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执子之手②

    苏诗婉微微的睁开眼睛,大脑还处在一片混沌的状态,首先进入眼帘的就是顾乐堔那一张人神共愤的精致面容。顾乐堔?

    心里的狐疑情不自禁的就从嘴里给冒了出来,“顾乐堔?”

    听出苏诗婉狐疑里面的不相信的味道,顾乐堔脸一黑,这丫头不会已经故意的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一切吧?

    “怎么?还没醒?”说着亲昵的把苏诗婉扶了起来。

    昨晚发生的事情这才一一的在脑海里面重新的回现,苏诗婉揉着有点发酸的手臂,昨晚就是这么压着手臂睡得嘛?

    “醒了醒了,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你怎么也还没起来?”一边说着,苏诗婉一边自然而然的坐起来,拿着自己的外衣就开始穿起来。

    昨晚还真是睡得好啊,不仅仅是一个噩梦也没有做,还一觉睡到大天亮。

    “估计快吃午饭了吧。”顾乐堔不怎么在意的回道。

    苏诗婉的好心情因为顾乐堔的这一句话不由的一顿,提高音量,”快中午了?你很闲吗?你怎么就不叫我起来?”

    三下两下的就把自己打理的差不多了,苏诗婉看着依然是斜靠在床上的顾乐堔不由的问道,“你还想要睡?这时候不是非常时期吗?怎么看不出来你有一点着急的意思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看见顾乐堔一副轻松的样子,苏诗婉心中的那些着急,那些担心都变的轻飘飘的,好像这些自己看来很严重的事情,在顾乐堔的面前都是小菜一碟,他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好的,没有什么困难是可以难倒他的。

    尽管心里已经不断的在肯定着顾乐堔的能力,心里的天平也是没有原则的不断的往顾乐堔那一边倾斜,但是,苏诗婉的面上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不耐烦的看着此时一副不在意的在自己面前张开双臂等着自己去伺候的顾乐堔, 苏诗婉杏眼瞪得老大,“顾乐堔,我去给你叫丫鬟来,我可不是你的丫鬟。”

    “你现在不就是我的丫鬟吗?小婉。”故意加重尾音的“小婉”两个字,苏诗婉这刚要迈出去的脚步,生生的就那么的被止住了。

    脑海里面的记忆瞬间回涌。

    “记住,我会给身边的人说你是刘公公安排过来伺候我起居的宫女, 你的名字叫小婉。只有这样,你才能时刻的伴在我的身边,出现在我能够看见的地方。”

    顾乐堔那严肃的话语好像还在耳边回荡,无奈,苏诗婉只能随意的给自己挽起了发髻,伺候着顾乐堔穿衣。

    幸好自己以前伺候过东阳舟帆更衣,不然看着那般一点都不比自己的衣裳穿起来简单的衣服,苏诗婉估计自己一定会宣告不会穿这么一个可笑的答案。

    张开双臂,看着苏诗婉熟练的给自己更衣,顾乐堔原本带着满足的笑意的桃花眼一闪,嘴角微微的下弯,“你·····你···你以前每天都是这么给东阳舟帆更衣的?”

    “啊?”正在给顾乐堔绑好最后一个一带的苏诗婉一时半会的没有反应过来,狐疑的从顾乐堔的腰间抬起了头来。

    看清楚顾乐堔那明显写着“我在吃醋”的四个字的精致面容的脸上,不由的掩着嘴笑了起来,“昂,是丫,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当然会帮着他更衣了。”

    苏诗婉的一句话,让顾乐堔那原本高兴的心情瞬间低落谷底。

    那玉容冠面的脸庞黑的好像是村里人用来做饭的锅底。“哼,以后不准让他在你房里过夜,不准给他更衣,这件事情解决了,我就让东阳舟帆那个蠢货休了你。”

    明明自己已经嫉妒的快要爆炸了,恨不得拉出来一人狠狠的抽着三十鞭子,然而, 看着眼前苏诗婉的脸,顾乐堔又在心里不断的告诫着自己,要忍耐,要忍耐,谁叫自己没有那么早的就寻找到她呢?谁叫自己不是那么的早的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呢?

    心里感动让眼角都微微的泛着湿润,因为正的爱上了一个人,这种感觉很奇迹,它可以让你一瞬间的因为爱上,就能一瞬间的看清楚这个人的所有表情,这个人的所有掩藏,他的一个动作,一句话,你都能猜出好几种意思出来。

    轻轻的怀抱住顾乐堔的腰,苏诗婉心里一横,“顾乐堔, 我有话要对你说······”

    几乎是想都没有想,顾乐堔就用力的回抱住了苏诗婉,“小爷听着呢 ······”

    听着这好久都没有出现的痞子调调,苏诗婉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正想要完全的和顾乐堔妥协,却猛的被一声巨响给惊得回身顺着声音的发出地看去。

    莫离手中握着长剑,就那么没有顾忌的冲了进来。“侯爷······”

    莫离一脸莫名的看着此时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假扮莫离这么久了,莫别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都在开始结巴了。

    “侯爷,属下·······属下,因为,因为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以为侯爷遇见刺客,所以······”

    顾乐堔紧了紧抱着苏诗婉的手臂,这才松开,就那么随意的把苏诗婉揽在怀里,眼神冷漠的看着此时好像是一脸不知所措的单膝跪在地上的莫离,“起来吧,莫离,什么时候,你变的这么的莽撞拉?”

    “属下,属下知错。”莫开的心里一紧,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出现在侯爷的房里的?侯爷出门带了女人吗?

    不是应该是没有吗?

    俨然,从小就在黑暗的暗杀环境的莫开还没有明白,这时候,如同顾乐堔这般的男人出门不是需要带着女人,才会有女人出现在他们的床上的。很多时候,是有女人主动的爬上他们的床,不是吗?

    顾乐堔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冽让苏诗婉都忍不住的侧目。“侯爷!不给你最是信任的属下介绍一下奴家吗?”轻轻的拉了啦顾乐堔的衣袖,苏诗婉做出一副撒娇的急需要证明自己存在的初次得到恩宠的女人急切的想要得到地位名分的样子。

    单膝跪在地上的莫开低垂着的头微微的偏了偏,眼睛的余光扫射到了苏诗婉那张撒娇的模样,这才好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一半的重新低下了头。

    顾乐堔桃花眼一闪,苏诗婉的意思,他怎么会不明白?

    当即,顾乐堔就单手一挥,语气淡淡,好像方才的冷漠是人们的错觉,“起来吧!”

    莫开听命的站了起来,但是依然是没有抬头去看顾乐堔和苏诗婉。

    苏诗婉一个眼神递给顾乐堔,顾乐堔立即明白了一般的语气变的柔和,“莫离,既然来了,那么本侯爷就给你说一声吧, 以后在本侯爷照顾不到的地方,你照顾着点,咱们侯爷府这一路上,本侯爷都没有带着个女眷出来,这昨儿刘公公好意,送了个宫女小婉过来伺候本侯爷的生活起居,这以后,咱们殿里,小婉虽然是个宫女,但是,作为笨侯爷亲信的你要明白,小婉迟早会是侯爷府的主子!”

    “侯爷!”好像是不好意思一般,苏诗婉跺了跺脚冲顾乐堔撒娇的叫道。

    顾乐堔也是配合的拍了拍苏诗婉的后背,“好了好了······都是爷的人了,还不好意思么?”随即目光一转,看着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莫离说道:“叫了本侯爷几次,是有什么新发现要说么?”

    莫离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有点担心侯爷,侯爷从来没有起晚过。”

    “既然没事,那就先下去吧,今儿这皇上也没什么安排,本侯爷要好好的休息一下。”顾乐堔的眸色因为莫离的话一变,接着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一般的说道。

    等房间里面只剩下苏诗婉和顾乐堔之后,苏诗婉这才收回一直看着莫离离开的背影轻声说道:“侯爷,你说,这假莫离的身后是谁?”

    顾乐堔摇着头,表示自己还没有调查出来,不过,相信很快,自己就会知道答案了。

    “不过,是谁的话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这掩藏在暗处的人,总是会自己走到光明的地方,等我们看个够的,只是,诗婉倒是觉得,这假莫离身后的主子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居然都没有调查清楚侯爷你和莫离相处的模式就敢这么的来潜伏在你身边?”

    “爷和莫离的相处模式?难道婉婉宝贝你知道?”顾乐堔对于苏诗婉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随意的问道,一边问着自己还一边往窗户边走去,看看是否有自己的飞鸽传书。

    苏诗婉也不在意顾乐堔的不以为意,接着说道:“就我这个很少看见你和莫离的人都看得出来,莫离和侯爷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尊卑之分,你们看着像是属下和主子,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就好比是我和碧桃一般,据我所见了几次的莫离,从来就不会叫你侯爷,而你,从来不会直呼莫离的名字,你不是一直叫着阿离么?”

    苏诗婉的话一说完,顾乐堔猛的就停住了自己手上的动作,宠溺般的口吻,“婉婉宝贝倒是看的挺清楚的嘛,不过,这敌人可是看的不怎么清楚啊!”

    这边的怀疑很是容易的就找出了假莫离的破绽,而这边,真的莫离却是在受着再一次的严重拷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