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旧人哭,新人笑?

    看着在月光之下,穿着薄纱裙幔安静的弹着面前的七弦琴的于丹曼,东阳舟帆眉头慢慢舒展开来,很好的掩饰住了心中的不耐烦,施施然的迈着步子渐渐的靠近。

    身后的小环是时候的弓着身体退了下去。

    于丹曼的眼风早就看见走来的东阳舟帆,却装作是根本就没有看见,手中的动作没哟丝毫的停顿。

    幽幽的轻轻探叹出一口气,于丹曼神情哀伤的唱道: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 自云良家子,零落依草木。 关中昔丧乱,兄弟遭杀戮。 官高何足论,不得收骨肉。 世情恶衰歇,万事随转烛。 夫婿轻薄儿,新人美如玉。 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 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 侍婢卖珠回,牵萝补茅屋。 摘花不插发,采柏动盈掬。 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等一首歌唱完,于丹曼的眼中更是流出了眼泪,好似是发脾气一般的推开面前的七弦琴,语气哀伤,“难道就真的是和这歌里面唱得一般,我真的就是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的命运吗?舟帆真的不要我了吗?为什么老天爷你要这么的对我?我是真心真意的喜欢舟帆啊,我那么爱他,我于丹曼这一辈子都离不开他啊!”

    “唉,曼曼,你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不要你?”东阳舟帆说着,便从暗处走了出来。

    好似是被惊吓到了一般,于丹曼惊恐的站了起来,胡乱的擦拭着脸上的眼泪,“舟帆,舟帆,真的是你吗?你来了?你来看曼曼了。”

    东阳舟帆走近,轻轻的把于丹曼拥在怀中,语气亲昵,“傻曼曼,我怎么会不要你,只是最近比较忙而已,所以就不能时常的来看你了。”

    于丹曼趴在东阳舟帆的怀里,那被遮住的眼睛尽管还是流着眼泪,可是那里面哪里还有半点哀伤的样子?然而, 这说出口的话却是越发的温柔委屈,“可是,可是,舟帆你给曼曼保证过,你不会碰苏诗婉的,可是你现在不仅仅是和苏诗婉有了夫妻之实,还对她那么好,你难道是真的不要曼曼,把对曼曼的承诺都忘记了吗?”

    于丹曼说着,一双美目含着盈盈一落得泪光,一闪不闪的看着东阳舟帆。

    “你怎么知道我和苏诗婉有了夫妻之实?”东阳舟帆心中大动,“你派人监视我?”

    发觉自己说漏嘴了,于丹曼眼中慌乱一闪,连忙摇着头,“没有,曼曼没有,曼曼前几日叫小环去了一下东阳府,府里面的下人们都在说,你对对少夫人苏诗婉多么多么的好,不仅仅是天天留宿,还总是一有时间就陪着她。”

    听于丹曼这么一说, 东阳舟帆心里一松,“别听下人们胡说,我只是在利用她,你不是知道的吗?我这么的努力,还不是为了我们两以后的未来?”

    我们两个有未来吗?以前是我于丹曼太天真了,觉得对我言听计从的你,可以一直在我的控制之下,就算是娶了,让我做你的正房夫人,那也是不是没有可能的, 但是,这照现在这样子的情况来看,这根本就不可能, 不过我于丹曼也不会再奢求了,只要拿到了我应该得到的东西,那么,我于丹曼可就没有闲心在这里和你东阳舟帆上演对手戏了。

    于丹曼心中各种思绪翻飞,这面上却是一副为东阳舟帆的痴情感动的样子。“是曼曼误会你了,可是,舟帆你也不要总是不来看曼曼,曼曼见不到你,是会很想念舟帆的。”

    看着怀里女子的痴情样子,东阳舟帆的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以前对自己不说时冷时热,可是怎么也是在自己面前永远是站在高位之上的于丹曼流露出对自己的依恋,这要是换成哪一个男人,估计都会觉得很满足吧!

    “是哪里想了?嗯?”故意用鼻音嗯哼出来的声音,再加上那在月色陪伴之下流露出的坏笑,于丹曼识趣的配合着,身体一软,便犹如一只美人蛇一般的缠绕在了东阳舟帆的身上。

    这于丹曼为了今晚故意的在东阳舟帆面前展示自己的魅力,更好的勾引东阳舟帆,故意穿上一件粉色的薄纱裙,这时候,在月光的照射下,于丹曼那若隐若现的娇躯,让东阳舟帆身体一僵,挂在嘴角的坏笑还没来得及消失,便低头深深的埋首在那一对柔软之中。

    片刻,那凉亭之中便响起了让人脸红心跳的靡靡之音。

    苏诗婉在碧桃的服饰下,梳妆完毕,便准备去云夫人的园子走走,不知道怎么回事,苏诗婉总觉的,这王碧云的改变多多少少的和东阳寒星有关系,要是以前是苏诗婉在怀疑,那么这时候,在顾乐堔的侯爷府遇见了东阳寒星之后,苏诗婉就越发的肯定, 王碧云对苗如敏的态度,在这东阳家的处事法子的改变,都是和东阳寒星脱不了干系。

    “少夫人,碧桃回来的时候,夫人交代了说,这二小姐过几天会倒府上来坐坐。”碧桃一边搀扶着苏诗婉前行一边说道。

    “小雅要到东阳府来?”

    “嗯,二小姐好像很想要和少夫人单独待一待呢,碧桃在老家伺候的时候,就总是问碧桃少夫人在东阳府的事情。”碧桃回忆着自己被苏诗婉安排在苏家照顾苏氏的时候,苏雅如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哦,那就来吧,来的时候你去接一接,小雅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以为是苏雅如和苏氏担心自己在东阳家的处境,苏诗婉并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这东阳家作为自己的婆家,对自己娘家弟弟出事的无视态度,很难让人以为她在东阳家过的好。

    就在两人不紧不慢的往西苑云夫人的住所走去的时候,碧桃突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

    “那不是小阅吗?她今天不是给我说她要出府去找米行找小莎和刘嬷嬷拿上个月米行的盈利款子的吗?怎么这时候还在府里?咦···她这是从哪里出来的?怎么这般慌张?”碧桃疑惑的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