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不说我就跳下去

    离开的东阳寒星急步往后山走去,间或还能听见不再被他压抑着的急促的呼吸声。

    等一处小河出现在自己面前,东阳寒星想也没有想,三下两下的便脱下自己的衣裳,看着自己那明显有抬头趋势的老二,东阳寒星厌恶的偏开头去,该死的苏诗婉。”

    随即便是一个蒙头便跳到了河水里面。

    四周再一次的陷入了安静,就在树上因为东阳寒星的突然到访而的紧张的闭上了唧唧咋咋的小嘴的小鸟们打消了心中的警惕之后,突然一声哗啦啦的水声响起,立刻让小鸟们再一次的陷入恐惧中。

    伸出大手,一把抹掉脸上的水珠,东阳寒星暗暗的吐出一口气,这瞬间泯没自己的冰凉的河水,恰到好处的替自己消除了身体里面的燥热。

    在水里静静的泡了好一会儿,东阳寒星这才从水里走了出来,随意的擦了擦身体上挂着的水珠,便套上了衣服。

    抬头看了看天边的月亮,这时候苏诗婉应该是睡着了吧?自己这时候回去?

    还是再等一会儿吧!

    这般想着的东阳寒星便原地打坐起来。

    面对这时候已经静心下来的东阳寒星相比起来,此时得到苏诗婉倒是难熬了多了,也幸亏东阳寒星这时候没有回去,否则的话,不会说谎话的人,估计就会全盘脱出了。

    此时的苏诗婉在木屋里面走来走去,全部的注意力都用在了倾听周围的动静,这东阳寒星怎么还没回来?难道是要自己今晚一个人在这里度过?

    这般想着,这后怕来的迅猛不及,联想着自己方才的梦境,想到自己此时就在这一片荒郊野外,胆大如苏诗婉也忍不住的害怕。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最后苏诗婉实在是忍受不了困倦,这眼皮不听主人的控制,自己就闭上了。

    天色放亮,初生的太阳散发着柔柔的霞光普照着大地,一晚上都在打坐控制心神的东阳寒星猛的睁开了眼睛,麻利的起身往小木屋走去。

    在木屋前面,东阳寒星踌躇了片刻,最后还是无奈的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苏诗婉还没有醒来。看着紧紧闭着眼睛的苏诗婉,看着那殷红得嘴唇,如玉的肌肤,算的上精致的五官,东阳寒星只觉得喉间一紧。

    心里默默的鄙视自己,咒骂着自己,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直清心寡欲的自己每次看见苏诗婉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自己居然对她有了身体上的反应?

    不······不····不行,她是侯爷的女人。

    在心里默念了三遍,东阳寒星毫不客气的叫醒了苏诗婉,“喂,苏诗婉, 起来,起来。”

    苏诗婉只觉得有人在叫自己,迷蒙的睁开双眼,猛的坐了起来,情不自禁的拍着胸口,怎么又做噩梦了。

    看着苏诗婉的反应,东阳寒星忍不住的皱眉,自己有那么恐怖么?

    “苏诗婉,你清醒了没?清醒了就听我说话。”东阳寒星冷声冷气的说道。

    “等等······”苏诗婉双手向前伸出,做出阻止东阳寒星说话的动作。

    “你先别说,听我说。东阳寒星,我不知道你抓我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做什么,现在,此时,此刻,你,必须要把我尽快的送回到东阳府。还有,你不把我当搜子我也不在意反正我也不喜欢做你的嫂子,但是,你别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说话,我苏诗婉不是你的奴婢。”

    苏诗婉说着便从炕上跳了下来,一副要马上离开的样子。

    废话,今天是自己要和东阳舟帆一起随行皇上一起南下行宫避暑的日子,自己怎么能够是不在?这时候自己不在房间里面,碧桃来给自己梳洗一定会着急坏了吧。

    快·····快······自己一定要尽快的离开。

    苏诗婉已经走到了门口,推开门脚步匆匆的往外走去,突然,眼前的场景惊讶的她半天合不拢张开的嘴。

    只因为,外面根本就不是平地,而是一望也望不见底的山崖,难道这木屋是建立在半空中的?

    苏诗婉愣愣的回头,第一次失去理智失去风仪的结结巴巴的对着东阳寒星说道:“东阳寒星,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上来的?我······我要怎么离开?”

    东阳寒星好似没看见苏诗婉的惊诧和恐惧,只是漠然的看着苏诗婉,“走上来的。”

    “走····走上来的?”一脸的不可置信。

    “苏诗婉,你说完你的话了吧?”

    苏诗婉愣愣的点头,自己确实是说完了,可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自己这时候要怎么回去?

    “那换我说了 。”东阳寒星淡定的说着,接着眼神示意苏诗婉到木屋里面去。

    等苏诗婉到了木屋里面,又在东阳寒星的目光下重新坐在了炕上,东阳寒星这才缓缓开口,“苏诗婉,这时候御驾已经上路了,而你,也已经跟随东阳府的大少爷,国子监监丞东阳舟帆一起跟随圣驾南下避暑了。”

    苏诗婉心里忍不住的咆哮,自己明明在这里,怎么会,怎么会跟随圣驾去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去了?我明明被你抓走了,你这是犯法,你到底想干什么?这都是谁叫你做的?顾乐堔?是不是顾乐堔?”好像在东阳寒星的面前,苏诗婉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自己平时的修养理智好像都烟消云散了一般。

    面对眼前狂躁的苏诗婉,东阳寒星依然是一副平静的样子,等苏诗婉重新的安静了下来,这才接着说道:“总之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就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我苏诗婉不喜欢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完全的按照别人的想法去生活。”苏诗婉说着,猛的一下推开了木窗,一副你要是不说我就跳下去的意思。

    平静的东阳寒星也是被苏诗婉的动作给吓到了,伸手就想去把苏诗婉给拉下来,谁知道,苏诗婉敏锐的就躲开了东阳寒星的手。

    “你离那窗户远一点我就告诉你。”最后,东阳寒星也只能是妥协。原来,她还是一个烈性子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