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归途⑤

    看着脸上布满着不正常的潮红的东阳舟帆,百花郡主忍不住的再一次的把目光看向罗飞,罗飞没有处在这种疯狂的情绪中,他和自己一样,是脑子清醒的很。

    难道这些人都被罗飞下药的?

    这个大胆的想法在百花郡主的脑海里面回旋了几下,却听见哐当一声,抬眼看去,却见东阳舟帆直直的跪在罗飞的面前。

    这发出的声音却是他直直的就这么跪在地上产生的声音。

    “东阳舟帆,你起来,告诉本郡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百里墨渊这话虽然是对东阳舟帆说的, 目光却是直直的看着自己眼前的罗飞。

    心里极其不情愿的意识到,或许自己还真的就成了罗飞利用的台阶了。

    面对百里墨渊的话,东阳舟帆却好像是什么反应都没有,依然是那么直直的跪在罗飞的面前,目光低垂的看着地面。好像是已经和外界的一切声音都隔绝了一般。

    “把苏诗婉抓起来了吧?”罗飞目光好似别有深意一般的在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的身上划过,这才淡淡的开口对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东阳舟帆问道。

    东阳舟帆并没哟抬起头来,机械一般的回答道:“都按照大人交代的,都抓起来了,全部都抓起来了。”

    声音里面也是僵硬到好像是一个木偶一般,这哪里还是刚刚带着兴奋红潮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百里墨渊手中的碎酒杯已经深深的陷进掌中的嫩肉里面,只有这样子他才能保证自己不和这周围的其他人一般陷入无止尽的疯狂中。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百里墨渊就是这么认为的,只要自己的情绪稍微的不集中,出现一点裂痕一般的放松,那么,自己也将和这周围的大臣们一般,陷入一种彼此都好像是不认识的状态,只能是追求着最疯狂的狂欢。失去理智的。

    皱了皱鼻头,罗飞了然的看了看百里墨渊藏着的手,这才移开目光,好像是得到自己很满意的答案一般,伸出手,拍了拍东阳舟帆的头就好像是在拍着一只小狗的头一般,说道:“嗯,做得好!”

    紧接着,在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警惕的目光下,罗飞目光在这四周已经渐渐的陷入迷乱之态的众人四处游走,最后这才好像很满意一般的收回目光。

    “墨渊郡王和百花郡主不用担心,他们这仅仅是暂时的,很快就会好的。这只是罗某人先给你们看的第一个好戏,毕竟,这真正的好戏还是要更多的人看才好,要是这些人一直都是这么的疯疯癫癫,那么,我安排的好戏不是就白白的浪费了?”

    罗飞的话里带着淡淡的愉悦,好像这一副不堪的画面仅仅是一个预热而已。

    “你到底是什么人?”百花郡主警惕看着一脸淡笑的罗飞。

    “还有,你要抓苏诗婉做什么?”百里墨渊紧接着问道。

    罗飞不由的大声的笑了出来,这在喧嚣的四周并不会显得很是突兀,然而, 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却忍不住的面面相觑,都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一丝紧张。

    这时候,这个平时看着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在这天朝的权利中心,好像就是贪婪一点,极其的纵容自己那个无法无天的小儿子的罗飞,好像身上掩藏着一种所有人都看不见的一面。

    就好比现在, 自己就明确的感觉到了罗飞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这不是一个天天要弓着腰,在皇孙公爵面前点头哈腰的扮演着欺软怕硬的小人角色的人应该拥有的,他身上散发着的气势,明明就是一个久居高位者才能够拥有的。

    百里墨渊在罗飞的大声笑容下不着痕迹的往百花郡主的身边靠了靠,俨然一副保护者的样子。

    把百里墨渊的动作看在眼里,罗飞倏地收住笑容,不屑的哼声道:“我是谁?我不就是天天跟在墨渊郡王身后马首是瞻的罗飞吗?至于我为什么要抓苏诗婉,还不就是因为她苏诗婉的弟弟得罪了我罗飞,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两位这还来问一次,是在怀疑自己的智商还是在考量我罗飞的耐心啊?”

    对于罗飞话,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自然是不相信的,这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他罗飞就不应该是现在这一副表情了。

    更何况,这此时此刻的状态,明摆着还是这罗飞的杰作。

    “那你为什么要把各位大臣变成现在这样子?”百花郡主冷着声音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这还用的着问吗?我这是在帮助你们天朝的人看清楚,你们这种腐朽的朝政,真的已经不适合在这广阔的土地上领导了。”

    “你们天朝的人?”

    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都敏锐的注意到了罗飞的这一句话,两人都忍不住的对视。

    看来这个罗飞自己不仅仅是不了解,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份,或许就是天朝的一个灾难。

    没有注意到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瞬间变了的脸色, 罗飞接着自顾自的说道:“墨渊郡王,百花郡主啊,你们看,你们的皇上看见自己的手下居然养着这么些人居然都没生气,还要让他们好好的玩乐,果然人老了,就是没有精力在治理国家了啊!”

    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在罗飞的口中好像是平时说的天气很好一般的随意话一样,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

    “住口,罗飞,本郡王不管你是什么人,到底抱有什么目的,你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就不怕皇上知道了,立马治你的罪吗?不要忘记了你现在还站在谁的国土之上。这不说皇上下令, 就是我百里墨渊一声令下,你也只有等着受死的份,识相的话,你最好是迷途知返,赶快给各位大人解药,否则的话,你别想着活到走出名苑半步。”

    此时,百里墨渊已经完全的确认了,这罗飞根本就不是天朝人,或许就是那一个国家安插在天朝的奸细,只是,这个奸细在没有做到完全的准备就暴露行迹,这不是在自掘坟墓吗?

    却不想,罗飞的下一句话,就彻底的给百里墨渊解释了所有的疑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