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归途②

    和其他的大臣们表现的不一样,顾乐堔望着尽在眼前的美酒,目光就那么绞在了透明的酒水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罗飞极其快速的把目光投向东阳舟帆,抬起左手,用宽大的袖摆遮住酒杯,扬起头,一干二净。

    放下手中的酒杯,顾乐堔的眉头就没有完全的舒展开来。

    老皇帝又说了一些其他的冠冕话语,这下首的大臣们都纷纷附和着,期间还频频的点头欢笑。

    等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场中的美丽舞娘身上的时候,百花郡主悄无声息的从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来,尽量的做到不让自己太过显眼。

    “侯爷,你有心事?”百花郡主的声音猛的在身后响起,就好像是一道惊雷一般的打断了顾乐堔的思绪。

    回头,目光在已经毫不客气般的坐在自己身旁的百花郡主身上停留了三秒这才快速的移开,“你来做什么?”

    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责备。

    百花郡主心中一动,语气故意的放软,“对不起,乐堔,方才是我不对,只是,百花真的比较好奇,这莫离呢?你怎么会带着个宫女就来参加这样子的场合?”

    顾乐堔浓密的眉毛一挑,斜眼看向百花郡主,“百花,你最好是不要太关心这些和你没有关系的事情,如果,你再是不小心的破坏我的事情,那么, 我可就真的不管你是真的无知还是故意的,那后果,你应该要承受。”

    顾乐堔这话说的算是很不客气了,然而,百花郡主脸上的笑容却是不由自主的变的真实,还好,他还是对自己自称“我”的,他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英俊男人。

    “好了,好了,百花知道了,不过,百花来这里可是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哦,乐堔。”见顾乐堔还是那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百花郡主略微有点失望,不过想到顾乐堔本来就是这么一个性子,也便由着去了。

    “什么事情?说完快点回到你的位置上面去。”这要是被人发现自己和百花郡主关系匪浅的话,那就不好了。

    百花郡主眼神一转,“你带来的那个宫女好像在皇上的寝宫呢!”

    “你说什么?”诗婉在皇上的寝宫?这是什么话?

    顾乐堔心中大动,一丝惊慌从桃花眼里一闪而过,慌乱到那手中的酒杯滑落也没有半点注意到。

    不过好在这四周因为是这舞娘在跳着舞,这响起来的伴奏的丝竹之音恰到好处的淹没了顾乐堔的失态。

    百花郡主愣愣的看着顾乐堔这一副惊慌的样子,自己这是有多少年没有在顾乐堔的身上看见这般惊慌失措的样子?

    愣愣的开口说道:“乐堔,你····你····你怎么了?你这应该高兴啊,说不一定那宫女是被皇上看上的呢,要是你殿里出了个娘娘,那多少也是对你在朝廷中的地位是有帮助的啊!”

    百花郡主还在自顾自的说着,顾乐堔却猛的站了起来,径直的越过百花郡主,匆匆的从一角走了出去。

    高坐之上的老皇上眼看着顾乐堔和百花郡主说了什么,便一脸着急的离开,心里自有一番计较,招呼来刘公公在耳边低声交代了几句话,便收回目光,继续好像是一个慈悲的上位者一般的注视着下首的大臣。

    “呀,乐堔你去哪里·······”百花郡主忍不住的叫出了声音。

    这顾乐堔没有叫住,倒是吸引了许多周围大臣的目光。百花郡主尴尬的笑笑,便打算在偷偷的溜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不远处的百里墨渊目光突然凝住在移动着的百花郡主身上,毫无情绪的眼睛一亮,阿姐?

    “小乐,去叫阿姐到这边来一下。”百里墨渊招呼着身后随身跟着的小厮轻声交代着。

    这阿姐怎么会和这顾乐堔有关系?为何会在这样子的场合到顾乐堔的位置上去做什么?

    方才那匆匆而去的背影应该就是顾乐堔,那么, 阿姐和顾乐堔发生了什么?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百里墨渊的脑海里面浮现,但是,多年的依赖让他生生的打压下去这脑海里面的猜想。

    只见正打算回到自己位置上去的百花郡主被一个小厮打扮的人给拦住了。

    小乐恭敬的给百花郡主行礼,“郡主,郡王有请。”

    说着便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姿势。

    百花郡主情不自禁的把目光移向远处的百里墨渊,见百里墨渊含着淡淡的微笑注视着自己,回以一笑之后,这才迈着小碎步,跟着带路的小乐身后往百里墨渊那一边走去。

    而这一厢,同时注意到顾乐堔的离开的还有一直就把目光停放在顾乐堔身上的罗飞,见顾乐堔偷着离开,罗飞嘴角一弯,对着身后的护卫低声说了几句话交代了几句,这才把目光移向舞台上面。

    只是,那目光却是并没有在看舞台上扭动着腰肢的舞娘,而是似有似无的注视着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两人,随着百花郡主和百里墨渊说话的越多,罗飞那带着老人纹的额头上便蹙起更深的丘壑。

    “罗伯父,你在看什么?”因为百里墨渊的关系,东阳舟帆的位置倒是靠前了不少,这距离罗飞的位置也相当的近,这时候便和罗飞身边的一个大人说了好话,两人才换了位置。

    等看清楚身边来的是东阳舟帆,罗飞这才好似是没有事一般的端起小几上面的酒杯,举起酒杯对着东阳舟帆示意道:“喝酒!”

    东阳舟帆恭敬的接过,压低声音说道:“伯父,外面我已经安排好了,只要伯父一声命令, 这行宫就是我们的掌控了。”

    东阳舟帆说着还带着一丝献宝一般的笑容,哪里知道,自己这一番好像是邀功一般的说辞,却是让罗飞冷了脸,语气不善的说道:“不是让你喝酒吗?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是,是是······”碰了软钉子,东阳舟帆多少也是有点傲气的,这面上虽然说着恭敬的话,心里却是极其的不屑。

    你罗飞还是靠着我东阳舟帆才能得到墨渊郡王的赏识,现在厉害了,就瞧不起我东阳舟帆了?

    显然,此时一直顺风顺水的东阳舟帆忘记了,好像这罗飞并没有一定要跟随百里墨渊的必要。他,罗飞,在这天朝的朝政中,本来就拥有着一定的地位和权势。

    罗飞的目光再一次的移向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这两姐弟的身上,等等·······自己刚才看见了什么?

    皇上?皇上刚才为何会用那般样子看着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是在看他们两个吧?

    罗飞心里忍不住的自问着,方才皇上的目光实在是太吓人了,那好像就是已经饿得快要晕死过去的老虎突然看见自己前面就有一大块肉一般,那样子的凶残?

    是的,是凶残,罗飞心里忍不住的一个咯噔,然而, 等罗飞忍不住眯着眼睛仔细看去的时候,却见老皇帝依然是一副带着上位者特有的浅笑。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罗飞忍不住的在心里问着自己,对的吧, 或许就是自己看错了,这百里墨渊和百花郡主怎么说也算是皇帝的亲人,这两人也算是皇帝的亲信,怎么会对两人流露出那样子的目光呢!

    东阳舟帆叫了好几声,明明是近在尺咫,然而, 自己怎么叫了好几声,这罗飞都没有听见?

    东阳舟帆忍不住的提高了一点音量,“伯父?”

    猛的被打断思绪,罗飞这才收回考究的目光,看向东阳舟帆,略微带着一点不屑的反问道:“干什么?”

    “伯父,舟帆想出去走走,这应该不会有什么吧?”

    毕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尽管四周都在表达着同一个一丝,那就是放松,自有的玩乐,然而, 东阳舟帆依然是控制不住心里的紧张和不适应。

    故而, 忍不住的向他自以为的经验多的罗飞询问道。

    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罗飞这才开口说道:“没什么,不要走远了,只要皇上没有特别的叫到你,就不会出什么事情。”

    得到罗飞这样子的回答, 东阳舟帆这才摇了摇已经变得有些眩晕的头,由着身后的刘全扶着,打算到外面去走走,或许是这里的丝竹之音和这舞娘身上香粉味道给熏得吧。

    这样子想着的东阳舟帆便在刘全的搀扶下小心的不打扰到任何人的时候退了出去。

    人们都说,人要站的高才能看的远,这一点,在此时的老皇帝来说,简直是说的对极了。

    只觉的自己的目光所到之处,都能把下首的人的行为看的清清楚楚,尽管并不能听见对方在说什么, 然而, 从小就在皇室中长大,身居高位也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这些,老皇帝怎么又是看不出来的?

    等东阳舟帆宫弓着身体退了出去之后,老皇帝的嘴角的浅笑忍不住的消失。

    “皇上,奴才已经按照你说的办好了,只是,只是,皇上这时候要去亲自的看一看吗?”  刘公公喘着粗气恭敬的说道。

    谁知道,这常年的隐藏着自己的老皇帝心里又在打着什么主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