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归途④

    顾乐堔的话音在那好像是看不见尽头的龙床下面产生了一波回音。

    “我们从这里走。”顾乐堔回头,对着身后的苏诗婉说道。

    眼下这种情况也就只有这里一条路了,这明显是有人故意把门给锁死了,这龙床下面既然有人想要自己去走上一走,是龙潭虎穴还是康庄大道,走上一遭不就知道了。

    “好!”好像是知道顾乐堔心中所想一般,苏诗婉就这么的完全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自然而然的就把自己的手交到了顾乐堔的手中。

    顾乐堔先一步跳了下去,当脚下踩着结实的土地之后,这才在下面接着苏诗婉,等两人都完全的从龙床露出的洞口进入之后,那原本展露开来的龙床上面的机关好像是有人在掌控着一般,快速的就自己给关注了,好似是害怕顾乐堔和苏诗婉后退一般。

    手中紧紧的握住苏诗婉的手,顾乐堔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凝重,“抓紧我,无论是出现什么情况都不要松开抓着的我的手。”

    苏诗婉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用实际行动的答应着顾乐堔。

    感受到掌心传来的力量,身后贴进的温度,顾乐堔的嘴角忍不住的绽放出一个微笑。

    随着两人的前进,这里面出现了一条足够两三人并排行走的地道,苏诗婉和顾乐堔手牵着手一步一步小心的往前面移动。

    这说着也奇怪,这随着两人的不断前进,这隧道里面的世界也渐渐的展现在两人的眼前。

    隧道的墙壁两侧极其的光滑,隔一个小段便在墙壁的两侧有一个突出的烛台一般的东西,上面放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夜明珠,也是这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夜明珠让这地道中不会是黑暗的世界。

    苏诗婉忍不住的拿起一个看着稍微大一点的夜明珠,自言自语般的说道:“这个地方还真是奇怪,居然有这么多的夜明珠。”

    要知道,这夜明珠虽然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可是这也是算的上是一件小小的宝物了,这一个夜明珠就够一个普通老百姓几年的生活了。

    瞧着这些无论是陈色还是大小都相差不大的夜明珠,这怎么说也是一个极其浩大的工程。

    脚下的步子不变,顾乐堔的眉头却是渐渐的皱了起来,好像这前方有着什么恐怖的东西正等待着两人一般。

    虽然两人现在走的地道仅仅是非常简单,就是一条直线一般的通道,唯一让人会感觉到奇怪的就是两侧均与的散放着的夜明珠。

    “前面会是有出路吗?”苏诗婉一双眼睛停留在那她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舒服的夜明珠上。

    “啊~~~~~”然而, 没有等到顾乐堔的回答, 苏诗婉的鼻子却是猛的撞在了顾乐堔那挺拔的后背上。

    顾乐堔本来就偏瘦,这苏诗婉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预兆这顾乐堔会突然的停下来,故而, 这还真是硬生生的给撞上去。

    无辜的摸着自己的鼻子,因为疼痛而蹙起的眉头,好似在无声的问着顾乐堔为什么会突然的就停下来。

    “诗婉,你来选。”

    没有看苏诗婉,也没有回答苏诗婉的话,顾乐堔愣愣的问道。

    顺着顾乐堔的目光看去,苏诗婉一边摸着鼻子,一边看向出现在两人面前的选择特。

    这怎么变出两条路了?

    开叉的地道口子上分别出现两个不一样的东西,右边一条,在开叉的路口摊着一滩清水,左边这一个路口却是出现一个手臂粗般大小的树枝。

    “这地道怎么会有这些东西?”苏诗婉忍不住的看向身边的顾乐堔。这树枝上面更是海带着露水,清新的好像是刚才才从大树上砍下来的一般。

    “很明显,这地道里面不仅仅是我们两个人,一定是还有人潜藏在我们的周围。”顾乐堔冷静的吩咐着,说完也不去等苏诗婉会选择哪一条路走,自己直接牵起苏诗婉就走了左边的哪一条路。

    小心的避开那手臂粗般大小的树枝,顾乐堔和苏诗婉走过都忍不住去回头看。

    这不看不知道,随着两人都跨过那根手臂粗般大小的树枝之后,那原本就靠近右边,路口上摊着一滩清水的路却是眼睁睁的在顾乐堔和苏诗婉的眼前消失了。

    看着那缓缓从上落下来的一道石门,苏诗婉和顾乐堔忍不住的面面相觑。接着,两人都情不自禁的转身看向自己身后自己刚才选择的路。

    这前方,到底是一条什么样的路在等着自己?

    苏诗婉的心里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好像今天的大臣们都特别的放得开,这明明还是下午时分,这人已经好似是在晚上一般,一个一个都显得极其的亢奋。

    此时的众位大臣们目光都在舞台上的美丽舞娘身上流连忘返,更是有一些大胆的大臣们拉过过来伺候的宫女们坐在自己的腿上或者身旁,随意的,目中无人般的饮酒作乐,调戏着。

    高位之上的老皇帝好像也是一点都不在意,从头到尾,他那历经风霜的威颜上都带着淡淡的微笑,期间,有些已经玩的忘乎所以,有点飘飘然的大臣们笑嘻嘻的敬酒都平静的回应着,更是好几杯美酒下肚也没有如同往常一般离开。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面有无数个兴奋的东西在跳跃一般,百里墨渊一直是擅于掩饰自己的情绪的, 多年的掩藏,已经让百里墨渊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几乎就没有出现过大喜大悲的时候。

    然而, 此时,百里墨渊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在不受自己的控制,自己的目光也不听命令一般的在往舞台上面扭动着腰肢的舞娘们身上停留浑身好像都散发着一股疲倦的靡靡之感。

    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已经渐渐有点昏沉的头,百里墨渊猛的出手,抓住身旁的百花郡主,呼吸略微有点急躁的说道:“阿姐,我感觉不对。”

    百花郡主眼中极其快速的闪过一丝异样,却又很快的消失,语带关切的扶着好像随时都能要倒下去了的百里墨渊,“怎么了?是不是酒喝多了,有点头晕?”

    百里墨渊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另一只手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大腿,让那大腿上传来的疼痛感使自己保持着清醒,“不是,我根本就没怎么喝酒。”

    目光忍不住的朝四周看去,却见这到处都是一副大笑嬉笑的样子,百里墨渊的目光忍不住的去看高坐上的老皇帝,却见皇帝好像和平时一样,儒雅的,慈祥的,可是,好像又有一点不一样,哪里不一样?百里墨渊却是怎么也看不出来。

    “阿墨,你喝醉了,阿姐扶你下去到偏殿休息一下吧!”百花郡主说着,更是准备起身给高坐上的皇帝禀报,却是被百里墨渊给拽住了。

    百里墨渊摇着头,对着百花郡主急声说道:“不用,我没喝醉,只是有点头晕,一会儿就好。”

    悄悄的拿起一个酒杯捏在手里,掌心用力,只听见一声很小声的清脆声音响起,那被百里墨渊藏住的酒杯就应声而碎了。

    死死的捏住那破碎了的酒杯,百里墨渊这才让自己清醒了过来,“阿姐,你帮我去找找罗大人。”

    百花郡主还来不及答应着去找罗飞,却听见高坐上传来了老皇帝的声音。

    “各位卿家好好享用,上美酒。”随着皇帝的一声令下,那鱼贯而入的宫女们纷纷端着散发出淡淡香气的美酒一一的分发开来。

    “微臣谢主隆恩······”

    “微臣谢主隆恩······”

    众位已经完全沉浸在一片和乐的享受之中的大臣们纷纷起身,此起彼伏的对着高位上的皇帝行礼谢恩。

    百里墨渊也不例外,此时的他也随着众位大臣一起,面朝着高位上的皇帝双膝跪下。只是,那手中的碎酒杯却是半点也没有松开的意思,相反,还有越来越握紧的感觉。

    老皇帝看着下首跪成一片的众位大臣,不由的爽朗的大笑了起来,“好,好,好好,各位卿家平身,好好享用,朕看来也喝多了,有点疲乏了,先回寝宫休息,众位大臣一定要不醉不归。”

    说完,便对着皇子座位里的三皇子交代道:“老三,你招呼着,好好的和这些大臣们拉拉关系。”

    对于老皇帝的交代,三皇子明显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等这老皇帝都在交代这百里墨渊在旁辅佐一下自己的时候这才回神,这才连忙谢恩。

    等老皇帝带着随身伺候的宫女太监离开之后,众位大臣的欢笑声不由的越来越大声,俨然是毫无顾忌的嗨起来了。

    可是,谁都没有看见,那原本还是一脸慈祥容和的老皇帝背转过去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如果有人看见了,估计一定会以为自己看错了吧。可惜,这并不是错看,这就是真实的存在。

    此时已经完全的没有估计的众位大臣们更是大胆,不由的纷纷的上台拉下跳着舞的舞娘,一个一个的抱着美人归座,一边大声的淫笑着,一边大胆的在怀中女子身上来回的抚摸着。

    百花郡主片刻也没离开百里墨渊,心中忍不住的担忧,这人平时衣冠楚楚的大臣们,就算是醉酒也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动作,这俨然就是一副在青楼里面逛窑子的样子。这

    这里面的异常,百花郡主看的明白,目光却不停的在四周寻找着,皇上刚才离开的时候,居然是叫着阿墨辅佐三皇子照看着此时的场面,这明明就不是皇上的风格,而且,自己怎么找不到乐堔?

    “阿姐?”百里墨渊已经连着叫了好几声百花郡主,却见百花郡主一副沉思的样子,明明是在自己身边,百里墨渊却觉得,两人好像是距离隔得很远一般。

    “啊?”反应过来的百花郡主不由的转头看向百里墨渊,“怎么了?”

    “阿姐,你是不是也看出来什么?他们真的是平时的样子吗?真的是喝醉了吗?”百里墨渊的目光忍不住的在四周游走,最后停留在一脸卷狂兴奋的三皇子身上。

    平时就算是不怎么出色的三皇子,他就算是没有多么大的治世能力,但是贵在儒雅中规中矩,并且能够很好的做到平和宽容。

    然而, 此时,自己眼中看见的还是以前存在在自己记忆里面的三皇子吗?

    此时的三皇子居然在和身边的另外的皇子公主们大打出手,身旁居然还没有人出来阻止,更是围上一些人,在旁边煽风点火一般的觉得这样子很刺激。

    是的,刺激,看着三皇子高举着的手落在平时算是很受宠爱的六皇子的脸上的时候,看着六皇子也是一脸亢奋的反击的时候,听着周围的呐喊吆喝的声音的时候,百里墨渊自己的心里居然也在叫着刺激。

    好像,暴力,给自己带来了兴奋啊!

    百花郡主听了百里墨渊的话,却说不出来,目光也只能不断的在这群俨然已经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的众位大臣,皇子公主们的身上一一划过。

    “我们赶快走!”百花郡主说着便准备扶起百里墨渊赶快离开,却是被人从身后轻轻的按住了肩膀。

    “郡主为什么要走呢?这好戏刚刚拉开了帷幕,郡主这就要走,不是会让郡王也会错过好戏吗?”罗飞的声音在百花郡主的身后响起。

    接着,百花郡主便感觉自己的肩膀两侧传来一股大力,自己便被迫的重新的坐了下来。

    “罗大人,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本郡主的肩膀也是你一个低等人可以碰的?”百花郡主语带不屑,故意强势的斜眼看着已经坐在了百里墨渊旁边的罗飞。

    “罗飞,你最好是拿开你的手。”百里墨渊也出口呵斥着罗飞。

    这罗飞是谁给的胆子?居然敢对阿姐这般的无礼。百里墨渊心中如是想到,看着罗飞的目光充满着冷凝。

    “郡王,郡主,罗大人,你们······”东阳舟帆摇晃着身体却在这时候走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