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终章①

    此时的地牢中,刘公公一脸焦急的走来走去,嘴里不停的自言自语般的念叨着,“这可怎么办才好啊,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

    这行宫外面俨然已经被扶城勇和罗飞为首的人完全的控制住了,自己这一回来,怎么地牢里面根本就爱没有皇帝的影子啊。

    刘公公心里一千个一万个着急,这不见皇帝的影子,莫非这皇帝已经被扶城勇的人抓走了?然而, 这地牢的隐秘性刘公公还是有自信的,尽管如此,心里还是免不了的着急。

    刘公公几乎已经把地道里面可以去找的地方都去找了一遍,却并没有发现天朝皇帝的影子。

    就在刘公公着急的双眼都泛起了焦急的泪花的时候,从石门处传来了轰隆的一声不大不小的响声。难道是皇上?刘公公欣喜的转身看去,同时尖着嗓子叫道:“皇上!你这是到哪里去了?把咱家着急的呀!”

    然而这话却是说到一半,就被刘公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中间,原因无他,,这出现在刘公公自己面前的并非是他着急担忧寻找的天朝皇帝,却是去而复返的顾乐堔和苏诗婉。

    随着刘公公的一声呼叫,顾乐堔眉头一紧,难道自己猜测的错了?

    大步的拉着苏诗婉走进刘公公,顾乐堔神情凝重的对着刘公公问道:“公公,皇上呢?”

    知道自己就算是想要隐瞒也隐瞒不了,刘公公只得苦涩中带着丝丝着急的说道:“诶,咱家也不知道,咱家送了侯爷回来就没有哦哦看见皇上的人影儿,这该找的, 能找的地方咱家都找了,可是也没有找到皇上的人啊!”

    “难道皇上真的被扶桑国的那个扶城勇给抓走了?”苏诗婉惊道。

    “不会的,不会的,这地道除了皇上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就连咱家也是才听皇上说了才知道的, 如果皇上不出去的话,根本就没有人会知道皇上在哪里的。”刘公公出声否决道。

    “出去?或许皇上就是听见外面的动静自己出去了的呢?”苏诗婉接着说道。

    “这······这不可能吧?皇上他老人家早就知道了外面的情况,已经完全的放手交给侯爷了,皇上也知道自己出去就是给侯爷制造弱点的,他的身体本就不好,应该不会出去,让扶城勇和罗飞的人抓。”刘公公虽然这般说着,可惜这越是说到后面越是没有多少底气。

    “不用争执了,还是在地道里面再找找。”顾乐堔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起来这地道。

    听了顾乐堔的话, 苏诗婉和刘公公都不由的跟着顾乐堔的脚步开始在地道里面搜寻起来,纷纷做着记号,势必要把这地道里面能走的分岔都走一遍。

    此时乔装之后的扶城勇和罗飞等人也正快马加鞭的往上京赶。

    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甚是庞大,然而,尽管如此,因为扶城勇都让自己的人装扮成商队,一路上又有天朝官员们准备的文书,一路上并没有遇见任何的阻扰。

    这边,面的炽烈的阳光,扶城勇忍不住的拉住缰绳,对着身后紧紧跟随的罗飞吩咐道:“沿路告诉下去,原地休息一刻钟。”

    罗飞瞧了瞧天色,知道,就算是现在勉强的继续赶路,这人先不说,这马匹也会受不了的。虽然现在是争分夺秒一般的往上京赶,却也只的抽着马鞭吩咐下去,原地休息一刻钟!

    感觉到身下的马车的停止,百花郡主一边给依然昏迷着的百里墨渊擦拭着额头上冒出的汗水,一边悄悄的打开马车帘子往外看去。

    这已经连着两天的快速赶路了,想着百花郡主和百里墨渊或许可以勇拿来要挟或者是示威给上京中的其他的皇家子弟的工具,留着他们的命还有用,这一路上的赶路,扶城勇倒是并没有为难他们。

    甚至是和百花郡主和百里墨渊有马车伺候着的待遇的还有随行而去的三皇子和另外两个皇子已经一个公主。

    百花郡主撩开马车帘子的手还来不及放下,就被人从外面一把抓住,手中传来的力道让百花郡主的眼中流露出惊恐和震撼。

    “郡主,罗某不是说过吗,这马车帘子是不能随便就撩开的。”罗飞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怀好意。那黑色的眼珠子迎上白花郡主略显惊恐的目光。

    回神过来的百花郡主用力的从罗飞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好像是撒气一般的把马车帘子重重的放下。

    当马车帘子重新的阻隔了外面的阳光的时候,百花郡主忍不住的伸手拍着自己的胸脯,刚才那一霎那,自己清晰的在罗飞的眼中看见了杀意,是的,是杀意,虽然并不是特别的明显,但是,那种含着杀意的感觉百花郡主可是再清晰不过了。

    目光落在昏迷不醒的百里墨渊身上,百花郡主忍不住的喃喃自语:“阿墨,阿姐要怎么办才能全身而退,我们才能全身而退?

    这话说的极为的轻,风一吹就散了的轻,轻的除了百花郡主自己,就再也没有人听得见。

    然而,这一边,看着那重新落在的马车帘子,罗飞的脚步并没有立马就离开,而是蹙着眉头,站在百花郡主所坐得马车前驻足了片刻,直到一个副将走来禀报事务,这才跟着那福将一起离开。

    马车再一次移动起来,百花郡主听着周围的动静,用后背挡住一侧的马车帘子,这才小心的从自己的里衣里面拿出一个小荷包样子的布袋子。

    好似是做了很大的心理斗争,百花郡主这才打开那绣的极为精致的小荷包,从里面倒出一颗褐色的药丸,用手把那褐色的药丸一分为二,一半自己服下,另一半则掰开百里墨渊的嘴,给百里墨渊服下了。

    好不容易才帮着百里墨渊完全的服下那一半的药丸,百花郡主这才容许自己放松片刻,看着百里墨渊苍白的俊脸,百花郡主悠悠的叹气,“阿墨,阿姐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想不到,当年顾乐堔给自己的药丸,自己好几次差点死掉都舍不得用的宝贝,就这么的发挥了它的价值了。

    看着那已经空了 的小荷包,百花郡主仔细的小心的把小荷包折叠整齐重新放回自己的里衣里面。移开后背,伴随着马车轮子咕噜噜移动的声音,百花郡主再一次小心的打开了马车帘子,熟悉的路段,熟悉的街道,看来,马上就要到上京了。

    这到了上京,等待自己的,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凶险,不过,无论是怎样的凶险,自己都不会轻易的就放弃。

    片因为害怕被罗飞瞧见,百花郡主很快的就放下了马车帘子,收回自己的目光。

    百里墨渊皱着眉头,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在摇晃,浑身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疼!

    感觉到百里墨渊此时的挣扎,百花郡主连忙凑上前去,压低声音叫道:“阿墨!阿墨!”一边叫着一边轻轻的摇晃着百里墨渊的身体。

    耳边是自己姐姐的轻声呼唤,百里墨渊挣扎着想要醒来,却抵挡不住虚弱的身体渐渐袭击而来的晕眩感,就在百里墨渊又要再一次的昏迷过去,百花郡主来不及多想,就用长长的指甲用力的按着百里墨渊的人中。

    骤然而来的刺痛,让本就挣扎着想要醒过来的百里墨渊睁开了紧紧闭着的双眼。

    随着眼中渐渐变得清晰的影像,这发生的事情也渐渐的在百里墨渊的脑子里面变得清晰,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百里墨渊拉着百花郡主就着急的问道:“阿姐······阿姐,现在是怎么回事?”

    看着已经清醒过来的百里墨渊,百花郡主的心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小心的扶着百里墨渊,让百里墨渊舒服的靠在马车内壁上,百花郡主这才开口说道:“我们现在被扶城勇抓着往上京赶,这时候估计就快要到了,蔚县被扶城勇完全的控制住了,而跟随皇上南下避暑的大臣们,也全部已经叛变,追随了扶城勇,那些没有追随扶城勇的大臣,则被扶城勇的人给杀害了。······”

    百花郡主简单的把当下的局势给百里墨渊说了一下。

    因为吃了百花郡主给的药丸,此时的百里墨渊精神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

    “他居然没动我们?想必他扶城勇也没有动皇子和公主他们吧?”只要一想,百里墨渊就想到,这扶城勇是拿着自己这些皇亲国戚做利用的工具了。

    百花郡主点着头说道:“虽然是没有下杀手,不过每人的体内都被迫服下了蛊毒。”

    “我们的身体里也·······?”百里墨渊迟疑的说道。

    百花郡主摇着头,开口说道:“本来你的身体里面被下了放人癫狂的明决子,我们又没喝东阳舟帆端来的茶,身体里面并没有被下蛊毒,你昏迷的时候,扶城勇和罗飞并没有对我们做什么,也没有给下蛊毒,想必是觉得你身体里有明决子,一直昏迷着,我一个弱女子也做不出什么事情来,就没有花功夫了。”

    百里墨渊冷眼 看着自己手臂上被自己亲手插,破的地方,此时衣服上的鲜血已经看不见了,只是那里的布变的比别处僵硬。

    心里冷声哼着,这让人癫狂不已的明决子也不过如此,只不过被自己放了点血而已,此时自己就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身体里面的躁动了。

    顺着百里墨渊的目光看去,百花郡主并没有说出是自己给百里墨渊服下了可以抵抗百毒的药丸。

    “现在我们只能扮演者弱者,就像现在这样,减弱扶城勇和罗飞对我们的戒心,最好是一直保持着这种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的态度,只有这样子,我们才能有机会。”百花郡主说道。

    “我知道,此时,我还是继续装成身体里的明决子的药效还在。”百里墨渊点着头表示同意百花郡主的想法。

    就在两人商量着对策的时候,前行的马车却是突然的停了下来。

    百花郡主和百里墨渊对视一眼,一个极快的躺在了马车里面,紧紧地闭上了双眼,一个一脸戒备的端坐在马车里面。

    几乎是在百花郡主和百里墨渊的伪装动作刚刚做出,这马车的帘子就被人从外面给毫不客气的撩了开来。

    罗飞的脸骤然出现在马车里面,冷眼看了一眼百花郡主,接着目光看向躺在马车里面昏睡着的百里墨渊身上,罗飞一个手势一比,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抬着墨渊郡王进城。”接着目光再一次的看向百花郡主,语气不温不火的接着说道:“也请郡主下马车了。”

    尽管百花郡主不愿,却也只能看着两个粗壮汉子抬着木板把百里墨渊给抬了出去,而自己却被带上另外一辆马车里面。

    被罗飞毫不客气的扔到另外一脸马车里, 帘子被人拉上,马车很快的就移动了起来,百花郡主习惯性的观察自己周围的环境,可是在,这目光却震撼到了内心里面。

    原因无他, 主要是这一辆马车里面实在是骇人,只见并不算是宽敞的马车里面居然叠加着放着好几个人,百花郡主仔细看去,这才看清楚,这些人原来就是天朝尊贵无比的皇子公主。

    最是突出的,要算是百里墨渊一直追随着的三皇子了,只见三皇子眉头紧锁,完全是一副没有意识的状态。

    百花郡主还没有弄明白此时是什么情况, 便后颈一痛,人便昏迷了过去。

    这然后是怎么进了城,怎么进了皇宫,怎么站在此时的金銮大殿上的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当自己恢复神智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这象征着权利的金銮大殿上了。

    此时,原本是天朝皇帝应该坐着的位置上,扶桑国的扶城勇身披铠甲的高坐在上。

    那些早就在行宫处被扶城勇下了蛊毒,从而追随着扶城勇的大臣们也都纷纷在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