在老夫手中,皇上,料想你也不敢随意行动吧?”刘恭敬在看到龙瑄翼在见到张扬百合的时候的那一震,蒙着脸的他,也不由得轻笑一下,如此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在敌人面前,确实,有些让人出乎意料啊。

    “那可以试一试。”闻言,龙瑄翼双手猛的收紧,双眼也不由得微微眯上,影崇文站在一旁,用眼神示意着周围的影侍卫们听从自己的命令。

    “原来,皇上对皇后的重视也不过如此啊?”刘恭敬闻言,有那么一刻的紧张,不过,只一会儿,便强作镇定的看着龙瑄翼,续道:“若真的这样的话,那我们几个也不用在顾忌什么,大不了一死便是,不过,有个皇后在后面陪葬,倒是不错。”说着,便要举起自己手中的剑,向张扬百合刺过去。

    “慢着!”见状,龙瑄翼猛的喝道,“朕放你们走。”

    “皇上……”闻言,张扬百合弱弱的叫了一句,只是,她也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扛着她的男子,将身子轻轻的晃动了一下,而这个时候,戴在张扬百合头上的金步摇也随着晃动了起来,带着清脆的声音,甚是好听。闻声,张扬百合轻轻一笑,也许,这样一来,能让龙瑄翼变客为主?

    “那多谢皇上了。”刘恭敬笑笑,说着,便让自己身后的人开始移动,而这个时候,张扬百合自己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的抽下头上的金步摇,狠狠的刺向了扛着她的那个男子的背,只见那个男子吃痛的身子猛的一晃,而张扬百合好悲剧的再一次落到地上,不一会儿,人便晕了过去。

    抓住这一空隙的空挡,所有的影侍卫倾巢出动,很快便将刘恭敬等人制服,而龙瑄翼则是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张扬百合的面前,抱着已经昏过去的人便出了冷宫,一路直奔紫宸殿。

    羽子阳看过之后,带着欣慰的语气说道:“皇后无碍,只是饿了几天,之后又受到撞击,一会醒过来的话,只要吃些汤水之类的食物,而后在多休息几天便是了。”说完,便离开了。

    接下去的几天,龙瑄翼看似每天都呆在紫宸殿内那儿都没有去,可是,这几天影崇文等人确实忙开了,四处寻找刘恭敬的党羽,好在,这边出手及时,让刘恭敬的那些余党措手不及,几天之内,便全部逮捕归案,因为龙瑄翼担心张扬百合还是有想要放过刘恭敬的想法,所以,在他做出斩立决的旨意时,并没有告知她,同时,由于霜华几次三番的对张扬百合下手,龙瑄翼一气之下,将她贬为军妓,永不得回京,对于这些,都是在一个月后,才听别人说起,张扬百合听后,只是将自己关在凤飞殿的寝殿内一天,碧沙怎么也唤不出来,才想着要去找龙瑄翼,却不曾想,那个时候,她俨然看起来一点事情都没有了。

    “我知道你会难过,可是,不要憋在心里。”这是龙瑄翼过来,说的第一句话。

    “我没事,只是,在乍听之下,有些接受不了而已,现在,我很好,真的。”张扬百合环着龙瑄翼的腰,轻声说道。

    “皇上,江妃娘娘即将临盆!”翠玉一脸惊慌的跑过来,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犹豫了一会,终还是说道。

    “即将临盆的话,为何不去找太医,找朕有什么用?”抱着怀中的人,龙瑄翼有那么一丝的矛盾。

    “皇上,江妃临盆,你不去看看?那可是你第一个孩子!”张扬百合听到龙瑄翼这么冷酷的说道,猛的推开他,续道:“你这么冷情?”

    “皇上,娘娘说了,若是见不到皇上的话,她就不要请产婆……可是,现在……娘娘她……”

    “翠玉,你立刻将太医署的人带过去,再将所有需要准备的东西准备好,我和皇上立刻过去!”说着,张扬百合也不管龙瑄翼是否愿意,拽着他的手便向闲云阁跑去。

    “娘娘,求您了,这可是关系到您和皇子的命的啊!”人还未走到,便听到闲云阁的大大小小的奴婢们跪了一地,而那些产婆也不敢上前。

    “立刻动手,在这样下去,大人小孩都保不住!”张扬百合几步走上去,冲着那些产婆吼道。

    “皇上吉……”

    “还不听皇后的话?”龙瑄翼也不由得紧张起来,看着哭成一片的人,心情顿时没由来的烦躁。

    “是是是……”产婆闻言,立刻上前,而江枕浓在听到龙瑄翼的声音之时,脸上也不由得一喜,算是将人给盼过来了……

    时间随着江枕浓在寝殿内高一声低一声的交换中,缓缓的走动着,张扬百合站在殿外,看着那一盆盆端出来的血水,整个人都不由得紧张起来,狠狠的掐着龙瑄翼的手臂,那样子,比自己生孩子还要紧张个千倍万倍,她可是听说过,古代的女子生孩子可就好比是一脚踏进了棺材的,而现在江枕浓她还是耽误了这么长时间的……

    “现在是什么情况?”龙瑄翼被张扬百合搞得都有些紧张过度了,他抓住一个刚刚从寝殿内出来的宫女,问道。

    “回皇上,孩子还没有生出来……”宫女忐忑的说道。

    “不要紧张,江妃的身子一直不错,应该不会出现什么……”

    “生了生了,是一个皇子……”张扬百合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寝殿内的产婆高呼道,闻言,张扬百合和龙瑄翼均是一喜。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子出生了,江妃娘娘也平安无事。”产婆将皇子包好,抱了出来,满脸兴奋的说道。

    “朕看看……”龙瑄翼双手有些颤抖的伸出去,这是他第一个孩子,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小家伙,那种无名的激动和紧张,还真的不是能说的出来的。

    “我也看看……”张扬百合说罢,凑上去,看着那皱巴巴的小脸,像个小老头似地,她好奇的问道:“是不是每个小孩子都是这个样子的?”

    “皇后娘娘说的极是,每个小孩子生下来都是这个样子的,等过个十几天啊,就长开了,到时候就会很漂亮的。”产婆笑着说道。

    “我抱抱,你去看看江妃吧。”张扬百合说着,从龙瑄翼的手中将孩子接过去,一脸的兴奋。

    “不好,娘娘血崩了!”龙瑄翼才走到寝殿门边,便听到里面有人喊道,顿时,的人便陷入一片惊慌之中,张扬百合闻言,整个人不由得一阵,险些让自己怀中的孩子落到地上,好在碧沙反应够快,稳稳的将孩子接住,“娘娘,小心点。”

    “我……”血崩,这个词,放在现代不是很严重,可是,在这些设备落后的古代,要如何是好?她记得,历史上死于血崩的人也不在少数,可是,这个身子一向健康的江枕浓,怎么也……

    “请皇上节哀。”等张扬百合再次反映过来的时候,便听见太医说了这么一句话,看着自己怀中的孩子,她不知道这个孩子要如何是好。将自己手中的孩子交给碧沙,她拖着步子,走到龙瑄翼的面前,看不出他是喜还是悲,只是,龙瑄翼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确实,吓到了张扬百合。

    “翼……”才开口,便被龙瑄翼紧紧的抱入怀中,她感受到的是深深的痛,那种无言的痛。原本,应该是一个喜悦的日子,却愣是变成了一个痛苦的时间,她侧过头,看着寝殿内,一脸安详躺着的江枕浓,也许,她也不安详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