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恩怨①

    目光冷冷的落在百里墨渊身上,罗飞那一张一合的嘴吐出来的话,却让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都陷入了冰冷的寒天雪地里面。

    “墨渊郡王,你难道真的以为,我罗飞会是那么笨的人?不做任何的措施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暴露吗?你是在讽刺我?”那故意加重的语气,那脸上露出的阴冷,让人情不自禁的感觉到寒冷。

    “哼,难道就凭借着你一个小小的罗飞?就算你有千般谋略,我百里墨渊今天就告诉你,你心中所想, 根本就是妄想,在我天朝的土地上,你罗飞根本就不算个什么。”百里墨渊故作镇定的说道。

    罗飞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出来,然而, 这明显是得意的大笑声却是被周围的喧嚣给完全的掩盖住了。

    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好像也注意到了这一点,顺着罗飞故意引领着的目光看去,此时,这名苑中的大臣们,俨然就是一场疯子间的较量。

    这四周不仅仅弥漫着兴奋的狂叫,男欢女爱的浪,声,更是伴随着拳头和身体相互撞击产生的暴力声响。

    罗飞摊开双臂,俨然是一副让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好好欣赏的阵势,“看看吧,墨渊郡王,百花郡主,这里可就是你们天朝的朝政啊!看看这一副场景,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和我扶桑国斗?”

    “你是扶桑国的人?”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脑海里面很多平时的小细节渐渐的浮现了出来,是的,好多细节都在说明着, 这罗飞所言非虚。

    心里那一座坚固的房屋瞬间倒塌!

    百里墨渊好像是泄气了一般的耷耸下肩膀,周围好像都在散发着绝望。

    如果罗飞是扶桑国的人,那么自己还有能力和他斗么?这不是一个人和一个人的战斗,这俨然是一个国家和另外一个国家的人在战斗。

    “呸!”百花郡主猛的朝罗飞吐出一口口水,面露不屑的瞪着罗飞,开口说道:“罗飞,卑鄙小人,没想到,扶桑国的人居然是这么卑鄙的小人,你想做什么?难道你以为控制了我们这些天朝的重要大臣就已经打败了天朝吗?你们扶桑国一个区区巴掌大小的国家,有什么资格来挑战天朝的威严?我们天朝,可不是靠着这些酒酒囊饭袋撑起来的。”

    百花郡主说着“酒囊饭袋”的时候,目光移动到四周已经完全的陷入疯狂,不知道今夕是何夕,自己身在何处的大臣们。

    “哦~~~~是吗?可是,我要是告诉你们,这行宫已经被我罗飞的人完全的包围住了,而且,这墨渊郡王你的私家护卫军队也已经完全的被我罗飞控制,只要我一句命令,就立马可以攻进这行宫,我们扶桑国的大军也在渐渐的靠近蔚县。”

    说完,看着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瞬间变的苍白的脸,止不住的大笑了出来,“老实告诉你们吧,现在我罗飞为什么还在这里和你们废话呢?那是因为,马上你们天朝的皇帝陛下就要被我的人给抓来了,我们就等这天朝的统治者亲眼来看看自己的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吧!”

    “哼, 皇上不是你这么容易就抓住的!皇上身边的禁卫军,可不是你们扶桑国几个小蝼蚁就能打败的。”百花郡主故作冷静的说着,心里却忍不住的着急了起来。

    “是吗?”罗飞好像并不把百花郡主嘲讽自己扶桑国的人而感到不高兴,相反,还故意的露出一个成足在胸的笑容,那故意拖长的尾音也好像是在给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制造紧张感觉。

    在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毫不掩饰的厌恶以及带着淡淡的担忧紧张的目光之下, 罗飞这才接着说道:“既然你们这么肯定,那么,就等着你们的皇帝陛下被押着进来的场景吧,那一定会是很好看的一场戏啊!”说着便不在看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

    对着身后的一个黑衣人低声交代了几句,罗飞笑着再一次的看了看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便笑着转身离开了。

    那最后离开时候故意停留在百里墨渊藏在衣袖下面的手,让百里墨渊心里忍不住的一颤。心里一慌,这脑子就变的越发的闹哄哄的。

    那被罗飞交代了的黑衣人并没有随着罗飞的离开而离开,而是好像一个刚硬的战士一般,就那么直直的站在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身边,俨然是一副监视控制的样子。

    又是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可惜,这地道好像是根本就没有尽头一般。

    “咦~~~~”苏诗婉猛的停住前进的脚步,惊奇的发出一声惊呼。

    “怎么了?”顾乐堔立马问道。

    苏诗婉伸手指了指一旁的墙壁上。

    只见那一处安插在墙壁上的烛台上和别的地方不一样,那烛台上面的根本就没有夜明珠。

    摊开自己的右手手掌心,苏诗婉那莹白的手掌中正安然的躺着一颗不大不小散发着淡淡光晕的夜明珠,“我刚才应该是在这里拿的。”

    此时顾乐堔也明白了过来,接过苏诗婉手中的夜明珠,靠近墙壁,小心的把那夜明珠放在了烛台上。

    烛台上面凸显出来的干净印子和夜明珠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

    这就是说明,他们两人方才这么长的时间,一直都是在原地打转,就这样子一圈一圈的绕来绕去的行走着。

    再把夜明珠从烛台上拿了下来,顾乐堔重新的把夜明珠交到苏诗婉的手中,根式随手从苏诗婉的头上取下一根银簪子,“我们再走一遍。”

    说着,便首先的迈出脚步,只是,从这以后,几乎是没走一小段距离,顾乐堔就在光滑的墙壁上用银簪子狠狠的画上一个印记。

    等两人的眼前再一次的出现了方才画上的印记的时候,顾乐堔和苏诗婉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人一直在原地打转,根本不是这地道有多么的长,而是这地道根本就是建立成一个圆形的。

    “怎么办?这好像是走不通啊?难道我们要一直在这里面打转吗?”苏诗婉泄气一般的说着。目光信任的投向了身旁的顾乐堔。

    顾乐堔薄唇紧紧的咬住,桃花眼里闪现出一丝坚定的目光。一定会出去的,这自己到这里来一直给自己一种诡异的感觉,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在自己的掌控中,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跟我来!”

    顾乐堔说着,便一边继续朝前面走去,只是这一次,他的目光落在了墙壁上的烛台上,几乎是每次走过一个烛台,都要研究片刻,东摸摸,西瞧瞧,看看有什么机关没有。

    几次下来,苏诗婉也知道顾乐堔心中所想, 也加入了顾乐堔的队伍中,这两人俨然成为了时下流行的盗墓人一般。

    看着眼前这个和其他的烛台有一点不一样的凸起,顾乐堔招呼来苏诗婉,“诗婉,你看看,摸一摸,是不是这烛台底部有一个凸起?”

    苏诗婉听话的从自己面前的烛台上移开目光,顺着顾乐堔说的话,仔细的去触摸顾乐堔面前的烛台,当手指碰到顾乐堔所说的凸起的时候,漂亮的杏眼一闪,语气中带着一丝欣喜,“有的, 这里和别的烛台不一样。”

    说着,更是踮起脚尖仔细的观察起来。

    顾乐堔心里一松,这触摸的太多的烛台,还以为自己手下产生错觉了呢。

    拉开苏诗婉,顾乐堔让苏诗婉站到安全的地方,这才用力去按了按那烛台下面的凸起的位置,原本以为这里会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然而,等顾乐堔已经把那凸起按下去之后,这地道中根本就没有产生任何的变化。

    顾乐堔和苏诗婉屏住呼吸紧紧的凝视,然而,这好几分钟过去了,依然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苏诗婉忍不住的走进,来到顾乐堔的身旁,狐疑的看着顾乐堔,这才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应该会是一个机关之类的东西啊?”

    面对苏诗婉的疑问,顾乐堔只能无奈的摇着头。这种挫败的感觉真是不好受,顾乐堔是谁?什么时候尝试过这种无知的感觉?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苏诗婉好像是放弃了一般,泄气的蹲在了地上,算了,自己这是又累又渴,既然出不去,那就不要出去算了,反正,在这地道里面只有自己和顾乐堔两个人,此时此刻,两人的心从来没有如此般的靠近,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岁月静好吗?

    既然出不去,那么就让自己在这里和喜欢的人岁月静好也是不错的选择。

    看着泄气的苏诗婉,顾乐堔的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涌动出一丝歉疚。

    跟着苏诗婉一起蹲坐在了地上,顾乐堔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无奈和愧疚,“诗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带你从到这地道里面来,早知道这根本是个没有出路的地方,我就应该破了皇帝寝宫的门,从那离开,就算是得到皇上的惩罚,也好过在这里等死。”

    苏诗婉伸手紧紧的握住了顾乐堔的手,脸上没有方才的焦急担忧,有的却是一种从心里散发出来的笑容,“说什么呢,顾乐堔,没想到你也有这么客气的时候,你不用自责, 我一点都不觉得这里难受,相反,能够和你在一起,这般手牵着手的单独相处,哪怕知道时间不会很多,我也会觉得很高兴,很幸福,其实,我最想要的,就是这种牵手的幸福!还有,在爱情里面,我们不要说对不起,不要有歉疚。”

    这算是苏诗婉的一番真情告白了,顾乐堔越是听着越是心中激荡,恨不得狠狠的把苏诗婉揽在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

    这般想着, 当然,顾乐堔他也这般做了。

    几乎算的上是出手如电,顾乐堔双臂一展。就那么大力的把苏诗婉揽在了怀里,那用的力道,好像是想要把苏诗婉揉进自己的骨头里面去一般。

    感觉到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抱着,这感觉确实很好,不过,这勒住的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苏诗婉不由的叫了出来,“顾乐堔,你快松开我。”

    头顶上却传来顾乐堔带着愉快的笑声,“不松不松,爷今儿就是不松,你能咋地?”

    苏诗婉猛然的想到自己肩窝处顾乐堔狠狠咬下的伤疤,这脑子还没有来得及给出命令,这嘴便付出了行动,狠狠的咬住顾乐堔肩膀,苏诗婉好像泄恨一般。

    突然传来的疼痛让顾乐堔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随后却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上绽放出越发灿烂的笑容,“婉婉宝贝,你果然是爷的宝贝啊!这般的想要爷。可惜爷现在是不能给你,不过啊,你要是实在的想要亲爷,爷倒是真的不会拒绝的。”

    苏诗婉心中好笑,自己这是在咬他好不好,哪里是在亲?

    猛的松开了嘴,一双漂亮的杏眼睁得大大的,气呼呼般的从顾乐堔的怀里探出头来,就那么直直的瞪着顾乐堔。好像在做着无言的控诉一般。

    看着这样子的苏诗婉,顾乐堔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桃花眼中闪现出炙热的光芒。

    就在苏诗婉以为顾乐堔会低头吻自己的时候,却是笨顾乐堔猛的把自己的头重新的按回去了怀里。

    正想要大力的挣扎,头顶上却听见顾乐堔那带着淡淡磁性的声音,“嗯,婉婉宝贝说的对,爱情里面不需要对不起和歉疚。这般美好的宝贝,爷怎么就会让这小小的地道困住?”

    说着不由的松开了苏诗婉,同一时刻,这手中开始运力,好像这全身的内力都聚集在了那骨节分明的双手中。

    看着那带着淡淡气流的地方,苏诗婉杏眼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采。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功?

    此时的苏诗婉早就忘记了自己现在身处的困境, 满心满眼的都是顾乐堔这运功的瞬间。

    聚集了大量的内力的双手猛的一掌挥出,苏诗婉只感觉到面门一股冷风吹过,便听见噼里啪啦的一声一声的重物坠落的声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