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⑤

    红菱的注意力也全部被东阳舟帆那欲言又止的话语给吸引了去,所以,她并没有看见罗飞冲着她流露出的一丝冷笑。

    好似有点歉疚一般的看了看苏诗婉,东阳舟帆这才开口说道:“其实,以前我有一个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妻,刘慧,我们两个从小感情就好,虽然知道是未婚夫妻,但是一直以兄妹相待,可是有一天,小慧突然找到我,叫我救她,说是顾侯爷派着人到处在找她,要把她抓回去做他顾乐堔的女人,小慧和我青梅竹马自然是不愿意的,我当时是一介书生, 手里没有半点实权,想着,只要小慧不愿意,我再去求着父亲出面,顾乐堔就不管造次,没想到,等我还没来得及见到忙碌的父亲,街头巷尾就传来顾乐堔在茶楼绑人的事情,我当时又气又怒,可是上门去找,顾乐堔手下官兵众多,根本就没有见到小慧,无奈之下我去求父亲,没想到父亲早就知道,还说皇上已经封小慧为慧嫔了叫我忘记和小慧之间的一切,不久,小慧的爹又调查出来贪污枉法,被全家充军,小慧在宫中虽然没有受到牵连,但是,不久,我就听说小慧伤心的一病不起,去世了。”

    “莫非你说的,就是前几年上京闹得沸沸扬扬的刘洪一案?”罗飞拍着东阳舟帆的肩膀以示安慰。

    东阳舟帆点着头,喝下一口闷酒,“恩,确实是刘伯父那个案子,不过,我到现在就还是不相信是刘伯父贪污枉法,一定是顾乐堔记恨刘伯父把他强抢民女的事情闹到皇上那里,所以,所以才做出报复之事。”

    “舟帆你说的也有可能。”百里墨渊沉吟着。

    一旁的红菱却是一声不吭,真是笨的可以的东阳舟帆,要不是自家侯爷,那刘家早就满门抄斩了,还会只是充军吗?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既然这样子,那么舟帆你就更应该讨伐顾乐堔了,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罗飞恶狠狠的说道。

    红菱却是心中一跳,这罗飞说这话的时候,怎么用那般目光看着自己?

    从罗飞处出来,红菱带着小阅,碧桃便回了东阳府的马车。支开小阅和碧桃,红菱一个人在马车里面想着自己的事情。

    看来自己需要找个时间再见一见侯爷了。

    等马车行进在又停下来之后,红菱却都没有找到恰当的时间去见顾乐堔。

    看着一大群的下人们纷纷的搬着自家的东西,红菱因为顶着苏诗婉的脸,是东阳舟帆的正房夫人,便被行宫的人安排在了一处还算是雅致的宫室。

    跟在着带路的公公身后,红菱目光远远的看见顾乐堔等一众王爷大人们跟随在圣上的身后,逶迤着朝主殿走去。

    也不知道寒星公子见到了侯爷没有,事情好像在偏离着侯爷的安排啊,到底是谁在这背后拆台?罗飞?百里墨渊?好似都不像,这两人自己一直观察注意着, 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异样,可是,这又是谁在暗处和侯爷的力量对抗呢?

    红菱怀着担忧的心情进了自己的宫室。

    让碧桃给那带路的公公拿了一锭银子,亲自送着出去,红菱这才吩咐小阅打来热水,自己要好好的洗个热水澡,连着几日的赶路,沿路又是经过了旱灾,根本就没什么水源,这也就那些皇亲国戚高官们有自带的水洗漱。

    像苏诗婉这样子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去领水洗澡,顶多就是每日领一点水来洗脸什么的。

    小阅和碧桃都不在,作为经常在生死边缘游走的红菱便开始观察起来自己即将要生活一个月的地方,准确的找到哪里可以藏人,哪里可以迅速的逃离出去。

    是夜,行宫举行了大型的晚会,因为有事,红菱便以身体疲惫不堪,有些不适推脱了和东阳舟帆一起参加的提议。

    碧桃一边帮着红菱拆掉头发,一边说着闲话,“少夫人,听说今晚有好多好吃的, 好多好看的节目,你怎么就不去啊?”

    要碧桃相信少夫人是因为疲倦,碧桃才不相信呢,这自己就没有看见少夫人真正的疲倦样子,就算有时候好似劳累的眼睛都半睁半闭的一般,那也不是真的疲倦了,而是不想要说话,想要一个人待着。

    这一点,碧桃可是知道的很清楚。

    “哦,就是不想去。”

    “少夫人这是在生气?责怪大少爷因为那个已经去世了的刘慧小姐所以才在新婚的时候冷落了少夫人吗?”碧桃虽然是在问着,实际上心里已经认定了,看来当时大少爷也不是那么的讨厌少夫人,只是旧情难却。

    “没有看出来,大少爷也是一个痴情的人呢,不过现在,少夫人,你是喜欢大少爷还是······还是····还是顾侯爷呀?”

    “顾侯爷”三个字被碧桃压低声音说的只有红菱一个人听得见。

    自己要怎么回答?看来苏诗婉在自己的丫头面前时一点秘密都没有?

    按照这碧桃的意思,这碧桃是已经知道了苏诗婉和自家侯爷的情事?

    红菱心中踌躇着不知道怎么回答,生怕因为自己的一个回答,就让这碧桃觉察到了一点什么,尽管自己易容的和苏诗婉一模一样,自己也暗中观察过苏诗婉的说话神态,自认为模仿的能够以假乱真,但是,自己可不了解苏诗婉的人生,这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情。

    所谓祸从口出,也不过是这样子吧。

    见苏诗婉不说话,碧桃以为自家少夫人是在害羞,当即好像是了然一般的说道:“哎呀,少夫人,碧桃知道了。其实少夫人早就做好了要离开的准备,怎么会喜欢大少爷嘛,就算是大少爷现在对少夫人好了很多,不过还是没有顾侯爷贴心是不是?”

    心里浮现出顾侯爷身边那个自己一凶 ,就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的黑泥鳅,碧桃自己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红菱听了碧桃的话,心里忍不住的一送,笑着点了点头,“恩,碧桃说的对。我们迟早是要离开的。”

    “不过,少夫人,你不是说这次出来要带着柳夏吗?怎么没带?如今已经到了行宫,这晚上······晚上······难道要少夫人你亲自伺候······伺候大少爷?”

    碧桃结结巴巴的说着,一张脸羞的红扑扑的。

    红菱的心一紧,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

    “柳夏啊······”红菱故意的停顿着,目光好似在鼓励着碧桃接着说下去一般的看着碧桃。

    不枉费红菱的诱导,碧桃一脸警惕的看了看房间里面,见房间里只有自己和苏诗婉,这神秘兮兮的说道:“少夫人,你不是说了吗,你要一直让柳夏装成是你伺候大少爷吗?难道你现在已经不抗拒大少爷的亲近了?”

    苏诗婉以前给碧桃和小阅小莎她们的说过,自己之所以是不能亲自伺候东阳舟帆,不能进到一个做夫人的责任,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已经把身体交给顾乐堔,做不到给第二个人,二则是自己一遇见东阳舟帆的亲近就恶心。害怕惹恼了东阳舟帆,这才想要利用柳夏。

    这真真假假的两个原因倒是让碧桃和小阅等人一致相信。

    红菱的眼中厉色一闪,看来这苏诗婉根本就没和东阳舟帆有过什么夫妻之实呢,不知道自己把这个消息告诉侯爷,侯爷会不会高兴的大笑三声?

    “哦,没有带柳夏来是有别的原因,至于伺候大少爷的事情,我想,现在还是用不着我担心了,这罗大人和墨渊郡王确实是该担心了。”

    “啊?少夫人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过几天你就知道了,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碧桃狐疑的看了看苏诗婉,总觉得现在的少夫人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啊,可是哪里不一样了碧桃自己又说不上来,明明是一样的人,怎么总给自己一种,自己是面对这另外的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出去的时候,碧桃小心的把房门给关上,心里的疑惑没有减少,反而是增加了。

    想要回下人房,正好看见前面的小阅,碧桃忍不住的出声叫道:“小阅,小阅。”

    小阅回头,便看见碧桃在往自己这边跑来,目光忍不住的往一旁的树影后面看去,见那后面再无什么动静, 这才挥着手招呼着碧桃。

    “我不在这里吗,跑那么快做什么?”小阅颠怪着说道。

    一边喘气,一边挽着小阅往前走去,“我这不是怕你没听见嘛。”说着,碧桃的目光忍不住的一旁看去,“对了,小阅,你刚想去哪里?我怎么看见你想往那假山那边去?”说着便伸出手往一旁指了指。

    小阅心里一动,拉着碧桃脚下的步子忍不住的加快,“我哪里有,我是想快点回房间休息,哪里想去那边了。估计是天黑你眼花了。”

    “真的是我看错了吗?”

    “是啊,你看错了······好了好了····我好累,我们快点回去休息吧,还是少夫人好,不去参见晚宴,要是去了的话,我们就又不能休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