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执子之手①

    莫离低着的眼睛闪了闪,最后沉声回道:“其他的,属下无能,因为怕打草惊蛇,担心被发现,所以,所以就没有听见······”

    顾乐堔点着头,一副完全理解的样子,“嗯,莫离你考虑的很到位,这事情本侯爷自有打算,先下去吧。”

    “是!”莫离恭敬的退了出去。

    这房门被打开再被关上之后,听见莫离离开的脚步声响起之后,苏诗婉这才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这莫离是假的?”

    “嗯,不是跟随已久的莫离,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他没有易容,没有带着人,皮,面,具,难道这世界上还真是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这倒是不好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不是吗?”苏诗婉走进,很自然的挽着顾乐堔。

    两人自然到好像已经相恋已久的恋人一般,自然而然的相携着走到外间的书桌前坐下。

    “这莫离既然是假的,会是罗飞他们一伙的人吗?那他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苏诗婉一边帮着正在写东西的顾乐堔磨着墨,一边凝重的问道。

    “说的话,还是有几分真实在里面,只不过,这人到底是谁安插在我身边的,这时候我还不能确认。”

    写好要飞鸽传书的密报之后,顾乐堔又给苏诗婉分析了一下自己这一边的形势,交代了苏诗婉这一段时间里面要注意的东西。

    “记住了吗?”兮兮叨叨的说了好久,顾乐堔一连问了好几次,都没见苏诗婉回答,忍不住的低头看下自己身边把脑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女子。

    只见苏诗婉这时候已经闭上了眼睛睡着了,黑而长的睫毛好像是一对黑色的小团扇,浓密的让人好像要伸手去触摸一下。

    一张初见并不惊艳的脸,静谧的透着美好,顾乐堔忍不住的微微的笑出了声。

    这短短的一瞬间的相处,他终于是看清楚了苏诗婉的心。

    聪明如顾乐堔,以前苏诗婉对自己的态度,他怎么会看不出来那里面掺杂着的虚情假意?而方才,那奇迹般的就因为苏诗婉那简简单单的一句“我喜欢你”而变的浑身就好像有一股电流流过。

    脑海里面好像有人在放着烟花,那再黑色的夜空中砰砰的绽放着一生一次美好的绝美烟花。一切都在给自己传递着一个温暖中透着爱的讯息。

    望着肩膀上的睡颜,顾乐堔轻轻的动了动肩膀,见苏诗婉并没有什么不适应,这才小心翼翼的一个公主抱,抱着苏诗婉往内室的床前走去。

    轻轻的把苏诗婉放在软软的床上,小心中透着爱与开心的帮着盖好了被子,顾乐堔温热的指尖一一在苏诗婉的眉间流连忘返。

    苏诗婉感觉自己的脸上痒痒的,好像有什么虫子在爬动一般,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嘴里哼哼唧唧的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整个人就沉浸在一种叫做安全感的氛围里面,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并且也喜欢着自己的人,就在身边,那么自己就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不必在像赶路的时候,担惊受怕了·······

    认真的看了看片刻熟睡的苏诗婉,顾乐堔原本一张流露着温情蜜意的精致面容上流过一丝复杂,好似是下定决心一般的,决绝的起身 ,迈着坚定的步子,走了出去。

    房间里面再一次的陷入了安静, 安静的只能听见床上熟睡着的,做着安心的美梦的苏诗婉的呼吸声。

    没有找到顾乐堔的红绫这时候已经重新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换下夜行衣,沉沉的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红绫愣愣的出神,好像是在想着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在想。

    东阳舟帆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这样子一副魂不守舍的“苏诗婉”。疑惑的皱着眉头,,东阳舟帆已经略微的带了点醉意,这时候朦朦胧胧的看着镜子前的人影,嘴角勾起一个笑容,便踩着有点醉态的步子走了上去。

    “诗婉?在等为夫?不是告诉你了吗,这身子不爽利就早点休息,不用等为夫了。”这厢说着,那一厢就走到了“苏诗婉”的身后,双手爱恋般的耷拉在“苏诗婉”的肩膀两侧。

    红绫猛的拉回自己的思绪,脸上瞬间就挂上自己的招牌笑容,“夫君大人回来了?这诗婉因为身体不好不能陪着夫君大人前往,这已经很过意不去了,要是独自的一人就去早早的上床休息,那还说的过去吗?”

    一边说着,一边就伸出自己的手盖在东阳舟帆的手背上,神态娇媚。

    东阳舟帆看着镜子中一笑就凸显出美艳的那张脸,喉间忍不住的滚动一下。

    “诗婉,马山,马上为夫就能给你好日子过了。你一定不会后悔嫁给为夫的。”说着还大笑出声。

    红绫透过镜子,看着东阳舟帆那一张带着得意的高额宽脸,陪着笑道:“夫君大人要封官加爵了?”

    “那是······这次可是诗婉你的功劳啊。”东阳舟帆说着,自己伸手有条不绪虚的在“苏诗婉”的头上把弄着,帮着“苏诗婉”拆掉头上的发簪,装饰绢花,神情间带着一股得意的自信。

    红绫眸光一闪,娇笑道:“夫君大人,这话要从何说起?诗婉觉得诗婉没有做什么大事呀?”

    “不是诗婉牵线,为夫怎么会认识墨渊郡王,不是墨渊郡王,为夫怎么会·······”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东阳舟帆急忙的住了口,最后只是再次强调,“反正就是诗婉你的功劳,今晚为夫一定会好好的犒劳犒劳诗婉你的。”

    红绫厌恶一般的憋了憋嘴角,看着东阳舟帆脸上这时候流露出来的淫,秽笑容,心底就不舒服。

    一把抓住东阳舟帆已经探到自己胸口的手,红绫一脸的单纯,“墨渊郡王要给夫君大人升官了?······难道是墨渊郡王又给夫君大人介绍了哪个大人物吗?”

    “这个······这个······”东阳舟帆结巴着的不知道说什么。

    不能说,大人说过了,事情还没完全夫人成功就不能暴露,东阳舟帆尴尬的笑着,“没什么没什么,这时候诗婉你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赶快伺候好为夫就对了。”说着便低垂下了头,深埋在“苏诗婉”的胸口。

    红绫眼中厌恶一闪。语气轻柔,还散发着淡淡的诱惑,“诗婉 知道了~~~~~”

    然而, 无论语气是多么的充满着柔情蜜意,那藏在长袍袖子中的双手却是缓慢的抽出了一根闪着耀眼的白光的银针。

    一边配合着东阳舟帆,红绫利落的出手。

    白光一闪,银针入体。

    只见方才还在“苏诗婉”身上不停的上下其手的东阳舟帆这时候已经就好像是一头死猪一般的毫无力气的软软的趴在“苏诗婉”的身上。

    红绫厌恶淡淡推开东阳舟帆,一脚踢着东阳舟帆,一脚一脚的,就这么毫不留情的把已经毫无知觉的东阳舟帆踢上了床。

    看着床上死猪一般的男人,红绫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这才起身去打开房门,吩咐了碧桃和小阅打来了热水,好好的洗掉东阳舟帆方才留在自己身上的味道。

    次日一早,这因为是在行宫避暑,虽然圣上在此,但是也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比如圣上就取消了每日的皇子公主,大臣们的请安。

    故而, 这时候,虽然已经是太阳高照了,顾乐堔也没有出门。

    莫离已经在门外叫了好几次了,但是看着依然是没有任何动静的门扉,莫离忍不住的在心里不屑,“这样子的男人就是主上那般的想要除掉的男人?就连国师那样的尊贵的男人也说,这天朝的叫顾乐堔的男人是自己家国发展壮大道路上的一块巨大的阻碍。不过,这时候看看,这几天的荒唐事情,这日上三杆的不起床,这就是那个强大的阻碍?”

    心里虽然极其的不屑不耻,不过,莫离海华丝恭敬老实的站在园子外面等着。

    眼看着日头越来越高了,这行宫上下,到处都散发着或是忙碌的,或是开心的, 或者游玩······的声音。

    然而, 这顾乐堔依然是没有迈步房门一步。莫离忍了忍心中的魇气,控制着自己的声线,敲了敲紧闭着的房门,说道:“侯爷,该起了。”

    然而,对于这莫离的着急担心,顾乐堔却是一派的轻松表情。

    此时的顾乐堔微微侧着身体,单手支撑的头,就那么怀着满脸满心的笑意,桃花眼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自己身旁谁的香甜的苏诗婉。对门外莫离的说话声不满的蹙起了眉头。

    自己的婉婉宝贝怎么看怎么美好,怎么看怎么舒服啊!心中这般想着,顾乐堔不耐烦的冲门外的莫离低声呵斥道:“知道了,退下去,没本侯爷的命令,不要再来打扰本侯爷。”

    莫离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吃到顾乐堔的闭门羹,还以为,自己说罗飞等人要行动了,这顾乐堔至少也应该安排一下吧?居居然是一副无动于衷?这样子的人,怎么有资格做自己主上的对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