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归途③

    就在这时候,那方才被罗飞吩咐出去的护卫这时候小心的从暗处又走了回来,低着头,只用只有罗飞和自己两个人才能听得清楚的声音说道:“主子,主上要你加快时间,好像, 有突变。”

    罗飞举起的手,不由的一抖,情不自禁的去看高位之上的老皇帝。

    “知道, 你先下去。”控制住手中的力道,罗飞好像是恨平静般的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自己是用了多少的力气。

    加快时间吗?有突变吗?那么,自己就赶快结束这一场无聊的游戏好了。

    这般想着的罗飞嘴角恢复笑容,就连那片刻的失态也消失不再。

    东阳舟帆这一刚远离人群走了出去,摇晃着的脑子还没有变的完全的清醒,就被人给拦住了,仔细看去,这不是皇上带出来的禁卫军吗?

    打算笑着打个招呼就离开,然而,东阳舟帆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的绽放,就被那人不分清红着白的一记手刀,便只觉得眼前一黑,从而变陷入了黑暗中,失去了意识。

    而这一边的顾乐堔却是脚步匆匆的到了老皇帝的寝宫外面,方才初初听见的震撼紧张担心已经被来的时候给消磨的差不多了, 此时的顾乐堔一个人站在老皇帝的寝宫外面,四周安静到透着一丝诡异,顾乐堔稳了稳心神,这才抬起脚步,往前走去。

    这平时都围绕着许多的人看守的地方,此时居然是一个看守的禁卫军都没有,越是往里面走去,顾乐堔脸上的神情就严肃一份。

    不用任何人说,此情此景, 无疑都透着不安。

    等那紧紧关闭着大殿的雕花大门就在自己的面前,距离不到三寸的时候,顾乐堔伸出双手,轻轻的去推来那紧紧关闭着的殿门。

    同时,周身不由的带上淡淡的光晕,这是运用内力的先兆。

    全身的功夫运用到极致,顾乐堔全副心思的听着周围发出的所有的声音,然而, 这里面,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安静到让人心中伸出恐惧感。

    把殿门打开一条缝,顾乐堔猫着腰,一个闪身便闪了进去。

    和外面不一样,殿门里面的世界不再透着安静的诡异,这里面居然点着好几台烛台,那烛光闪耀的样子让顾乐堔心中一松。

    好像这温暖的火苗有一种神奇的功力,可以安抚人心一般。

    就是因为这神奇的力量,让顾乐堔忽略了一点,好好的大白天的,皇上的寝宫里面怎么会点上几十个烛台?

    目光开始在寝宫里面搜寻,苏诗婉,你现在在哪里?是在这里面吗?

    顾乐堔心中默念着,脚下的步子情不自禁的往前移动。

    接着,那含着复杂情绪的桃花眼一闪,顾乐堔的脚步加快,迅速的往内殿跑去,刚才自己看见的人影, 是苏诗婉吧?

    然而, 等顾乐堔跑进去之后,便听见重重的一道关门的声音响起。

    几乎是本能的, 顾乐堔猛的回头,却见那随着自己的跑进,那自己路过的门扉都自动的紧紧的关闭了起来。

    一种不好的情绪在心中升腾起来。

    然而, 却来不及回头,前方传来的女人的声音让顾乐堔没有选择余地的就往前面走去。

    此时此刻,好像自己是走上了一条只能前进,不能后退的道路一般。

    苏诗婉揉着快要爆炸了一般的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视线由最开始的模糊渐渐的变得清晰,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场景,苏诗婉忍不住的蹙起眉头。

    这是哪里?小壮呢?自己和小壮明明是掉下了一个黑洞里面,自己只能感觉到一种坠落的感觉,身体就这么自然的不受自己控制的坠落。

    移动了一下手脚,苏诗婉略微慌乱的在四周搜寻着,小壮跑到哪里去了?难道那个假山后面的黑洞和这房间是相互连接的?

    移动着双腿,苏诗婉这才看清楚,自己怎么是在软软的床上?

    身下那全部都透着耀眼的金黄的床铺和床幔,让苏诗婉心中一个咯噔,猛的从床上跳了下来。

    却因为起来的太过于迅猛,这脚下一个失礼,苏诗婉就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人在身后猛的推了一把一般,脚下一软,就那么狼狈的从床上摔了下来。

    “啊~~~~~”一声痛呼从嘴里不受控制的叫了出来。

    苏诗婉快速的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这个地方,到处都透着尊贵的金黄,不用任何人说,苏诗婉都能想到,在这个国家,有谁是能够从大大小小的一切饰物都是用的尊贵的金黄色的啊!

    这人不是不言而喻吗?出了尊贵的皇帝陛下,还有谁敢?

    听见声音,顾乐堔也不去管此时自己的处境,快速的往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

    一跑进,便看见刚从地上站起来的苏诗婉。

    “诗婉!”顾乐堔一道低呼,语气中含着淡淡的担心和担忧。

    苏诗婉拍着裙摆上的灰尘的手猛的顿住,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前面,这人影还没有看清楚,便被一道大力给紧紧的拥抱住了。

    苏诗婉感觉自己就要背顾乐堔给抱着骨头都要揉碎了的时候,这才被松开。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的?”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般的询问着对方,语句一样,就连语句里面饱含着的担忧都是一样的浓烈。

    “我也不知道,我和小壮到了一个假山里面,那里面有一个山洞,好像是被人一推,我就掉进了山洞里面,可是,洞里面好像还有一个深洞,我就感觉自己是在不断的坠落,坠落,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苏诗婉的话里面没有给顾乐堔提供一丝一毫的可以寻找缘由的地方,精致的面容上不复以往的轻松自信,这时候的顾乐堔带着淡淡的心忧。

    好像, 事情不是自己以为的那般设计的天衣无缝,还有另外的一股力量在和自己,以及罗飞百里墨渊做着较量。

    “不管了,先离开这里在说。”

    “好!”

    苏诗婉也知道,自己现在和顾乐堔所在的地方真的不能久留,要是被别人发现了,这私自擅闯皇上的寝宫,无论这皇上对顾乐堔是多么的偏爱,这顾乐堔有多么大的权利,这自己和他都不能做到全身而退。

    搞不好,还会被人指认为设计杀害皇上的凶手。

    两人牵着手,正打算悄无声息的退出去,然而, 那方才自动关上的房门却是怎么也打不开,房间里面那点着的烛台也好像是在经历着风雨一般。

    顾乐堔和苏诗婉看着那没有一点风吹进来,可是,那燃着的烛火却是左右不停的摇摆着,好像是有一阵一阵的狂风在吹拂着一般。

    两人的心里都升腾出一股叫做紧张的情绪。

    顾乐堔忍不住的紧了紧握住苏诗婉的手,无形的在给苏诗婉传递着安慰。

    回握住顾乐堔的手,苏诗婉冲顾乐堔坚定的点点头,好像是在说“无论怎样,我们都在彼此的身边!”

    感受到了苏诗婉的心意,顾乐堔也不顾及,松开苏诗婉的手,就打算用内力直接劈开房门。

    然而, 这顾乐堔还来不这般做,那原本安静的房间里面却响起一阵轰隆隆的响声,好像是有人在打开机关朝这边走来一般。

    苏诗婉和顾乐堔忍不住的面面相觑,两人的眼中都表达着同一个意思,“会是谁?”

    答案就在那苏诗婉刚下来的龙床上面。

    听着声音的来源就是眼前的龙床,顾乐堔推开苏诗婉,让苏诗婉远离龙床,自己则亲自走近,仔细的观察着。

    “诗婉,你说你是从一个黑洞里面掉了下去,醒来就在这龙床上面吧?”顾乐堔回头,对着身后不远的苏诗婉问道。

    尽管不知道顾乐堔为何要这般的问自己,苏诗婉还是老实的点着头,“嗯,我和小壮两个人,可是我醒来就没有看见小壮。”

    “或许,我知道为什么了。”顾乐堔说着,便大胆的掀开了龙床上的被子,一双手在龙床上四处的敲打着。

    这期间,那轰隆隆的声音显得越发的大声了。

    这里的声音明显是和别处是不一样的。顾乐堔眼睛一亮,正打算抽出靴子里面时刻藏着的匕首划开床板看看,却感觉手下的龙床发出轻微的颤动。

    顾乐堔心道不好,猛的后退。

    这顾乐堔刚一移开,那原本还和其他床没有区别的龙床却是从顾乐堔发现的地方出现一块凸起,紧接着,便听见一声异响,那凸起被人从床下面推开。

    出现在苏诗婉和顾乐堔眼前的,就是一个可以容纳一个人蜷缩着身体自有进出的洞口,苏诗婉忍不住的朝顾乐堔看去,却见顾乐堔一脸的凝重的注视着那已经打开了的洞口。

    稍等了片刻,那轰隆隆的声音消失不在,那龙床也没有在颤动,一切都好像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就连那左右摇摆,好像随时都能熄灭的烛火也安静的燃烧着,放佛刚才的挣扎都是虚假的一般。

    见那龙床没有任何的动静,顾乐堔忍不住的朝龙床走去,对着那打开的洞口冲下面叫道:“有人在下面没有?说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