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她的覆灭②

    扶着东阳瑞回房间,远远的还能听见三姨太太的吼叫声。二姨太太忍了忍终是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口。

    因为东阳瑞身体有病在身,尽管外面已经是日光倾城,这东阳瑞的房间里面却是点着暖炉。

    当两人回到房间的时候,铺面而来的暖气让二姨太太不由的蹙起了眉头,压下心里的疑问,那个东阳瑞从来就没爱上过院子里面任何一个女人的疑问。二姨太太开口试探性的说道:“老爷,真的不用叫大夫来看看吗?或许,我们可以找三姨太太·······”

    “以后府里就没有什么三姨太太了, 你先出去,我想一个休息一下。”

    东阳瑞并不给二姨太太说话的机会,打断二姨太太的话就下了逐客令。

    无奈,二姨太太只得伺候着东阳瑞休息之后便退了出去。

    房间里面只是剩下东阳瑞一个人的时候,东阳瑞这才从床上坐了起来。心底无声的叹气。

    原来,这么多年,于丹曼什么都知道呢。

    “缪川!”

    随着东阳瑞的话音一落,原本只有东阳瑞一个人的房间里面瞬间多了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

    被叫做缪川的黑衣男子恭敬的跪在了东阳瑞的床前,“主子!”

    “我时日已经不多了,你不用跟在我身边了,去保护诗婉,如果这一次你在的话,诗婉的孩子也不会掉,这孩子,真是命苦啊。”

    缪川嗫嚅着想要拒绝,却是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最后只得闷闷的说道:“可是少夫人要属下跟在主子的身边。况且,现在少夫人在郡主府,不会出什么事情,主子就让缪川在主子身边待着吧。”

    沉默,随着缪川的话说完,房间里面在没有人说话。

    房间里面安静的好像能够听见窗外阳光跳脱进来的声音。

    最后,东阳瑞抬起自己已经变的枯瘦的双手,“也罢,反正我时日已经不多了,你想要跟着就跟着吧。”

    “主子,缪川去找最好的大夫,一定会有别的办法的。”

    “没用的, 一开始我只是怀疑,方才于丹曼也说了,这毒是她下的,她说是能够解毒,其实,那也不过是框我不知道罢了,这毒,只要稍微懂毒的人都知道,没有任何的解药,中了这毒,季只能是自己数着手指头过日子了。”

    东阳瑞的声音里面没有自己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萎靡感,相反,还有一种释然的味道,好像这生命走到尽头也不是那么难以让人承受的痛苦。

    缪川想要挣扎,可是,这东阳瑞说的句句是对的, 他也只能是心中难过罢了。

    房间里面再一次的恢复了安静, 这一对共事了多年的主仆,一个永远是属于人前的光明耀眼的主子,一个永远是隐藏在主子身后的黑影暗卫。

    此时的这两人却是一坐一跪,画面安静的好像是古朴典雅的书房里面悬挂着的梅兰竹菊。

    时间就在这无声的沉默中慢慢的溜走,静谧的好像是一个落寞的诗人的死亡。

    久没有人进入的东阳家的暗室,此时迎来了它的第一个光临的客人。

    潮湿中散发着恶臭的暗室中, 于丹曼无助的蜷缩在一处,这个地方怎么给自己那么深的记忆?好像是自己来过这里,还看见了好多好多血红的鲜血。

    然而,于丹曼自己却是很清楚,自己并没有来过这暗室石屋,正奇怪这心里怎么会白白的生出一股子的熟悉感觉,这紧紧关闭着的石门却是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

    二姨太太王碧云和大夫人苗如敏撇开了丫鬟们的跟随,两人相携着走了进来。

    单手捂着鼻子,大夫人苗如敏忍不住 的干呕,“这暗室里面的味道真是难闻,到处都透着一股死老鼠的味道。”

    “夫人还是先忍着,等会快点出去就是了。”

    二姨太太还算是镇定,只是控制着呼吸,脚下飞快的往里面走去。

    当透着缝隙里面透进来的阳光,看清楚蜷缩在墙角的于丹曼,二姨太太不由的驻足,远远的看着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于丹曼。

    “三妹妹,你这时候可好?”二姨太太首先开口。

    “哼, 都说了,我于丹曼可没你这个姐姐。”

    “老二, 少跟她废话,她现在哪里还是以前的三姨太太?咱们可没这种心狠手辣的妹妹。”

    大夫人苗如敏恨不得此时立马办完事情,立刻就出去,这暗室中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够长时间忍受的了的。

    “于丹曼,你给老爷下了什么毒?快点把解药拿出来,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念着以前的姐妹情分。”

    苗如敏的声音里面透着不耐烦,看着一身狼狈的于丹曼眼中流露出厌恶。

    “东阳瑞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命, 你们这两个他根本就不爱的女人瞎起劲干什么?”

    于丹曼说着更是故意的弄了弄自己跟前的杂草,让里面的臭味像是一阵风一样的吹散开来。

    苗如敏忍不住的往后退了退,看着于丹曼的目光更是凶残。

    “丹曼,那你倒是说说老爷他爱的是谁?听你的话,你可是知道的。”王碧云脚下不动,好像根本就没有感觉到那铺面而来的臭味,姿只是语气坚决的问着于丹曼。

    “就是,你倒是说出来,否则的话, 我们很有理由怀疑你说的都是胡说八道,只是想要让我们心中添堵。你自己不好过,便也想着要我们不好过。”

    “大夫人,你不是一直温婉贤淑,贤良淑德吗?怎么,以前的耐心忍耐到哪里去了?这般的着急?难道还不是相信了我于丹曼说的胡说八道的话吗?”

    “你想要什么?要是你给了老爷的解药,说出老爷爱的是谁,不要老爷同意,我作为东阳家的当家主母,一定会想办法放你出去。说到做到。”

    苗如敏好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出于丹曼话里面的嘲讽味道,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是的,多年姐妹情谊,丹曼不说大夫人了,我王碧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出暗室的。”

    二姨太太也立马表明自己的立场。

    衣袖下面的双手有意无意的紧了紧,只要出去就好了,自己可以去找东阳舟帆,反正这东阳瑞已经活不久了, 这东阳家以后还不是这东阳舟帆说了算?

    只要自己找到东阳舟帆,过一段时间,自己就能以一种另外的身份出现在东阳家的权利角逐中了,那时候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

    对,此时的自己最关键的就是出去。

    “好,一言为定,不过口说无凭,等我出去我再给老爷的解药,但是这时候我可以告诉你们,老爷最爱的到底是谁。”

    哼, 这东阳瑞中的毒,谁都解不了,自己下的本来就是个死局,不过,倒是可以先稳住这什么都不知道的苗如敏和王碧云。

    于丹曼心中打着自己的心思,面上却是一派的真挚感恩。

    “过去虽然是丹曼不懂事,既然两位姐姐不是来看丹曼的笑话的, 那么丹曼的以后就依仗两位姐姐了。”

    于丹曼用起了她最是擅长的扮柔弱。

    此时的于丹曼虽然是身在暗室之中,浑身头哦透着狼狈,却是这一低头一软语的散发出一种白莲花一般的柔弱怯态。

    平时高位惯了,自己虽然是个当家主母,却是很多事情上都是被受宠的于丹曼压制着,大夫人苗如敏难得的见到于丹曼对自己这般的低姿态,当即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你说,把你知道的都说了,只要答案是让我们满意的,就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出暗室,不过,你要给的解药可是不能食言,否则的话,我苗如敏有办法让你出了暗室可是也有的是办法让你再一次的进去。”

    “当然,解药我一定会给的,前提是我于丹曼活的好好的。”说完这句话,于丹曼仿佛是陷入了遥远的回忆里面,那望着黑暗中唯一的光芒悠悠的出神。

    “不知道大夫人和二姨太太你们注意到了没有,园子里面老爷娶回家的女人,无论是小妾还是通房丫头,她们的身上都有一处地方长的和老爷书房里面那唯一悬挂着的仕女图上的美人有相同的地方?”

    经于丹曼这么一说,二姨太太和大夫人皆是在脑海里面 回忆构思起来。

    “而我于丹曼之所以是最受老爷的喜欢,那不过是因为我的眼睛长的和那画上的美人几乎是一模一样,而我这娟狂的性子倒是也遂了那一位。”

    “你认识那个画上的女人?”二姨太太出声问道。

    呵呵·····

    于丹曼发出一阵轻笑,“我怎么会认识那样的人物,我不过也是听说罢了,而你们也是听说过那个女子的,只是你们并不知道她长的是什么样子罢了。”

    “她是谁?”大夫人和二姨太太异口同声的问道。

    “她就是风华绝代,天妒红颜的淑妃娘娘,淑妃影。”

    “是她?”

    “怎么会是她?”

    淑妃影那可是上京的传奇人物,那可是皇帝口中所说,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老爷怎么会是敢把淑妃的画像高悬在书房里面,还收刮和淑妃长的像的女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