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被抓走

    在的东阳舟帆的眼神示意下,苏诗婉只好跟在东阳舟帆的身后把罗飞给送到了东阳府的府门口。

    等罗飞的马车消失在巷子口,东阳舟帆这才转会身体往府里走去,这边走还边对苏诗婉说教。

    “诗婉,你怎么回事,你没看见为夫这是在拼命拉拢罗大人吗?你怎么还把那么好的机会往外推?真是不懂事。”东阳舟帆一边走着一边说着。

    苏诗婉恭顺的埋着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见苏诗婉的态度极好,东阳舟帆也只是又说了几句,便想着自己今天是答应了于丹曼要去看她,便随便的找了个借口,换了身衣裳便出了东阳府。

    等苏诗婉一行人回了小东园子,便看见柳夏已经在园子里面忙活了,碧桃惊讶的不行,要知道,这往日,柳夏可是什么事情都不做的,就算是做,也只是给园子里面别的丫鬟小厮们看看样子,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就是负责伺候好大少爷的,别的事情,对不起,她不愿意做了,他要保证最好的状态去调养自己的肌肤,否者,要是晚上大少爷摸着的手感不对,那不是容易起疑心吗?

    对于柳夏的借口,柳夏的可谓上算的是无礼的行为,苏诗婉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没想到,今儿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这柳夏居然在忙活?

    小东园子里面的掌事老妈子,王妈妈这时候一张脸笑的都好像要开了花儿一般,脚步匆匆的走到苏诗婉面前,指着远处井口边洗衣裳的柳夏说道:“少夫人,今儿柳夏姑娘可真是勤快,看来也是想通了,开始真正的融入咱们小东园子了,这刚把园子里里外外的打理了一遍,这时候又开始洗衣裳了。”

    王妈妈的话里无一不带着对柳夏的夸赞,原本王妈妈以为自己多少会得到苏诗婉的一句“王妈妈调教的好”。没想到,苏诗婉只是看了看柳夏忙碌的身影便进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苏诗婉,王妈妈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少夫人刚才是在生气?

    好像是在生气,难道方才去见大少爷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

    随即满脸怜悯的看着忙碌的柳夏,心中连连感慨,这丫头命真不好,做了那么多事情, 连一句夸赞都得不到。摇着头便去忙自己的了。

    苏诗婉回到房间里面,好半晌才从自己心中的慌乱中解脱出来,一种作为女人的直接告诉她,这一次出行和罗家的人一起,一定会出事。

    “小莎,小阅还没回来?”一边由着碧桃给自己轻轻捶着肩膀,一边随口问道。

    “好像还没有呢,要不我出去看看。或许是小阅早从云夫人那里回来了,只不过去忙别的事情了。”

    小莎的无心一句,倒是让碧桃忍不住的在心里猜想,这小阅不会是又去和顾侯爷约会去了吧?

    至从上次在那荒废的园子里面发现小阅和顾乐堔约见,碧桃对小阅总是有一种淡淡的怀疑,尽管苏诗婉并没有在追查。

    小莎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去。

    “不用了,小莎,估摸着小阅被别的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吧!”苏诗婉止住了小莎离开的脚步。

    “唉。”小莎答应着又走了回来,忙着去给苏诗婉开窗户,这闷热的夏天外面的空气总是会比屋子里面凉爽一点。

    苏诗婉的目光随着小莎的移动看向了窗户边,那窗户前的花瓶怎么不见?

    “碧桃,花呢?”苏诗婉猛的往窗户边靠近,眼神慌乱的四处游离。

    “花?什么花?”碧桃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般的看着苏诗婉疑惑的问道。

    小莎也是一脸的莫名。

    最后见苏诗婉站在窗子前,目光四处寻找的慌乱样子。这才明白过来,少夫人这是在找窗子前以前时常摆着的山茶花。

    “少夫人,你是不是在找山茶花?”小莎问道。

    “对的,在哪里去了?今儿怎么没摆着?”苏诗婉眼睛直直的盯着小莎。

    小莎好似为难一般的看着苏诗婉,踌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少夫人,这山茶花已经有好几天没有人送来了。”

    “是呀,碧桃还正奇怪呢,这以前天天雷打不动的山茶花怎么就突然的就没人送来了,昨儿小莎见花瓶里面的山茶花已经奄了,实在是不能再摆放在屋子里面了,所以就拿出去扔了。”必要接着说道。

    没有人送来?

    山茶花奄了吗?

    苏诗婉心里莫名的一阵难受,“怎么没人好我说?”

    小莎不由的去看碧桃,这么小的事情少夫人也开始关心了?

    “少夫人······奴婢以为····以为你不会在意。所以就······”小莎踌躇着开口。

    好像是恨疲累一般,苏诗婉缓慢的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着,“算了,我本来就是不在意的,只是这突然看见这屋子里面没了鲜花,多少有点不习惯。”

    接着对小莎吩咐道:“小莎,你去花园里面摘点鲜花插在花瓶里面送过来。”

    “好,奴婢这就去。”

    等小莎出去了之后,碧桃不由的靠近苏诗婉,一边给苏诗婉扇着团扇,一边小心翼翼的斟酌着话语,“少夫人,你是不是在想顾侯爷?”

    “没有。”

    几乎是想都没想, 苏诗婉立马就否定道。

    不过,这样子的态度倒是让人觉得,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碧桃忍了忍,最终也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心里不由暗自高兴,看来少夫人已经渐渐的在喜欢顾侯爷了?虽然那顾侯爷自我又霸道,但是,怎么说也是对少夫人很是上心,少夫人有什么困难也总是会第一个人站出来帮助少夫人。

    看来这少夫人和顾侯爷在一起,再也不是自己平时的猜想了。

    如果少夫人和顾侯爷在一起,那么,自己也就有更多的时间见到黑泥鳅了不是,一想到这里,碧桃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就挂上了微笑。

    一连又过了几日,明天就是跟随圣上南下避暑的日子了,这晚,东阳舟帆没有回来,苏诗婉想,估计这时候是去安抚于丹曼了吧。

    真是不知道,这东阳舟帆把于丹曼给藏在了哪里, 无论自己怎么跟踪调查,总是会被东阳舟帆甩掉。

    在这一方面,苏诗婉不得不承认,其实,这东阳舟帆还是有一点小聪明的。

    不过,东阳舟帆,我苏诗婉有的是时间和你耗着,你越是藏的深,不过,当你越是官场上风光无限的时候,于丹曼那样子的性子,可是不会完全的听从你的话,老老实实的由着被你藏着掖着呢。总有一天,自己会亲手扒拉出于丹曼的。

    怀着这样子的心情,苏诗婉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梦里面是一片荒芜的黑暗,四周还散发着淡淡的烟雾,苏诗婉感觉自己浑身透着剧痛,那种感觉就好像下一刻就要死去一般。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下,自己居然在一片荆棘中赤脚行走,回身一看,自己的身后居然是拖着一条长长的血路。

    前方不知道怎么的发出一声惨厉的狼叫。

    苏诗婉忍着剧痛,一步一步的往前面走去。四周吹来让人感觉到刺骨的寒冷的风,苏诗婉忍不住的怀抱住了自己的双臂。

    就在这时候,那一声还比一声的狼叫越发的清晰,就在苏诗婉有一点退缩的时候,这眼前突然变得豁然开朗,自己居然在上京郊区的乱葬岗?

    这里熟悉的布局,这里的环境,这里的场景都和自己上一世听说过的字眼一一对上了号,苏诗婉不由的脚步后退。

    就在这时候,前面方才还发出叫声的狼突然的出现在了苏诗婉的面前,它的嘴里还衔着一块肉,苏诗婉凝神仔细看去,那居然是一只手,那鲜血淋淋的样子让苏诗婉的胃里一阵作呕。

    突然,那满嘴鲜血的野狼扔掉了嘴里的手臂对着苏诗婉发着嘤嘤的叫声,好像是在恳求着苏诗婉和它一起去哪里。

    忍住心里的恶心感觉,苏诗婉脚步迟疑着 要往前面迈去,就在这时候,那被野狼扔掉的手臂上,那一颗闪着红色光芒的戒指让苏诗婉心中的恐惧瞬间消失。

    那样子的熟悉,那跟随了自己短暂的一生的戒指,苏诗婉怎么会不认识?那是自己上一世怀孕之后,东阳舟帆亲手给自己带上的。

    难道这就是自己的身体?

    苏诗婉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强烈跳动着的心脏,一步一步的往那前面走去,越是往前面走,苏诗婉面前的黑暗就好像是有感觉一般的消失,总是让苏诗婉目之所及的地方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最后,那野狼在一处微微凸起的山坡上停了下来,苏诗婉抬眼看去,你熟悉的坛子已经破碎,那熟悉的衣服也已经被撕裂,看着那凌乱的地方,那残余着的**,那弥漫着口鼻间的血腥味,那断手断脚的惨烈样子,苏诗婉忍不住的趴在一旁恶心的吐了起来。

    此时,如果自己还不知道这是哪里,这是谁,苏诗婉觉得自己就不配重新拥有生命。

    没错,那个尸体,不,此时已经算不上尸体了,只能算是一块一块的肉和骨头罢了。

    一阵寒风吹来,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腐臭味扑面而来,苏诗婉忍不住的又是一阵干呕。好像胃都快被苏诗婉呕吐的绞缠在一起了。

    东阳寒星看着那紧紧闭着双眼,却是一脸痛苦的干呕着的苏诗婉,冰梢一般的冷漠的眉头忍不住的蹙起。

    这女人就那么的排斥自己的怀抱?这只是一抱在怀里就开始不断的挣扎和呕吐,唯一还好的就是尽管不停的折腾自己,倒也是没有叫出声音来,否则就算是自己的武功多么的厉害,也是不能再没有人发现的就把这么一个大活人给带出东阳府。

    眼看着前面的小木屋快到了,东阳寒星忍不住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总算是到了。

    脚下用力,如果有人看见,便只能看见一道黑影在半空中一闪而过, 便消失不再。

    一脚踢开半关着的木门,东阳寒星双手往前一推,便毫不留情的把苏诗婉给扔在了一旁的炕上。

    只听见一声闷哼,苏诗婉张着嘴呕吐的样子瞬间就变成一脸痛苦的纠结。

    好似是用了全身的力气,苏诗婉这才睁开沉重的双眼,迷茫的看着眼前背着月光站在自己面前的高大身影,这是谁?自己不是在乱葬岗看见自己的惨死结局吗?难道方才的是梦?

    “你是谁?”一出口,苏诗婉才发觉自己的声音沙哑的难听,看来自己在梦里不停的呕吐,这睡着了也是真的是在呕吐,否则,嗓子不会这般的疼痛。

    见对方没有说话,苏诗婉目光在房间里面来来回回的看了几遍,把自己身处的环境观察了一下,完全陌生,这是哪里?这人抓自己来做什么?

    满心的疑惑打消了苏诗婉面对此时局势的害怕之感。

    “这是哪里?”不过说真的,这里的场景比自己的梦境实在是算的上能给人安全感的了。

    东阳寒星用力的控制了胸腔里面因为努力控制急促呼吸而变的疼痛的心口,这才开口说道:“这是给你避难的地方,你先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待着,我等一会儿就回来。”东阳寒星说完,便转身往外走去。

    还顺手帮苏诗婉关上了木门,最后在苏诗婉诧异的目光下回头,“你最好不要到处乱走,或者是出去,这外面可是荒郊野岭的, 外面的野兽要是被人打扰着醒来了,吃了你,我可不会看着认识你就拼死救你。”

    丢下这句话,东阳寒星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独自一人留在炕上的苏诗婉不由的惊讶,那人事东阳寒星?消失了的东阳寒星抓自己来这里做什么?什么叫做这里是自己避难的地方?

    搞不懂是怎么回事的苏诗婉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还是安静的等东阳寒星回来之后好好的问一个究竟吧。

    随即,苏诗婉便起身,走到窗前,推开木窗看去,外面漆黑的世界,怎么和自己的梦境有那么点相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