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界青龙

第275章 想你了又如何?

    当初王落抱着铁杵磨成针的心态,开始修炼水魔幻第一层,也就是物幻,顾名思义,物幻就是指以水属性元素来模拟出一些物体,用以迷惑敌人。

    水魔幻的修炼,不仅要求修炼者精神力足够强大,还要求修炼者对水属性元素的控制力达到一定强悍的程度,最重要的是对水魔幻这个技能的悟性。

    王落修炼水魔幻之物幻时,没有多想,就按照其要求的步骤来,结果轻而易举的用水元素凝聚出各种物品,没有丝毫难色。

    有些不可置信的王落,随之抱着试试的态度,继续修炼接下来的声幻,结果居然也直接成功了,当时王落就直接反复的检查这个技能,生怕出了什么毛病。

    没有看出什么问题的王落,接着开始修炼水魔幻第三层,也就是水魔幻中威力最强大的幻术,水魔幻之人幻。

    物幻用水元素拟物,以此来迷惑敌人,声幻则是用水元素和精神力相辅相成,发出声音,让敌人陷入幻境,而人幻则是用水元素拟人,虽没攻击力,但迷惑力相当的强悍。

    自然不用说,水魔幻之人幻也被王落轻而易举的练成,而且在其第二次登上生死擂台之时,就使用了这个幻术,迷惑住了对手。

    只要精神力低于王落,基本都不会看破水魔幻,就算是一些精神力比王落高上许多,一时不察也会被王落迷惑,就像那条倒霉的大土蛇,或者说是惨死的比利。

    水魔幻两次出击,均都产生了非常大的效果,这让王落知道自己没炼错,以后可以放心的使用水魔幻这门强大诡异的技能了。

    至于如此快速修炼成水魔幻的技能,王落苦思良久,最终将其归功于水属性灵悟丹带来的感悟后遗症,不久前就是因此直接学会了千水箭术。

    殊不知,王落这下真猜对了,同为水属性灵悟丹,每个人服用之后的效果各不相同,主要还看个人的悟性和机缘,显然王落的悟性机缘都很不错。

    总结两次战斗中的经验教训之后,王落开始全心全意的投入修炼状态之中,不停的炼化药力,同时吸收天地中无所不在的灵力和元素。

    而时间,就在王落修炼的过程中缓缓流逝,黑夜降临,堕落之城开启了一夜的疯狂,无数人儿奔流而出,而这是王落在堕落之城的第四个夜晚。

    熟悉的味道传进心间,自从上次修炼时过于大意,被扎克闯了进来,还顺手制住充当警卫的四兽后,修炼过程中保持一丝警惕的王落,顿时睁开了双眼。

    “怎么?想哥了?”

    嘴角挂上一丝淡淡的微笑,戏谑的看着对面的人儿,王落乐呵呵的说道,一切很是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只是那紧握的双手,却出卖了此时人儿的心情。

    闻言,眼神复杂的扎克,露出温和的笑意,一步一步,不疾不徐的向床上的人儿走去,眼中不知有意无意的抹上一抹火热。

    “想你了又如何?”

    身影一闪,将那浑身僵硬的人儿,扑倒在床,半趴在其身上,食指挑着那光滑的下巴,看着那唇角的绒毛,扎克喷洒着热气,缓缓的开口。

    柔软的身体与自己紧靠,口中的炙热扑面而来,浑身僵硬的王落,眼中突然迸发的杀机,瞬间内敛,身体随之缓缓放松下来。

    “你想如何?”

    翻身将那柔软的人儿压在身下,小手急速游离,呼吸之间抓住那尚未坚硬,便已经硕大无比的火热,轻轻揉捏一下那两颗蛋蛋,王落出声问道,眼中布满火热。

    看着身上人儿那眼底深处的杀机,还有那手中一闪而逝的漆黑匕首,扎克心中微微一叹,环手搂住那纤细的脖颈,红唇微张。

    还未张口说些什么,一张小嘴便将那红唇堵住,在扎克愣神中,开始霸道的允吸,浑身上下更是陷入疯狂的蹂躏中。

    身体缓缓变得炙热,大鸟急速充血,散发出丝丝杀气,露出其霸道的狰狞之色,可是还未来得及逞凶,便被结实的小腹压了下去,憋闷在两个身体之间。

    没有丝毫的怜悯,有的只是肆无忌惮的发泄和蹂躏,但这一切却诡异的激起了那有些许变态的火花,使得这一幅画面突然变得有些和谐。

    久违的充实感弥漫全身,许久未曾逢甘露的干旱之地,在丝丝水元素的浸润之下,变得柔软滑顺,更加的适合冲刺。

    双腿不自觉的勾上腰肢,身体微微上挺,半挂在身上的人儿身上,跟随着那一波波的冲刺,白嫩的背部不停的与床板摩擦,身体越发的炙热。

    火热的大鸟憋屈的被挤在两道身体之间,受委屈似的流露出点滴晶莹,全部涂抹在挤压自己的小腹之上,渐渐的营造出一个润滑的空间。

    不停的啃食着身下的身体,腰肢肆无忌惮的涌动,王落感觉自己快要沉沦了,牙齿用力,咬破舌尖,疼痛顿时将眼中涌起的火热降下半分,露出一丝淡淡的清明。

    “杀?不杀?”

    心中念头急转,身体依然不停耸动,浑身火热的王落,脑海中不停的思考着,但是越发如此,那诡异的快感却越发的浓郁,不停的撩拨着身体的每一根神经。

    “杀,不一定杀得了,就算最后杀了扎克,扎克临死一击至少也会要了我半条命,基斯肯定也会第一时间察觉,根本没有逃走的希望!”

    分心二用,一边啃食着扎克的身体,埋头在扎克身体中,不让其看到自己的眼神,王落一边在心中分析着利弊,最终却发现,自己刺杀扎克之后,没有丝毫生还的希望。

    被虐之仇自然要报,但王落不想因此丢掉自己的小命,这不是懦弱害怕的表现,想报仇容易,但带着仇恨活下去却很难。

    报了仇,自己也跟着死了,那样的报仇之路没有丝毫的意义,看着敌人死去,自己好好的活着,这样才最有意义,不然和自杀没什么区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