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奇怪的青年

    顾乐堔错愕的看着已经走远的侯公公,半晌,这才好似是没事人一般的迈开步子往宫门外走去。

    小李子慢慢的走到侯公公的身后,语气带着点撒娇的味道,说道:“师父,你干嘛对侯爷的事情这么上心?他那性子能耐,难道还有人敢欺负了去吗?你看看,你的好心,人家爱理不理的,连一个谢谢都没有。”

    “休的胡说,还不快去内殿伺候着,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仔细我不拔了你的皮。”侯公公故意板着脸凶道。

    小李子不乐意的瘪了瘪嘴,极其不情愿的退了出去。

    侯公公一直望着宫门的方向, 等标志着顾乐堔身份的马车渐渐的消失在了自己目之所及的地方, 这才收回了目光。

    谁说的强者就没有人欺负了?谁说顾乐堔那样子的霸王没有温柔的一面了?

    就好比当年的那人,是多么的风华绝代,多么的让人心生敬仰,仅仅是一个眼神,就会让人情不自禁的折腰了去,那算是强者了吧?可是呢?最后的结局还不是可悲可叹可伤感?

    心里轻轻的叹了口气,侯公公手中的拂尘一甩,便习惯性的弓着身体往远处走去。

    这一厢,东阳舟帆的马车刚出了宫门,在官道上却是被人给拦住了。

    马车的马夫挥舞着手中的鞭子,看着前面一个瘦小的青年张开双臂拦着自己的马车,不由的生怒气,这人就是这样子的,就算是个奴才,也是有等级之分的。

    因为东阳舟帆最近一段时间的顺风顺水,这仕途是一片光明,这飞黄腾达,这光中耀祖,这强大东阳家好像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故而,这一直是东阳舟帆随行的马夫王明就越发觉得自己其实也是高人一等。

    所以,面对眼前这个无论是从气质还是穿着上都像是一个下等人一般的瘦小青年,王明不客气的呵斥道:“大胆刁民,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

    “拦马车。”

    “哎呀,你还有理了?知道你拦住的是谁的马车吗?你胆子倒是不小啊!”王明手中马鞭在空中示威一般的来回甩了几下。

    “东阳舟帆的。”

    那瘦小青年目光清澈,好似拦住了东阳舟帆的马车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就是来完成任务的。

    “知道你还不滚?”王明怒道。

    马车里面此时想到可以立马回家看见苏诗婉,告诉苏诗婉今天自己是怎么的在朝堂上熠熠生辉的,东阳舟帆就开心的早就忘记了在面对顾乐堔时候心中所产生的愤怒怨恨的坏情绪。

    这时候面对王明的突然停住马车,不由的冷着声音问道:“什么事情?怎么把马车停住了?”

    王明忙换上一副恭敬的样子回首说道:“回少爷,是一个不长眼睛的人拦住了马车。”

    东阳舟帆掀开马车帘子,瘦小青年的样貌一下子就撞击到了自己的眼睛里面,因为心情好,东阳舟帆难得的生气,“喂,你拦着本大人的马车做什么?”

    那瘦小青年好像是小孩子一般,露出清澈明亮的目光,歪着头打量着东阳舟帆,“你就是东阳舟帆?”

    “大胆,东阳舟帆也是你叫的吗?”王明连忙呵斥道。

    不想,那瘦小青年根本就不看王明,目光天真的看着东阳舟帆,一副你快点回答的样子。

    “没错,我就是东阳舟帆,你有什么事情?没事情的话就闪一边去。”东阳舟帆心中气闷,自己这是发了什么疯,这人一看就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表情样子,自己居然还和对方在浪费时间。

    好像是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瘦小的青年那干净的脸上瞬间绽放出一个天真烂漫的微笑,露出一口白牙,“那就对了,我家主子有请,你跟着我来。”

    也没见那瘦小青年做了什么,王明只觉的自己身边一阵劲风袭来,回神过来就看见那方才还站在外面的瘦小青年 已经坐在了自己的旁边,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拿过了自己手中的马鞭,自顾自的赶起了马车。

    随后,不管东阳舟帆或者是王明怎么的说话, 那瘦小的青年只是露出一丝天真的笑容,就是不说话,马鞭不停的鞭打着马儿,致使东阳舟帆和王明都不敢有什么动作。

    等马车停了下来的时候,东阳舟帆想也没想的就跳下了马车,双手撑着膝盖,胃里不停的倒酸水,自己长这么大, 还没有坐过这么快的马车啊,简直是和亲自骑马有的一比。

    瘦小的青年好像是嫌弃一般的把手中的马鞭扔给了王明,“到了, 我家主子在里面等着呢,你们快点进去。”

    东阳舟帆还来不及看清楚是哪里,便感觉脚下一轻,自己居然就被那瘦小的青年给提了起来。

    “你放我下来!听见没有?”

    在王明吃惊的长大了嘴巴的样子之下,瘦小的青年就那么的提着东阳舟帆的后领,一路提着东阳舟帆脚下生风的往里面走去。

    东阳舟帆的一张宽脸瞬间爆红,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被一个看着比自己小的人这么没有形象的提着走?

    然而, 府里面的下人好像是对这一副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了,瘦小的少年提着东阳舟帆走过,身后还跟着个嘴巴张大的都能塞下两个鸡蛋的王明,那些人也好像是没有看见一般,继续是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东阳舟帆一路挣扎着,压低声音防疫着,然而, ,他做的一切努力根本就是白费,瘦小的青年好像是根本就没有听见东阳舟帆的话一样,他此时的样子倒是和只是要完成任务的木偶人一般。

    心中只有任务,其他的好像都被他隔绝在了外面,听不见,看不见,只有自己主子交代的人物才是最重要的。

    等三人来到一处紧闭着的小院子的的时候,瘦小的青年脚步顿了顿,就在东阳舟帆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自己走路的时候,那瘦小的青年却是脚下的步子突然的较快,猛的就从一旁的围墙上一跃而进。

    “小壮,不是说了要你开门进来吗?怎么又是翻墙?”

    等东阳舟帆终于是双脚落地的时候,一个男人才声音突然在这看似空旷的院子里面响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